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儒道之天下霸主 >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42章 日月当空

正文 第42章 日月当空

    大的战争,已经结束了近三个月,局部虽然还有一些小的战事,却已造不成什么影响。八??一中文 ≈=≤.≤8≥1≥Z≤≤.≤COM这使得,民间的百姓终于能够安安心心的,在这一个秋天里收割麦田,大乱之后,大治初显,一切都显得安定下来。

    长河北部,原野震动,一支八千名衣裳华丽的将士组成的军队,高举着迎风招展的大旗,往昊京方向缓缓前行。此刻的孙紫萝,身穿的是女将的盔甲,护送着身后那华丽无匹的豪华马车。远处的山头,枫林尽染,有瓜果的芬芳往这个方向飘来。路边的一条秋菊,随着地面的震动,轻轻的掉落在地,又在军队的前行中,一颤一颤的抖动着。

    豪华马车中的皇太女,在痛楚间喘息,过了一会,便使劲敲打着青年的胸膛。虽然有那么一次,看着他对小鹭做这样的事时,她在旁边看着就觉得很疼,现在亲身尝试,才知道原来真的很疼。

    青年搂着她,背靠着舒适的垫子,左手在旁边的书案上轻轻的敲了敲,想了想,道:“对了,还有名字的问题,昊京那一边说,为了礼法,你需要有一个新的名字。”

    即将登基为皇的豆蔻少女,向后捂着某处趴在他的怀中,生气的道:“我现在什么也没有办法想,你帮我取。”

    却原来,大周的女子,基本上都是没有名字的,即便是连公主,也是这个样子。有封号的,都是以封号称呼,而普通人家的女孩子,也大多都只有一个家人用来称呼她的小名,甚至连小名也没有,有的只是“二妹”、“三妹”、“小妹”这种随随便便的叫法。对于她们来说,真正需要“名字”的情况,基本上是不存在的,实在需要时,再临时取一个,也是正常的事。

    就如同鸾梅,实际上“鸾梅”两个字,并不是名字,而是她身为公主的封号,正式的名字,其实从来不曾真正取过,连身为长公主的她都是如此,其他人自然更不用说。富贵人家如此,底层的百姓更是如此,如同小春、小梦这样的名字,实际上都只是家人用来称呼的小名罢了。

    只有一些江湖上的女侠,为了行走江湖,会给自己取一个名字,另外一些,干脆就直接用自己的小名,作为走江湖的名性。

    但是如今,宝桐即将登基为帝,一个正式的名字,自然也就成为了必须。正常的情况下,作为一个未出闺阁的女孩,这个名字必须由她的父亲来取,然而她的父兄已经驾崩,于是昊京那一边,干脆就交给她自己来取。

    宝桐抿着嘴儿,抬头瞅着搂着她的青年。虽然明面上未出闺阁,然而实际上,自己的贞洁全被这个人给夺了,此刻她也不管了,他要是不帮她想一个好名字,她、她……她就再也不让他对她做今天这种事儿。

    青年想了想,拿起案角的鹅毛笔,写了一个字:“就用这个吧。”

    大周王朝的第一位皇太女,在他的怀中舒展腰肢,伸出纤细柔润的手臂,用玉葱般的手指将卓上的蜀笺捏了过来,紧接着便睁大了眼睛:“这个是……啥?”

    青年笑了一笑:“曌!”

    皇太女扭头看他:“我读书少,你不要骗我……有这个字吗?”

    青年无所谓的道:“我说有就有,天下人读书少,我不骗他们。”

    于是,大周朝第一位女皇帝宋曌……就这样出现了。

    接下来的一个多月里,昊京变得热闹,女帝的登基大典,谈不上有多豪华,许多规矩也开始从简,但毕竟是华夏历史上的第一个女帝,虽不豪华,却是分外的隆重,再加上,自蛮族入侵后的这三四年间,天下大乱,不知多少人因此而死,如今终于有了再兴的迹象,一如黑夜过后升起的朝阳,每个人都笼罩在喜庆之中。

    “我读书少,不要骗我,这是什么?日月当空?有这个字吗?”

    “大元帅说了,这个字念‘昭’。”

    “关键是没有这个字……”

    “你确定?”

    “我当然确定……”

    “但这是宁大元帅取的,大元帅何许人也,人家可是中过状元,名副其实的当今第一诗人、当今第一词人,当过丞相,做过天下兵马大元帅,总不可能是他弄错了?”

    “这个……我……印象里没这个字的……也可能真是我孤陋寡闻。”

    这样的讨论,在天下间,也时不时的出现,然而正如没有人能够真正的证明,这个世界不存在白色的乌鸦,因此也难以证明,历史上的确是没有出现过这样的一个字,再加上,没有人敢去质疑名震天下的大元帅,于是,这样的争论,最后总是不了了之。

    登基大典的那一天,整个昊京张灯结彩,登基结束后,趴跪在龙椅前埋头努力的女皇帝、也吞吐得特别的厉害。没有成为皇帝,却成为了皇帝的男人,这也算是不枉穿越一场吧?轻轻的按着女皇帝的脑袋的青年,心中好笑的想着。穿着龙袍的少女抬起头来,努力咽下了什么东西,抬头看他一眼。

    在宁江的安排下,孙紫萝、赵庭珍、阿彩带着一队江湖女侠,成为了皇城中的亲兵。其实这个时候,皇权更多的,变成了一种高高在上的象征,就像是天人交感的“天”,一方面,皇帝的作用被降低到了极点,另一方面,民间却已出现了将皇帝进一步神话的迹象,而这也恰恰是大家所需要的。

    过了两天,从另一条路线北上的皇甫鹭,也住进了皇城,就在皇城里陪伴着她的宝桐姐,顺便也当了一个女官。虽然绝大部分权力,都归于四年一选的“总理”,但这并不意味着皇帝本身就真的能够闲下来,在另一种程度上,各种繁琐的事情,其实反而多了。

    给宝桐和小鹭留了一条修炼心法,并聘了秋水荐为女太傅,时常入宫辅导她们后,没有去管昊京中的其它各种事务,很快,宁江就回到了江南,而这个时候,星落老人也已经应他之邀,来到了会稽山。

    ***

    禹穴深处,坐在轮椅上的星落老人,被他的弟子推着,与某个青年一同进入了那神秘的地下庭院。

    与青年一同翻看着这里所藏的东西,老人缓缓的道:“不会错了,当年在这里住着的,就是我的六师弟尸衍。唉,会稽山……先秦之前,整个南方都还没有怎么开,会稽山紧靠越岭,人迹罕至,偶有人住,也都是百越之民,想不到六师弟居然曾隐居在这种地方。”

    青年取出重新修补好的星轨图:“以晚辈的研究,这幅星轨图,当属海图,其所划的位置,乃是东方大海上的行程。”

    星落老人接过星图,仔细研究了一番后,道:“不错。”又道:“按这星轨图,恐怕都能够走到大海的尽头。”

    老人身后,百子晋道:“难道六师叔真的是按着这份星轨图出海去了?东方大海……说起来,从目前搜集的许多线索来看,徐福师叔带着三千童男童女,也是往东方出海去的,东方大海的尽头,莫非藏着什么东西?”

    星落老人道:“或许是尸师弟所得的那一份天书中,隐藏着什么某种线索。唔……老夫决定,随着这星轨图去看一看。”

    宁江笑道:“其实我也颇为好奇,就让我与前辈一同去吧。岭海岸边的那艘战舰,也已经差不多打造好了。”

    百子晋道:“既然如此,我……”

    宁江道:“子晋,你留下来。甘兄这一边,依旧需要你的协助,他主文,你主武,如此才能合作无间。对修罗界的备战,一刻都不能闲下来。更何况,只要你与居志荣两边一同镇着,甘兄的变革才好进行下去。”

    百子晋道:“可是……”

    星落老人道:“子晋,你就如宁贤侄所言,留下来吧。这里需要你做的事情更多一些,至于东海那边,毕竟事过千年,能不能真的找到什么线索,也很难说,更多的,恐怕只是白跑一趟。”

    见师尊也这般说,百子晋无法,也就只要答应下来。

    上半年,因为让位于玄武枪的制造,岭海那一边的“海贼王”号,暂时停了下来,战事结束之后,那艘独一无二的战舰,原本也就在加班加点的赶工着。而现在,终于找到了当年尸衍出海的线索,自然也就在进一步的准备着。

    在这过程中,宁江抽出空来,与春笺丽一同,为她的母亲悔雪散人治疗体内的伤势。

    由于悔雪散人还是拜火教的幻月祭司时,曾将她体内的圣凰血,通过母女之间的血脉,传给女儿。而后来,春笺丽将那一部分圣凰血彻底炼化,为她的三昧火所吸收。

    藉着这一点联系,宁江想出的办法,就是通过母女两人之间的真阴相交,让笺丽将她体内的三昧火,度入母亲体内,助母亲接续经脉,恢复自身的内力。于是,他们选定了一个花好月圆的晚上,然后……一夜无话。

    母亲终于有了恢复的迹象,春笺丽亦是欣喜,只是要想彻底恢复,还是需要大半年的时间。虽然想要与情郎一同出海,但是笺丽最终还是决定留下来,陪伴在母亲身边。在那之后,宁江便带着妹妹、鸾梅、桃霏、红蝶、小刀一同前赴岭南。珍妃则与春笺丽、悔雪散人一同留在那会稽山中。

    女儿离开的那一天,珍妃便一直站在山崖,目送着女儿的远去。虽然心中实在是舍不得,然而即便是她,也知道时代变迁,如今的世事,与以前不同,跟在宁江和鸾梅长公主的身边,专心于武道、仙道,对女儿来说或许才是真正对她有意义的人生。

    在前往岭海之前,宁江自然也先去了一趟龙虎山。只是,道、墨、兵三家技术开始形成合流后的龙虎山,许多展,连他也开始看得目瞪口呆,尤其是那种“玄工厂”,以奇门阵法、五行八卦的术数原理来挑选厂址,建造厂房,聚集玄气,再以玄气推动各种机器和设备的运转,形成流水线的作业方式,让他心中暗自嘀咕……这都是什么鬼?

    原本还想着,差不多要开始推动蒸汽、电磁的运用的宁江,开始现,这个世界的“科技”,显然已经因为玄工厂的出现而推向了连他也无法预期结果的另一端,于是最终,他也只能选择不再干涉,或者说,许多东西,已经不再是他所干涉得了的。

    从玄武兵团里,挑选出了一百名青年,随着他们一同离开了剑州,来到海边后,威严而又壮观的海贼王号战舰,已经矗立在他们的面前,水手的挑选,也已经结束。对于这一趟出海,甘玉书那一边,自然是提供了全力的支持,需要的物资应有尽有。比较让宁江无语的是,在得到丰富物资的支援后,那些水手兴奋的在船上装备了大量的肉类和美酒,却根本没有想到还需要准备一些蔬菜。

    这是想要让大家一起得败血症吗?宁江叹气……幸好自己是一个穿越者。

    对于这种,另一个世界里大航海时代初始时,远航的水手常犯的致命性错误,宁江自然也无法责怪他们。长达数月的海上远航的经验,对于这个世界来说的确是严重缺乏,一些细节上的问题,没有长期的经验积累,也确实是难以提前现。

    此时,北方已经是寒冬腊月,南方的一些地方,也已经开始下雪,武道、玄学、术数、格物等等思潮之间的大冲撞,则让这个寒冷的天气里,依旧显得处处热火朝天。万里银川的北面,整个北冥之地,已经完全被黑壁吞没,连那常年冰天雪地的银川,也开始沦陷。

    而这个时候,华夏大地的最南端,那艘有着奇怪名字、有别于历史上曾经出现的一切海船的战舰,则在岸上众人的瞩目间,往东方出航,乘风破浪,在这个迷雾重重的时代里,寻找着全新的方向……




上一章 下一章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