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儒道之天下霸主 >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2章 魔气魔根

正文 第2章 魔气魔根

    牛十八看着这孩子那黑得犹如星辰般的眼睛,怔了一怔。

    小江却往刚才那一伙孩子看去,那一伙大约有二十多人,穿的虽然并不华美,但显然比这里的其他孩子,好上不知多少,看上去也比其他人轻松许多。

    牛十八同样看了过去,低声说道:“捏碎石头的那个叫罗智,他和他身边的那些人,跟我们不一样,他们都是鸠摩。”

    小江往牛十八看来,心中多少有些疑惑,初入魔竺域,他对这里的了解其实也很有些。他本以为,会到这里的孩子,全都是“杂种”,倒是没有想到,居然还有鸠摩。

    牛十八声音很小,生怕被那些人听到:“他们虽然是鸠摩,但家里早就已经破败了,无权无势,但是,毕竟是鸠摩……你知道的。”

    小江心中恍然。

    在魔竺域中,“鸠摩”最初是赐给罗什、鸠盘、婆罗、刹罗这天竺四大姓氏的二等种姓,在魔竺域中,他们拥有仅次于修罗的地位。但是经过了二三千年的演变,这四大姓,也分出了许多小姓,就像某一个世界里东晋时期的“寒门”一样,理论上也是世家,但实际上,同样也是穷困潦倒,除了一个漂亮的家世,其他就一无所有。

    刚才的那二十多个孩子,就是来自于这样的“小姓”,虽然如此,他们毕竟也是属于鸠摩这一阶层,天然的就比他们这些“杂种”高贵。只是在鸠摩内部,同样也是阶层分化严重,像他们这样的小姓,想要有出头之日,也同样是极其困难的一件事,在这种情况下,一些鸠摩小姓,就会将他们中有天分的孩子送到这里,成为摩罗战士,期望着有一日能够建立战功,甚至成为修罗。

    “鸠摩”在魔竺域中,虽然是二等权贵,但出了魔竺域,却什么都不是,而且虽然比杂种高贵,但子子孙孙也成不了“修罗”。然而摩罗战士却是不同,虽然是最底层的士兵,但毕竟也是战士,如果真的有实力,出了魔竺域,也有机会被权贵招揽,甚至在历史上,还存在着以杂种的身份,成为摩罗,最后建立战功而受封,成为领主的例子。

    这样的例子少之又少,但毕竟也是一条出路,而即便只是一点希望,也足以澎湃人心。

    牛十八领着这新来的,唤作小江的孩子,随着其他人一同往远处赶去。直到这个时候,周围的气氛,才相对活跃了一些,显得没有那般压抑。牛十八边跑边向小江讲解这些日子里,教官教给他们的一些知识。

    小江听得很认真,虽然他发现,这个牛十八其实也是似懂非懂。

    被挑选到这里,进行训练的,全都是对魔气敏感、资质相对不错的孩子。那些修罗又或者是家境不错的摩罗孩子,即便是资质一般,也有机会接受良好的教习。但是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除非是佼佼者,否则连被选拔的资格都没有。

    像小江这样,仅仅因为找到了一只小月兔就获得这种机会的,完全属于特例。

    而那些摩罗教官,也只是进行一些粗浅的、凝练魔气的讲解,会就会,不会就不会,根本没有那般上心。在这种情况下,还能成为摩罗的,自然就是出类拔萃的战士,否则的话,无非就是一些小杂种,死了就死了,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感应到血液里的魔气,在魔气流动的时候,想办法不断的在体内吸收……还是凝练?”牛十八说着说着,自己也一塌糊涂,“总之,教官说了,越是危险,越容易激发血液里的魔气,他还教了我们一套柔术,用来调动魔气。魔气在我们的身体里,被吸收越多,我们的力气就越大,将来也就越有机会凝成魔根。有了魔根,就有了真正成为战士的资格,这才能够真正的算是新兵……”

    小江沉默不语。

    说到后来,牛十八也跟着沉默了,在这一批孩子中,相对来说,他也算是比较出色的,身体里已经有了许多魔气。但是能不能够按着教官说的办法,凝成魔根,其实他的心里也完全没底。如果不能够练出魔根,成为新兵,那就算没有死在这里,回去之后,也只能一辈子做奴隶。

    跟着牛十八,小江来到了吃饭的地方,孩子们拿着盘子排好队,有人在他们的前方分发着食物。轮到小江时,放到他碗里的,不过就是一个、也不知道是用什么粮食做成的,窝头一般的饭团,以及一些青菜,看着周围,许多孩子却是兴奋的,端着盘子,大口大口的吃着。

    虽然前途未卜,但是在这里的这段日子,他们至少能够吃饱,这对于其中的大部分孩子来说,已经算是难能可贵的大餐。

    小江咬了几口后,放了下来,抬头看着那惨白色的太阳落山后,那灰蒙蒙的天空。月亮已经升起,天色虽然暗淡了许多,但在这里,白昼和夜晚的区别,远不像另一个世界那般分明。

    到了夜里,所有的孩子,都被安排在一个又脏又乱的大木屋里,那二十多名鸠摩的孩子也不例外,只不过与他们这些“杂种”,有着一墙之隔,吃饭时也是在另外一个相对较好的食堂。即便是在这里,种姓制度所带来的地位高低,也是泾渭分明的。

    牛十八向小江讲解了教官教的,调用魔气所用的柔术,而许多孩子,已经在他们各自的木板床上,加紧的练了起来,看着他们那扭来扭去的身体,小江的眉头微微的皱了一皱。

    初始时,他也随着这些孩子,装模作样的练了一下,到了夜半,所有的孩子都睡着之后,他才悄然起身,在阴暗的角落里,以自己的方式,无声无息的练着一套临时想出的拳法。过了好一阵,他抬起头来,那星一般的眼眸,散发着神秘的、略带疑惑的幽光。

    对于牛十八说的那些东西,他其实是一听即明的。魔气深入气血,通过强行激发和训练将它驻留在体内,于丹田之处……当然,牛十八根本不知道什么叫“丹田”,这个世界,很可能也不曾出现丹田这个,在神州大地上,道门内部修炼的专属名词。

    魔气在丹田积聚,凝练成魔根,唯有练出魔根的,才有资格成为新兵。在修罗界中,每一名士兵,都是实力了得的武者。就像是大宗邪所率领的蒙皇铁骑,几乎每一个士兵,在那个世界都是宗师极的高手。

    在他的前一世里,那支蒙皇铁骑,根本就是战无不胜的,近万名宗师级的武者,就算是重生前那已至巅峰的他,也不敢去正面闯阵。也就是这一世,神州大陆玄气大盛,宗师级武者如雨后春笋、一下子涌出了不少,再加上火炮、玄武枪,以有心算无形,靠着梅剑和霸刀两大宗圣拖住大宗邪,以及星落老人和鬼军师里与外的共同调兵遣将,和数十万兵将的轮番围攻,最终才成功消灭了蒙皇铁骑。

    从现状来看,在修罗界,一名不曾修炼过的修罗人,相比那个世界的华夏人,虽然显得人高马大,但和蛮族其实也相差不多。然而军队里的任何一名修罗兵,却都拥有堪比宗师级武者的实力,毫无疑问,在修罗界的军队内部,有着强大的练兵机制,而这一整套练兵机制,又是建立在“魔根”的基础上。

    单从本质来分析,小江发现,通过魔气来强化自己的血肉,和神州大陆上,修炼外功的武者通过气血中的玄气来强健体魄,有着一定程度的相似。而蛮族,通过吸收恶气来修炼,实际上也是相同的道理。

    看来各个世界,虽然武学的发展不同,但在最基础的地方,还是比较接近的。

    但是现在,对于小江来说,他却遇到了,他进入这个世界后的第一个难题,一个让他意想不到的难题。

    他竟然完全感应不到所谓的“魔气”。

    这个世界的天地间,存在这某种神秘的力量,这个是他所能够觉察到的。但是这股力量的本质,他竟是完全无法掌握。这些孩子,虽然是专门挑选出的“魔气敏感者”,但说到底也还是孩子,连他们都能够接触魔气,从而开始吸收、使用。

    而他竟然无法做到?

    看来这应该是体质本身的不同,就像是另一个世界的天人体质和妖血体质一般,这些生活在修罗界中的孩子,拥有者某种他所没有的、特殊的“体质”。

    小江仅仅的皱着眉头,如果是这个样子的话,事情就有些麻烦了。

    以“杂种”的身份出现,是因为,在这个世界,谁也不会认真去调查一名“杂种”的来历,这世上多了一个杂种,这种事谁也注意不到。但是,如果一直保持着“杂种”的身份,他将寸步难行,是以,成为“摩罗”,是他真正混入这个世界而又不为任何人所注意的第一步。

    为此,他必须要拥有“魔根”。

    ***

    第二日,在那惨淡淡的天气下,一整天就这样过去。

    傍晚的时候,正门处,守门的、黑发青脸的兵长,往内头走去。

    远处传来了孩童的惨叫声,显然,又有孩童死去。

    对此,他并没有任何的在意,只因为,他自己也是这般过来的。

    即便是对魔气敏感,拥有一定资质的孩童,但是说到底,也是“杂种”。没有什么正规的课程,将他们驱赶到最危险的地方,或者让他们在刀山剑网中爬过,能够靠着自己,在危机中不断激发潜能的孩子,才有培养的价值。

    至于死掉的那些,死了也就死了,没有人在乎。如果要抱怨,那就抱怨他们自己为什么一出生就是杂种。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残酷。

    一座座石灰色的建筑倒下的阴影间,他穿梭而过,过了一会,他看到那伙孩子,一个个精疲力尽的往这边走来,整个队伍,又少了几十人,看来今天的“训练”,远比前几天残酷。

    走在最前方的,是那个叫做罗智的鸠摩孩子,和他的同伴,相比起他们后方的其他孩子,这些孩童显得相对轻松一些。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虽然家境破败,但毕竟是“鸠摩”,不管是营养还是其它方面,都要胜过那些杂种孩子,再加上,在来这里之前,他们多多少少,都是经过一些比较正统的训练的,不像其他孩子,除了对魔气敏感,就没有接触过任何的正规训练,只是在这几天里,将教官教给他们的东西,狼吞虎咽的咽下去,然后就硬着头皮,接受着在死亡边缘摸爬滚打的“特训”。

    黑发青脸的兵长,如今虽然已是摩罗战士,但以前同样也是“杂种”,对这些属于鸠摩的孩子,自也没有什么好感,目光往他们的后头看去,只见一个块头相对较大的杂种孩子,走在人群中间,像其他人讲解着什么。

    这个叫牛十八的孩子,是黑发青脸的兵长,在这一批孩童里,毕竟关注的人物,只看他连其他孩童的名字都不知晓……或者说根本不关心,却知道这个孩子叫牛十八,就可以知道这一点。

    看向这个孩子,身为一名杂种,在他这样的年纪里,能够长出这样的块头,虽然还没有凝成魔根,但气血中积蓄的魔气,显然是要比其他孩子多些的。而相比起其他孩童,这个孩子,显得比较热心,更乐于帮助自己的同伴……这在杂种的孩子里,真的是不多见的。

    看着这些孩子从自己面前走过,黑发青脸的兵长转了个弯,正要往另一边走去,紧接着便怔了一怔。

    在队伍的后方,一个瘦小的身影,低着脑袋,沉默的跟在队伍的后头。

    这个孩子,居然还活了下来?兵长多少显得有些诧异。

    从这个孩子昨天的表现来看,与其他孩子比起来,他根本没有一点魔气,长得有这般瘦小。昨晚虽然把他带了进来,但在兵长的想法中,他是不可能活过今天的。其他孩子,原本就多多少少,因为体质的关系,拥有一些魔气,再加上他们到的也更早,在这之前,多少还是接受了一些比较基础的训练,对魔气的运用也有了一些了解。

    因为知道这个孩子肯定活不过今天,兵长自然也就没有再去管他,一批又一批的孩子,在他的面前来来去去,他看得多了,对弱者的同情毫无意义,出身和弱小就是他们的原罪。

    只是,连他也没有想到,这个孩子能够熬过这残酷的一天。

    他立在那里,视线追随着这新来的孩子,随着队伍远去的背影。

    在他的视线中,那孩子却是低着脑袋,在心中默默的想:“糟了,还是没有办法感应到他们说的‘魔气’。这‘魔气’和神州大陆上的‘玄气’到底有什么区别?为什么连我都接触不到?如果不能凝成‘魔根’,就无法成为摩罗,这样下去根本不是办法,实在不行,干脆杀光这里所有人,另外再想别的法子算了。”

    ……




上一章 下一章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