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儒道之天下霸主 >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23章 地尧光

正文 第23章 地尧光

    山谷的入口处,一名身穿白色铠甲的青年魔将,双手负后,手中横握着一柄方天宝戟。

    头盔上的红缨艳红如血,皮肤带着一种诡异的白,在他的身后一左一右,跟着两名副将,两名副将的身后,又各自着四人。一共不过就是十一人,让深沉的压力,就已经让所有人都透不过气来。

    “地尧光!”难陀刚紧握着魔杵,与陀罗烈两人,带着身后的数十名天鹅湖战士,挡在这十一名修罗高手面前。

    白色铠甲的青年魔将不屑的道:“不过就是些见不得光的过街鼠辈,以前懒得理会你们,才让你们残喘到现在,竟然不知死活,胆敢窝藏杀害两位王子的重犯,真是嫌活得不耐烦了!”

    左手伸出,朝着难陀刚、陀罗烈两人勾了勾:“你们就是号称天鹅湖两大战力的刚烈双雄吧,两个一起上吧!”

    被小瞧的愤怒,让难陀刚与陀罗烈怒容满面,然而金魔王座下第一战将之名,更是让他们不敢小瞧。而这个时候,地尧光身后的两名副将已经带着那几名修罗战士从他们两侧杀去。

    心知整个山谷,除了自己,其他人都不可能是这两名副将和他们带领的修罗精锐的对手,难陀刚、陀罗烈两人想要阻截,排山倒海般的魔气,却在瞬间压迫而来,澎湃如海,倾倒如山。

    两人同时一声吼,各自用出最强功力,魔杵狂劲,磨刀猛烈,击碎虚空,爆裂大地。嘭的一声,魔杵与魔刀同时撞上了冲击而来的方天宝戟,两人同时被震退数步,口喷鲜血。

    地尧光单手抓住方天宝戟,随手一个回旋,背对着他们,猛然回首,鄙夷地冷笑着:“你们还有空去管别人么?天鹅湖最强的两大高手,就是这样的实力?也难为你们能够撑到现在。”

    远处奔跑中的小梦快速回头,她看到两团凶猛的魔气如龙似虎地爆裂开来,杀气腾腾,直渗虚空,显然都有神州大陆上宗圣级的实力,然而紧接着便是剧烈的震动声,两团魔气同时被震散,另一股力量铺天盖地的涌,不但自己压制了那两团魔气,且如同无形的大海一般,往这个方向狂冲而来,惊得风云色变,人人惊慌。

    紧接着便是往这个方向不断接近的厮杀声,刀光剑影,血肉横飞,不用看也知道,谷中的战士根本就挡不住那其实为数不多的入侵者,屠杀和被屠杀的命运,在这个地方被找上的那一刻,其实就已经被决定。

    “爷爷!”智吉祥朝前方叫道。

    两人跑到老巫者身边,老巫者道:“你们快走!智吉祥,按着设计好的路线,尽快离开魔竺域!”手中石杖猛然扔出,石杖破碎,内中的能量涌入她的体内,再随着他在法阵中的步伐冲入地下石台。

    法阵发动,气流包裹着两个少女,朝着星盘冲去。智吉祥急道:“爷爷,那你呢?”

    老巫者道:“不用问了,快走。”

    远处,地尧光挥动方天宝戟,庞大的魔劲横扫而过,不但天鹅湖两大高手再次负伤震退,空间也犹如崩裂了一般,一座座房屋轰然倒塌,到处都是哀嚎与惨叫。地尧光猛一抬头,只见一股气流冲霄而起,欲往远处飞起,他冷叱一声:“想逃?”

    方天宝戟轰然一闪,魔气爆裂,地面裂开深邃的巨口,原本就伤痕累累的难陀刚、陀罗烈两人的身躯同时爆裂开来,血水乱飞。斩出的魔劲如同月牙,竟然撕天裂地,朝那上冲的气流狂卷而去,眼看着就要将两名飞入星盘中的少女强行截下。

    “啊~~”地面上,老巫者在石台上脚步一错,石台崩碎,内中的能量反涌而回。他随之电光般冲起。

    “爷爷……”眼看着飞了起来,挡在那月牙状的魔劲前方,紧接着就被撕成了两半的老人,智吉祥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就是这么一个耽搁,气流裹着二女,穿过了隔绝星盘与大地的罡风,化作一颗流星,消失不见。地尧光怒哼一声,宝戟回旋,横于身后:“留几个活口,其他全都杀了!

    血花一朵朵的飞起,无法阻挡,无法遏止……

    小梦紧搂着哭泣中的智吉祥,在星辰与星辰之间穿梭,心中亦悲愤交加。

    老人是为了替她们挡住那一击而死的,然而她却什么也无法做到,那修罗战将的实力实在太强,强得根本不是现在的她所能够应付,但是她却不想忘记这一刻的愤怒。

    魔竺域金魔王座下第一战将地尧光!

    她不会忘掉这个名字,因为她终究要让他,为这一刻的牺牲付出代价。

    神秘的气流包裹着她们,往远处飞去,数十里之外,一处山头猛然震了一震,尘土飞扬,露出另外一座石台。两个少女落在石台上,智吉祥回头看去泪流满面:“爷爷……”

    小梦低声道:“智吉祥,对不起,是因为我杀了金魔王的两个儿子,才把敌人惹来的。”

    智吉祥哭泣中摇头,寻找幻灭宝藏,原本就是天鹅湖身处绝境下做出的决定,小梦也只是无意中被她连累进来。

    她猛地一擦泪水:“我们一定要,一定要找到其它碧落花瓣,一定要杀掉魔帝……”说着说着,忍不住又哭了。

    小梦将她抱住:“嗯,我们一定会成功的!”

    虽然心中难过,但是到了这一步,实际上也无法可想。好在,在休息的这两天里,智吉祥准备了足够的玄晶,而通过星遁离开魔竺域的路线,也是早就已经设计好的。

    当下,她取出一颗玄晶,利用它内中的能量发动法阵,很快,她们就化作星辰飞入星盘,朝着另外一个方向飞空而去,途中经过了几个用来中转的石台,这些石台,大多设置在无人知晓的荒山野岭,途中也没有人能够发现得了她们。

    两天之后,魔竺域北方,那长达近百里的域门之外,某处无人的山峰上,一道星光从天而降,落在了峰顶。

    小梦立于山顶上,往远处看去,在那里,是延伸开来的城墙,城墙上旌旗招展,城墙的上方,有乌云交织,形成了一段诡异的奇景。那里就是魔竺域的域门?她在心中想着。

    天鹅湖暗中修建的,用于星遁的法阵,最多也就只能把她们送到这里,接下来,只能靠她们自己。她们此刻所身处的高山,常年受到风沙侵蚀,周围也没有人烟。望山跑死马,魔竺域的域门在山头虽然能够远眺,其实却是相隔极远。

    她们找路下山,小梦问道:“智吉祥妹妹,其实我一直想问,你的父母呢?”

    智吉祥黯然道:“在我还很小的时候,他们就已经被修罗魔军杀害了。”

    紧接着又恨恨的道:“修罗魔族到处征伐,每找到一个世界,就一定要想办法与其相连,然后打开域门,被他们侵入的、原世界的子民就算能够在反复地屠杀过后残活下来,也会过得很惨。原天竺子民在魔竺域的种姓制度下,永远都是被奴役的命运。听说现在,魔帝又即将在陷空沙漠打开一个新的域门,那个即将被侵入的世界,听说比魔竺域都还要大上许多,到时候,又不知道有多少人要像我们旧天竺子民一样遭殃。”

    一个即将打开的,比魔竺域还要大的世界?

    小梦心中微动,她问道:“陷空沙漠在什么地方?”

    智吉祥转过身去,指了一指:“就在魔竺域域门西面一千里之外的地方,域门打开的时候,两边的世界都会有大量的水土流失,所以选择的都是这种荒无人烟的沙漠戈壁。”

    小梦心知,修罗魔界里的“里”,和华夏的算法并不统一,但是不管怎么样,如果她的猜测真的没有错的话,那个叫做陷空沙漠的地方,很可能就是即将与神州大陆上的万里银川相接的“域门”的具体位置。

    一定要尽快弄到修罗魔界的整个地图,还有陷空沙漠周边的地图,然后给神州大陆那一边的人送回去。

    她在心中想着。

    按照原本的机会,这些本来是应该由哥哥来查探的,而自己原本的任务,是与小刀一起,利用金光星纵之法充当哥哥与圆峤、岱舆两星之间传递情报,消息来往的信使,却没有想到因为与智吉祥在星盘之间的相撞而出现差错。

    一方面,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到圆峤星上去,想要去找哥哥,却又处在被整个魔竺域通缉的状态,好不容易逃出了魔竺域,不可能再回头,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如果聚集起完整的碧落花瓣的力量,真的是将来对付拥有不死之躯的修罗魔帝的唯一办法,那自己就必须承担起这个任务。

    哥哥,对不起,就让我任性这么一次,就算是为了保护我而牺牲掉的那些天鹅湖战士,我也一定要完成寻找碧落奇花的使命……

    ***

    “陷空沙漠……基本上可以确定,那就是将来通往我们所处在的世界的域门打开的位置。它位于魔竺域域门最西侧,西方的千里之外,魔竺域里,也有大量的奴隶被强行派去陷空沙漠修建工事,为此死了不少人!只是两个世界到底是用怎么办法连接的,域门出现的远离,还是没有办法弄清楚,也不知道有没有办法破坏……”

    “按照大宗邪所说,断界壁一旦出现,是没有办法逆转的,也许有,但就算有,那也表示连大宗邪这种军中大将也不知道,想要阻止域门的出现恐怕只是妄想,还是要让华夏一方做好应战的准备。”

    “嗯……你真的确定小梦没事?”

    “放心吧,因为某些原因,我对小梦还是很有信心的,她要是真的出了事,我一定会知道。另外,军中的通缉令并没有撤回,这也从侧面证明了她还没有出事。只是她现在到底在哪里,我也无法知晓。”

    “我会尽可能的利用拜火教在魔竺域底层的影响,帮忙打探她的下落。”女孩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抱歉,你和我这两条线,原本应该分开来各自进行的,但是现在小梦不在,也没有其他人能够练成金光星纵法,我现在只能通过你这一边来与圆峤星、岱舆星联系。”

    “你我之间,又何必说这么多?只希望小梦平安无事就好!”

    隐秘的山林中,两个“孩子”悄悄的交换着彼此之间的信息,比男孩早了两三个月进入魔竺域的女孩,在看到小梦的通缉令的那一刻,就知道男孩这一边肯定是出了什么意外,然后小心翼翼的,找到了与男孩独自相处的机会。

    “与小梦在一起的,应该是天鹅湖的人,天鹅湖是魔竺域中的一股反抗势力。有消息称,金魔王已经派出了他座下的第一战将地尧光,前去剿灭天鹅湖,追杀小梦。这地尧光实力强悍,与大宗邪恐怕是同一级别的高手,竟然连他都派出去,看来金魔王真的是怒了。”女孩低声说道。

    在魔竺域中,“杂种”的地位极其低下,但因为无处不在,一旦利用好来,自然也能够打探到许多难以得到的消息。而拜火教在魔竺域中潜伏已久,在女尊已死、恶女神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女孩利用了“善女神”这样的身份,经过了几个月,悄然整合起群龙无首的拜火教徒,甚至是无声无息的替换了教中的某些信仰。

    对于那些被洗脑的信徒来说,他们需要的是心灵上的寄托,和犹如浮萍般的希望,至于那希望叫作圣凰还是叫作其它,其实从来就不是他们真正关心的。

    “小梦那一边,我自然有其它办法,你不需要太过在意。我恐怕很快就会离开魔竺域,既然将来通往神州大陆的域门,与魔竺域的域门挨得这么近,那你这一边的任务就更加的重要,自己小心!”

    “嗯……你也小心!”女孩嘱咐了一句,也不敢耽搁太久,就这般飘然而去。

    在她走后,男孩缓缓踏出山林,抬了抬头,看向那遥远的天空。对于自己的下一步,他得好好的布局一下了。




上一章 下一章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