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儒道之天下霸主 >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36章 罪不赦!

正文 第36章 罪不赦!

    “东华域莪国?章莪夫人?”小江冷笑一声,“呵呵,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当年莪国国君的死,就与我们的宗主有关吧?虽然是众目睽睽之下的公平比武,但是说到底,我们跟章莪夫人,那也是杀夫之仇吧?”

    几位长老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起来……想不到他连这种事都知道?

    那已经是几十年前的事了,这小子明明进入魔宗没有多久,想不到连这件事也会知道。

    阳长老轻咳一声,道:“正是因为我宗与莪国之间,有着难解的仇怨,才更需要少宗主做使者,化解这段冤仇,若非此等大功,也难以让众门人心服。”

    “众人的心里服不服,我是无所谓的,”小少年站了起来,轻轻的拨了一下额前短发,“你们想让我做少宗主,我就做,不想让我做,我离开就是,说真的,这什么少宗主之位,我也不是那么的看得上。不过看在已经坐死关的宗主的面子上,罢了,我就走这一趟。我宗与章莪夫人之间的过节,我自然会化解,至于扶桑公主……呵呵。”

    姜长老沉声道:“怎么样?”

    小少年负手踏步而去:“我先去看看她漂不漂亮再说。”

    姜长老猛地站起:“我们的话还没说完。”

    小少年身背魔刀,负手而立:“有什么可说的?无非就是我要是能够完成与莪国交好、娶回扶桑公主的任务,你们就承认我在魔宗里的地位,我要是做不到,就交出度魔大典和弑天刑罢了。你们放心,赌约我接受了,我也说了,与东华域莪国交好的事,看在宗主的面子上,我一定会完成。娶不娶扶桑公主,就要看她漂不漂亮了,她要是长得不够绝色,又或者是品德配不上我,哈,那就算你们赢了,说真的,这什么少宗主,我也不是那么看得上。”说完后,就这般担离去。

    等他走后,姜长老指着他消失的背影:“这小子,这小子……”他年轻时都没这么狂。

    阳长老冷笑道:“对这小子的考验,是你们提出来的,出了什么事,你们自己承担。”

    荒长老淡淡的道:“能出什么事?就凭他只是一个摩罗,以及我们跟章莪夫人的旧怨,他能不能见到章莪夫人都不好说,至于扶桑公主,难道他还真娶得回来?就算扶桑公主真的看得上他,青华山扶桑树在东华域中是什么情况,你们难道不知?娶了扶桑公主,他还想离开东华域?完成这两项任务,就凭他?”

    其他三人一同想着,确实,这也的确是没有可能……

    ***

    四位长老与少宗主之间的约定,很快就传了开来,魔宗内部,众人悄悄议论。有人道:“几位长老这根本就是刻意刁难吧?”也有人道:“那又怎样?你不会真的想让这摩罗小子成为我们未来的宗主吧?他甚至连修罗都不是。”“但他确实是被宗主选定的。”“宗主已经坐死关,谁知道灭魔洞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也许宗主修炼魔功出了问题,脑袋坏掉了?”“喂喂,你这样子说宗主真的好吗?”……

    某个屋子里,一个断去左臂的修罗男子阴沉着脸,躺在床上。

    在他身边,另有一名青年缓缓道:“阳魂老兄,依我想来,宗主没道理会在四阁推选的人之外,突然挑选一个刚刚进入山门的小子,让他继承灭度大魔功,如果说有什么理由的话,那就是,原本宗主看中的人是你,结果你却为人暗算。宗主失望之下,才舍弃我们三人,另外选了其他人,若非如此,我也想不出会有其它可能。”

    说到这里,那青年长长的叹一口气:“唉,如果阳魂兄你能够参加的话,肯定是能够成为少宗主,继承灭度大魔功的,那样小弟也能够心服口服。结果,阳魂兄你出了事,无法参加,平白无故被那臭小子捞取了好处。可惜,可惜,继承灭度大魔功的人,明明应该是阳魂老兄你啊。”

    名为龙牙灵的青年,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在他面前,那男子脸上绷起了青筋,拳头紧紧地握着。

    另一边的小江,在灭度山山中无聊的走着,几位长老正在准备着将为章莪夫人贺寿的寿礼,他们相互之间达成了一定程度的妥协,这是能够轻易推算出来的事。但是这表明的妥协之下,暗地里也必然是各怀鬼胎、各自机关算尽,这也是可以相见的事。

    他来到了山脚下,那新些新入门的弟子练武的场地,负手看着那些原本跟着他一同进入山门的、正在练武的他同伴。那些人被这位少宗主看得直冒冷汗,打出来的拳路一个比一个怪异。修罗武师大声吆喝着,你们这些人是怎么回事?给我认真起来,全都给我认真起来。

    在他们身边,小江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些人果然是没有天分啊。感受到他那充满同情……甚至是怜悯的目光,那些人咬牙切齿,却也是无可奈何。其实他们的资质也都是不错的,否则不可能被选入,成为灭度魔宗的新弟子。然而凡事就怕对比,相比起这个刚入山门才十几天就成为少宗主的小子,他们的“天分”的确是太可悲了。

    小江摇了摇头,背着弑天刑,转身往远处闲逛而去。

    马上就要离开灭度山,前往东华域,此刻还悄悄藏在灭魔洞中的小刀,今晚也要把她带出来了。另外还有,他所拟定的某一个,将会改变华夏所欠缺的资源的计划,到时也要让鸾梅送回去,如果那个计划能够成功,将来华夏与修罗魔界之间的对抗,胜算也会一下子增大很多。

    他到处转了一圈,忽的顿了一顿,心中冷笑,漫不经心的转了一个大圈,来到无人之处站定:“出来吧!”

    只见一名断去左臂的修罗男子,摇摇晃晃的出现在他的面前,目光中充满了愤怒的血丝:“灭度大魔功是我的,它应该是我的,把它交出来,给我把它交出来。”

    这一个就是原本应该代表泰阁参加度魔大典,却被人暗算,因为断了一条手臂而失去机会的阳魂了?小江不屑的道:“灭度大魔功是你的?凭什么?”

    阳魂猛然一拔长剑,怒喝道:“它原本就应该是我的,你把它交出来。”魔劲爆发,怒潮滚滚。

    小江淡淡的道:“也罢,听说你也算是泰阁中的佼佼者,你只要能够击败我,我就把灭度大魔功传给你,由你来做少宗主。”

    阳魂喝道:“这可是你说的。”魔气如同烈日的辐射一般,进一步膨胀。他虽然失去一臂,但用的原本就是单手武器,根基犹在,实力自然没有受到影响。因为遭遇暗算而失去机会的愤怒,以及此刻小少年那不屑的表情,让他犹如丧失理智的疯虎,气势反而更加的惊人。

    明面上,这里乃是无人之处,但是暗地里,许多藏在难以发现的角落里,始终在观望着他们。原本是打算看看这位“少宗主”会怎么解决眼前的危机,却没有想到,他一开口竟然就是这般让人瞠目结舌的赌注。

    他要跟阳魂以灭度大魔功和少宗主的地位一决胜负?凭什么?就算他习得了灭度大魔功,这才短短几天,他能够练到什么程度?阳魂可是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是整个泰阁这一代中,屈指可数的英杰。如果不是他的实力实在太强,竞争力太大,也不会有人在度魔大典到来之前,就用阴谋诡计害他,让他断去一臂。

    这小子竟然真的敢与阳魂交手?这小子真的是疯了?

    失去理智的修罗青年,大吼一声,灭度大魔功是我的,它就应该是我的。如果我参加了度魔大典的话,根本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说到底,这小子不过就是因为他不在而捡了一个便宜。把我应得的东西还给我。

    吼声中,阳魂狂冲而去,魔劲震动着坚硬的地面,地面裂口一条条口子,嘭嘭嘭嘭,周围的墙壁都在破碎,魔血沸腾,大爆发的魔劲随着他的剑势卷起滔天的巨浪,如同猛虎下山,势不可挡。暗处潜藏的人亦是惊惧,原来阳魂的实力已经到了这般地步?难怪会被人看成眼中钉,被人提前解决。

    狂乱的魔劲下,刀光就在这一刻,突然爆起,噬嗑万律,干试天刑。刀光从下而上,穿透重重的魔劲,那狂潮一般的魔劲随之分开,轻而易举的就被剖成了两半,两道魔劲在刀锋的两侧,卷起诡秘的涡流,劈天碎地,怒斩虚空。

    扑,血水泼起,往两侧纷洒,一个身影向后抛飞,砸落在地,抽搐了几下,再也无法动弹。暗处的每一个人都在震惊,一刀,仅仅只是一刀,这小子竟然就斩杀了四阁年青一辈中,堪称最强的英杰?

    在他们那无法相信的目光下,小少年魔刀插回后背鞘内,就这般踏着血水,负手踏步而去。

    片刻之后,四位长老匆匆赶来,阳长老看着倒在地上的大徒弟,脸色一阵难看。刀痕从下往上,开膛破肚,划开了咽喉,分开了脸骨,血水波洒在尸体的两侧,分开的皮肉是一种诡异到难以理解的扭曲,就好像在剖开的那一瞬间,就自行卷了起来。

    “罪不赦……至少要修炼到灭度大魔功第四重才能施展出的、灭度大典至秘杀招‘罪不赦’!”荒长老长长地叹息一声,“他果然是得到了宗主灌功,灭度真传。”

    藏长老、姜长老尽皆沉默,阳长老死死握紧的拳头,最终也只能慢慢放下。且不说原本就是阳魂先出的手,就凭杀掉阳魂的这一招“罪不赦”,就已经没有人能为阳魂出头。死在灭度大魔功真传秘法“罪不赦”之下的任何门人,全是罪有应得、死罪不赦……

    ***

    阳魂被少宗主以灭度大魔功秘藏杀招“罪不赦”所斩杀的事,很快就传遍了整个灭度魔宗,所有人尽皆沉默。明明只是一个刚刚发育没多久的小少年,明明只是一个杂种出身、前一段时间才摆脱了贱民身份的摩罗新兵,就算得到了宗主灌功,知晓了灭度大典,这也不过几天,竟然就已经强到了能够以“罪不赦”,直接斩杀阳魂的地步?

    那可是泰阁中年轻一辈的佼佼者,是原本被认为最有希望获传灭度大魔功的英杰。

    器阁深处,藏长老踱着步子:“这小子……不简单啊!”

    在他身旁,猎剑殇沉默着,那小子竟然莫名其妙的脱颖而出,超越他们成为少宗主,他的心中原本是无论如何不服气的。但是现在,他不得不承认,那小子的确是有不同寻常的地方,明明只是一个刚入门的新人,这么短的时间里,就能够将灭度大魔功练到了能够一刀斩杀阳魂的地步?

    猎剑殇自认为,他与阳魂最多也就是势均力敌,那小子能够轻轻松松斩杀阳魂,自然也就能够轻轻松松斩杀他。幸好当时挡在那小子面前的不是自己……他在心中想着。

    藏长老道:“东华域莪国这一趟,你就跟少宗主走一趟吧。”

    猎剑殇道:“师尊……”

    藏长老道:“根据我事后的调查,阳魂这一次挡住少宗主之前,龙牙灵曾去过阳魂屋里,和阳魂聊过一场。龙牙灵这家伙,我以前也小看了他,以往只是觉得他行事谨慎,现在看来,他也是深藏不露啊。另外,莪国这一趟,最初的提议者是姜长老。阳魂断臂的事,表明了,兵阁和卷阁两方肯定有一方在勾结外人。那小子杀了阳魂,等于是与泰阁决裂,兵阁勾结外敌的可能性极大。至于卷阁,只要我们把阳魂之所以挑事、很可能是出自龙牙灵主使的事透露出去,少宗主与卷阁之间,就已经难免裂痕。既然如此,如果我们靠向少宗主,及时示好,说不定能有意外收获。”

    猎剑殇皱眉道:“难道他真能与章莪夫人化解冤仇,娶回扶桑公主?这根本就是不可能做到的事……”

    藏长老道:“我也觉得这不可能,就像我觉得他不可能被宗主选中,得传灭度大魔功,不可能一刀杀掉阳魂一样。不可能……这绝对是不可能的!但搞不好……这小子还真就是个奇迹!”




上一章 下一章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