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儒道之天下霸主 >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63章 群狼逐豹、豹逐狼群

正文 第63章 群狼逐豹、豹逐狼群

    奔跑的脚步,晃动的身影,群鸟飞起,远处的雾气在不断赶来的敌人的搅动下,快速消散。

    小少年的嘴角带着一丝冷笑,在他身边,小芳与智吉祥却是显得有些紧张。刷,奔跑中的小江陡然出刀,弑天刑以极快的速度斩出光华,刀锋明明是由上斩下,刀光却是逆着刀锋的方向往上撩起。

    树枝断去,有人从枝上掉下,上身与下身分作了两截,在地上抽搐。斩下的刀锋没有任何的停歇,斜斜的划出一个简单而又华丽的圆,远处树木倒下,有人跳起,有人冲来。

    轰!

    随着智吉祥扔出的五雷天晶,雷光响荡在虚空,雷声如同有形的潮水。远处有人晃了一晃,倒了下去。一个魁梧的身影在幽幽绰绰的树木间,抓起一根断木飞掷而来。断木带着惊人的魔气扫荡着沿途的一切,噼噼啪啪,枝断木折。

    小江猛然搂住了小芳与智吉祥的腰,往前一跳,地面龟裂,尘土呈圆形散开。断木在他们的脚下横飞而过,撞上了另一棵大树,与它一同化作齑粉。如同炮弹般冲起的的三人,在空中划出弧形,嘭的一声,落入了远处的树林。鸟兽惊慌地奔逃,混乱进一步扩大。

    “不要让他们逃了!”“追!”这样的呼声,此起彼落。

    追逐与逃亡,在这里,上演的是群狼逐豹的一幕,然而谁是追逐者,谁是被追逐者?老天显然跟这些自以为胜券在握的人,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

    ***

    风雷斩碧霄与白龙破骸崩的对撞,令得整个飞霞峰的峰头都为之崩裂。战斗中的两人却没有一刻停歇,咣咣当当,精光不断腾飞,白裙少女的双剑,开始变得诡秘,时而脱手飞出,时而以气机牵引。

    少女成长的速度,令地尧光在心中为之惊异,明明前两次,她都还只能一望即逃,根本不敢与他交手。然而天大地大,原本也就无奇不有。没有受到情绪的丝毫影响,破骸戟横扫、斜劈、圈斩、疾刺。原本就占有优势的力量,配上无错可挑的战技,即便以少女出神入化的剑术,也未能突破他的防御。

    意识到这般下去,自己必然会先一步气空力尽的白裙少女,剑意再起。双剑在手,散出剑光的却是她自身,剑光以她本人为中心,绵绵密密,内中隐然有风雷交错。杀招之后再跟杀招,凤妙显华与龙耀星光双剑合璧、风雷合流,龙吟凤相随之而出。

    嘭!破骸戟猛然砸地,地面跟着震了一震,地尧光双手脱戟,戟中魔气却全都涌向了他的体内,一手负后,一手抬起,蛇蟠龙跃,四龙破骸。气势上涨,不断的上涨。

    远处尸胡山的山头,众皆心惊,看着已呈崩裂之像的飞霞峰上的两人。那丫头竟然能够跟金魔王座下第一战将战到这种地步?惊讶,震撼,然而还没有结束的战斗,却又让他们将所有的念头全都压在心底,而不得不继续看着。

    白甲战将暴涨的气势,令他身周仿佛有四龙隐现。这位金魔王座下第一战将的先人中,有空桑域龙族的血统,这个在修罗界也是人尽皆知的事,但是他所使用的这一招,以前却是谁也不曾真正见过。此刻龙力与魔力混合在一起,吸风纳雷,天猷灭类,看得人头皮发麻。

    尸胡山上的老人,暗自心惊,那丫头如今的本事如此了得,让他惊异,然而这金魔王座下第一战将,以往竟然也隐藏着真正的实力?这地尧光,比他过往所想象的更不简单,表面的傲气之下,竟然是如此的沉稳有力,使得老人对他亦是不得不刮目相看。

    飞云走雾,噉雷发声,轰然间,杀招与杀招再一次的碰撞。龙耀星光带动惊人的剑光,以点破面,撕裂,天地与魔气仿佛都在撕裂,万象昏暗,唯有那一点光芒凌厉异常,砰然的炸裂中,凤妙显华紧随其后,犹如满天星河,婆娑起舞,银川倒泻,狂流乱起。

    犹如宇宙大爆发的轰炸过后,峰头往两侧塌落,两个人影冲天而起,又缓缓飘落。出了什么事?尸胡山上,所有人都震惊的看去,两人的绝招他们都无法看懂,是以也无法知道最后的胜负。在他们的眼中,白色的战将慢慢飘落,方天宝戟不知何时,已经横于身后,右肩却是已被划破,鲜血直溢。

    地尧光受伤了?这样的结果,令众人震惊,甚至是难以置信,那丫头……一个十来岁的丫头,竟然能够伤到金魔王座下第一战将?这是不知多少人,事先都未曾想到的事。

    地尧光负着双手,横握宝戟,低头看了看自己右肩的伤口,又冷冷抬头,看向了对面。短了一截的飞霞峰,残石满地,远处崖边的少女,倒持双剑,死死的盯着他,胸脯起伏,适才的那一剑,对她来说,消耗显然也是颇为厉害。

    地尧光冷哼一声,扭过头去,目光却是眺望向远处的山林,他的脸庞露出一丝冷笑,目光缓缓移向少女,略带着一丝不屑,却也含着几分认真:“这一战,是我败了!”缓缓转身:“以后我会讨回!”

    纵身而起,直落而下,轰然一声炸响,坚毅的魔躯落在地上,他负手而去。

    尸胡山上观战的众人尽皆哄然,地尧光败了,金魔王座下第一战将,竟然败在了一个以往名不见经传的少女剑下?那只是一个女性,而且是一个如此年轻的女性。

    人们以震撼的、无法相信的目光,看向依旧留在峰头的白裙少女身上。白裙的少女,却也微微露出气馁的神情,轻轻地抿了抿嘴儿,蓦然转身,剑光一闪,就已跃空飞向了远处……

    ***

    一群杀手往三人逃亡的方向追捕而去,这些人,每一个长得都是丑陋怪异,“呱”的一声,有乌鸦的声音响起,他们散了开来。高大的树木一棵接着一棵,光影不断的被分割。

    一名修罗男子立在婆娑树叶的倒影下,脸上阴沉:“找不到?明明一直都在跟着,怎么可能找不到?”

    在他面前,一名杀手低声道:“不知道为什么……”

    “啊——”的一声,另一个方向,传来一声惨叫,这惨叫声是如此的凄厉。那修罗男子脸色一变,嗖的一声,整个人穿林而过,速度快得惊人。落地再看,一名手下倒在了地上,开膛破肚,却兀自挣扎着。

    其他杀手赶了过来,不用他吩咐,就已经开始四处搜索,那小子刚杀了人,肯定还在这附近……肯定还在。

    然而不管他们如何找,却是怎么也无法找到。人在他们中间被杀,杀人者全像是失踪了一般。

    修罗男子鹰钩鼻,宽额头,他的目光锐利地扫视着周围,仿佛能够看透虚空,但却什么也没有发现,这种情况,让他紧紧的皱了皱眉头。然而远处,却跟着传来了另外一声惨叫,同样的凄厉,同样地出人意料,当众人纷纷赶去时,看到的也是同样被开膛破肚的同伴。

    然后同样无法找到杀人者!

    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杀人无算的杀手,以前不知有多少人死在他们的手中,但是这一次,他们却是彼此对望,头皮发麻,只因为这是没有道理的。然而不管他们是否能够理解,不管他们是否相信,那无法看到的杀人者,依旧在他们的周围屠杀,每一个落单者都成为了他狩猎的对象。

    他们被迫聚在了一起,彼此守护,但是这个时候,火光却冲了起来,从他们的上风处汹涌而下,他们的反应,早就已经在暗处的屠杀者意料之中。鹰钩鼻的修罗男子一声怒哼,魔气疯狂的卷动,往涌来的火海压去。火势起得极快,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烧起的。

    空气中弥漫着硝烟的味道,魔气的压制,只能起到一时之效,黑烟滚滚,惨叫声就在这滚滚的黑烟中持续不断。

    鹰钩鼻的修罗男子又惊又疑,以他的本事,这一刻,都有一种如同弱小的麋鹿被恶狼狩猎的无助感。但这是没有道理的,以往只有他能狩猎别人,从来就只有他能狩猎别人。

    下一声惨叫来得极近,事实上,想要杀人,有不知道多少种办法可以让人叫不出声,然而在这里,每个被杀者在死去都处于无法压制的剧痛之中,这显然是杀人者有意为之。到底是什么样的刀法,可以令得他所带来的这些、悍不畏死的杀手也无法抑制最后的哀呼?

    鹰钩鼻的男子猛然冲去,依稀中,他看到一个小小的身影在烟雾中一闪而过,他的脚下,是抽搐的垂死者,嘶声干哑,面目扭曲。他试图朝着那身影追去,然而这一次,惨叫声却在他的身后传来,他茫然回头,一时间竟是不知如何是好。

    压抑人心的死亡,因为无形而令人惧怕,太阳已经升起,阴影却令人绝望。鹰钩鼻的男子开始意识到自己错了,也许从一开始就错了。也许从一开始,就不是他们在追逐猎物,而是他们成为了自投罗网的猎物,惶恐,彷徨,悲吼,惨叫……有人正在欣赏着他们垂死的挣扎。

    “走!”他一声大吼,魔劲爆发,朝着侧面狂轰而去,其他人也已意识到此刻的不对劲,朝他汇集而来,朝着同一个方向冲去。他们意图快速脱离,却听轰的一声炸响,有人踩到了什么东西,紧接着便发生了完全在他们意料之外的爆炸,沙走石飞,肢残体断。

    一个小少年背着宝刀,慢慢的往他们踱来,桃霏带来的玄式炸药,威力果然非同小可。踱到那鹰钩鼻的修罗男子身边,此刻的修罗男子,一条腿已经断去,半身残破,却还未死。

    小少年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冲着我们来?”

    鹰钩鼻的男子猛然一声吼,便要以毒药自尽,诡异的事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了。就在他看向小少年的最后一眼,小少年的眼眸,如同不见底的深渊,摄魂夺魄。他的意识不断的下沉,下沉,他意识到自己已经死去,肉身销亡,魂魄犹在。原来死后是这个样子的?他在心中想着。

    有巨大的声音出现在他的面前,伟岸如山,堂皇喝道:“新死者,报上名来!”

    林中,火光未尽,黑烟滚滚,背着宝刀的小少年低头看着断腿的修罗男子,目光闪动着神秘的幽光。修罗男子双目失神,嚅嚅地说着什么,小少年问一句便答一句,全无反抗。

    受命于清魔帅的杀手组织“邪血鸦”?小少年在心中忖道。他倒是没有想到,这些人竟然会是清魔帅派来的,清魔帅派人来,要将小芳夺回去?以清魔帅的位置,应该是乐于见到小芳“私奔”,离开东华域才对。他会突然派出杀手擒拿小芳,难道是因为……

    小少年心中若有所悟。在他沉思的过程中,那修罗男子却也猛然惊醒过来:“你……”

    小少年冷笑道:“该说的你都已经说了,现在寻死也都迟了。”

    “你、你不要得意!”鹰钩鼻的修罗男子惨笑着,“百变冥和黑邪禁两位大人也都来了,你们逃不了的,你们逃不了的,还有那个丫头,那个砍头魔女,她也逃不掉的,你们不要得意,你们都逃不了的……”

    “百变冥?黑邪禁?”小少年嘲弄的道,“你又多交待了一些。”

    鹰钩鼻的男子猛地喷出了一口鲜血,不甘心的抽动了几下,再也无法动弹。小少年却是扭过头,淡淡的笑了一笑:“那么,你是他所说的百变冥,还是黑邪禁?”

    “灭度魔宗的少宗主,果然了得!”一个瘦小怪异的老者,从阴暗处一步一步的踏出,“虽然我们已经尽可能的把你往高处估计,却没有想到,临到头来,却依旧还是小瞧了。”

    紧接着便冷笑道:“不过,你在这里对付他们的时候,那个砍头魔女,恐怕也已经落在我们的人手中。她虽有飞天的本事,但与地尧光交手过后,气力必然消耗极大,我们又安排了专门对付她飞天之术的秘术师,她已经是难逃魔网,这个时候……呵,你还有时间与我说话么?”

    小少年的嘴角,进一步露出嘲弄的笑容……




上一章 下一章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