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儒道之天下霸主 >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69章 魔戾:分变无穷!(本卷完)

正文 第69章 魔戾:分变无穷!(本卷完)

    砰地一声过后,魔躯绽出了血花,罗睺天攻却也在这极短的时间里移了一移,避开了要害。虽然如此,胸膛与身后尽皆受创,也让原本就已经变得年迈的他,血空力竭。

    三女却是得势不饶人,以车轮战术轮番攻击。被弑天刑劈中的伤口,原本就难以愈合,无法回气的金魔王在兵刃的不断交击中,一波波鲜血洒出。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一生戎马,名震各域,竟然会送命在这种地方,罗睺天攻既怒且狂,不顾肺腑伤势,魔血沸腾,热气冲霄。

    轰,强行激发的吞天魔功,以其为中心,向周边扩散,天翻地覆,大地崩塌。远处的矿坑,土石往坑洞疯狂的塌落,裂缝如蛇一般往两端扩展开来,大地为之裂出深渊,空间同样在一层层的坍塌着,三女犹如失控风筝般,尽皆抛飞。

    即便身负重伤,年岁老迈,此刻的罗睺天攻依旧是强悍无匹。沸腾的魔血搅动着风云,天地变色,日月无光,方圆十里,鸟兽皆逃。开裂的大地,深渊幽暗。犹如受伤的雄狮,罗睺天攻怒吼一声,拖着日蚀刀、月食剑朝着白裙少女冲去,竟是死也要拖着这丫头一同去死。啪的一声,一道雷光却在这个时候,从天而落,令得他脚步一个踉跄。

    百步之外,一名胸脯饱满的少女,周围玄晶碎散,一手抬起,五指张开,正是智吉祥。连自己也没有想到,居然有胆量向四大域主之一的金魔王出手的她,这一刻双腿发软,脸色煞白,身为从小在魔竺域长大的阿修罗,金魔王的名号,对他们来说就像是噩梦般的存在,是无论如何都无法反抗的强大力量。

    而现在,她居然向金魔王出手了,向这个、从她的祖祖辈辈起就统治了整个魔竺域不知多少年的魔王出手了。

    踉跄过后的金魔王一刀斩杀,白裙的少女却已经趁着他这一瞬间的延误,留下了一道幻影。魔刀斩空,金魔王猛喷鲜血,车轮般的剑光便在这时,一浪接着一浪,疯狂的涌来。

    此刻的灭度山,万籁俱静。后山深处,灭魔洞前,月光皎洁的照下,盘膝而坐的小少年犹如木雕,动也不动。在他的身边,从虚空中窜出的小黑猫,不安的睁大着深蓝色的瞳孔,发出轻轻的喵叫声。

    魔刀“弑天刑”就这般插在了小少年的身前,刀锋之上,魔血艳红,于月色下发散出森然的冷光。

    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小少年摸了摸黑猫的脑袋:“放心好了,小梦没事,大家都没事。”以灵神强行催动弑天刑,利用了小刀的神通、破虚一斩过后,这一刻的他,也是满头汗水,抬起头来,看了看宁静的月色,对于修罗魔界来说,今晚的月色,分外的祥和。

    ***

    小梦双剑支地,半跪在地,不断的喘着气。另一边的鸾梅与桃霏,自然也不好受。

    此刻的金魔王,已经被她们强行分尸,脑袋一块,四肢乱撒,身体破碎,而就算这样,她们兀自不放心,左扔一块,右抛一块,总感觉放在一起他就会复活一般。

    远处的矿坑已被坍塌的土石完全填满,在她们身边,裂开的大地却是触目惊心。周围地势改变,一片狼藉。被弑天刑重创,又被玄武枪击穿的金魔王,竟然依旧强悍如此,令她们到现在还为之后怕。

    想不到,她们竟然真的能够杀掉四大域主之一、威名赫赫的金魔王罗睺天攻,这种险死还生的感觉,让她们如在梦中。鸾梅道:“小梦,刚才那一刀……”

    小梦道:“嗯,是哥哥在帮我们,他还在灭度山,在金魔王出现的时候,我就通知了哥哥!”

    ——“哥哥!这一次真的是完蛋了啦。”

    两人相隔如此之远,小梦竟然也能够与她哥哥联系,心灵相通的兄妹两人,的确是让人艳羡。然而更令人感到惊讶和不可思议的,是相隔如此之远,宁江居然也能够千里驰援,一刀重创金魔王,若不是有这跨越空间的致命一刀,她们根本无法杀掉金魔王。

    “鸾梅,你怎么样?”小梦看向身边的女孩。

    女孩拭去嘴角的血丝,低声道:“我没事!”又道:“想不到金魔王竟会亲身赶到这种地方,还好大家没事,我们先离开这里再说。”

    她们不敢在这里多待,当晚便连夜离去。因为几次都是第一个发动攻击,为小梦和桃霏争取抢攻的机会,鸾梅自也伤得最重,由智吉祥背着她,直至与星火会的人会合为止。

    到了白日,伪装成商会的车队,在路上缓缓前行,此时已经到了春寒的末尾,虽然天气还是有些冷,远处的山林却已充满了绿意。中午时,小梦前去探望鸾梅,车厢中,鸾梅裹着被子,低声道:“我没事的,已经好了许多。”

    小梦道:“还好鸾梅你及时赶到,如果只有我和桃霏,就算有哥哥的那一刀,恐怕也还是难以应付。我们三人现在,每一个在华夏也都堪比宗圣级的高手,想不到联手对上他,竟是一点胜算都没有,全靠了哥哥那出其不意的一刀。”

    鸾梅笑道:“你哥哥才是厉害,他远在灭度山,想不到在这种情况下,竟然还能跨越千里,一刀劈敌。也是那罗睺天攻实在厉害,换了其他人,哪怕是地尧光那般厉害的高手,被这种谁也算不到的一刀劈中,恐怕也是立毙当场。”

    小梦道:“这其中也有小刀的帮忙啦。”又问:“鸾梅,你原本是去了哪里?”

    鸾梅低声道:“我探到那名为三阴冽印的组织在追杀天魔教的小天妃,虽然不知道他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却还是紧急派人去支援,所以未能先一步与你们会合。”

    小梦有些困惑:“天魔教的小天妃,好像也没什么本事啊?黑天妃、白天妃、老天妃都被我杀了,天魔教也在星火会的攻击下,死伤惨重,被迫退出了魔竺域,三阴冽印冲着那小天妃去做什么?”

    鸾梅抬起头来,低声道:“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小梦道:“你的意思是……”

    鸾梅低声道:“小天妃自身有没有本事并不重要,你可记得,那个时候在神州大陆,京城里的拜火教徒冲着我来的时候,我可也一点武功不会。”

    小梦陡然一惊,大约明白了鸾梅的担心。既然恶女神已经出现,那么……善女神在哪里?

    马车的后端,智吉祥却是与桃霏在一个车厢里。最没有起到作用的智吉祥,受到的惊吓却是最重,从一开始被抓,到后来硬逼着自己回头,强忍着心中的害怕向金魔王出手,心中的恐惧从来就没有停止过。

    此刻,休息了大半天后,精神倒是好了很多。桃霏笑道:“你们天鹅湖以前好歹也是魔竺域中的反抗势力,你怎的就这般容易被吓到?”

    智吉祥看向窗外,心有余悸的样子:“像我们这些人,自然是从一开始就做好了死的准备,只是那个时候,一想到自己差点拖累了小梦和你们,心里就慌得紧。”

    桃霏摊手道:“所以说啦,要男人做什么?在你落难的时候,哪个男人会拼却性命的来救你?没有,只有小梦毫不犹疑地赶去救你。在你被推下坑里的时候,有哪个男人跟着你一起跳下去?没有,只有小梦不顾一切的跟你一起跳下去。在有可怕的魔王出现的时候,有哪个男人拼死挡着他,让你快跑?没有,只有小梦这样做了。既然这样,你说女人为什么就非得有男人不可?辛辛苦苦的找一个男人,为他生儿育女,花一辈子的时间,伺候皇帝一般的伺候他,他还觉得天经地义,觉得你活该做牛做马,你说这不是自作孽是什么?”

    智吉祥小声地道:“桃霏姐,女人……真的也可以喜欢女人?”

    桃霏笑道:“不是女人也可以喜欢女人,而是女人更应该喜欢女人。真正美丽的,是女人,真正温柔的,是女人,真正付出而不求回报的,还是女人。为什么非得认定自己应该找一个粗鄙不堪的男人嫁了才是理所当然?依我说,这根本就是没有道理的嘛。可惜的是,这个世界的规矩都是男人定下的,所以他们才会用各种手段给女人洗脑,经年累月之下,才使得天底下的女人,都觉得男尊女卑理所当然,都觉得自己少不了男人,而完全没有真正的去思考这背后的道理。”

    智吉祥抬起头来,心中想着:“原来是这个样子?是啊,要说威风,有几个男人比小梦更威风?要说可以依靠,又有谁比她更值得依靠?为什么女人就非得给男人做牛做马,而不能去找一个真正值得依靠的人……哪怕那是一个女人?”

    那天晚上,车队在一处繁华的石城里歇息,他们找了一个旅馆住了进去。天色渐黑,洗浴过后,小梦与智吉祥一同往分派给她们的房间走去。路上,小梦嘻嘻的笑道:“幸好昨晚你突然给金魔王来了一记雷法,要不然,我可就有危险了,智吉祥妹妹。”

    胸脯饱满的少女在她身后揉着衣角:“全、全都是靠了小梦姐姐我才能够活下来。”

    小梦一个踉跄……她、她居然叫我姐姐了?以往两人都是互不服气,总要说自己比对方年龄大,然后互相喊“妹妹”,这一刻,她突然将自己唤作姐姐,小梦竟然感到不适应了。回过头来,看了智吉祥一样,智吉祥却是低着脑袋,继续揉衣角。

    进了屋子,脱衣上床。这些日子,两人睡在一起原本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此刻也如同以往,盖好被子,互相聊天。小梦嘻嘻的道:“智吉祥你莫不是良心发现,知道自己应该做妹妹了?”

    智吉祥怯生生的抓着被头:“我什么都比不上小梦姐你,昨晚要不是小梦姐你不顾一切的跳下坑去救我,我就真的死在那里了。”

    听她这般说,小梦也有些不好意思了:“其实智吉祥你也有很厉害的地方啦,就比如……你胸大啊!”

    智吉祥脸红红的:“小梦姐要、要是喜欢的话,我的胸就让你摸好了。”枕在小梦姐的肩头,把她的手臂弯过来,让她的手从侧面压着自己饱满的胸脯,她自己却是紧紧地搂着小梦姐的腰,如同依人的小鸟,幸福地道:“我整个人都是小梦姐的。”

    小梦躺在床上,搂着智吉祥妹妹的躯体,看着顶上的天花板,有点傻眼……总、总感觉今晚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

    接下来的日子里,在星火会的协助下,小梦与智吉祥被送到了圆峤、岱舆,鸾梅则继续调查与三阴冽印有关的线索。灭度山上,随着金魔王令天下人震惊的死迅传来,地尧光匆匆赶回了魔竺域,整个魔竺域却已经是一片大乱。

    魔竺域中,七国十五封互相不服,随着金魔王的死,一场席卷了整个魔竺域的大战,由此而爆发。一方面,魔帝始终未确定魔竺域新任域主的人选,连带着七常侍对魔竺域的内乱也坐视不管,另一方面,底层的星火会却在暗中推波助澜,魔竺域的战火越烧越旺,诸侯混战,民不聊生。

    陷空沙漠,更多的兵马聚居而去,沙漠中心的庞大建筑,魔气聚集。而无人注意的是,在那一个乌云密布,星月无光的晚上,星盘之上,出现了一场大量的流星雨,不知多少的流星,往魔竺域的南端破空而去,消失于无形之中,没有人注意到它们的失踪,也没有人对此有多少关心。

    日月运合,天地混沌,五炁交结,分变无穷。地面上乱军涌现,夜空中群星失序,然而整个修罗界的注意力,不在那混乱的魔竺域,而在那眼看着即将打开的域门。每个人都知道,那是一个庞大的世界,等待着他们的,将是无尽的屠杀、不知多少的奴隶与资源,以及更多的战绩与功勋。

    修罗魔界从上到下,热血沸腾。那一天的夜里,一个小少年却是负手走出屋子,看着那乌云密布的夜空,世界与世界的大碰撞……越来越近了!

    (本卷完)




上一章 下一章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