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儒道之天下霸主 >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3章 安全第一?

正文 第3章 安全第一?

    “起来,赶紧起来!”巨大木甲机关兽中,红蝶发出叫声。

    “梅小路,你不是说它很稳,绝对没有问题的么?”宁小梦跟着发出生气的质问声。

    机关兽的内部,颇为空旷,除了在后头看着的宁小梦与红蝶之外,又有一个与她们岁数差不多大的少女,念着咒言,掷出玄气,玄气沿着一条条管道游走,试图激活机关兽内部的法阵。

    在她们的前方,坐着一名青年,那青年抬起手来,把架在自己鼻梁上的,名为“眼镜”的新鲜事物往上推了推,双手噼噼啪啪的敲击着摆在他面前的一个盒子,盒子里电光闪动,一条条字符在前端玄晶制成的光屏里飞窜。

    所谓的“玄式算盘”,整个构造异常的巨大,虽然摆在他面前的,似乎只有一个光屏和一个盒子,后头却连着不知多少的木甲机关。大量的能量从各种玄晶中汲取而来,推动着光屏。

    使用符箓的少女,唤作伍韵桃,乃是龙虎山天师夫人伍韵梅的妹妹,那个戴眼镜的青年,却是墨门古山尘的儿子古丘,仗着两人在道、墨两门中所拥有的资源,这巨大的机关兽,最初便是由他们设计而出。

    同一时间,智吉祥与梅小路四处跑着,查看机关兽内部玄晶与法阵的运作情况。作为道家贯斗忠孝门的门主……实际上整个贯斗忠孝门目前也只有他这“门主”一人,因为有春笺丽这样一个义姐,以及秦川五义这些伯伯姑姑的关系,梅小路在道门中,也算是无法无天,在发现伍韵桃与古丘竟然在研究这样一个东西后,很快便强行加入。

    如今的华夏,百家复兴,各种奇奇怪怪的研究数不胜数。对于这种集玄技、木甲于一体的机关兽的研究,道墨两门虽然并不看好,却也没有太多的干涉。反正他们要玩,自己到一边玩去,不要打扰别人就好。

    然而,要完成这样一种巨大的新奇“战兽”,单靠华夏自身的材料,显然是不够的,可惜的是,虽然春天的时候,泰山那一边大量的“流星雨”,为神州带来了各种奇特矿石,玄铁、玄木以及各种各样的玄晶数不胜数,但它们全都被军方控制着,再由军方按需分配给道家、墨门以及各类研究机构和工厂。

    而他们的“战兽”,因为根本不被看好,是以也无法得到这些资源的分配。无奈之下,梅小路虽不敢去找她的义姐帮忙,却偷偷找上了小梦姐姐,小梦对这种机关战兽倍感好奇,竟也瞒着春笺丽,悄悄加入了他们的队伍。

    原本就是宁大元帅的妹妹,同时又是春天那场“移星换斗”的重要参与者,小梦发话了,高层自然也就只好拔些资源过来,这巨型机关战兽,也得以真正建造起来。只是,没有想到的是,原本想要在这一场军演中大展身手,结果一出场就出了问题。

    “快起来快起来。”能够参加这样的军演,其实主要还是靠了小梦的功劳,眼看着出场吃瘪,小梦也忍不住大声叫道。

    古丘再次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眼镜,双手在玄式算盘上噼噼啪啪的敲着,伍韵桃与梅小路拼命为他喊着加油……然后机关战兽摔得更重了!

    ***

    相比起断界壁这一边的紧张,断界壁的另一面,则要悠闲许多,大块吃肉,大碗喝酒,许多军营里面,夜夜笙歌。

    灭度兵团的内部,却开始逐渐的积累起不满,只因为,在其他军队都开始尽可能的往前推进,以求“先登”之功时,他们却开始逐渐的退到了后方。

    “那小子在搞什么?”一名武师发出愤怒的吼声。

    “少宗主的想法,也不是不能理解的!”龙牙灵在一旁道,“战争嘛,千军万马之中,总是容易让人胆怯的。不管怎么说……少宗主的年纪也不大,没有见过这种场面,心里会有些害怕,也是很正常的事,这也是为了大家的安全嘛。”

    “要是像这样子,一直躲在后方,所有的功劳都被其他人抢走,那我们还来做什么?”那武师怒火中烧。在任何一场战争中,“先登”都是最大的功绩,这几百年来,好不容易再打开了一个新的域门,这样的机会,如果不能及时把握住,下一次有没有都还很难说。

    建功立业,封公封侯,他们的富贵可全都在此一举。

    “体谅,体谅!”龙牙灵继续为少宗主说话,“不管怎么说……那也是为了大家好嘛。安全第一,安全第一。其实少宗主的做法,也不是不能理解的,乌龟缩头,能活万年。少宗主的年纪毕竟不大,为了大家着想,做一做缩头乌龟……也是很正常的,至于什么富贵荣华……以后总是会有的,几百年,几千年……总是等得到的,我们等不到,我们的子孙后代,也是有机会等到的。安全第一,安全才是第一……”

    龙牙灵在这里安慰着灭度兵团内部的人马。

    远处,皇幻骑着战马率着一批人,押运着后方的物资。

    “皇幻师兄,我们真的就在这里做这些?”在他身后,一名魔宗弟子不满的问道。

    皇幻皱了皱眉,没有说话,远处,有战马飞驰而来,从他们前方冲过,卷起的尘土四处弥漫,压得他们透不过气来。有人回头笑道:“这不是灭度魔宗的龟群么?”

    其他人也轰然笑了出来,皇幻等人面红耳赤,虽然心中恼火,却也无法。

    他们来到陷空沙漠,加入军中,目的就是建功立业,谁知道到了这里后,带领他们的少宗主却是不思进取,兵团不但无法进入第一线,且逐渐沦为后方打杂的。皇幻自己不单是兵阁的大弟子,且在东华域中,原本就是正统的侯国继承人,即便国土不大,那也是真真正正的小侯爷。

    前来战场的目的,原本就是为了裂土封王,若非如此,谁还跑到这里来受罪?变成这个样子,他的心中自然也有颇多不满。

    只是,那小子……少宗主真的是这般能够隐忍的人么?皇幻紧皱眉头。

    故意率队从他们前方冲过的,正是西鬼蜮万象王子白幽功,眼看着灭度魔宗这些人吃瘪,他发出豪迈的笑声。

    原本还以为那“灭焰摩罗”能够有多少嚣张,现在看来,也不过就是一个怕事的小子,被人进逼、威胁了几次后,别人都还没有怎么对付他,他自己就怕了,有名不敢争,有位不敢抢。灭度魔宗好歹是主界的一个大宗门,他却带着整个灭度兵团,沦为了后方打杂的。

    森罗王子那厮,竟然败在了这样一个无能而又怕死的小子手中?

    原本想要为弟兄出头的白幽功,如今倒是觉得灭度魔宗的这些人可怜了,竟然摊上了这样子的一个少宗主。将熊熊一窝,眼看着灭度魔宗的这些人,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带人从他们面前冲过,一个个敢怒不敢言的样子,他心中痛快至极。

    狗屁的灭焰摩罗,狗屁的灭度魔宗!

    不过是一群无能的缩头乌龟罢了!

    眼看着这些人飞扬跋扈的冲过,皇幻等人满身尘土,也只能垂头丧气的继续押运物资,做着根本不属于战将该做的事……

    ***

    “少宗主,龙牙灵又安慰那些心存不满的魔宗武师和众弟子去了。”

    “哦,那我还真是应该谢谢他了!”身背魔刀的少年抬了抬头,看向前方巨型的建筑。

    不管从哪个角度看,“混沌钟”都大得犹如擎天之柱,太阳往它的后方转去,阴影慢慢的覆了过来,让周围的炎热消散了许多。

    仔细想想,现在在华夏,应该已经是开始降雪的十月了,这里的气候却还是让人觉得炎热啊,而且总感觉大家火气都很大的样子,果然还是因为气候的问题吗?

    “少宗主,这样子终究不是办法!”猎剑殇道,“不管口号喊得有多响亮,大家来这里的目的,少宗主您应该也是清楚的,这样子下去,恐怕大家都会被龙牙灵煽动……”

    “唉!”少年道,“我也是为了大家的性命着想,再大的战功,再重的权势,那也得有命拿才行,对不?谁知道域门打开后,那一边会跑出什么来?以往我修罗大军从来没有败过,但以往是以往,说不定这一次出问题了呢?先在后头看看,先在后头看看。”

    猎剑殇心想:“能有什么事?自天界崩溃后,修罗大军前前后后,都灭了几十个世界,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堪称宇内无敌。各种迹象也表明,断界壁的那一边,不过就是一个弱小种族,这根本就是送给大家的荣华富贵,你不抢,别人就去抢。”

    虽然在别人眼中,猎剑殇称得上是最忠实的“少宗主派”,但这个时候,就连他的心中也是存有怨言的。机会难得,一旦错过,以后未必还能够有更好的机会。虽然安全第一,跟着大部队在后头捡剑骨头,喝喝汤水,也同样是有利可图的,但那根本不是他们此趟来的目的。

    猎剑殇继续道:“而且,宝印十二城的白幽功、影游寒他们明显是在打压我们,他们在前线占据重要位置,夺取军功,我们的弟兄全都被安排到了后方,成为打杂运粮的了,这分明就是他们在背后搞鬼……”

    “蛮好的,这样子蛮好的!”少年耸肩,“我正愁,万一被安排在前线,敌人杀过来怎么办?想要找关系弄到后方,结果他们就帮我办了,蛮好的,我还真是应该谢谢他们了!”

    猎剑殇无语,难道这真的就是传说中的“吃亏就是占便宜”?你以前的嚣张哪去了?你以前的张狂哪去了?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一刀杀阳魂、翻掌破森罗的灭焰摩罗吗?

    几位长老之所以会让少宗主带队前来,就是因为,认定他够狂够狠,有利于在战场上杀人争功,谁也想不到,少宗主到了陷空沙漠后,竟然大改作风。

    虽然少宗主做派明显和以前不同,但有一点,却又跟以往一样,就是他想要做的事,那是谁也劝不动的。猎剑殇劝了几句,终究也是拿这小子毫无办法,最后只能跟着自我安慰……没错,躲在后方至少安全。

    名为小江的、灭度魔宗少宗主,显然也不打算去管其他人怎么想,继续到处逛着。大军之中,各部互不统属,自不免争权夺利,他自从来到这里后,什么都不跟人争,除了内部积累了相当大的不满,外头的人缘倒是好了起来。

    尤其是在各部的摩罗军团中,更是如此,论起军中的地位,摩罗本就是在修罗之下,有功劳修罗先占,有苦役摩罗来做,或许是因为,少年自身也只是一名摩罗,与摩罗军团中的众多将领,倒是分外投缘。

    那一晚,他便带着酒,与几名摩罗将领聚在一起,一同说话聊天。旁边是坚硬的石壁,石壁呈环形,往远处延伸而去。回过头来,“混沌钟”更是高得犹如直插天际。少年笑道:“喂喂,在这里喝真的好么?按道理,这里我是不能来的吧?”

    “有什么大不了的?”一名醉醺醺的摩罗将领与他勾肩搭背,“俺们兄弟,谁跟谁?来,喝!”

    其他人也跟着起哄,大家一同举杯,一同痛饮,一同咒骂,骂那些修罗一个个的没啥本事,靠着出身背景天然的就爬在他们头上,骂那些世子侯爷什么事也不用做,靠着血统就能身居高位。这样的抱怨,任何时候都是免不了的,而且大家一同抱怨,感觉上去,分外的知心,分外的亲密。

    “兄弟,我真是为你不平,”一名将领愤恨的道,“你好歹也是灭度魔宗的少宗主,本事不比别人差,就因为跟我们一样是摩罗,就被发配到后方来,那些人的心思,我还不懂得?到时候,功劳全是他们的,苦差全是我们的,明明什么事都是我们在做,等论功行赏,大封功臣,什么都是他们的。”

    少年喝了一杯,笑道:“后方好,其实后方蛮好的,安全!”

    记住手机版网址:




上一章 下一章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