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儒道之天下霸主 >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8章 斩首行动

正文 第8章 斩首行动

    炮弹在夜里发出呼啸的颤音,一道道光亮划向阵地,不停的崩裂,不断的炸响。

    远处的山岭上有什么东西响起,紧接着便有一个个黑影弹射而出,带着呼声,在魔军的上空透下一个个方形的包裹,然后便是爆炸,不断的爆炸。因为前线三路大败,原本就已经士气低落的修罗魔军,乱成一团。

    夜战!敌人竟然是选择在夜里发动总攻,这是贯白虹等人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的事。夜战,在任何一支军队里,都是极其麻烦的事,上令难以下达,兵与兵之间往往会乱成一团,还没有冲到敌人面前,自己就乱了。

    正常情况下,要想采用夜战,只能使用精兵猛将,将领对底下的兵士拥有绝对的威望,人马不能太多,五六千人已经是极限,力量必须集中,趁着夜色,来去如风。

    但是这一次,神州一方却是从四面八方发动总攻。炮弹如同不要钱般发射,大幅度的压制阵地,同时照亮了天空。不知多少的士兵,分成众多的连队,蚁附一般压上。“现代化”的军制,让每一个连队的连长都拥有随机应变的绝对权力,上头交待了任务,怎样完成任务,就是他们的事了。

    军令如山,任务无法完成,是一件无法接受的事。但是在这一个过程中,底层有拥有相当大的主动权。每一个连队里,都设有指导员,这些指导员大多都是读书人,统一思想,分析形势,帮助士兵。以前的军制,主帅的军令从来不需要向底层解释,现在,每一场战斗前,都恨不能让底下的每一个士兵都清楚他们的位置,明白他们的作用,从上往下,一层层的反复解释,反复强调。

    这样的军制,让主帅不再需要站在显眼的位置以安定军心,也使得修罗魔军始终无法以强大的单兵实力进行斩首战术,他们甚至连神州一方主帅的大致位置都无法找到。

    而现在,神州一方,却开始打算对敌人实施“斩首”了。

    石墙被炮火轰开,特制的木甲机关随着拽动的铁链压上,一伙人在炮火的掩护下冲上前去,朝着对方冲来的敌人扔出手雷,有肢体飞起。紧跟着便是成排的枪击,连队中的高手还是以配合,对躲过这一连串攻击的修罗魔兵进行斩杀,一名修罗挥动着附魔玄兵,嘭嘭嘭的几招过后,旁边有人往这里补了一枪,他立时脑袋开花,倒了下去。

    呸!他的对手……一名手持大刀的武者,吐了一口痰,自从玄气大盛,以及九阴真经出现后,军中的宗师级高手也如同雨后春笋,越来越多,有些是军校中培养出来的,也有许多是投军的武林中人。

    这些武林中人,以往一向都被朝廷视作不稳定因素,重文轻武,是大周王朝近千年的传统,如今却也都被打破。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皇帝、总理,也不管是华夏的一份子,民为重,君为轻……九阴真解中的理念,这个时候,已经开始深入天下武者之心,天人感应、理学等原本就和这些武者没有什么关系,在武林中人人都读九阴真经的大环境中,武林想要不受到影响,其实也是不可能的事。

    他们前来投军,不是为了皇帝,不是为了总理,甚至不是为了大周,而是为了整个华夏和华夏子民。皇帝可以换,总理可以换,甚至王朝也可以换,但是华夏和华夏血脉不能换……这是他们必须前来的原因。

    手持大刀的大汉唤作蒙洪,以前在江湖上行走时,唤作蒙大洪,进入军伍后,觉得自己的名字匪气太重,让人帮他改名,那人就帮他去掉一个“大”字,改名蒙洪。

    不管热兵器在战场上,拥有着如何强大的压制力,最后,短兵相接也还是无法避免。实力高强的武者,依旧是军中不可或缺的,热兵器的出现,让众多没有什么练武、又或者是武力低微的普通兵士,也可以在战场上发挥作用,大量热武器的装备,使得华夏一方在整体武力不如修罗界的情况下,保证了人数上的绝对优势。

    然而对阵地的攻坚,终究还是需要依靠武者。

    遇到敌人先扔手雷,然后便是成排的枪击,武者开始上,持枪者在后方补枪。反反复复地训练了不知道多少次,几乎已经形成了条件反射的战术,简单而又有效,但是在这种建筑繁多的阵地里,其实并不是那般好使。敌我双方互相切割,犬牙交错,一片混乱。

    然而身为队长的蒙洪,却始终清楚自己的任务,他不需要去管其他分队,他只需要完成他们的任务。成功的突破,没有等两侧敌人杀来,便直接往前突袭。轰、轰……炮弹在他们的侧面炸响,冲入了一个计划中必须占领的建筑物,放出信号,后方援兵跟着冲来,以此为据点,彻底切断一条主干道,紧接着,另外一支分队已经开始出发,前往夺取下一个据点。

    有序的缺割,让原本就已经占据人数优势的华夏军,即便是在敌人的地盘上,也不断的在局部形成以多打少的包围战,许多修罗魔兵莫名其妙的,就陷入了包围之中。当然,这样的战法能够执行的基础,在于对地方内部的地形和兵力的安排,早就已经了如指掌。

    敌人中间出了一个奸细。

    原本已经损失了三路兵马,数万大军,魔心不稳,在敌人有序的缺割和包围中,魔军开始混乱,许多后方的兵团甚至不敢往前方投入战斗,一些敢于上去的,也往往被据点与据点之间交叉的火力强行阻隔,原本应该是短兵相接的巷战,却随着华夏兵马不断的夺取据点,形成枪林弹雨的网络,而变成了魔军的单方面被蚕食。

    这样的战术,修罗魔军一方从来没有遇到过,此刻也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应对,而这个时候,对敌方首脑的“斩首”,也已经在展开……

    ***

    到处都是弥漫的硝烟,四处战火,整个战场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形,此刻的贯白虹,竟是完全无法弄清。

    他所身处的位置,遭遇到了火炮的集中轰炸,初始时,炮弹还只是从阵地外的一个方向传来,到后来,仿佛四面八方都是敌人,天空中,更是有让他无法看清的影子呼啸而过,扔下来一个个方形的东西,然后就是爆炸。

    毫无疑问,他和他身边的人,成为了敌方重点攻击的目标,没有找到敌方主帅的位置,自己却是如此的显眼。初始时,还能听到后方的喊杀声,也不知道到底敌人是怎么做到的,其它各方的战斗,竟是离自己这边越来越远。

    贯白虹不得不带着亲兵,往后方冲去,试图与其他兵马会合。他这一波人,实力强悍,沿途无人能挡。轰,随着至尊令剑的挥出,一辆闯入的装甲战兽,炮管才刚刚往他这边移动,就已经被至尊魔剑蕴藏的能量轰成了碎片,坚硬的钢铁,在如此强大的力量下,显得不堪一击,直看得人瞠目结舌。

    嘭,高处扔下的炸药包却已经在他的后方炸响,人仰马翻。

    越来越多的人往他这边杀来,明明想要与己方的人马会合,结果放眼过去,却都是敌人。贯白虹愤怒中一声怒吼,黄金宝剑挥动,至尊魔气滚滚爆发,竟将一整条街的人和物全都吞噬,其中包括了三辆装甲战兽,和几十名华夏兵士,其中不乏宗师级别的武者。

    远处的蒙洪占据着一处建筑,战士从窗口生出枪管,与另一边的据点形成交叉的火力。从另一个窗口看去,呼啸的炮弹下,一整条街疯狂的腾起尘土,土石乱飞,场面惊人。

    “这是什么,我方的秘密武器?”有人这样问道。

    “不,这是敌人干的。”蒙洪说道,“上头说了,敌人的大头目有一柄剑,全力放出的话,能把一整座山都轰了,上头让我们小心。”

    “怎么小心?”

    “呃,这个上头没说!”

    “我觉得上头不说的意思是,小心也没用。”旁边一人插嘴。

    “放心,上头还说,那魔头也就是这一柄剑厉害,剑里的能量也完了,他也就废了。”蒙洪说道。

    如此强大的威力,在任何时候,都应该造成强大的震慑力,但因为敌人有这种本事的事情,早就已经传达了下来,所以亲眼看到敌方如此强悍的一剑之威,也就没有那般的震撼。

    这就是战场,真要撞上了敌人最强的魔锋,也只能自认倒霉……大家都是抱着这样的觉悟而来,自然也就无所畏惧。

    阵地外,红娘子、卢云飞、赵横、岳青、赵斐然等将领,分别站在不同位置的高处,以望远镜监视着战场。但那一剑之威,通过他们自己的眼睛,又或是各种消息传达到他们脑海中时,他们不约而同的下达了同样的命令……朝着目标集火。

    虽然知晓敌方魔帅所在的大致区域,但毕竟难以知晓确切的位置,敌帅的这一击,威力惊人,却也将他彻底的暴露。

    一边尽可能的减少牺牲,一边以最大的幅度,消耗掉他至尊魔剑的能量,这是他们这一战,最首要的目标。

    除了火炮、战兽的转移之外,各兵团更是派出冲锋队,带着火箭炮尽可能的接近地方主帅,以相隔一两百丈的距离进行发射。炮火轰鸣,魔剑爆发出的威力如同不断冲腾的熔岩,竟将所有的攻击全都挡了下来,上百枚炮弹的密集轰炸竟然完全起不到效果,如此强大的力量,在整个神州都没可能有人做到。

    然而为了这一战,整个华夏,数年飞腾,举国之力,再加上扫平蛮夷后再无战事,炮弹早就已经准备充足,虽然依旧在尽可能的避免过大消耗,但朝着小部分区域的狂轰乱炸,却是完全没有问题。

    不断轰下的炮弹,不断冲腾的魔劲,让远处的蒙洪等人看得目瞪口呆,土石翻飞,建筑倾倒。虽然还是没有能够将敌方的首脑解决,但是显然已经成功的封锁住了他突围的脚步。

    提着火箭炮的冲锋队,从他们的外头冲去。“我们做什么?”有人问道。

    在最开始的艰难攻坚之后,此刻的他们,竟是意外的无所事事,外头的街面倒下了一群尸体后,竟没有人再敢往这个方向冲来。炮弹和强大魔劲大范围冲撞的区域,敌我双方都没能敢靠近,阵地的北面,也不知道情况到底怎样,只知道混乱的战斗声越来越远。

    而这个时候,北面的夜色中,有人正在低声询问:“少宗主,我们就这样撤了?”

    “安全第一!”一个少年回答,“安全第一!”

    最初还没有人敢就这样撤退,后方被缺割的队伍,在一批精兵猛将试图穿过敌方据点的封锁而不成功之后,形成了一定的僵持,大量的修罗兵将既不敢进,又不敢退。而这个时候,某个兵团的突然撤退,带动了周边的其他人,魔军内部,雪崩似的溃败已经开始出现。

    灭主正在被敌人包围……那又这样?人家是带着至尊赐下的至尊令剑的,我们去救他,他没啥事,搞不好我们就死定了。

    失败的情绪最容易相互感染,尤其是在完全弄不清整个战场的战况的情形下。每一个人,都不知道自己的位置,都不明白自己要做什么,从各自为阵到纷纷逃亡,实际上,初始时的战况未必有那么糟糕,然则一旦逃亡开始出现,溃散就已经无法避免。

    “不要慌,敌人太过强大,连暴虎疾、豹黄龙等诸位大将都惨败被杀,我们守不住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还有灭主,他带着至尊魔剑,实力强悍,我们留着,灭主大人为了保护我们反而不利于安全撤退,我们要为灭主着想,不给灭主拖后腿,只有退到后方,才能够稳住阵脚,卷土重来,这也是为了大局。”某个少年轻而易举的为大家的临阵先逃寻找借口。

    其他人越听越有道理……

    记住手机版网址:




上一章 下一章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