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儒道之天下霸主 >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51章 寒山羞黛

正文 第51章 寒山羞黛

    终南山,太乙湖的冰面上,一个丽影冲天而起,在空中凌空一翻,娇躯随着手中的宝剑旋转,罡气与玄火阴阳剥离。

    罡气为环,玄火为核,她裹着罡环,呼呼呼的转动。轰然间,她电射而出,一团火焰疾轰,呼的一声,火焰在冰面卷去,快速消散。名为春笺丽的少女落在冰上,回过头来,罡气之环并没有被她的剑意带动,在她的身后烟消云散。

    她那饱满的胸脯起伏着,宝剑回鞘,双手撑着膝盖,喘了几口气。师父打算交给她三大绝招,而这还仅仅只是第一招,就已经把她难住。这些天以来,她一刻也不曾歇息,但却始终没有办法掌握,这让她颇有一些气馁。

    往被烈火卷过的冰面看去,冰面化开了一些,但是这种程度的火烧,即便是不用这招“荧惑玄罚阴阳闪”她也能够做到,甚至能够做得更快更好。

    鹅毛大雪继续飘落,被化开了一层的冰面,很快又厚了起来。抬起头来,纷飞的大雪中,那原本就苍白的金乌,稀薄得近乎于无,远处起伏的峰头,在白雪的覆盖下苍茫一片。她双手抱胸,在冰上跳了几下,虽然还想再练一会,但体内的内力差不多已经枯竭了,这样的杀招,对内力的消耗原本就是非常惊人的,即便她从小修炼的,就是道家的罡元真气,在根基上要比这个年轻的其他少女深厚得多。

    内力枯竭,连御寒都难以做到,跳了几下,感觉好冷,她往风洞的方向小跑而去。

    穿过小门,进入风洞,风洞的内头远比外面暖和得多,让她感觉好受了些。进入风洞深处,秦无颜迎了上来,朝她施礼道:“笺丽姑娘,你早点还没吃吧?可要我帮你端来?”

    春笺丽轻轻的道:“无颜姐,有热水么?我先泡一会。”

    秦无颜笑道:“热水随时都有,我这就去帮你弄来。”温柔的往她身侧走过。

    春笺丽回过头来,看向秦无颜的背影,在行走间不自觉的扭动着腰肢的秦无颜,虽然依旧细心而又温柔,但显然有什么地方,变得不太一样了。这种一般人难以注意到的不同,恐怕也只有外表虽然活泼,其实内心颇为敏感而又纤细的自己才能觉察到。

    看着无意识中,小幅度的扭动着玉臀的秦无颜,少女怔了好半响,然后才回过头来,默默的往这里的房间走去。

    过了一刻钟,在秦无颜的帮助下,她泡在了移到自己屋子里的澡桶中,热气升腾的清水洗涤着她的身体。秦无颜在桶边,继续往里倒着热水。她问道:“小梦呢?”

    秦无颜答道:“姑娘带着小丫儿一起下山了,老爷说,这两天差不多要离开这里了,需要买一些路上用的东西,姑娘留在山上没什么事做,就带着小丫儿下山购物去了。”

    春笺丽“嗯”了一声,也没有再多说什么。等秦无颜离去后,她背靠着桶壁,用毛巾擦着自己的身子。这些日子,始终无法练成“荧惑玄罚阴阳闪”,原本就让她有一种无法摆脱的挫折感,也没有去注意小梦这几天在做什么。马上就要离开终南山,也是秦无颜这一次说起她才知道,他好像并没有跟她提过。

    我到底在做什么啊?她的娇躯扭了一扭,转过身来,双手架在桶边,长长的叹一口气。

    就在这个时候,外头轻轻敲了一下门,宁江的声音传了进来:“笺丽?”

    虽然敲了门,但是敲完后,门外的男子也毫不犹疑的进来了。看到她在澡桶里泡着,微微的一个错愕。不过两人的关系,虽然在这些日子里始终没有更进一步,但在京城的那一晚上,毕竟也是互相吃过的。青年踏到桶边,笑了一笑,问道:“剑招练得怎样了?”

    少女用毛巾在桶里捂着胸脯,没敢看他:“还需要……一些时间!”

    “这样啊!”青年想了想,说道,“光州那边出了些事,我准备带着小梦一同过去看一看,要不,你就先在这里继续练剑,我们做完事就回来?”

    不知道怎么的,心里有一种委屈的感觉,少女露出牵强的笑容:“嗯……好的。”

    青年疑惑的看着她:“怎么了?”

    少女赶紧摇了摇头:“不……没什么!你们去吧……我在这里等你们!”

    青年狐疑的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负手转身离去。在他走到门口的时候,少女忽的叫道:“宁江……”

    青年回过头来,看着她。她却从澡桶中慢慢的站起,让自己就这般呈现在他的眼中。她低着螓首,轻轻的问:“好看吗?”

    青年就这般将她欣赏了一阵,笑道:“很好看!”然后走了出去,帮她关上门。

    少女重新坐回桶里,双手抱着膝盖,蜷缩着娇躯,益发的委屈了。她不明白,自己在他的心目中,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明明他和她之间,都已经做到那般地步了,明明他是明白她的心意的,为什么就是不肯更进一步呢?如果说,他对谁都是这般的,也就算了,但他对秦无颜……他们两个……

    她就这般在桶里坐了许久,直到桶里的水慢慢的凉了。

    中午的时候,她再次回到太乙湖的冰面上,用尽力气般的练着剑法。烈焰纵横,各种色彩的火焰在她的身边,疯狂的燃烧着,其结果自然是一塌糊涂。其后,她一发狠,干脆也不练了,就这般御着火行术,在白雪皑皑的森林上飞行,没过多久,就内力耗尽,狠狠的摔入雪中。

    在雪中狠狠的哭了一阵,最后却也只能垂头丧气的,独自一人从雪里爬出来,擦干泪水,默默的往风洞走去。

    此刻的她,终究还是下定了,离开他,离开这里的决心,越待在他的身边,她就越是茫然,找不到自己的位置。她完全不知道,自己在他的心目中到底有多重要,也许、根本就是微不足道的吧?

    她悄无声息的溜进了风洞,溜回了她自己的房间,此时的她,因为摔在雪中,已经是一身泥泞。她脱下身上的湿衣,去拿柜子里的新衣服,只是,想着这一走,其实天大地大,自己也不知道应该去哪里,而且可能再也无法见到他,心里犹如刀割了一般,这些日子所有的压抑、委屈,突然间涌了出来,狠狠的一挥手,火光涌出。

    过了一会,她赶紧又手忙脚乱,找来水往着火的柜子泼去,一通忙乱之后,看着焦黑的衣柜发怔。所有换洗的衣裳就这般毁了,换下的湿衣显然也无法再穿,就这般咬着嘴儿,怔了好久,无奈之下,她只好转过身,来到门边,打开门,探出脑袋看了一看,蹑手蹑脚的溜了出去,光着身子,垫着脚尖,往小梦的房间跑去。

    推开房门,往里头看了看,里头自然是没有人的。进入屋中,将门虚虚的掩住,来到小梦的衣柜前,将柜门打开。

    因为他们原本就并不打算在这里住上太久,小梦的衣裳也并不太多。她翻了翻,挑了同一色的、莲莲有鱼样式的抹胸和丝绸小袄裤,将它们穿在身上。小袄裤倒还算了,对她来说,抹胸稍微小了一些,紧接着,她却又想起,这一色的抹胸,似乎是他帮他的妹妹挑的,不由得愈发气馁。

    紧接着,她便又挑了一件秋香色的襦裙,方自穿上,还没有来得及系紧腰间的彩绦,就在这时,门突然被人推了开来,一个男子走了进来:“小梦,你回来……了?”紧接着却是一个错愕。

    春笺丽扭过头去,呆呆的看着他,一时间显得不知所措。

    走进来的青年,原本以为下山买东西的妹妹回来了,没想到,却在妹妹的房间看到了春笺丽,而春笺丽的身上,穿的又是妹妹的衣裳,昏暗的光芒下,他差点把她当成了小梦。

    他讶异的道:“笺丽,你……哭过?”

    少女赶紧擦拭着脸上的泪痕,手中的腰绦掉了下去,对襟的襟边分开。青年呆呆的看着她,似乎想到了什么,又似乎有些不解。既然被他看到了自己的这个样子,少女倒是一下子狠狠的下了决心,抬起头来,近乎挑衅的看着他。只是,站在她面前的青年,似乎也显得有些迟疑,甚至连呼吸都急促了。

    是他终于意识到自己的魅力了么?她抿了抿嘴儿,下意识的就施展了以往对他从来没有成功过的媚术,在这一刻,她的每一个轻微的动作,都在挑逗的他,妩媚的眼神,充满诱惑的笑容,在他的紧逼下犹如小兔一般,欲拒还迎的退却。

    早就没有指望自己能够成功,唯独这一次,不知怎的,面前的心上人,犹如魔怔了一般,下意识的便往她接近了过来。一步步的被他逼到墙角,双手慌张的交错在胸前,犹如一只已经无可避免的已经要被吃掉的可怜又复可爱的小白兔,心里涌起的却是成功的喜悦。在他那炽热目光的逼视下,她羞怯地低着头,自己的心也跳得好快。

    施展媚术的时候,自己的心绝不能反过来被对方勾引,这是媚术最基本的法则,然而从一开始,她就阻挡不住自己对他的喜欢。干柴与烈火,在这昏暗的屋子里犹如一点即燃的火药,很快的就爆发了,钢铁般的手臂,紧紧的将她搂在了怀中。充满男子气息的话语,在她的耳边轻轻的唤着:“小……笺丽……”

    “嗯!”意识到他终于忍不住要对她做些什么的少女,这一刻蓦地就羞涩了起来。紧接着,便在天昏地暗的旋转中,划过石壁,滚过妆台,在柔软的床榻上倒了下去。“去……去我房间……”迷迷糊糊的少女,传来迷迷糊糊的、蚊子般的呓语声。

    “不用了……在这里就好!”男子低低的喘息着,又轻轻的抓住了她试图脱下身上衣裳的柔荑,然后慢慢的、慢慢的……往她的腹下摸去……

    床榻摇动,肌肤的摩擦急剧升高着屋内的温度……

    ……

    也不知过了多久,屋子里渐渐的安静了下来。

    宁江搂着春笺丽,睡在妹妹的床上,揉了揉他自己的太阳穴。

    依旧穿着小梦的秋香色襦衣的少女,抱着他的腰,依偎在他的胸膛。宁江很想弄根事后烟来抽,当然时代不同,画风也就不对。

    这一刻的小春姑娘,心满意足的样子,使得他没能弄懂,他们两个到底算是谁推倒了谁?唉,算了……或许这种事原本就并不重要。

    他知道那一刻,自己中了笺丽的媚术,虽然这是没什么道理的。自己居然会被她的媚术给击倒,这真是活见鬼了。但是刚才那一刻,她穿着妹妹的衣裳,流出凄楚的泪水,不知怎的,他内心深处的某根弦就被挑动了,然后不知不觉中,就被她一步一步的带着走,虽然没过多久,她自己也迷乱了,媚术用成她这个样子,也算是绝无仅有吧?

    抱着他的少女,轻轻的抬起头来,羞喜而又俏皮的看着他的脸。她知道自己实在不是一个正经的女孩子,明明是第一次失身,却好像自己占了大便宜一般心满意足,这要是让那些道学家知道,肯定是要大骂她不知廉耻的。破瓜后的痛楚依旧,心里却是填满了幸福。

    就是在这个时候,外头远远的传来说话声。两人陡然一惊,这分明是其他人回来了。如果小梦看到他们在她的床上……两人赶紧下了床,春笺丽双腿落地的那一瞬间,一个踉跄,差点无法站稳,宁江赶紧将她扶住。两人急急忙忙的整理了一下,就开始往外跑。

    方自跑出门,就看到远处有人影转过路口,往这边看来,首先看到的却是秦无颜,而秦无颜也一下子看到了从姑娘房中溜出来的老爷和笺丽姑娘,同时也看到了他们那无法见人的模样,吓了一跳,猛一转身,啪的一声,将身后的姑娘一手按在墙壁上。

    小梦被她这突然的动作弄得吓了一跳,背靠着墙,受惊的小鸟一般看着逼迫着她、一掌按着她肩后墙壁上的秦无颜:“无颜姐,你、你……你要做什么?”

    [感谢书友痕ぁ批、kanonkanon昨日的10000,还有其他众多书友的支持。虽然因为篇幅的关系,列出来的都是10000以上的,但其实每一位过的书友我都是记住的。同时也感谢所有订阅本书的朋友。](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上一章 下一章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