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儒道之天下霸主 >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8章 公正无私

正文 第8章 公正无私

其他人哄笑起来!宁江却又看着朝红:“既然是宁一诚做的,为何要冤枉我?”

    朝红继续哭道:“济老爷说了,只要我说是江少爷做的,他就帮我脱籍,为我和孩子安置房产,是济老爷让我做的,是济老爷让我做的……”

    众人再一次轰然,宁济失魂落魄:“胡说,她胡说。”

    宁江看向其他四个女子:“你们呢?”

    既然朝红都已经交待了,那四人还有什么好坚持的?总不能为了那点钱真的去跟宁江赌命?赶紧纷纷交代,矛头全都指向了宁济。宁济又急又怒,到了这个地步,不要说扳倒宁江,他根本就是自身难保。

    那几名原本与宁济一同议事的老人彼此之间对望一眼,都知道宁济已经完了,赶紧纷纷改口,与其他人一同大骂宁济,恨不得抱着宁江的大腿表明自己只是被宁济欺骗,一时间,所有的脏都往宁济栽去,而宁济除了不断的喊着胡说,竟是什么都没有办法做。

    宁江的嘴角溢着一丝冷笑,昨天的冠礼上,宁济占据着“礼法”之理,挟着暗中经营之势,以这几个被他收买的女人为证据。有理,有势,有据,宁江被他攻了个措手不及。然而现在,宁江先设计让他的儿子成为“杀人凶手”,让他无法再占据礼法大义,邀请了众多围观者,借势逼人,现在更是当众逆转了所谓的证据,一气呵成,让宁济全无反手之力。

    理、势、据三者,现在全都在他这一边,他主家家主、宁氏族长之位已经坐稳,现在只剩下了最后一点麻烦。

    外头突然生出骚乱,拥挤的人群纷纷让开:“县老爷来了!”“县老爷到了!”……

    宁济燃起希望,县老爷来了,县老爷是站在他这一边的。

    一群衙卫强行把人群分开,曹剀定排众而出,冷然道:“这里为何聚集了这么多人,是要闹事么?”一出现就直指有人聚众闹事。

    宁江一个拱手:“大人,宁济收买这五名女子陷害小民,她们已经交代清楚,街坊邻居、乡亲父老都可以作证……大家说是不是?”

    虽然也有少数人意识到县老爷在暗中帮衬宁济,但更多的人哪里会想到宁济所做的事,暗中竟然有县老爷的指使?眼看宁江少爷询问,自是纷纷帮着宁江作证,将朝红等人的交代一清二楚的说出。

    曹剀定得到宁江率众生事的消息,担心会有变故,急急赶过来镇场,没想到形势已经逆转到这种地步。眼看这么多人帮着宁江说话,脸色微变,“不孝”的确是有违礼法的大事,然而说到底,这个罪名,民不举,官不究,父老乡绅联名上书请官府管,官府自然可以管,但现在证据被破,所有人都开始相信宁江真是无辜的,他也不可能随便给宁江栽上这个罪名。

    仗着官威,他一声大喝:“你们七嘴八舌的,本官如何听得清你们在说什么?你们几个,且随本官到衙门里分辩去。”便要将宁济、宁江等几个当事人带走。

    “大人,此事是非分明,证据确凿,如何不清?宁济诬害主家,欲夺族长之位,这是我宁氏内部纷争,自有族规、家规处置,若是族规、家规断不了,再来请大人明断!”宁江站在哪里,昂然看着曹剀定。

    曹剀定冷笑道:“如果本官非要管呢?”

    宁江负手而立:“子不语怪力乱神,小民自不敢对大人说举头三尺有神明,然而圣人有云: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愿大人行君子之道,莫做小人!”

    “你说什么?”曹剀定一声大喝,眉心祖窍文曲印府的文气化作官威,浪潮般涌出,周围百姓尽皆惶惶下拜。

    宁府的少爷竟然对县老爷说出这样的话?一时间,人人面无血色。曹剀定的举人文气,如同浪潮一般冲刷而过,他们心惊的看向宁江,只见宁江在那汹涌的气势之中,犹如中流砥柱,竟是一丝一毫不肯退让。纵连曹剀定也暗暗心惊,就这么一个刚刚才行完冠礼的白衣小民,竟然强行抗住了他的官威?

    宁江对那扑面而来的、大浪一般的官威,仿佛全无感觉,他负着双手,盯着曹剀定,一字一顿:“请大人……莫、做、小、人!”

    没有想到宁江竟然敢当众顶撞县老爷,所有人尽皆惶惶。

    然而宁江却知道,这一次,他必须强硬,无论如何都要强硬。

    他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他得罪了曹剀定曹大人,也唯有如此,曹剀定才不敢动他、不敢动他家人。

    昨天,他只是个刚刚及冠的少年,曹剀定帮着宁济拿下他就拿下了他,但是经过今天的这一场较量,他“不孝”的罪名已经被彻底摘下,稳稳的坐上了宁氏族长的位置。

    宁氏在高锁县毕竟是个大家族,拿下一个父母双亡、无权无势的少年,和拿下一个大家族的族长,其性质完全不同。

    更何况,他现在当众顶撞曹剀定,接下来,他要是出了什么事,人人都会怀疑是不是县大人的所作所为,考虑到自己的官声,曹剀定反而有更多的顾忌。

    在摘下了“不孝”的罪名后,这一次,他是典型的“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曹剀定怒视了宁江一眼,目光却又下意识的往周围扫去,此时此刻,周围的人越来越多,不但有宁氏的人,有县城里的几个秀才,有段家、华家、路家这几个大家族的家主,人山人海,人人都在惊疑的看着他和宁江。

    如果宁江表现软弱,他带走了也就带走了,但是现在这家伙公然的顶撞他,他除了在心中暗骂宁济无能,大好的局面弄成这个样子,此刻竟是拿宁江全无办法。

    此时,段家、华家、路家这几个大家族的家主,也在惊疑的看着曹剀定。

    宁家与他们几家都是高锁县里的大家族,宁家的内部纷争和他们无关,宁江是不是真的做了那种大不孝的事,他们也完全不知情,再说了,谁成为宁氏主家的家主,那是宁氏的事,他们最多不过就是看看热闹。

    但是现在,宁江的冤屈已经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洗清,宁济诬陷少家主,谋夺产业,这是毫无疑问的事。

    如果曹剀定真的不顾法理公道,强行干涉宁家的内部事务,在宁家少主没有触犯任何律法的情况下,以职权对付宁家法理上的继承人,那他们这些大家族也会人人自危。如果真的发生这样的事,那他们恐怕也只有联名上书,为宁江出头,无论如何要轰走曹剀定这个知县。

    毕竟,今天曹剀定可以这样对付宁家家主,明天就也能够对付他们,谁也不想自己又或自己的子孙,将来落到跟宁江一样的地步。

    曹剀定如何看不到这几位家主的疑虑?不孝之罪,民不举,官不究,宁江大不孝,宁家内部的父老联合邻里一同上书请他处置,他那是维护礼教,为民除害。现在宁江摆明无罪,他继续为难,那就是把宁、段、华、路几个高锁的大家族全都逼到他的对立面,一旦闹得这几个家族联名为宁江伸冤,他这官也不要做了。

    脸庞牵强的牵动了一下,挤出笑容:“江侄误会了,本官是乍闻宁济这厮竟然诬害族长,蒙蔽视听,本官昨日不查,竟然受他蒙骗,一时愤恨,要将他带回衙门问罪。不过贤侄所说也有道理,宁济谋夺族产,这是宁氏内部事务,便先由你宁氏族规处置,若是有族规无法明断之处,只管送往衙门,本官自会主持公道。”

    宁江就是要让他亲口说出他是“受宁济蒙蔽”这样的话,这一来,他的冤屈可以说是彻底洗清,谁也没有办法再拿这一点说事。当下,他“啪”的一声,双手合拳弯下腰来:“多谢大人!是小民误会了大人,大人清风亮节,公正无私,小民佩服!”


上一章 下一章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