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儒道之天下霸主 >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10章 小鹦鹉洲

正文 第10章 小鹦鹉洲

那一天的夜里,灯笼在花园的各处悬挂,一只萤火虫在花丛的昏暗处飞舞,那微弱的光芒摇摇晃晃,旋又熄灭。

    花丛中,一个八角的雨亭,大红的灯笼在亭前高挂,笼中的烛火透过薄薄的红纸散出浅红色的光晕,溪水在远处的假山边流动,发出微弱的汩汩声。新月高挂,星辰却不算是太过繁密,荧惑星……又或者说是火星,已经开始往西方移动,火星西移,代表着天气已经到达了最为炎热的时节,却也表示天气即将开始转凉,古人所说的“七月流火”,这个“火”字代表的就是荧惑星。

    石亭与假山之间,放置着一张红漆的、一尺宽三尺长的木桌,桌上放着菜肴,少年便与女孩,在这花前月下,一同赏花聊天。

    此刻的女孩,穿的是石榴红窄袖对襟缀月襦裙,内里衬着葱绿抹胸,梳的是分肖的百花髻,娇媚可人,年纪虽然还小,却已显丽质。

    在她身边的少年,穿的是白底云纹的小科绫及罗长衫,用的是定州刻丝,头上束发,戴的是白鹿皮制成的皮牟,左手拿着小杯,右手拿着筷子,意态悠闲,与妹妹一同说说笑笑。

    白日里的忙碌终于结束,此刻兄妹两人终于有了闲情,对于小梦来说,她终于不用再担惊受怕,此刻也活泼了许多,对于宁江来说,重生后的他,对于高锁宁氏的这点产业,其实已并不如何看得上,只不过,属于他的东西,哪怕是随手扔在身边的破烂,他也绝不会再让人随便夺走,而且,把这件事结束掉,也是为了给妹妹一个安慰。

    虽然对于他来说,干脆抛弃此处,带着妹妹去开拓一片更大的天地,也不是什么难事,上一世里五十六年的漂泊,让他见识了真正广阔的天地,高锁这个地方,对他来说太小太小,但是对妹妹来说,这里毕竟是他们的家,只要家还在,心也就安了。

    小梦拿着一叠红柬,把里面的红纸一个个抽出来看:“这个是钱宁李府的千金,这个是路府路伯伯二姨太生下的闺女,这个是权秀才的妹妹,这个是北县张百户的……的娘?”

    “啥?”宁江被吓了一跳,“他娘?”

    这些红柬里,写的都是本县一些有身份的千金小姐的生辰八字。其实以宁江的年纪,早两年就已经可以说亲定婚,冠礼之后直接娶妻,然而因为这三年他都在守制期间,守制期间不允许谈婚论嫁,是以也还没有亲事。而今天他正式继承宁氏家主之位,在高锁县,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许多人自然抢着托媒婆、找关系,想要把闺女嫁入宁府,一个个的生怕别人抢先。

    不过……

    宁江把那红纸拿来一看:“我靠,真的是他娘!!!”

    紧接着摇着红纸道:“不行不行,我一定要娶他娘,就看在他敢送过来的份上,我一定要娶他娘,就为了让他叫我爹,我一定要娶他娘。”

    小梦使劲抓着他的胳膊:“哥哥,你一定要想清楚啊,你千万不要自暴自弃啊,你千万不要……”话还没说完,已经笑得差点钻到桌底下去。

    叫了一名丫鬟过来,让她把这些红柬全都收起,明天全部退回去。兄妹两人继续聊天,不知不觉,聊到了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小梦恨恨的说:“昨天他们实在是太过分了,竟然把哥哥你推到湖里去,可惜小梦不会武道,真恨不得拔剑杀了他们。”

    她只是愤愤不平的随口说说,宁江听到这里,心中却是一动……让妹妹学武?

    十三岁多些的妹妹,的确是开始习武的最佳年纪,而考虑到大周王朝重男轻女、甚至说出“女子无才便是德”这种话来的传统,妹妹学文学得再好,也无法参加科举,更何况,一旦文帝星崩坏,天下大乱,学文又有何用?

    天下大乱不可避免,乱世之中,让妹妹有个防身之技也是好的。

    当下,散宴之后,宁江就回到屋里,取出笔墨,沉思良久,在纸上龙飞凤舞的写下字句。

    接下来的几天里,宁江先去拜访了段、华、路三家的家主,并一再感谢他们几家在那一天对他的支持,实际上,那几家也不过就是在事情越闹越大后,前去“围观”,后面的支持只是顺水推舟,但宁江的一再感谢,让他们觉得宁江真是靠着他们才夺回了家主之位,无意识的把宁江真正当成了自己人,而宁江的目的,不过是要把自己跟这几家绑在一起,让曹剀定不敢妄动。

    另一方面,对于宁氏内部的产业,他以霹雳手段进行了一番整顿,然后以类似于另一个世界的“董事会”的管理方式,定下总管事后,以宗族中几个有名望的老人,定期听取汇报,监督产业运作,定下了良好的规矩,让其他人无法再专权营私后,对于具体的事务,他基本上也就撒手不管,每日里,继续在屋子里写写画画。

    似这般,过了几天后,他以中秋节快要到来的名义,带着妹妹前往宁氏宗族的祖地小鹦鹉洲,祭拜父母……

    ***

    华夏境内,大周国土,有两条大河,乃是华夏文明的源头。

    这两条大河,一名湟河,一名长河。

    长河有一条支流,唤作钱潮江,小鹦鹉洲,便位于这钱潮江的“大缺口”中。

    八月初,正是钱潮江涨潮之际,每年这个时节,就有许多文人墨客前来观潮,潮头从上游冲下,气势恢宏,惊涛拍岸,引得岸上人们纷纷奔逃,正是钱潮一景。而小鹦鹉洲位于钱潮下游,潮头从上游冲下,因为小鹦鹉洲的存在而分作两股,左右冲下,在小鹦鹉洲的下方交汇,两股潮头互相冲击,在空中形成十字潮,同样也是少有的奇景。

    此刻,宁江与宁小梦兄妹二人,就在这小鹦鹉洲上,父母的墓前,扫墓祭拜。

    小鹦鹉洲,乃是高锁宁氏的祖业,也是历代家主所葬之处。

    其实按着与堪舆相关的风水来说,小鹦鹉洲并不适合作为祖坟,只因这里靠水太近,四处皆水,而一般的大家族祖坟所选之处,都是不容易渗水的所在。然而这小鹦鹉洲中央的山丘不知因为什么原因,却是土地干燥,完全不受钱潮的影响,被宁府的先人认作是一块宝地,也就成了历代族长所葬之处。

    然而宁江却是知道,这小鹦鹉洲并不仅仅只是“宝地”,同时也是他和妹妹这一次差点遭遇不幸的“怀璧之罪”!

    宁江亲手扫去墓前落叶,站在这一世的双亲坟前,看着足有一人高的墓碑上,双亲的名字,低声道:“爹、娘……我回来了!”

    是的,他回来了。

    没有人知道他这一次到底离开了多久,没有人知道他到底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

    但是,不管怎么样,他回来了,他再一次的回到了这里,幸运也好,奇迹也好,都无所谓,既然回来了,他将要牢牢地把握住这一世。

    “爹……娘……”小梦在他的身边,轻轻的唤着。对于她来说,从来不知道母亲是长得什么样子,而父亲去世的时候,她也不过才十岁。虽然宁家在高锁是大户,但这种与哥哥两个人相依为命的感觉,却陪伴着她度过了父亲去世后的这三年。

    而现在,经历了前些日子的惊吓,哥哥平平安安,她也平平安安,这对她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

    此时,钱潮已起,在大江上游的远处,发出轰鸣,那轰鸣越来越近,如同千军万马滚滚而下。

    宁江说道:“小梦,你跟我来!”带着小梦离开墓群,穿过一处灌木林,来到一座小丘前。

    他道:“小梦,你先在这里等我!”

    小梦说道,“哥哥,你要做什么?”


上一章 下一章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