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儒道之天下霸主 >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23章 甲优

正文 第23章 甲优

此刻,因为褒老的文气发散,方圆十里的人全被惊动,更多的人赶到了诗会现场,这首《长歌行》也被周围的人争相传诵。

    “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褒老哈哈笑道,“老夫回去后,一定要将这诗刻在学堂上,让小辈们天天背上一遍,省得他们整日里只知道游山玩水,仗着先辈的一点福荫,不知上进。”

    拿着诗贴回到高台,将它摊在桌上,拿起毛笔,却又犹豫了一下,看向宋松平与曹剀定:“这《长歌行》当如何评级?”

    宋松平正要说“自然是甲等”,然而看了一下同样放在桌上的《春江月景》,不由得也犹豫了起来。“甲”已经是最高了,但是两首诗的差距,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得到,划在同一个等级里,实在是说不过去。

    当然,这也不能说是他们的错,路知远的《春江月景》可以说已经是相当不错的了,一场诗会能够出个一两首,这场诗会就已经没有白办,如果连它都入不了甲等,那什么诗才能入?

    只是没有想到,紧随在《春江月景》之后,既然跑出了这首《长歌行》来。

    宋松平对着诗帖,也不知如何办好,又看向曹剀定,曹剀定同样只能无奈苦笑。

    事到如今,也只能把两首诗都列在甲等里,反正在诗会的最后,还会由他们三人在所有列入甲等的诗作里挑出最佳,成为今晚的诗魁。

    看着三位大人的犹豫,路知远如何不知他们在想什么?实在是自己的诗作与宁江的差距太大,让他们太过为难,心中只能苦笑一下,朝台上拱手道:“宁贤弟的这首诗作,知远自知远远不及,请褒老与两位大人,将知远的诗作降为乙等。”

    另一边的路惜芙、介正文、盛嘉谊等彼此对望,俱是黯然,如果路知远的《春江月景》真的就这般降级,那简直就是莫大耻辱,以后人们只要一提到这首《长歌行》,只怕都会把《春江月景》的降级拿来说事,连带着路知远也会成为众人谈论的笑话。

    不要小看了这种细节,对于文坛上的才子来说,这关系着一生的清誉甚至是身后名,连仕途都会因此受到影响。

    原本是想要看那宁江笑话,没有想到竟然把自己的哥哥逼到了这种地步,路惜芙对宁江愈发的愤恨,却也是毫无办法。

    褒老、宋松平、曹剀定却是对望一眼。

    路知远虽然自请降级,但他们当然不可能真的这么去做。

    不客气的说,真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路知远降级的话,今年秋天的秋闱路知远也没脸去考了,以后只怕也会受到这场挫折的影响,对于曹剀定来说,自己的县城里多出一个举人,对身为县官的他的官声也有所助誉,对于褒老、宋松平来说,同样也不希望挫了一个名才子的前途。

    褒老笑道:“路贤侄的这首《春江月景》入得甲等,绝无问题。”又道:“至于这首《长歌行》,实比历届诗会的甲等都要为佳,列在甲等,并不合适。”

    当下,拿着毛笔在宁江的诗帖上批下“甲优”二字。

    宋松平、曹剀定一同赞道:“甲优好!甲优好!”也各自拿笔在诗帖上批下“甲优”两字。

    虽然历届诗会从来没有甲优这个级别,但这首诗的确是要比以往岳湖诗会的任何一首都要好,当得“甲优”二字,也唯有如此,才能既拉开这首《长歌行》与其它诗作的等级,又不至于让路知远难堪。

    路知远暗暗松了口气,另开一个“甲优”来放这首《长歌行》,总比自己的《春江月景》被当众降级要好,诗会上技不如人大家都能体谅,被当众降级那就是侮辱了。

    整个诗会再次哗然,历届岳湖诗会,都是按甲乙丙丁来排序,从来没有“甲优”,如今三位大人竟然为了一首诗,另开一个新的等级,这真是前所未有之事。然而,虽然心中震动,但却谁也无话可说,只因为这首《长歌行》文以载道,夸它一句千古留名都不为过,如果把它放在甲等之列,那成为笑话的绝不仅仅只是路知远一人,怕是历届的甲等全都成了笑话。

    此时,一些方才赶到的才子,也在纷纷询问着宁江是谁,而那些早已来到的人,也没有人敢再说宁江是“纨绔之徒”,高锁县的新才子是被最多人提到的,偶尔也有人说到“临江第一才子”,然后引起一些喧杂。

    而更多有志于夺得今晚诗魁的青年才子,呆了半响,然后无言散去,只因为,路知远的《春江月景》,许多人觉得自己花两三个时辰精雕细琢,或许还有超越的可能,但想要做出另一首能够与这首《长歌行》相媲美的诗作,谁也没有这个自信。

    此外,也有一些人会质疑这首诗所说的“道理”,与宁江的年纪未免有些不合,毕竟在十几岁的年纪里,“强说愁”才是主流,很少人能够有这种自我警醒的觉悟,而没有这样的觉悟,根本做不出这首诗来,然后宁江父母双亡,三年守制却被族叔陷害的事,也在这个时候被知情的人说出,于是众人方才恍然,年纪轻轻就连番遭遇不幸,难怪能有这般感触,并进而引发上进心。

    于是有人想着,或许就因为他真正遭遇过磨难,对路知远的“强说愁”才看不下去,而相比之下,明明不曾遭遇任何不幸却“回首青云空断肠”的路知远,批他一句“为赋新诗强说愁”也实在是不冤。

    ……

    ***

    数里之外,两名青年书生在月下踏步而行。

    其中一人笑道:“鸿云兄此趟有备而来,对今晚的岳湖诗会想必是志在必得?”

    另一人道:“承平兄满面笑容,看来是胸有成竹,今晚的诗魁非承平兄莫属啊。”

    两人对望一眼,相视而笑,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两人虽然彼此夸赞对方,然而心中都认为今晚的诗魁除了自己还有何人?

    就在这时,另有一人从对面走来,看到他们,道:“这不是鸿云兄、承平兄么?”

    两人讶道:“李光贤弟,诗会不是方才开始,你这是要去哪里?”

    唤作李光的男子抬头叹道:“反正今晚的诗会夺魁无望,不如早点回去。”

    那两人纷纷笑道:“这会才刚开始,贤弟怎的就说这种丧气话?”“正是,我辈读书人,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两位有所不知,就在适才,三位评官已将一首诗作评为了甲优,何为甲优?比甲等还有高上一阶,是为甲优,这‘甲优’一出,我等已是无望。”

    被叫做“鸿云兄”的男子怒道:“这岳湖诗会我等也参加过多届,历来只有甲乙丙丁,何来甲优?今晚的诗会,到底请了哪位评官,竟然做出这种荒唐事来?这必是被收买了无疑,如此不公,也不怕我等告上朝廷?”

    被叫做“承平兄”的青年也火冒三丈:“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李光忙道:“不不,两位误会了,并非三位大人荒唐,实在是除了‘甲优’,其它位置无法容得下此诗。”于是摇头晃脑的,将那首诗念出。

    鸿云兄与承平兄对望一眼,都有一些气馁:“果然也只有‘甲优’二字能够容得!”“罢了,罢了,想来这一场诗会,也出不了两个‘甲优’,我们还是回去吧。”

    心知已是无望的两人,转身与李光一同离去。途中,鸿云兄道:“承平兄,你刚才不是还说,我辈读书人应该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么?”

    “鸿云兄说笑了,我辈读书人,明知不可为……自然要早点回去。”

    李光道:“此时回去也还早,两位兄台,反正诗魁无望,我等何不寻一花船,风花雪月一番?”

    另两人赞道:“这个好,这个好!”

    三人一同说笑着去了……


上一章 下一章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