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儒道之天下霸主 >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52章 身无彩凤双飞翼

正文 第52章 身无彩凤双飞翼

崆山的山腰处,有一石亭,名为醉翁亭。

    此刻,醉翁亭外,枫树只见,坐着一名锦袍老者、一名锦衣玉冠的中年男子、以及一名柳青色宽袖绕襟深衣的女子。

    那女子轻身正坐在琴案之后,拨弄着指间琴弦。

    那老者拂须笑道:“已有许久不曾听长公主弹琴,今日风景正好,长公主可否演奏一二,让老夫与郡王一饱耳福?”

    “许国公既有所命,鸾梅自当遵从,”自称鸾梅的女子欣然道,“其实,鸾梅前两日闻得佳作一首,那诗韵律与众不同,脱胎于十二月鼓子歌,鸾梅得诗作主人授意,将它谱作琴乐,国公乃我朝大儒,琴棋书画无一不精,鸾梅正想请国公指点一二。”

    锦衣玉冠的中年男子讶道:“能够让鸾梅你也为之心动的佳作,必定不凡。只是这十二月鼓子歌,只是以小鼓、二胡演奏的民间小曲,以之为律,不免有下里巴人之嫌。”

    锦袍老者道:“话不可这般说,曲调只是曲调,以之为律作出诗词,还是要看赋诗者的本事,就像同样的五言,有的人作出的能够流芳百世,有的人作出的,单是听一听便觉污了耳朵。”

    那女子微笑道:“国公所言正是,鸾梅便是觉得这诗词必定能够流芳百世,是以便先求了过来,为它重谱琴曲,或能沾上一些光。”

    老者与中年男子不由也为之动容,只因他们知道,这女子绝非空口白话之人,以她的地位和才气,若连她都觉得那诗能够流芳百世,那就必定不会有差。

    老者笑道:“长公主这般一说,老夫就更想听了。”

    女子道:“那诗作已是完美,只是鸾梅所谱琴曲,或还有不足之处,还请国公和王兄指点。”

    当下,旁边侍女端来清水,那女子洗手焚香,轻拨琴弦,先是有清脆琴声悠然散开,幽若空山灵雨,挑动了听者的心弦,天空中的翠鸟不知不觉间聚集而来,云彩随着弦音而动,清风在这一刻刮过,摇动着远处的彩带、绿竹,近处那还未染上晕红的枫叶婆娑乱舞。

    在那美妙的弦音中,女子放声唱道:“天接云涛连晓雾,星河欲转千帆舞……”

    当琴声响起的那一刻,山脚下的众人便安静了下来。

    那是一种不可思议的、梦境一般的感觉,就好像天开雾涌,云气涛涛,又似有星河涌动,千帆过尽,心灵深处的丝弦不自禁的被拨动,让每一个人都陷入难以自拔的陶醉,然后,歌声响起,清流激湍,畅叙幽情,连带着那充满韵律感的诗词,犹如在每个人脑海中展开幻象,竟让人无法自拔。

    蓦地,弦音一转,飘飘渺渺,如梦如幻,而山头女子的歌声,也变得愈发的空灵。

    “……彷佛梦魂归帝所,闻天语,殷勤问我归何处……”

    这种空空灵灵的感觉,犹如凤凰鸣川,明月独举,让人幽若神游在天上帝宫,奇妙至难以言喻,动人至不可思议,只觉得每一个细胞都在战栗,甚至要一种想要膜拜的崇敬感。而琳琅的琴声,美妙的歌声,也在这一刻,梦一般的延续着:

    “我报路长嗟日暮,学诗未有惊人句……九万里风鹏正举,风休住,蓬舟吹取三山去。”

    本是空灵的歌声,忽的转向豪迈,弦音也在这一瞬间变得飞扬,仿佛有烟尘落地,陡然间冲天而起,大鹏展翅,过尽千山,虹销雨霁,彩彻云衢,抚凌云而不惜,奏流水而不惭,扶摇直上,踏步仙山。其后,琴音婉转,将那歌、那曲又回荡了一遍,流连忘返,荡气回肠,作罢之时,整个崆山都陷入了沉静,所有人都陷入那难以言喻的陶醉中,久久无法自拔。

    似这般,过了许久,山腰处才有老者的大喝声传来:“好!好曲!好诗!”

    山下众人这才反应过来,纷纷喝彩,更有人摇头晃脑,将那女子所唱的诗歌又吟诵了一遍:“天接云涛连晓雾,星河欲转千帆舞;彷佛梦魂归帝所,闻天语,殷勤问我归何处。我报路长嗟日暮,学诗未有惊人句;九万里风鹏正举,风休住,蓬舟吹取三山去……好诗!果然是好诗!”

    如此神奇的意境,如此别致的格律,仿佛打开一片新的天地一般,令得人人动容。

    对于曲乐有些了解的,能够听出那琴曲是由“十二月鼓子歌”变化而来,然而原本只是由二胡和小鼓演奏的“十二月鼓子歌”,经过那女子的改编,犹如直接升华了一般,提升了不知多少个档次,而这诗词,更是不凡,游走在梦幻与现实之中,景象壮阔,气势磅礴,气度恢宏、格调雄奇,甚至有种一洗近百年诗坛之腐朽的、耳目一新的开拓感。

    “坡上演奏的女子到底是何人?”“这首诗到底是何人所做?”……

    众学子议论纷纷,更有人嚷着,能够弹出如此仙籁的,必是不同寻常的奇女子,无论如何都要到山上去看一看。

    宋俊哲却是知道弹奏这首琴乐的是什么人的,只是这首琴乐,他以往也从未听过。而小梦却是兴奋到了极点,因为,她听出了这是前夜她和哥哥遇到的那位姐姐的声音,她原本还在想着,不知道该上哪再去找这位姐姐,却没有想到竟然在这里遇到她。

    宋俊哲知道弹琴女子的身份,想要拦着大家上山,然而坡上弹琴的女子乃是“佳人”,大家又纷纷以才子自居,他如何阻止得了?再加上连宁小梦都求着想要去见一见弹琴的女子,他不愿得罪自己喜欢的意中人,于是向众人道:“大家要见一见那位女子,并无不可,只是山腰上那女子身份尊贵,还请大家安静一些,待我亲自上去,将她请下山来。”

    众人见连郡王府世子都这般说,看来那女子来历的确不凡,于是便先安静下来,只是,这样一来,更是无论如何都要去见见这位佳人,万一被佳人看中,岂不是一下子攀龙附凤?

    当下,宋俊哲便到了坡上,过了一会儿,便有三人随着他一同下山,其中有一位老人,与一位中年男子,很快,有人认出那老者竟然是当世大儒许国公,而那锦衣玉冠的中年男子,则是宋俊哲的父亲河项郡王。

    与他二人在一起的,是一个戴面纱、凌云髻、宽袖深衣的女子,身抱瑶琴,袅娜娉婷,虽看不清全部容貌,给人的感觉却已是风华绝代,倾国倾城。

    许国公与河项郡王在此,诸生自然不敢大声喧哗。宋俊哲先向那女子鞠了一躬,道:“众人想要知道堂姑姑适才演奏的那只曲子,其词是何人所做,还请堂姑姑告知。”

    其他人听到宋俊哲将这最多与他年纪相当、只怕还要比她小一些的女子唤作“堂姑姑”,心中诧异,紧接着便又反应过来,心中这位女子必定出身于皇室,只不知是哪位郡王又或国公之女。

    许国公拂须笑道:“莫说诸生好奇,便是老夫也想知道。”

    凌云髻的女子美眸环视一圈,微笑道:“我前日于此湖岸边游玩,忽闻湖中有人乘舟吟诗,那才子吟的便是这首‘天接云涛连晓雾’,因为此诗实在与众不同,非绝句,非律诗,乃是倚曲乐而成,我便将它讨了过来,为它重谱琴曲。”

    河项郡王点头道:“堂妹这曲谱得妙,此诗也实在是作得好,说到底,这位才子到底是谁?”

    一时间,其他人也全都竖着耳朵,想要知道到底是哪位才子,能够写出这等非凡诗作。

    凌云髻的女子朝内中的一位少女略一额首,美目又转了一圈,略有些遗憾的道:“我本以为那位才子亦会参加此次游会,是以过来一见,可惜他不在此间。他便是,年初于岳湖诗会作出那首《长歌行》的宁江宁才子。”

    此言一出,众才子俱是错愕,甘烈、郑祥等人更是面面相觑,他们刚才还在对不知因何原因没有到场的宁江冷嘲热讽,没有想到转过头来……一时间,他们只觉得脸上火辣。

    其他人亦是彼此对望,尤其是唐虞书院的众位,想起宁江昨日那“铜州第一才子也没啥意思”的可恶态度,想赞不甘心,不赞却又说不过去,结果尽皆哑然。

    许国公笑道:“原来是那位写出‘青青园中葵,朝露待日晞’的临江案首宁才子,不错,不错。呵呵,我报路长嗟日暮,学诗未有惊人句……此子还真是谦虚啊!”

    甘烈、郑祥、路知远等等立时想起宁江昨日说的那句话:

    ——“我辈读书人,做人应该低调一些,文无第一嘛!”

    一时间尽皆无语!!!

    凌云髻的女子原本以为宁江也在众学子之中,是以下山来见,现在看到宁江不在此中,也略有一些遗憾,微微一笑过后,转过身来,便要抱琴离去。

    就在这时,人群中传来一个少女的声音:“等一下!”

    凌云髻的女子回过头来,见说话的乃是宁才子的妹妹,许国公与河项郡王原本也已转身,此刻也回过头,与其他人一同看向那穿着碧绿色襦裙的娇小少女。

    少女却是看着凌云髻的女子,一边是众目睽睽的盯着她的众人,一边是马上就要离去的漂亮姐姐,她心中焦急,忽的叫道:“我哥哥喜欢你!!!”

    整个落雁湖,都在这一刻安静了下来,紧接着便一片哗然。百子晋在一旁瞠目结舌,郑秀秀等人瞪大眼睛,不知道这少女是谁的低声询问过后,紧接着彼此对望,既惊且讶,然后,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了那美丽的女子。

    美丽的女子抱着瑶琴,一下子连脖子都红了,突然遭遇到这种事情,竟是让她不知所措。

    小梦却是生怕她就这样走了,哥哥喜欢这位姐姐,哥哥对这位姐姐一见钟情,要是她就这样走了,哥哥以后要上哪去找她?至少,她要让这位姐姐知道,让这位姐姐知道自己的哥哥喜欢她。

    小梦一心想要替哥哥做媒,但是其他人却在这一刻呆滞了,一些人完全反应不过来,还有一些人拍腿大叫,没有想到宁江竟然玩这一手,先下手为强啊这是?宋俊哲一阵尴尬,想着小梦姑娘,你可知道她到底是谁?

    凌云髻的女子憋红着脸,只觉得整个俏脸都是滚烫滚烫的,完全不知如何是好。小梦却是生怕她不信,赶紧取出一张蜀笺:“这是我哥哥为你写的诗,我哥哥喜欢你。”

    小梦要跑过去将诗交给凌云髻的女子,宋俊哲赶紧拉住她的袖子:“小梦姑娘,冷静,冷静一些!”其他学子虽然已经猜到那女子是皇室中人,但大周王朝立国数百年,皇室早已开枝散叶,在他们看来,这女子多半是哪位县君又或县主,最多最多是位郡主,但他却知道,这女子的身份绝不是普通的郡主可比。

    小梦要是冲撞了她,那可不是闹着玩的,连带着他们河项郡王府都会受到牵连。

    生怕这位姐姐就这样离去,哥哥以后再也见不到她的小梦心中一急,干脆拿着诗直接念到:“昨夜星辰昨夜风,画楼西畔桂堂东;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将蜀笺对着漂亮的姐姐张开:“我哥哥写给你的诗。”

    众学子先是沉默,紧接着却是纷纷动容。甘烈、路知远等人彼此对望,尽皆苦笑,想着难怪那宁江连“铜州第一才子”的名号都看不上。百子晋亦是感叹,难怪宁兄敢自比天上星宿。

    宋俊哲怔了一怔后,将手一松,无法再说出话来。

    许国公拂须吟道:“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摇首笑道:“还说什么学诗未有惊人句……这根本就是一句接一句啊!太谦虚了,此子实在太谦虚了!!!”

    ******

    【蜀笺上的是李商隐的“昨夜星辰昨夜风”,唔,书评区已经有人猜到了……你们这么聪明会让身为作者的我很有压力的。T_T】


上一章 下一章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