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儒道之天下霸主 >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60章 九月飞雪

正文 第60章 九月飞雪

中秋过后。

    今年的气候显得有些反常,作为长河以南的高锁县,才到九月,天气就变得极是寒冷,然后下起了雪。

    也幸好,不管怎么说也到了九月,虽然这场雪下的早,但原本也就是天气转冷的时节,如果是在六月下雪,怕是有人会说“必有大冤”了。

    菜市口处,人山人海,人群分开,一辆囚车被推了进来,无数蔬菜、果皮往关在囚车里的囚犯扔去。

    囚车打了开来,两名衙役将穿着肮脏的白衣的囚犯拖下,强迫他在众人的围观中跪下。高台上,新任知县看看天色,离午时三刻还有一点时间,不过这天也的确是冷,这才是九月,如果是在北方也就算了,高锁县勉强也算是江南了。

    雪花一片片的飘下,虽然因为是白天,无法在地上堆积,却也让许多孩子变得兴奋,两名孩子要往人群中钻,被他们的母亲硬是拖了回去。

    忽的,人群中的一角,气势散出,众人纷纷散了开来,一个少年提着食盒,慢慢走入。他虽只有一人,然而文气发散,普通老百姓自是不敢挡在他的面前。

    一名衙役迎了上去,少年轻轻的说了几句,那衙役跑到台上,将少年的请求告诉新任知县。很快,那知县就点了点头,他虽是地方父母官,但也不过就是个举人,那少年已是解元,又是本地大族的族长,他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得罪。

    那少年自然就是宁江,他一步一步来到那青年囚犯身前。青年囚犯双手反绑跪在地上,背上插着长长的木牌,衣服上写了一个大大的“囚”字,在他的身后,站着在这雪天中裸着上身,持着大刀的刽子手,刽子手头扎红巾,身子粗壮,胸膛尽是胸毛。

    宁江在囚犯面前蹲了下来,把食盒打开,端出里头的红烧肉,用筷子夹了一块:“来,吃一点吧,吃一点,好上路,到了地底下,做个饱死鬼。”

    那囚犯抬起头来,颤颤抖抖,哭着:“葵儿不是我杀的,葵儿真不是我杀的。”

    宁江安慰他:“我知道!我知道!”

    这青年自然就是宁一诚,他虽是去年犯事,当时曹剀定为了安住宁江的心,也为了撇清自己和宁济父子的关系,将宁一诚的罪定性极重,直接判处死刑,不过大周王朝的死刑,需要一层层的上报,知县最高只能判到“斩监侯”,也就是来年秋分、经过朝廷审核之后行刑。

    与“斩监侯”相对的则是“斩立决”,不需经过朝核,当年秋天就可以问斩,但那已是超出了知县定罪的权限。

    另一边,一个女人哭得死去话来,却被衙役拦着无法过来,那女人正是宁一诚的母亲,宁济去年被判发配西岭,结果还没有到西岭就暴毙而死,他的两个小妾也悄悄改嫁,正妻一度沦为乞丐,还是小梦心中同情,瞒着宁江悄悄接济了一些。

    “别哭,别哭!”宁江将红烧肉挟到宁一诚口中,“没关系的,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到了阴曹地府,看到葵儿,跟她好好的做一对同命鸳鸯,你放心,以后你娘,我会让人好好的照顾的,你就安安心心的去吧!”

    宁一诚一边流着泪,一边哽咽着将肉嚼下。去年夏天,还以为自己能够成为宁家的少族长,谁知道转眼之间家破人亡,反而是宁江成为了解元归来,衣锦还乡,大出风头。葵儿不是我杀的,葵儿真不是我杀的……他在心中无数次的呼喊,然而纵然泪都流干,此刻也已无人在乎。

    将宁一诚喂饱,宁江提着食盒,长叹一声,转身离去,流下了几滴鳄鱼的眼泪。台上,有人叫道:“午时三刻已到!”

    新任知县拿起写了“斩”字的令牌往下一扔,旁边一人摘下囚犯背上写着罪名的木牌,刽子手高举大刀,刀光在阳光下闪了一闪,一刀挥下,热血在宁江身后涌出,溅洒了一地。被衙役拦住的女人一声尖叫,昏厥在地。

    宁江走在回家的路上,抬头看看漫天飘下的雪花,今年的雪下得真是早啊……难道有冤?

    ***

    接下来的几天里,宁江一边准备着上京的事宜,一边以请教学问为名,拜会典宏,同时拐弯抹角的向典宏打探夏天在岳湖出现的那只怪物的后续。

    因为宁江原本就是本郡人士,对发生在岳湖上的天灾会好奇,也是很正常的事,典宏只有没怀疑他,低声说道:“你莫要告诉他人,那只怪物,在押往铜州大牢后,原本是要递送京城,朝廷也派人前来查看,然而不知怎的,那一日在水牢中,那怪物无缘无故的就已死去,只剩下了一身骸骨,身上的血肉就像是被腐蚀了一般,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尸体腐烂,只剩下了骸骨?

    宁江一个错愕,难道是……阿骨兵?

    莫非这件事会与拜火教的萧菩萨哥有关?

    那日晚边,宁江站在岳湖边,抬头看着星空,试图整理出上一世里,与拜火教“女尊”萧菩萨哥有关的线索,结果发现,对于这个女人,他可以说一无所知。

    他唯一知道的就是,这个女人野心勃勃,猛查刺的“阿骨兵”,就是以这个女人的神秘邪术练成,每一个都近乎刀枪不入,在蛮族侵略中原的战争中,几乎如入无人之境,而每一个被杀掉的阿骨兵,都是血肉腐蚀,只剩下一堆骨头。

    然而在元魔皇出现之后,这个名为萧菩萨哥的女人,也就此消失,再没有出现过,谁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宁江的一生中,与这个女人并没有任何的交织,对于阿骨兵与协助蛮族侵略华夏的拜火教,也没有怎么在意过,只是典宏提到的那怪物的死状,让他直接想起了曾经听说过的阿骨兵。

    难道,那个怪物跟萧菩萨哥和拜火教有关?

    但就算是那极其神秘,据说从来没有人真正见过她的萧菩萨哥,恐怕也不可能弄出“天降陨石”这种,在另一个世界的历史上只有刘秀这种位面之子才能够做到的事。

    岳湖的这场天灾,就像是挡在他所知道的、上一世的历史车轮前的石子,他隐隐的觉察到,历史的车轮已经开始偏离了方向,但却不知道它到底是往哪个方向偏转,除了暗自警惕,自也做不了其它事。

    ***

    在打探完那个天降怪物后,宁江原本便已准备上京。

    不过他又暂时留了下来,因为他发现,妹妹在武道上的修为,已经到了重要关头。

    对于小梦来说,她自己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她只觉得,这两个月里,自己不管是剑术还是内力,都没有一点的进步。

    为此,她愈发刻苦的用功,虽然没有真正的去想过要当“天下第一高手”,但她还是想要变强,强得可以去保护哥哥。

    每个白天,她都在不停的练剑,她也不知道该如何让自己继续进步,只知道把《璇玑剑舞》里记载的剑术,一遍又一遍的练习。

    桂花方落,园林里满地的花子,余香还未消散,梅花便已一朵一朵的开放,或是雪白,或是嫣红,穿着褙子与百褶裙的她,在花丛中舞动,那美丽的身影,犹如花间的精灵,轻快,娇媚,在挥洒的剑光中跳动。

    有时,百褶的裙摆会随着她那玲珑的娇躯,一圈又一圈的转动,铺成陀螺般的圆。

    然后,裙裳的花色就会在旋转中,连成充满层次感的姹紫嫣红,就像是陡然盛开的花朵。

    到了夜里,她就开始打坐,运转内力,虽然天气已经逐步转冷,但是内力在经脉间运转,会形成暖暖的气流,然后,精、气、神会随着她的全神贯注,提升到极致,身体犹如透明一般,放在身边的宝剑,剑意照入她的魂魄,心灵空空灵灵。

    那是一种神秘的感觉,剑气如火,在她那纤细的娇躯里,仿佛在锻烧着什么,她自然不知道,她所学的《璇玑剑舞》,可以说是这个世界当前最奇特的剑术,它并不只是增进内力、磨砺剑法,同时还具有炼魄的功效。

    她只知道,白日里的练剑与晚上的心法修炼,犹如交错的日月,形成了神秘的循环,就像是一个美妙的圆,身如琉璃,心若冰晶,然后,某种无形的、奇妙的力量就会在空灵之中隐现,难以捉摸,不可思议。

    只是,在这段日子里,这种奇妙的、身与心的递进,出现了难以理解的停滞,这让她有些苦恼。

    她去问过哥哥,虽然哥哥不会武功,但他是读书人,而且是很厉害很厉害的读书人。

    在以往,遇到武学与剑术上的难题,哥哥总是能够完美的帮她解决。

    但是这一次,哥哥却只是笑一笑,让她继续用功,不要松懈。

    那天夜里,她以吉祥如意坐,盘膝坐在床榻上,芙蓉帐暖,无风自动,烛光在银柱上摇曳。剑意仿佛穿过她的身体一般,照进她的心灵,她心如剑,意如剑,呼吸平缓,犹如金蟆吐耀,胸脯起伏,似有温火内蕴。

    她的脸蛋神情恬静,目光在闭与微闭之间,隔绝内外,至幽靡察,至静无心,那以往总是似有若无,无法捉摸的神秘力量,就像是河沙经过了一处又一次的洗刷,慢慢的剔出真金,又像是无形的风雨在天地洪炉间酿出仙露。

    那无形无质,以往总是难以把握的神秘,仿佛从虚无中凝练,轰的一声,在她的四肢百骸间炸开,充满在她血肉的每一个角落,而她的娇躯,如鼎炉一般,将这股神秘紧紧的包裹住。

    然后,意识不断的下沉、下沉,她终于明白,这股神秘就是她自己,是“我”,她感应到了真正的“我”,这种说法有些古怪,但书读得不多的少女,并没有更好的语言来形容。

    犹如太乙分两极,以往总是混混浊浊的身与心,在这一刻犹如璞玉被破开,凝练出那神秘的玉石。她清楚的感受到了身与灵的区别。而这种神秘的、纯净到不可思议的“我”,推动着她的血肉与身体。

    她睁开眼睛,香帐自行分了开来,她只觉轰然一响,那流萤的烛光、窗外透进的月色,以及一切的一切,充满层次感的,映入她的眼睛,透入她的心灵,被她纤毫毕现的掌握着,观察着。

    她飘下了床,推门出院,欣喜的看着月下的花园,霜月如梦,光华似锦,藏着她以往从来没有体会过的美丽。

    她轻灵地在那一朵朵梅花之间飞掠,欣喜至难以言喻,兴奋至流连忘返……


上一章 下一章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