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儒道之天下霸主 >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66章 秦川五鬼

正文 第66章 秦川五鬼

宁小梦骑着马,往罗结陵的方向驰去。

    宁江坐在妹妹身后,搂着她的腰,妹妹的娇躯原本就比较娇小,几乎是偎在他的胸膛。他的视线从妹妹的百花髻上越过,看向远处那、在夜色间朦胧的山岚。

    “哥,刚才那几个坏人,真的都是那‘满袖竹花’派来抓我们的?”小梦问道。

    “嗯!”宁江回答,“没错。”

    小梦恨声道:“那她为什么装作对我们那么好,要帮我们的样子?”

    宁江笑道:“这个就是江湖,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江湖之上,有义气,也有险恶,不要随随便便的相信别人。”

    马蹄在霜一般的草地上,发出踏、踏、踏的声音。

    小梦想起刚才一下子杀掉了六个人,心里还是有些扑扑扑的跳,不过也幸好哥哥没事,否则那几个人就算死再多次也补偿不回来。

    她小声的问:“哥哥……小梦是不是很厉害?”

    宁江点了点头:“嗯,很厉害。”

    小梦兴奋的问:“那,我和上次我们遇到的那个‘霸刀’,谁更厉害?”

    宁江道:“这个……你还比他差得多!”一开始就跟宗师级的高手比,这要求太高。

    “哦!”小梦低下头。虽然一下子就杀掉了那六个人,让她对自己有了相当的自信,但那个“霸刀”是她遇到的第一个江湖人,是以忍不住还是要跟他比,现在知道自己还是差他很多,于是想着,江湖上果然还是藏龙卧虎的。

    宁江在她的身后,挠了挠妹妹的脑袋,忽的,目光往前方看去,道:“那些是……死人?”

    小梦道:“死人?”策马向前,只见前方有一条小溪,溪边七零八落的,倒着好多尸体。

    这些尸体全都穿着布甲,竟然是他们昨日遇到的,曹夫人带着的那些兵士,他们倒在溪边,死相难以名状,脸庞在月色下扭曲,明明他们的旁边就是溪流,却像是沙漠里干咳的旅人,因为缺水而硬生生的渴死。

    小梦心想,哥哥好厉害,明明我才是练武的人,哥哥却比我还先看到他们。

    宁江下了马,将这些尸体小心的检查过去,然后低声说道:“他们全都是中毒。”

    小梦道:“中毒?”

    宁江道:“西岭的毒公子……他们全都是被毒公子所害。”

    就在这时,另一边传来哭声:“四姐……四姐……”

    那声音嘤嘤得犹如夜里猫叫,如果只是陡然在夜里听到,怕是会以为那是鬼怪,连小梦听了都有些头皮发麻。

    宁江却是全然不怕,就这般朝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只见在那边的草丛中,一个小小的身影,抓着地上的一个人哭泣。兄妹两人一同看去,见这八九岁一般大小的女子,就是他们白日里看到的那个侏儒女。

    躺在她面前的,穿的虽然是老妇的衣裳,但皮肤有的黝黑,有的白皙,就像是一个韶好的女子抹上了污垢,而她的脸更是古怪,半边是老太婆般的皱褶,半边却像是蛇皮一般脱壳,那破碎的“皮”下,是丑陋的惨红。

    小梦低声道:“哥哥……”她看出这倒在地上的女人,就是那个店里的“老太婆”,只是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宁江想着:“易容术?”

    侏儒女听到他们的声音,猛一抬头,惊慌的看着他们。宁江看去,见倒在地上的“老太婆”已经是奄奄一息,肌肤白皙的部分,泛起一粒粒斑点,而这斑点,则在往扶着她的侏儒女的两只小手蔓延。

    毫无疑问,这“老太婆”跟死在溪边的那些人一样,中了毒公子的毒,这侏儒女也正在被传染,用不了多久,她们就都会死在这里。

    他耸了耸肩:“走吧!”带着小梦,离开这里。

    走了两步,小梦回过头来,看着哭个不停的侏儒女,想起刚才自己以为哥哥死掉时的情形,一阵心软,低声道:“哥哥,我们帮帮她们吧?”

    宁江摊了摊手:“你知不知道她们是做什么的?她们可是卖人肉包子的!”

    小梦僵了一僵,终是看那“小女孩”可怜,说道:“那我们救下她们,然后让她们答应不再害人?”

    宁江道:“她们说了,你就信啊?

    那侏儒女听到他们说话,意识到这两个人或许有办法救下她的四姐,于是陡然冲过去,跪拜在他们面前,双手撑地死死的磕着头:“救救我四姐,求求你们,救救我四姐。”

    她想说,只要能够救她四姐,不管要她做什么都好,然而低头看去,自己的手在月色下,那一粒粒黑斑,如同蚂蚁一般沿着她的小手往上爬,身体犹如脱水一般燥热,心知自己也已活不了多久。于是哭着继续磕头:“救我四姐,求求你们,救我四姐。”

    她哭声嘶哑,在夜色间撕裂空气。

    宁江想着,这丫头明知道她自己活不成了,却只苦求别人去救她姐姐,倒也义气。

    不由也想起刚才自己“死”时,妹妹的伤心难过,于是摇了摇头,踱到那“老太婆”身边。他将右手伸入腰中锦袋,摸上了一物,通过一种别人难以觉察的手法,将那宝物的能量引出。

    紧接着双目一瞪,仿佛有火光从他的眼睛里射出,照在“老太婆”身上,与之同时,眉心祖窍文曲印府里的文气,同样覆了上去。

    只一会儿,这“老太婆”身上的毒素就已尽褪,呼吸也变得平缓下来。

    宁江踱到侏儒女面前:“她已无事。”

    “谢谢!谢谢!”侏儒女嗓音干哑,已是无法支撑,栽了下去。

    宁江心想,还是好人做到底吧!右手继续握着袋中宝物,双目火光,与眉心祖窍的文气,再一次覆向侏儒女……

    ***

    大约两刻多钟后,那“老太婆”蓦地翻身而起:“小丫?小丫?”

    她的脸一片皱褶,一般干裂,极是古怪,此刻心中焦急,声音听起来倒很是年轻。

    只是她一坐起,就看到她的小妹猫一般跪坐在她的身边,朝她叫道:“四姐!”

    “老太婆”看到小妹无事,松了一口气,又发现身边还有其他人,猛一抬头,只见五步之外,站着两人,一个是戴着皮牟、双手负后的书生,一个是腰插宝剑、百花髻的少女,竟然就是昨日在她们店前路过的兄妹二人。

    侏儒女欣喜的说道:“四姐,是那位举人老爷救了我们。”

    原来那少年竟然是位举人?“老太婆”心知自己中的是西岭毒公子的瘴毒,传闻中,这毒公子所下的毒,几乎无人可解,这少年竟然能够将她救下,原本极是让她惊奇。

    不过现在知道,这少年虽然年纪轻轻,却是一位举人,心里也就释疑了一些。

    在民间的说法中,每一位举人,那都是文曲星下凡,他们是有文气的。虽然她也不知道文气到底能够做什么,但是书中自有黄金屋,人家是文曲星下凡的读书人,就算解得了毒公子的毒,好像也不是什么很奇怪的事。

    “老太婆”本要上前道谢,一模自己的脸,却又慌张钻入草丛中。

    宁江与小梦看去,见那“老太婆”没入草丛,在另一边的溪流边待了一阵。

    过了一会,就有一身穿荆钗布裙的青年女子移了出来,在他们面前盈盈拜倒:“奴家秦无颜,多谢举人老爷救命之恩。”

    宁江虽然年轻,不过就是十六七岁的年纪,比她还小一些,但每一位举人,都可以被称作“老爷”,不管他是否娶了妻、生了子。

    像宁江这种读书人,在大多数时候,与他们这些江湖人物,就像是生活在两个世界。读书人天然的就比他们这些江湖人要高上一等,毕竟,整个大周王朝就是读书人的天下,而他们这些江湖中人,只能在官府掌控不到的、名为“江湖”的泥潭中滚爬和挣扎。

    小梦睁大眼睛,这秦无颜难道就是刚才的“老太婆”?

    不管是年纪、模样还是衣裳,看起来都是两个人啊?

    宁江却是知道,即便是她现在的样子,其实也不是她的本来面目,不过从她刚才呈露出来的肌肤来看,大约也就二九年华。他道:“无颜姑娘,你们到底是何人?”

    秦无颜感激宁江兄妹救下她们姐妹二人,也不隐瞒,拜道:“奴家乃邙山人士,幼时因后母妒恨,被她毁了容貌,放逐深山,幸好遇到一位异人,将奴家救下养大,传了奴家易容之术。奴家又有三位义兄、一位小妹,包括奴家在内一共五人,我们虽自称秦川五义,这一带的江湖中人,却多称我们为秦川五鬼,久而久之,我们也以五鬼自称。”

    又道:“奴家大哥姓秦名陌,因为幼时得了白化病,遭人抛弃,一向只在夜间行动,故称白面鬼;我二哥秦泽,精通水性,又是我们五人中唯一有些学问的人,唤作空流鬼;三哥秦坎,习得钻地之术,称作坩坑鬼;奴家略懂易容之术,名为无艳鬼;这位乃是我们的小妹秦小丫儿,看着虽如八岁女童,其实已有十六岁,唤作玲珑鬼!我们五人,以往总在秦川一带,做些坑蒙的勾当,因为都是被嫌弃之人,是以全抛弃了原本姓名,一律以义父给的‘秦’字为姓。”

    宁江沉吟道:“你们昨日所做的人肉包子……”

    秦无颜赶紧跪道:“我等虽非好人,做了不少盗墓、坑蒙的勾当,却也谨守着义父‘盗亦有道’的教诲,从不敢轻易害人。我们蒙义父收留,从义父那习得讨生活的本事。但是近来,义父有仇家找上门,他生怕连累我们,将我五人赶下罗结山,要我们远走它乡。然而义父年岁已高,如今半身不遂,我们却又如何肯就这般抛下义父?是以,虽然离开了罗结陵,却在暗中阻止那些人上山去害义父,被我姐妹二人做成包子的,都是那些要害义父的人,只是未想到这一次的敌人实在太强,奴家虽然在二哥的拼死保护下,与小妹一同逃了出来,但身中奇毒,全赖老爷拯救。”

    不由得泣了出来:“我们逃出来时,回头看到二哥栽倒,怕是为了给我们断后,已经落在了敌人手中。”

    “玲珑鬼”秦小丫儿也在一旁哭了出来。

    宁江想了想,忽的喝道:“你所说这些,可有一处说谎?”问话之间,文气陡然发散,化作惊人气势,朝秦无颜与秦小丫儿卷去。

    二女原本就是拜在他的脚下,气势已弱,宁江文气陡发,又用上了一些摄魂之术,在她们面前,立时犹如神灵一般高大,那强大的威势,直摄她们心灵。

    姐妹两人在他泰山般的气势下,心底一慌,跪在地上不停磕头。秦无颜跪道:“奴家有罪,就只有一事瞒了老爷!”

    宁江冷然道:“什么事?说!”

    一声呵斥。

    秦无颜脑袋磕在地上,小声的道:“就只人肉包子之事,除了近几日,窥山的敌人外,奴家以前,有时也会下山,故意以易容术扮成美艳女子,若有男子起了色心,意图对奴家施暴,就与小丫一同设下陷阱,将那人做成人肉包子拿去卖钱,以补生活之用。奴家有罪,奴家该死,但是除此之外,其它再无一句欺瞒老爷,请老爷明鉴。”

    在宁江的气势下,姐妹两人战栗着身子。

    宁江心想“果然”,她刚才说,她们只是在这几日里,才将他们义父的敌人做成包子,但是人肉和牛肉,调起味来肯定不同,而看昨日那些兵士吃得津津有味、满嘴油水的样子……这两个人以前绝对是“练”过的!

    【推荐票!求推荐票!】


上一章 下一章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