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儒道之天下霸主 >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4章 流霞剑阁

正文 第4章 流霞剑阁

    宁江站在广场上,远处书声琅琅。

    其它窗口,一双双眼睛向他看来,大约是想着,这小子怎的又被赶出来了?

    宁江叹气……这一次真的真的,不是他的错。

    刚才,律博士处处刁难,当着众人的面,有心让他出丑,问他许多稀奇古怪的问题,谁知宁江一一解答。

    结果在那句“车马衣轻裘”时,对那个“衣”字的读音发出争执,宁江觉得自己的读法并没有错,然而律博士明明说不过他,却还是将他赶了出来。

    过了一会儿,另一边,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也走了过来,在他身边,低着脑袋,与他并排站着。

    两个人并肩站了一会,宁江扭头道:“孙山兄,你也出来了啊?”

    那青年侧着身子,拱手道:“是、是……是啊!宁、宁江兄也、也、也出来了啊?”

    两个人对望一眼,一同叹一口气。

    这青年名唤孙山,在上一届的会试中,其实已经过了会试,在殿试的笔试中,也发挥不错,最后却被黜落,没能够金榜题名。而没有能够金榜题名的原因,跟才学无关,而是因为……他口吃。

    因为口吃,在君前奏对时,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最终被天子黜落……当然,这也不能算是最倒霉的,毕竟历史上还有因为长得丑而被黜落的。

    相比起宁江被律博士刻意针对,孙山一次次的被赶出来,与他同病相怜,主要原因,倒不是内舍博士的刁难,而更多的是怒其不争。内舍博士知道,孙山最大的问题不在学问,毕竟也是过了会试的人,他最大的问题还是在口才,只要他还要继续参加科考,君前奏对这最后一关就一定要过,于是,每每在课堂上对孙山进行提问,有意培养他的口才,谁知孙山却是怎么也改不过来。

    两人就在这里站了许久,直到远处,有一老者,慢慢的往这边踱了过来,那老者白发白须。踱到两人面前,看了他们一眼。

    孙山赶紧束手弯腰:“大、大……大人!”

    那老者点了点头,看向宁江,想了想,道:“车马衣轻裘……历来大家都是将这‘衣’字读作去声,你为何偏要读成平声?”

    宁江束手道:“历来大家都是读作去声,却又说不出个道理来。然而《论语》是不会错的,既然《论语》不会错,那要么是众人不解其中微言大义,要么是大家错了。既然众人未能说出其中微言大义,那学生只能认为是大家错了。”

    白须老者笑道:“大家都错了,你是对的?”

    宁江道:“未尝不可!”

    白须老者忍不住大笑道:“狂妄!狂妄!”

    宁江道:“此句中若有微言大义,那便说出,学生自然敬服。若是没有,又或者是其实谁也不知其中是否真有微言大义,只因为‘历来’二字,便强说它有,岂非犯了孔圣人‘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的至理名言?律博士若真不知此处到底该读去声,该读平声,那便说出,学生绝不会笑他。然而他既然不知,却又强行说知,难道圣人这‘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的教诲竟然是错的?”

    白须老者更笑道:“圣人如何会错?圣人若是会错,那如何还是圣人?所以这必是后人错了。”

    宁江道:“大人所言极是!这肯定……是后人错了!”

    白须老者道:“罢了,罢了!”又道:“听闻铜州宁解元能诗会词,一首《长歌行》,惊动天下,一曲‘天接云涛连晓雾’,传遍九州,际此境遇,可有诗作?”

    宁江略一沉吟,道:“得诗一首!”

    白须老者拂须道:“念来听听?”

    宁江踏前两边,听着周围的读书声,吟道:“江南有丹橘,经冬犹绿林;岂伊地气暖,自有岁寒心。可以荐佳客,奈何阻重深;运命唯所遇,循环不可寻。徒言树桃李,此木岂无阴?”

    白须老者左手负后,右手拂须,沉思片刻,忍不住笑道:“看来,你这几日,日日罚站,颇不甘心啊!哈哈,徒言树桃李,此木岂无阴……然而丹橘虽然不输桃李,但满山尽是桃李,你一棵丹橘置于其中,特立独行,怎不招风?”

    又道:“律博士罚你,你也不要不甘心!圣人微言大义,绝不会错;半部论语治天下,《论语》也绝不会错。然而日后改你卷子的,终究不是圣人,也不是《论语》,而是大儒。我再问你,这‘车马衣轻裘’,到底是该读去声,该读平声?”

    宁江道:“果然是学生错了,当读去声!”

    “孺子可教,孺子可教!”白须老者拂须笑道,“圣人不再,《论语》不会说话!等你日后成了大儒,你说这‘衣’字当读平声,自然无人敢轻易质疑,但是现在,它便是读作去声!回去上课吧!”

    宁江道:“学生知晓了!”拱手弯腰,往课堂走去,心中想着,等我日后成了王者,便将这《论语》全都烧了,让子孙后代再也不用管它读去声还是读平声。

    走回课堂,律博士看到他,文气一卷,怒道:“我不是让你站到下课么?”

    宁江在海一般的文气中凛然而立,拱手道:“是外头那位大人让我回来上课的!”

    律博士踏了几步,走到门口,往外头看去,看到那白发白须的老者,文气一弱,脸色微变。

    宁江道:“大人……学生是该继续站去,还是该回座位去?”

    律博士脸一阵红一阵白,过了一会,低声道:“哼……回座位去吧!”

    宁江道:“谢大人!”在诸生的众目睽睽中,往自己的座位走去。

    ……

    ***

    宁小梦带着秦小丫儿,随着岳铭媚,来到西浮桥边的流霞剑阁。

    流霞剑阁,八排灯笼从外墙往三层高的楼阁的檐顶挂去,檐顶处,雕凤盘桓,外涂金漆,屋檐的四角向上弯起,构造精巧、华丽。

    那串串灯笼下,二十多名女孩排成四队,在一名青年女子的带领下,一招一式的舞着剑器,这些剑器细而轻巧,全都是未开刃的。她们梳的是同一式的双丫髻,腰肢扭动,手臂轻摆,动作整齐划一。

    进入楼阁,几名女子正在这里说着话,看到岳铭媚,纷纷起身道:“铭媚师姐!”

    岳铭媚微笑额首,道:“师父可在?”

    其中一女道:“师父正在后边的飞凤阁中。”

    岳铭媚便带着宁小梦,穿过楼阁,进入后园,周围奇峰怪石,流水小桥,虽在京城,却是江南园林的风格。

    她们走了一阵,忽的有一人叫道:“站住!”

    岳铭媚皱了皱眉头,停在哪里。小梦看去,只见对面,有一青年女子,神情倨傲,带着两名少女缓缓走来,看了小梦一眼,冷冷的问:“铭媚师妹,这是何人?”

    岳铭媚道:“雪槐师姐,这位是铜州解元宁江之妹,姓宁名小梦,初学剑技,心慕师父声名,前来请师父指点教诲。”

    那女子冷笑道:“铭媚师妹,你真是好不晓事,元宵夜宴在即,师父在金凤院中,带着众位师妹练习元宵夜宴中所用的剑舞,你竟然就这般带着外人擅自闯入,你怎知她就不是眉妩台那边派来打探我阁情报的奸细?若是她将我们辛苦准备的剑舞探听了去,暗中告诉了眉妩台那边,你可当得起这个责任?”

    岳铭媚面现愠怒:“师姐这话严重了,小梦妹妹来自铜州,初次入京,与眉妩台那边如何会有牵连?何况,我只是带她前往飞凤阁,既知师父在阁中与众师妹练舞,自然会带她在阁外等着,岂会随便闯入?”

    那女子傲慢地哼了一声:“你自己知道就好!”带着身边两名少女,往外头走去。

    等她们三人离去后,小梦扭头看着岳铭媚:“铭媚姐姐,刚才那人是……”

    “不要管她!”岳铭媚哼了一声,“她是我们的大师姐赵雪槐,总以为整个流霞剑阁,就她一人真正得了师父衣钵,平日里就看不起我们这些师妹,总是拿着鸡毛当令箭。”

    带着小梦,继续往内头走去。

    路上,小梦好奇的问道:“铭媚姐姐,那眉妩台又是什么地方?”

    岳铭媚笑道:“你果然是初次入京,连眉妩台都不知道么?”解释道:“京城里,这十多年间,论起剑舞,无人超过我师父段十三娘,就连我们流霞剑阁的众位师姐妹,亦常常受到王公贵人的邀请,表演剑器之舞。然而这两年,却出了一个眉妩台,眉妩台的台柱唤作春笺丽,同样擅长剑器之舞,且比我们的师父更为年轻。虽然目前,若是那些王公同时请了流霞剑阁与眉芜台,仍是以我们眉芜台为压轴,但也有风声,说眉妩台的春笺丽已开始取代家师,成为京城第一剑舞大家。”

    轻叹一声:“这一次的元宵夜宴,是由鲁仲老郡王和老郡王妃宴请宾客,京城里的众多贵人、浩命都会参与,长公主与京城里的好多位郡主、县主也都会赴会。我们流霞剑阁与眉妩台都受到邀请,自然是要一争短长,一年之计在于春,如果在今年的元宵之夜,被那春笺丽压了下去,以后怕是再也别想压过眉妩台。”

    小梦没有想到,京城这种地方,连一场剑舞都有这般多的明争暗斗,听得乍舌。

    随着岳铭媚,来到飞凤阁前,只见阁中曲乐缠绵,又有一朵朵花瓣,星雨一般从天而降,犹如天女散花,飘飘奇彩,如梦似幻,看得人目不暇接。小梦睁大眼睛,想着这是什么?

    岳铭媚却是笑道:“原来甘玉书甘公子也到了。”

    小梦道:“甘玉书甘公子?”

    岳铭媚道:“他乃是上一届的二甲进士,家世显赫,文武双全,鲁仲郡王府的老郡王妃便是他的姑母。以他的家世,金榜题名后,本该是要入翰林院的,偏偏他这人玩世不恭,专爱研究奇巧淫技,更是作出酒醉之后,在风月场所滥用文气造出漫天花雨,逗青楼女子们欢笑之事,惹怒了不知多少儒官、御史,众人纷纷上奏,天子震怒,对他不再录用,若非甘家原本就是豪门,再加上老郡王妃请了太后帮忙求情,怕是连功名都给除了。”

    小梦想着,竟然还有这样的人?

    京城人真会玩。

    说话间,阁内曲乐渐消,那漫天花雨也如梦境一般散去。

    过了一会,一个三十多岁的华服女子,与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说笑走出。那青年道:“有这‘七星霓裳剑舞’,十三娘今年的元宵夜宴,绝不会输与任何一人。”

    华服霓裳女子微笑道:“多谢甘公子相助,帮忙编曲。”

    那青年笑道:“我也只是略尽绵薄之力罢了。”看到岳铭媚,招呼道:“铭媚姑娘,真是好久不见。”

    那华服霓裳女子正是段十三娘,她道:“铭媚被鸾梅长公主聘为女护卫,这些日子多在长公主府上。”

    甘玉书道:“原来如此!”又看向小梦,道:“这位小姑娘是……”

    岳铭媚道:“她便是去年府试中,铜州解元宁公子的妹妹宁小梦。”

    甘玉书一个错愕,紧接着笑道:“那位在崆山帮她哥哥,给长公主殿下送情诗的小梦姑娘?这可真是巾帼不让须眉!”

    小梦没想到自己的名声竟然传到京城里来,脸一红,赶紧说道:“那个,我、我当时也是一时着急……”

    甘玉书感叹着:“我要是也有一个天天帮我给漂亮姑娘送情诗的妹妹就好了。”

    岳铭媚、宁小梦:“……”

    段十三娘打量着宁小梦,见她模样娇媚,天真可人,身躯窈窕,腰插宝剑,比她座下的任何一个女弟子都要略胜一些,心中喜欢,牵着小梦的手道:“小梦姑娘来这里是为了……”

    岳铭媚帮小梦说道:“小梦妹妹初学剑技未久,一向只在家中自研,无人指点。这一次随着她哥哥上京,知道师父您是京城有名的剑术大家,所以前来,请师父您对她指点一二。”

    ***********

    【恭喜“夏萦尘Sama”成为本书第二位堂主!】

    【本书当前打赏排行榜:温伯、夏萦尘Sama、影轮天殇、瑶瑶的金童二号、天玄门001、Accccc、冰莲之心、Thom_Brady、御天无殇、最爱小芹、黄昏の闇、Grem_lin、我是纵横的、懒成猪、随意东西、晨曦中的石板路、“浅唱、瞬间”、哈哈呵大法官、雨君尘、靡月飞天、tiayanfeifei、江隼、太上绝情斩、灯火乱使君还、不念浮生、天神の理、木艹虫、金童三号、√ㄝ灬の戀々、司马霄、我是小拜拜、熊孩子扯蛋、cjdhd、大不同大不同啊、左右无缘、凌晨六点整、mingrig、lostergr、圣弗朗东斯科、云下游风、三千神武、翠皮豆腐、小梦最帅、迷途落雪、zxyzj、紫星璇玉、不知非、祸害贻千年、随风一飘逸、小丫丫奶糖、余世梦中、爱上我老婆、天使铭刻、山间客、认真的五长老、清﹋蒙、dongzhe、笨笨的聪明、为了后宫来充钱、husthuaFightinggg、tt767、五色令人目盲、落叶的忧伤、书友150614、a3553266、流水我梦、浮光V浮尘、阿里的白澜熊、梅菲斯特之眸、江离沫、小羅羅、老鲜仙、魏武·天下、支持宅猪、容丰乐亭、书剑秀才cyq、君无异、书友160201131832509、九龙岛王魔、飞羽沐雪、把酒当歌醉今朝、玄月道、飞翔的塔尔、她们说我是剑侠、承诺不改、能不不能不、半路走过、cherry小牧、一夜春风小、细胞分裂3、神夺命书生、周广天、阿汤zz、如歌随缘吧、书友150801152239449、一日十卷、永龙9999、夜雨丶凌霄、醉的岁月、助手别舔我、日1月2星3、一只绿色的小青蛙、雨在风中纷飞、大大大青花鱼、书友130203083955054、帝道教主、jet飞鸟、五大流氓、残夜生流月、失落的荡、九天炎羽、逝水云流、baby_lips、古月木雨云、看书的人291、吾言法、群星一直闪耀、街角捡爱、kkbf2008、鸿远stone、黑色鱿鱼】




上一章 下一章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