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儒道之天下霸主 >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全集下载 > 正文 11、七星霓裳

正文 11、七星霓裳

一刻钟前——

    宁江与甘玉书一边坐在一出楼阁的凉台上,饮酒聊天,一般看着远处高台的戏曲。

    他们的下方,是几座假山,一条小河,两座石亭。再过去,则是鲁仲郡王与郡王妃今晚所请的宾客,人数不少。紫带、凤冠、金玉带……可以说非显即贵。

    甘玉书并不在今晚的“宾客”之中,郡王妃原本就是他的姑母,对于鲁仲郡王府来说,他算是自家人,自然也不需要什么请柬,直接便将宁江带了进来。

    宁江往远处的人群看去,绮梦所在之处,已被幔帐所挡,这里自然是看不到她。

    “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甘玉书端着酒杯,道,“就因为宁江兄弟你的这一句,我可没有少被家父说教,到现在,我的书房里还贴着你的这句‘名言’。”

    宁江笑道:“抱歉抱歉!”

    甘玉书道:“我看你也不像是很抱歉的样子!”

    宁江饮着酒,道:“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这其实就是正确的废话!说教若是有用,那也就无需说教了;说教若是无用,那说来又有何用?”

    紧接着笑道:“其实我对甘兄才是真的久仰,有本事、又有胆量在风月之地将文气玩出花来的,数百年来,恐怕也只有甘兄你一个。”

    甘玉书哂道:“那算什么?有闺房之乐,更甚于此。”

    宁江失笑道:“甘兄到底把文气当成什么了?”

    甘玉书抬头看向夜空中的明月:“对呀……文气到底是什么?大家都说它是圣人之气、浩然正气。然而从小到大,我见到不知多少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口口声声都是天地大义、圣人教诲,然而背后做出来的事,却比盗、娼都还不如。或者说,鸡鸣狗盗之徒,都还知道‘盗亦有道’,朱唇一点万客尝的青楼女子,大多也都是身在贱籍迫于无奈。然而那些出口子曰,闭口圣贤的大儒、名士、清流、儒将,为了一个权字,为了一个钱字,暗地里所做之事,还不如这些盗与娼。盗者一日最多害一人、害一家,娼者作践自身,博人欢笑,哪及他们挥手之间夺良田千顷,一纸令下杀饥民上万?”

    宁江抬头看他:“甘兄似乎很有感触?”

    甘玉书叹道:“去岁时,曾随军到龙炎湖一趟……”

    宁江开始明白过来,知道为什么甘玉书会与其他人不同。

    不做安安饿殍,效尤奋臂螳螂……说到底,去年的龙炎湖之乱,全都是那些被夺了土地活不下去的流民。要么作安安饿殍,要么像挡在名为“朝廷”的车轮前的螳螂一般,被碾压得粉身碎骨,然后成为许多人的功绩,成就许多人的勋爵。

    甘玉书与其他人的不同之处在于,朝堂上的每一个文官儒将,都知道圣贤书只是他们踏上“权”与“钱”的垫脚石,而甘玉书竟然真的拿着圣贤书,去看那些活不下去的“奋臂螳螂”,然后生出疑问,或者说……他才是真正的读圣贤书读傻掉了。

    在他沉思之间,甘玉书失笑道:“我不该与你说这个的,来,我们喝酒!”

    宁江却是笑道:“其实甘兄问得好,文气……到底是什么?”

    甘玉书蓦地抬头,看向宁江:“难道宁兄弟知道?”

    宁江笑了一笑,也不说话,往远处舞台看去。舞台上,花灯缓缓飘起,流光在台上,如同银色的月光一般铺开,单是这个开头,就已经有先声夺人之效。七名佩剑女子,犹如夜空中逐一浮现的星光,拔剑起舞。

    银光以设计到最为完美的方式汇集,凝在一个少女的身上,七名舞着剑器的女子,犹如伴月的七星,围着那美丽的女子旋转。这短短的一个开场,就已经让场下的所有观众屏住了呼吸。那如同皎月般的少女,身穿霓裳,犹如玉树琼花,被烘托到极致的美丽,蓦地拔出宝剑,风驰电挚,惊鸿艳影,每一个动作都犹如梦境一般,般般入画。

    那少女,竟然就是前日向宁江求诗而不得的春笺丽,剑光在她的身边,反射着周围的灯光,如同圆月一般绽出光华,仿佛天上有一尊月,地上有一尊月,而她就是月中的嫦娥。虽然知道这是利用了花灯的折射造成的效果,然而纵连宁江,也不得不惊叹于如此巧妙的设计,以及春笺丽那美轮美奂的剑舞。

    他笑道:“看来眉妩台能够名动京华,也是……甘兄,你怎么了?”

    只见甘玉书拿着酒杯,看着远处台上的春笺丽,以及她身边的七名伴舞,一阵错愕……

    岳铭媚等女弟子将段十三娘扶回院中。小梦看去,只见众人一边安慰着段十三娘,一边却也是茫然失措,完全不知如何是好,或者说,完全无法相信的样子。

    “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难道……”……

    “铭媚姐姐,到底出了什么事?”小梦不解的看着岳铭媚。

    “七星霓裳剑舞,”岳铭媚脸色苍白,“春笺丽和眉妩台现在在台上表演的……是我们流霞剑阁的七星霓裳剑舞。”

    小梦一惊:“你是说……”

    “但这是不可能的,”岳铭媚喃喃的道,“‘七星霓裳剑舞’从开始设计到最后成型,都非常的保密,除了师父和参加剑舞的七位师姐妹,以及帮着师父一同设计的甘玉书甘公子,其他人都不知晓,就连我们,也是在昨晚最后一次彩排时,才看过全貌。”

    眉妩台一方,能够完整的舞出七星霓裳剑舞,那就绝不可能是昨晚才泄露出去的,否则根本连练习的时间都没有。换句话说,从开始的构思、设计,到中间的不断修改,始终有人在向眉妩台透露。

    缓过气来的段十三娘,在众人的搀扶中坐起,茫然的看着周围的女弟子们,忽的瞳孔一缩:“雪槐呢?雪槐在哪里?”

    岳铭媚等人错愕的看向周围,这才发现刚才还跟她们在一起的大师姐赵雪槐,这一刻竟然失去了踪影,吃惊的众女散开来寻找,却是怎么也无法找到。段十三娘再喷一口血,一阵颓然,有可能出卖她,把“七星霓裳剑舞”暗中透露给眉妩台的,只可能是她身边的这七名女弟子之一,虽然她怎么也难以相信,跟了自己这么久的这七人中,竟然有人会出卖自己,然而事实便是如此,她相不相信都已不成。

    小梦吃惊的道:“眉妩台偷走了十三娘的剑舞?那,如果我们这边也上同样的剑舞……会怎么样?”就算没有什么经验,她也知道是不好的。

    岳铭媚低声道:“就算不考虑其它问题,眉妩台在我们之前,大家看了新鲜惊艳,我们再演时,就成了模仿者。更何况,如果她们从一开始就盗走了我们的创意,那还能在这个基础上进一步修改,说不定比我们的还要更好。”

    小梦急道:“那就跟大家说清楚,让大家知道眉妩台偷了十三娘的剑舞……”

    其他女子亦是义愤填膺,有的说要去报官,有的说要请外头的众人主持公道。

    段十三娘却是长长的叹一口气:“没用的……眉妩台既然敢这样做,那必定就不怕我们告官。我们也没有证据证明,到底是她们偷了我们的,还是我们偷了她们的。雪槐已经被她们藏了起来,真要闹起来,说不定她反帮着眉妩台诬我们一口,说是我们盗用了眉妩台的剑舞。”

    说话间,外头有两人大跨步的踏了进来,小梦道:“哥哥……”

    走进来的两人,正是甘玉书与宁江。甘玉书道:“十三娘,为何‘七星霓裳剑舞’会被春笺丽和眉妩台用了去?”

    段十三娘失魂落魄:“雪槐……怕是雪槐被眉妩台那边收买了!”

    女弟子们彼此对望,方寸全乱,段十三娘自己亦是一筹莫展。甘玉书踱了两步,也只能叹一口气,一时间找不出有效办法。事情闹大,眉妩台一方早有准备,流霞剑阁仓促应对。忍气吞声,接下去的剑舞,到底是演还是不演?

    演的话,眉妩台在前,她们在后,一旦弄成她们抄袭眉妩台,马上就是身败名裂。不演的话,等于是自动认输,既得罪了将她们邀请来的鲁仲老郡王和老郡王妃,也成为了京城里的笑柄,段十三娘与流霞剑阁的声望,将会就此一落千丈。

    热锅上的蚂蚁般的等待间,外头眉妩台的剑舞已经结束,园林中传来轰然的掌声。接下来,本该是流霞剑阁上台布置道具,众人看着段十三娘,段十三娘手捂胸口,心口绞痛,竟是完全不知如何是好。

    这些日子辛辛苦苦做出的准备,和付出的心血,就这样放弃,实在是不甘心,尤其是想到刚才春笺丽过来的示威,根本就是有意看她们笑话,想到接下来春笺丽和眉妩台的猖狂,怎么也无法接受这样子的结果。然而不放弃,她们又还能做什么?

    那些不知所措的女弟子,暗中啜泣,整个院子里气氛压抑到顶点。

    一名管家前来催促她们,让她们赶紧布置、上台。

    甘玉书叹道:“应该还有其他准备好,但是没有机会上台的戏班,我去跟姑丈说说,看看能不能临时插进去一个。”转身踏步而出,过了一会儿,外头音乐响起,甘玉书匆匆走了进来:“成了……只是这最多只能拖延两刻钟的时间。”

    像这样的夜宴,自然会多叫一两个梨园、戏班在台下准备,按着正常的进度,这些作为备用的梨园、戏班原本是没有机会上台的,但是现在甘玉书却不得不利用自己在郡王府的关系,让其中一个先去凑数。

    虽然如此,外头却已传来一阵骚动,原本大家都在等着看段十三娘与春笺丽的剑舞之争,结果在两场剑舞之间,突然又插进了一场,一些心细的人,自然是会想着,难道流霞剑阁出了什么问题?

    高台远处的幔帐之间,鲁仲老王妃疑惑的拿起手中的单子,左看右看,又招了一名侍女过来,让她到另一边询问。没过几下,那侍女会到她的身边,在她耳边低语。老王妃摇头道:“又是玉书那孩子,他在搞什么名堂?”既然是自己的侄儿在背后安排,她也就没有过问。

    鸾梅长公主坐在老王妃身边,好奇的看着老王妃手中的名单。老王妃笑道:“大约是舞台的布置出了点小篓子,我侄儿已经处理去了。”

    另一头的院中,春笺丽在身边舞姬的帮助下,脱掉了霓裳,换上了她那身艳红如火的衣裳,随手拿起宝剑插在腰间,在众舞姬的簇拥下踏出院门,看着远处台上临时安插的戏曲,俏丽的嘴角,溢着嘲弄……看你们现在能够做什么。

    流霞剑阁若是知难而退,将就此被眉妩台压住,再也无法翻身。若是她们非要将事情闹大,那更是遂了她的意,很快,流霞剑阁盗用、抄袭眉妩台创意的“人证”、“物证”就会被一个个的翻出,段十三娘将就此身败名裂。

    不管对方如何选择,她们这一边都赢定了!!!

    此时的流霞剑阁女弟子们,焦灼,不安,随着时间一点一点的度过而不知所措。

    段十三娘心知自己,青春年华已经过去,剑舞被春笺丽压制,那是输人,将事情闹得大了,更是输阵,一口气堵在心里,竟是怎么也喘不过气来。

    岳铭媚等女弟子慌忙帮她抚背,一边安慰一边无声落泪。

    小梦看着难过,扭头道:“哥哥,有没有办法帮帮她们?”对哥哥极是崇拜的小梦,已经有点把哥哥当神仙了。


上一章 下一章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