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儒道之天下霸主 >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19章 替身之偶

正文 第19章 替身之偶

第二场会试,宁江直到第三天的傍晚,结束的锣声响起时方才离开。

    这倒不是因为,他真的写到这个时候,实际上,他的诗赋早就作完,上午就可以离开。

    只不过,连着两场都是时间刚到就急于交卷离开,殿试时,说不定就会有无聊的御史以此为借口,向天子告状说他“轻佻”,进而影响到他在殿试中的名次。

    出来后,秦小丫儿同样早已等在那里,宁江带着她,离开广场,对面,一些马车停在那里,有车夫奔来,询问他们要不要乘车。宁江扫了一眼,来到其中一辆马车前,赶马的是一个驼背的老头。宁江往他看了一眼,问了到外城的价格,然后带着小丫儿,一同上了马车。

    车帘放下,那驼背老头赶着马,马车缓缓转动,绕了个圈,往景龙门方向去了。车里,却有一人早已等在里头,低声道:“老爷!”

    竟然是失踪已有许久的秦陌。

    宁江道:“事情办的如何?”

    秦陌道:“我按着老爷吩咐,到了终南山,果然找到了老爷说的那位焦侥道人,那僬侥道人原本不愿见我,直到我喊出‘天陨流光’四字。我按着老爷你的吩咐,拿出那两枚天陨流光,以及公子的设计图纸,那老道看到那设计图纸,颇为震惊,极力打听公子来历,我自然没有告诉他,只说他日后自然知晓。然后,我便告诉他,我家主人愿意以一颗天陨流光为代价,请他造出那图纸上所画事物,以及几样兵器,那老道看到天陨流光,没有任何犹豫就答应了下来。”

    将一个盒子,捧在宁江面前:“这三个月里,僬侥道人一刻不曾休息,终于为公子打造出了此物。”

    宁江点了点头,这一世里,他虽然还没有与僬侥道人真正的见过面,但是在上一世里,对僬侥道人却极是熟悉,自然知道他根本挡不住天陨流光的诱惑,也知道他必定能够做出自己想要的东西,不管这东西,在这个时代是如何的稀奇古怪。

    他看向秦小丫儿:“我让你们这几日里做的事情,办得如何?”

    秦小丫儿道:“老爷,我们已经调查清楚,青晖湖上,好几艘花船都是被贞吉观所控制,是以,每天晚边,那鲍青都会到青晖湖去,基本上从无例外。贞吉观是全清派在京城的触手之一,那些花船,也是全清派收集情报的地盘之一。”

    宁江冷笑道:“秦陌,你先去找到秦泽和秦坎,你们三人就按着鲍青的行动路线,设计出几套刺杀他的手段,后天交给我。”

    秦陌与秦小丫儿一个错愕,对望一样,秦陌道:“老爷,您不考会试了?”

    宁江道:“怎么可能不考?”

    秦陌道:“可是,后天老爷您不是还在贡院里么?”明天是会试的第三场,如果宁江要参加会试的话,那就意味着,至少要到大后天卯时之后,才有可能离开贡院。莫说老爷只是一个书生,哪怕老爷是最顶尖的一流高手,一旦进入贡院,也不是说离开就能离开的。除非宁江不参加第三场会试,否则,他们后天根本不可能见到宁江。

    宁江却是抚着秦陌带回来的盒子,淡淡的道:“无妨,你们按我的吩咐去做就是……”

    ***

    回到住宅,外头灯笼高挂,屋内烛光摇动。

    宁江将窗帘拉上,左手挚出隋侯珠,以火魂催动,隋侯珠宝光散出。

    他将桌上那长方形的长盒,缓缓打开,以宝光照去,长盒里,竟然放置着一把燧发式火枪、一对鸳鸯刀,以及……一个人偶。

    那人偶看上去,犹如十一二岁的孩童,但却几乎与真人无异,而这,就是他年初是在图纸上设计出来,让秦陌带着,前去找僬侥道人制造出来的“替身人偶”,其中动用了诸多特殊材料,并以天陨流光作为这人偶的“经脉”。

    可以说,除了僬侥道人,世上再没有其它人,能够按着他的设计,造出这个替身人偶。

    他咬破右手食指,在替身人偶上,缓缓的画着古怪纹痕,直到这替身人偶,被这血色的纹痕完全包围。然后,他放下隋侯珠,退了几步,退到床边,躺了上去。

    火魂离体,往替身人偶投去。蓦地,替身人偶从盒中坐了起来,睁开了眼睛。

    那一瞬间,它的眼睛仿佛有火光冒出。

    替身人偶灵活得跳下桌去,拉开窗帘,跳窗而出,来到外头,对着天上的圆月,缓缓的张开双臂,仿佛是吸收日月精华的妖怪一般。月光流入它的身体,它那布满全身的血痕,开始自行增生,直至长出血肉、皮肤、头发。

    很快,一个浑身赤体的男孩,就这般站在月下院中。

    如此奇诡的画面,若是让其他人看到,怕是会头皮发麻,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宁江所用的,其实是西岭巫祝所使用的一种傀儡之术,西岭的苗巫,有时会以纸人、稻草人等为骨架,以大量的野兽甚至是人类的鲜血为媒介,让被控制的鬼怪附入其中,为自己所御使。只是,这种被御使的傀儡,终究是不够灵活,只能在特定环境下使用。

    而那僬侥老道,名为道,其实却是这个世上屈指可数的墨者,擅长各种奇巧淫技,在上一世里,宁江就是在他的帮助下,造出了妹妹的人偶,从外形看,几乎是一般无二。

    至于现在,宁江以僬侥老道制造出的这个男童人偶,配合西岭的血祭之术、傀儡之术,再加上自己强大的火魂,终于成功的,附身在这个替身人偶之上。

    僬侥老道不愧是墨家传人,言出必诺,这替身人偶,使用的俱是这个世界少见的各种奇特材质,又暗藏着他亲手设计的法阵。他张开双手,天地间的神秘能量,犹如被吸扯而来,在他的身上,缓缓的聚集、流动……

    到了夜半,马车缓缓驶入院中,来接这个院子里的举人老爷前往贡院。

    宁江带着秦小丫儿,上了马车。秦小丫儿抱着长盒,她并不知道这个盒子里装的是什么,虽然好奇,却也不敢偷偷打开看。而秦陌没有得到宁江的吩咐,自也不会把盒子里的事物告诉其他人,哪怕是他的义弟和义妹。

    在路上,宁江交待了秦小丫儿,以及做了伪装后,在外头赶车的秦无颜一些事情。他道:“这些都做好后,后日傍晚你们就去找小梦,随便找个借口,留在长公主府上,不要在外头逗留。另外,跟你们的二哥、三哥也说一声,后日晚上,或者赌博、或是闹事,总之在人多的地方逗留,务必让其他人看到他们。至于秦陌,让他后日先暂时离开京城。等大后日,傍晚时你们再跟小梦一起来接我。”

    秦无颜与秦小丫儿并不知道老爷到底要做什么,但还是应了声“是”。

    会试第三场,考的是策问。

    这一次,宁江被分到了地字第一号考棚,等试卷发下来后,他将其打开,见试题中,先写了几个以往立法而后失败的例子,问“自古一法立,一弊生,弊生而又为之立法,于是法如牛毛,弊如蜂舞,如之奈何?”

    像这种策问,题目都是以“天子”的口吻进行询问,让考生模拟臣子的身份进行答题。而这一次的题目,的确是自古以来,总是无法避免的难题。宁江猜想,绝大多数考生,多半会从道德、礼教等方面进行论述,认为法多而弊多,唯有从道德、礼教入手,以补法之弊端……总之是很正确的废话,听起来很有道理,但根本没有可行性的东西。

    策问和经义不同,经义是不容许有任何质疑先圣、违背礼法的回答,又或者说所有的答案,就像另一个世界里的政治课一样,全都是定死的。但是策问却要宽松得多,只要不是太过惊世骇俗,适当离经叛道一些,问题也不是很大,因为策问考的是“用”,能够在会试中担任考官的,莫不是朝堂上的高官,多半也还知道“经”和“用”是两回事。

    举着圣贤书,是为了在这个时代,占据道德高地以打倒政敌,然而真的只知道按着圣贤书做事的腐儒,早就被人打倒了。而根据宁江以往的研究,但凡在会试的策问中,只知道扯古人,扯圣贤书的,通常都拿不到好名次。道理很简单,科举的目的是选治世之才,然而会试的三场,“经学”与“诗赋”根本看不出一个人治理郡县的能力,这两项考的好的,更有可能是书呆子。

    可以说,“策问”是唯一能够看出一个考生将来治理国家的实际能力的地方,如果在这里,仍然靠“正确的废话”来选材,那朝堂上就真的只能是满朝书呆子。

    也正因此,在会试的策试中,答题并不要求绝对正确,尤其像这种历代名臣都解决不了的问题,别人也不指望这些连小小县城都不曾治理过的举人们,真的有办法解决。

    所以,真正重要的,并不是对和错,而是见解的“独到”,那种正确的废话,在策论中很难拿分。

    绝大多数考生,因为没有真正的从政经验,对这样的题目,也就只能从道德、礼法进行着手。身为穿越者的宁江,眼界自然要比这些人开阔得多。他先引用了几句圣贤之言……主要是为了扯虎皮,表示自己的见解,并不违圣人之道。然后开始叙述自己的见解,认为之所以“法多而弊多”,问题并不出在“法多”,而是出在执行上。

    再好的“法”,一旦执行出了问题,都难以避免弊端。“法”可以通过不断的修改、增补进行完善,但如果不能改变上头立法、底下执行变样的问题,那法愈多,底下吏胥可以钻的空子反而俞大。

    在另一个事件里,“王安石变法”的失败就是出在这个问题上,不管上头变法的本意有多好,真正执行的终究是底下人。而要解决这个问题,唯一的办法就是民众监督……当然在这个时代,谈什么民众监督,那就是狗屁。

    何为民?在这个年代,有资格代表“民”的,其实都是乡绅,不与民争利,其实就是不与乡绅争利。于是宁江洋洋洒洒的朝廷立法、吏胥执行、民众监督,引申开来,其实就是“朝廷立法、吏胥执行、乡绅监督”……看起来很美好,真要执行起来绝对是狗.屎。

    虽然如此,宁江相信,这篇策论应该能够入得考官的法眼,毕竟,“民众监督”至少在理论上,就比靠着道德、礼法等空空泛泛的东西来解决问题,更具有可行性。而在具体执行上,能够代表“民众”的只有乡绅,乡绅的最大主力,就是朝堂上荣退下来的高官,“民众监督制”有助于他们发挥余热……想来这篇策论应该能够让那些考官欢喜。

    于是,在宁江那花团锦簇的文章下,一篇理论上可行、看上去很美、真要执行起来绝对是祸国殃民的策论,就这样出炉了……但这绝对不是他的错。

    除非打翻这一整个儒家天下,另建一个真正的法治社会,要不然这“法多弊多”的问题,根本不可能解决得了,神仙下凡都没用。

    在字斟句酌中,宁江到第二天下午,才将这篇策论作完。作完之后,他并没有急于抄正,而是就这般,先将它放在桌上,然后盘膝而坐,一直坐到外头天色渐黑。

    起来运动了一下后,宁江将两张桌子并在一起,自己躺了上去,和衣而睡,火魂却悄然离体,往外头飘去。

    到了外头,几个火盆,在考棚与考棚之间燃烧,不过并不太多,周围又有石墙围砌,这是为了防止失火。火魂直接穿过内墙,几名白道高手,在相隔半丈的两座高墙之间巡逻,宁江有魂无体,这些人自然看不到他。以魂体,从对面高墙穿过,紧接着到了点名厅,一名监考的官员,坐在案后昏昏欲睡,会试之中,他们这些考官也跟坐牢一般,不能离开贡院,不能随便串场。

    哪怕就是修到金魄,宁江的魂体,也无法离开身体到这般远,且风吹日晒,都会受到一定影响,但是他现在已经修到了“火魂”,风吹日晒对他的魂体已经没有多少影响。他就这般穿出贡院,越过广场,神不知鬼不觉的,飘然而去。

    他的魂体,犹如火焰燃烧一般,杀气凛然,只是无人能见!

    月黑风高,正好杀人!


上一章 下一章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