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儒道之天下霸主 >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30章 星火再起

正文 第30章 星火再起

宁江站在那里,呆呆的看着妹妹。

    一直在想着要不要去安慰妹妹,没想到妹妹却找了过来,一时间,也不知道应该对妹妹说些什么。

    只是再一想,妹妹会来找他,那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吗?妹妹才十几岁,要是在另一个世界,都还是个初中生,第一次杀人割头,心里肯定是慌的,估计怎么都睡不着。她原本以为我回来后,会去陪她,结果我一直没过去,那她找过来不是也很正常?为什么我会没想到?

    不由得感叹着,自己只要一碰到妹妹的事,就不免手忙脚乱,你说我刚才到底烦躁些什么啊?

    看向妹妹,只见,此刻的她,大约是因为洗浴完后就去睡了,身上就只穿着一件白色的半臂短裙,轻薄的白裙罩着玲珑的体态,其它应该什么也没有穿,初熟的美体似有若无的勾勒,白皙的粉颈、可爱的锁骨、玉藕般的手臂、以及裙下露出的精致足踝各逞丽质。

    大约是看到自己用脑袋撞书柜的样子,她像好奇的小猫一般,歪着脑袋,轻轻的抬着头,看着他来:“哥哥,你在做什么?”

    宁江干咳一声:“没事……没事!”又问:“这么迟了,怎么还没睡?”

    小梦低着头,看着她自己的足踝:“哥哥……你不喜欢小梦了吗?”

    宁江看着她:“怎么可能呢?你是我妹妹啊?”

    “小梦……小梦有点心慌,睡不着!”小梦伸出手,拉着他的衣角,“哥哥,你陪我睡觉!”

    “啊?这个……哦!”唉,算了,还是陪陪她吧。

    话说回来,三更半夜的,穿成这样,跑到哥哥房间,让哥哥陪她睡觉……我是不是把妹妹的底线突破得太厉害了?

    ……

    ***

    桌面猛然掀起,茶壶、茶杯俱都飞出,乒乒乓乓,砸的满地都是。

    穿着红衣的少女,在屋子里愤怒地喘着气,愤怒,屈辱,从来没有这样的愤恨,也从来没有这样的屈辱。

    身形一闪,她蓦地拔出挂在墙上的宝剑,一剑劈下,掀翻的桌面,陡然间分了开来,往两侧滚了一滚。

    一个声音,在屋中忽的,冷然传出:“你今天失态了!”

    红衣的少女蓦地扭头,见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个模糊的男子,赶紧把剑挂了回去,在他面前跪下:“祭司大人!”

    “这桌子又不是宁江,你劈它有何用?”那男子冷冷的道。

    红衣的少女咬牙切齿:“祭司大人,那宁江分明有些问题,为什么不干脆直接把他抓了?”

    “就算他的表现,非同寻常,但这世上也尽有天才,何况他不会武功也是事实,是不是就是女尊要我们找的人,也不好说。”那人冷冷的道,“更何况,他现在在京城风头正劲,国子学太学生,州试解元,会试会元,剑指金榜,太后关注,简在帝心,你说让他消失,就让他消失?”

    “但那宁江实在可恶……”

    “他再可恶,也不过就是一个书生,你迷不倒他也就算了,如今的儒道,虽然早已不复从前,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应有尽有,但也总有一些心志坚定,不为你媚术所惑的,毕竟,不管什么说,他也是有文气的人。但你不该反被他激怒,善女神即将再度出世,像你这般心浮气躁,我如何敢让你成为候选?”

    红衣的少女赶紧道:“笺丽知错!”又道:“但那宁江……”

    “暂时先不用管他,反正他也飞不了天!”祭司大人道,“此刻我们还有更重要的敌人要面对。今晚僵尸门突然遇袭,京城以及周边的各个分舵,几乎被连根拔起。全清派事前,竟然完全没有得到风声。虽然报复僵尸门的是赫冲门,但是赫冲门在前段时间损失惨重,绝没有这等实力,我们已经查到,这是有人合纵连横,将全清派的敌人全都拉拢到了一块。杀鲍青,是为了斩断我们在京城下九流里的眼线,击垮僵尸门,等于除掉了我们散在各州各郡的情报网。很显然,有人利用这些年全清派发展太快,吞下的地盘还没有完全消化,想要一步一步的把全清派击溃。”

    少女道:“那些门派,要是有这种本事,以往也就不会被全清派打压成这样,看来,他们的背后,必有能人指点。”

    “我和王易卿道长也是这般认为的!”祭司大人道,“全清派和我们在京城的力量,可以说是互补互成,没有我们,全清派的力量就只能局限在江湖,没有全清派,我们在京城同样也失去了最大的帮手。包括赫冲门在内,那些彼此串联的帮派,幕后的黑手一定要想办法揪出。鲍青被杀,让全清派在京城下九流中的情报来源几乎溃散,否则也不会完全觉察不到赫冲门对僵尸门的全面反击。现在,他们只能先靠着我们在京城的情报网,找出幕后黑手,这件事暂时交给你来处理。”

    少女脱口道:“我看那宁江很有古怪,会不会就是他……”

    祭司大人看白痴一样的看着她。

    红衣的少女伏道:“抱歉,大人!笺丽被愤怒冲昏了头!”想一想都知道那是不可能的。鲍青死的时候,那宁江在考会试,而且今晚那些门派全面反击时,宁江可是赴宴去了。再说了,不管那宁江如何了得,但毕竟来历清楚明白,跟江湖完全无涉,跟全清派更无仇怨,怎么也不会是幕后主使。

    “你以媚术对付那宁江失败,慧心反而被他打乱。那宁江,你暂时不用去管他,全力找出那幕后黑手。至于宁江,我会先让你的师姐盯着。”祭司大人道,“京城的事虽然重要,但善女神再度出世的事,更加重要,你是侯选处女,多加修行,保持住自己的心境,莫要自误!”

    身形一闪,如同青烟一般,飞出窗外,消失不见。

    “恭送祭司大人!!!”春笺丽伏地拜道。

    ***

    初夏的天,亮得较早,辰时左右,外头就已经大亮。

    秦无颜也如同往常一般早起,来到庭院,看到空空荡荡的庭院,有些发懵。

    以往这个时候,姑娘可是早就起床练剑了的,今天,她竟然到现在都还没有起床?

    做了一些事儿,看看天色,阳光已经铺在了院中,外头的街面,正在变得热闹。另一边,小丫儿也已经在生火烧饭。

    她来到姑娘房间,为姑娘掀开香帐,正要把姑娘唤醒,结果却看到老爷也睡在姑娘床上,姑娘搂着老爷的腰,把老爷当抱枕一样抱着,睡得香甜,一时间不由得怔在那里。

    什么情况?这又是什么情况?

    好在老爷的衣服是完整的,姑娘虽然只穿着一件洁白的睡裙,纤细的腿儿都在裙下露出,但至少也不是光溜,要不然她真的怀疑……怀疑什么啊?人家是亲兄妹好不好?

    这一天,兄妹两人都睡得很迟。

    对于宁江来说,倒是很正常的事,在考会试之前,他也是天天用功,时时读书,考完会试之后,就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了,会试结束,剩下的就是不用考经义的殿试了。

    但是对于宁小梦,这般的贪睡,在这些日子倒是极少见到的事。

    起床后,吃完早饭,宁江就带着妹妹一同逛街,中午到了南区最好的酒楼,下午帮妹妹买了一些新衣服,逛了最繁华的青鱼坊,然后……我到底在做什么啊?说好的培养妹妹的独立性呢?说好的狠下心来,减少妹妹的依赖性呢?

    早知道会变成这样,我昨晚纠结那么多做什么?宁江对自己有那么一些无语!

    傍晚的时候,回到宅院,见到了早已在那里等着他们的秦陌。秦陌拿了几本账簿交给宁江,这是僵尸门最核心的账本,就是为了神不知鬼不觉的搞到这几本账簿,宁江才让妹妹去杀典杰,至于故意让她披麻戴孝,斩首便走,不过是让僵尸门往“寻仇”的方面去想。

    晚边,宁江就在那里,一页一页的翻看账簿,小梦没有事做,就在旁边为哥哥剥着香蕉。

    宁江把账簿从头到晚翻了一遍,紧接着便一声冷笑,拿来一张纸,在上面写上几个地址,把秦陌叫了进来:“告诉秦泽,让他带着正气盟,把这几个地方都给挑了。”纸页交给了秦陌。

    又道:“让秦泽、秦坎准备好,这几个地方一挑,僵尸门怕是等不住全清派的安排和配合,就会狗急跳墙,全力出手,让正气盟提前设好陷阱,让他们自投罗网。让无颜去配合你们,趁乱把虎冲石杀了。”

    秦陌道:“老爷,为什么这几个地方一挑,僵尸门就会狗急跳墙?”

    宁江淡淡的道:“因为这几个据点,藏的是僵尸门真正见不得人的买卖,一暴露,马上就会惹来官府的调查。他们不知道正气盟到底查出多少,但这几个据点,明面上跟僵尸门根本无关,突然被挑,必定会让僵尸门疑神疑鬼、按耐不住。”

    这几个账本,在此之前秦陌也翻看过几遍,完全看不出宁江何以能够做出这样的判断,虽然如此,他却也没有再多问,带着那页纸匆匆去了。

    小梦道:“哥哥,我们要不要也去帮忙?”此刻,她对自己的实力,也有了相当的自信,而且昨晚连把人活生生的割脑袋这种事都做过,虽然事后有些心慌,但现在想来,好像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宁江摇了摇头:“不用,如果他们几人带着正气盟,以暗算明,又提前算到僵尸门的反应,这样都没有办法将僵尸门一锅端,那也没有必要再跟着我!”

    小梦抿着嘴儿:“哥哥……说的好像可以跟着你是他们的光荣一样!”

    宁江心想,这话说得好!他道:“小梦,今晚还有一件事,需要你去做……”

    小梦道:“要砍脑袋吗?”

    宁江道:“不用。”

    小梦道:“……哦!”

    宁江心想……为什么妹妹看上去有一点失望?

    他道:“今晚,你去帮我对付一个人!”

    小梦问:“谁?”

    宁江道:“春笺丽!”

    对于这些日子自己所做的决定,宁江都会详细的解释给妹妹听,其中也包括了春笺丽的各种疑点。此时,小梦也早已知道春笺丽有问题,但是对于哥哥为什么这么快就去对付春笺丽,小梦却还是不太明白。

    “哥哥,现在就要杀掉她吗?”她不解的问,“会不会打草惊蛇了!”

    “蛇已经被惊动了!”宁江道,“全清派和拜火教都不是傻瓜,昨日正气盟的全面进攻,必定已经让他们觉察到在正气盟的背后必有串联,而且肯定已经开始着手调查正气盟背后的‘主谋’,如果我们放手不管,他们早晚会查到秦泽、秦坎身上,甚至有可能沿着这条线查到你身上。不用指望我们这边全无破绽,那是不可能的,除非不做事,只要有做事,总是有迹可寻,而是要给对方制造更多的破绽,就像两个人的决斗一样,只有给对方造成各种破绽,对方才会无暇来寻找我们的破绽,在对方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之前,以快打快,撕开对方的网,迫使对方全面收缩,此是其一。”

    又道:“对于我们来说,大不了发现不妥,马上离开,但是对于拜火教来说,他们在京城才是真正的见不得人,一旦被揭开,多年的经营功亏一篑,万一惹起朝廷注意,让朝廷知道拜火教徒在京城搅风搅雨,势必引出三法司衙门对拜火教的全面调查,他们怕,我们不怕,既然这样,我们为什么不利用这种优势,进一步把事情闹大,压制对方?这是其二。”

    看了妹妹一眼:“这是其中两个理由,还有第三个理由,你想想。”

    还有第三个理由?小梦埋头苦思,左想右想,却是怎么也想不出来,不得不小声的问哥哥:“哥哥,第三个理由是什么?”

    宁江看了妹妹一眼:“那个时候,春笺丽竟然想要对你下术引……看她不爽!”

    小梦:“啊?”想了一想,紧接着便又喜孜孜的看着哥哥:“哥哥……要不要砍她脑袋?”

    ……


上一章 下一章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