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儒道之天下霸主 >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33章 杀春笺丽……

正文 第33章 杀春笺丽……

就是因为知道,三法司衙门不能不管,宁江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先一举击溃僵尸门。

    杀鲍青,拔掉全清派在江湖最底层的下九流里的触手,除掉僵尸门,让全清派无法再利用僵尸门在京城之外,以死尸客栈、义庄组成的江湖网络,并让赫冲门顺势抢夺僵尸门在各地的据点,袭击春笺丽,敲山震虎,让拜火教在京城的隐藏势力疑神疑鬼,不敢轻易相帮全清派,毕竟他们在京城是真正上不得台面的。

    这三步,虽然在很大程度上拔掉了全清派的爪牙,但说到底,靠的是出其不意,打了全清派一个措手不及。但是正气盟的组建毕竟仓促,真要马上与全清派全面开战,胜算着实不高。现在,先把战果控制在对僵尸门的拔除上,反过来利用三法司衙门压住全清派,让他们不敢妄动。

    然后,利用全清派的威慑,对目前还是太过松散的正气盟,进行整合,并逐步在暗中控制,一步一步的,在江湖上构建属于他的影响力……这就是他的目的。

    三法司衙门的重压,让全清派不得不暂时隐忍,再加上,全清派虽然这几年里扩张迅速,但毕竟根基不稳,一些被迫投向全清派的小势力,在意识到专门与全清派作对的“正气盟”的存在后,也变得蠢蠢欲动,让全清派颇为头疼,京城里的“江湖”,虽然剑拔弩张,表面上却沉寂了下去,虽然谁都知道,这份沉寂,最多就是维持到殿试结束。

    但是对于宁江来说,全清派固然要灭,但是更重要的是,他必须利用春笺丽这一条线,深挖出拜火教在京城里的其它线,只靠着春笺丽这一条线,实在是太过脆弱,一旦这条线中断,拜火教将再次消失在他的眼中,下一次想再找到与它有关的线索,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傍晚时的天气,开始变得有些闷热。染河里,不时有鱼儿,在河面吐着水泡。

    木屋里,宁江用毛巾浸着脸盆里的清水,小心的拧干、交叠,置在躺在木板上的少女的额头上。

    少女低声道:“我真的没事……”

    宁江道:“你的烧一直没退,怎么可能没事?”

    少女没有办法告诉他,她现在的发热,纯粹是功法上的原因,他只是一个书生,跟他说这些他也不懂。

    宁江就在这里,一直陪着她来,与她说话,直等她看上去真的好了许多。又为她换了伤药。少女被他扶起,有些难为情的,用双手叠在腹下,任由他为自己包扎着大腿上的伤口。大腿上的伤口重新包扎好后,便是背上的伤。宁江其实隐约发现,她的伤口愈合得很快,这绝不是正常的人体质。

    而在伤口没有发炎的情况下,她现在的发烧以及虚弱,就显得很不寻常。但他只是一个“读书人”,自然装作看不出其中的问题。

    帮少女重新躺好,为她盖好毯子,让她早点休息。宁江转身,往门外走去。少女躺在他的身后,看着他的背影,迟疑了一下:“你……等一下!”

    宁江回过头来,看着她。此刻的少女,身上就盖着一件毛毯,香肩裸露,她抓着毯子的边缘,犹疑的道:“我……真的就那么恶心吗?”

    宁江想了想,说道:“抱歉,我那个时候不是故意的……只是没能忍住!”

    “没能忍住?”少女的眉间,不由得有涌起一丝怒意,强行撑着身子坐起,瞪着宁江。

    “因为你当时的那个样子……实在是太假了!”宁江道,“不管是你的笑,还是你的动作,都实在是太假了,明明是带刺的玫瑰花,非要伪装成牡丹花。我不知道那些人,怎么会被那样子的你迷住,不管怎么看,那都不是真正的你吧?”

    少女张开口,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她当然知道,那个时候,自己用媚术伪装了自己。而那些轻而易举的就被她迷住的家伙,其实她打心眼里是看不起的,然而眼前的这个人,不但轻而易举的看破了她的伪装,甚至为这种伪装而鄙夷。一方面,既因为对方的鄙夷而愤怒,另一方面,却又完全无法反驳对方的话,这让她一时间,完全说不出话来。

    这是一种矛盾到极点的心情,一方面,这种羞辱感实在是挥之不去,尤其是,这家伙还救了她,看过她的身子,那这种鄙夷,简直就像是毒蛇一般嘶咬着她。但是另一方面,对于对方的鄙夷,她既然完全无法反驳,因为她的确是在他的面前,作了伪装,偏偏还自以为是的,以为能够将他迷倒。当所有人都因为她的一颦一笑而倾倒的时候,这个鹤立鸡群般的少年,却一眼看穿了她的真面目。

    宁江却又慢慢的踱到她的面前,拿起折扇,用扇头轻轻的托着她的下颚。春笺丽眼睛瞪得更大,被对方这近乎调戏一般突兀的举动,弄得说不出话来。

    宁江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忽的笑了一笑:“其实你这个样子……倒也蛮可爱的!”然后负着手,转过身,慢慢的往外头踱去。

    少女在他的身后发懵!这到底……什么人啊?

    宁江走出木屋,此时天色虽然已晚,但夏日的夜晚,并不是特别的暗,只是那种空气中的那种闷热感,愈发的重了,看来半夜怕是会有一场震雨。

    再一看去,远处的巷头,站着一个纤细窈窕的身影。宁江手持折扇,走了过去,道:“小梦……”

    小梦微微的抿了抿嘴:“哥哥……为什么不砍她脑袋?”

    宁江耸了耸肩:“还不是时候!”春笺丽是早晚要杀的,但目前还需要从她这条线进行深挖。

    小梦有些气恼的样子:“哥哥,你是舍不得吗?”

    宁江一个错愕:“为什么舍不得?”

    小梦嘀咕道:“这两天,哥哥一直都在陪着她,都不理小梦了!”一握腰间宝剑:“哥哥,我们砍掉她的脑袋吧!”

    “等一下,等一下!”宁江赶紧拦住她……现在就把春笺丽的脑袋砍掉,那他这两天到底在忙活什么?

    “我就知道哥哥舍不得!”小梦转过身,使劲踩着地,踏着步子往前走去,“不就是因为她‘蛮可爱’的?”

    宁江在妹妹的身后,怔怔的看着她的背影。

    妹妹这是……在吃醋吗?

    不由得回头,往木屋看去。虽然利用春笺丽挖出拜火教在京城的势力这件事,极为重要,但是为此惹得妹妹不高兴的话,那就有点因小失大了……果然还是应该现在就杀了她吗?

    到了夜半,随着轰的一声,阵雨终于下了下来。

    水汽从打开的窗子,往屋里渗入,屋里的气死风灯,在桌上散出橘黄色的暖光。

    宁江坐在桌边,将桌上蛇蜀笺涂涂画画,想了想,将其中的“春笺丽”三个字随手划掉,又修改了许多细节。

    就这般过了许久,他停了下来,将蜀笺看了一会,朝门口道:“把小梦叫来吧!”

    早已等在门边的秦无颜,到另一个房间把姑娘唤了过来。

    小梦来到宁江身边,道:“哥哥,你叫我吗?”

    宁江随口道:“去把春笺丽杀了吧!”

    小梦呆了一呆,紧接着,歪着脑袋,疑惑的看着哥哥:“可是,哥,你不是说留着她还有用么?”

    宁江道:“也没有太多用处!”为了一个春笺丽让妹妹不高兴,实在是得不偿失。

    小梦道:“哦!”提着剑,撑着伞,出门去了。

    宁江朝秦无颜道:“去帮小梦善后吧!”

    秦无颜应了声是,转身要走,想了想,回过头来:“可是,老爷,现在去杀春笺丽,那这两日老爷所做的事不就完全是画蛇添足了吗?如果一开始就让姑娘悄悄杀掉春笺丽,谁也不会怀疑到老爷,现在收留了两天再去杀她,搞不好就会留下线索。还有,拜火教怎么办?”

    宁江说道:“无妨,我自然会有办法。对了,记得把春笺丽的脸皮割了,以后说不定有用。”

    秦无颜道:“是!”匆匆的,随姑娘去了。

    宁江搓了搓脑袋,要杀春笺丽,前晚就应该直接下手,其实他当时也是看到春笺丽竟然能够从小梦刀下逃生,又身上带伤,干脆扮演一下她的“救命恩人”,拖了两天再来杀她,的确是画蛇添足了,不过算了,将来的事情,也很难说的清楚,也许留着春笺丽不但利用不上,反而会成为将来的祸患……杀了就杀了吧!

    拿着蜀笺,又细看了几遍,杀春笺丽的时机的确是有些不对,但只要秦无颜成功的毁尸灭迹,问题也不是太大。于是收起蜀笺,正准备上床睡觉,结果就看到小梦又带着秦无颜回来了。

    他一个错愕:“这么快?”

    杀现在还是虚弱的春笺丽自然简单,但毁尸灭迹却是需要时间的,她们这么快就回来是怎么回事?

    小梦把油伞放在门边,在桌旁坐下,看着宁江,道:“哥哥,我没有杀她!”

    宁江道:“为什么?”

    小梦道:“哥哥,这些日子,你要小梦做的事情,都会详细的解释给小梦听,为什么这次没有?”

    宁江道:“这个……”

    小梦双手叠在胸前,歪着脑袋,脸蛋枕在手臂上,瞅着哥哥:“哥哥……你是因为小梦,所以才要杀掉她的吗?”

    宁江右手握拳,放在嘴前,轻咳了一声……看来这些日子对妹妹的教导,还是起到了作用,虽然他没有认真解释,但妹妹在路上,还是成功的推导出了他想要在这个时候杀春笺丽的真正原因。

    他看向妹妹,正要说话,妹妹却嘿嘿一笑,伸出手来,在他的头上摸了摸。

    “做什么做什么?”一向都是他摸妹妹脑袋,现在突然被妹妹摸,让他有点无法适应。

    妹妹却已跳了起来,欢快的转身去了。跑到门外,忽的抓着门沿,探进脑袋,嘻嘻的道:“哥哥……其实小梦不生气!”然后唱着歌儿去了。

    宁江为妹妹这番莫名其妙的举动,怔了好半会,然后才好笑的摇了摇头,拿出蜀笺,把春笺丽的名字重新写上去……算了,先留她一条狗命!!!

    ***

    阵雨席卷了京华,远远近近的园林、名山、官邸、石桥,都在阵雨中沉静。

    内城中,隔开市坊的高墙与高墙之间,执行宵禁的兵士,穿着蓑衣,戴着斗笠,在阵雨中前行。

    启圣坊中,一处豪华的园林中,美丽的女子,在石亭中弹着瑶琴,琴音与雨声混杂在一起,在那杂乱的喧闹中,悦耳的曲调如同天籁一般漫开。远处,提着灯笼的带剑侍女,倾听着长公主的琴乐,陷入那缠绵的情丝。

    穿过了内城的染河,在阵雨中激溅着水花,水位缓缓的上涨,穿过了两道水门,往东方滚滚而去。

    外城的街道,纵横交错,更夫在屋檐下避着大雨,连打了几个呵欠。在他的前方,两座石狮在阵雨中威严。另一条街,某处豪宅的后院,一名小贼正试图利用工具攀墙而入,入内盗窃,嘭的一声,钩索在雨水中打滑,他就这般栽了下去。

    一个偏僻的木屋里,躺在木板上的少女,浑不知自己已经在鬼门关前走过一趟,盖着毛毯,在黑暗中睁开眼睛,回想着那个少年,用折扇托起她的脸蛋,说她“这个样子也很可爱”时的气人模样,她在黑暗中恨恨的咬着嘴唇,不知怎的,心又跳得好快。

    相隔了一整条街的,染水边的宅院里,另一个浴后的少女,则在床上盘膝而坐,练着魂魄,娇媚的脸蛋被晃动的烛光映得嫣红,在她的床边,挂着精致的宝剑,与样式古朴的双刀。

    在她隔壁的屋子里,侏儒女张开手臂,睡得香甜,外屋的青年女子则在翻看着老爷赠给她的功法秘籍,时而陷入沉思。

    同一间宅院里,少年起床,慢慢的踱到窗前,推开窗子,看着外头的雨夜。夜里的凉意,随着湿气扑面而来,雨水敲打着院中的石地,噼啪作响。他的目光,仿佛穿过了重重雨幕,投向遥远的夜空。

    虽然是春季过后的第一场阵雨,但还是……下的不够大啊!!!

    看来要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一些!!!

    [写这一章的时候,犹豫了好久,虽然按照正常的大纲走向,春笺丽不应该死在这里,但是写的时候,很想就在这里让妹妹把她杀了啊。倒不是因为讨厌这个角色,只是想着,在大家都说我要把她收入后宫的时候,突然把她杀了,到时候看大家的反应一定很有趣,一想到这一点,肚皮都快要笑破了。后来花了大半天的时间,才强行压下在这里把她写死的冲动。T_T]


上一章 下一章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