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儒道之天下霸主 >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51章 真人逞威

正文 第51章 真人逞威

    这一夜,不知有多少人在睡梦中被惊醒。

    杀人分尸案,国子学纵火案,到现在都还没有找出凶手,如同阴影一般压在人们的心头,有怪物在接近京城的消息,更是在暗地时传得沸沸扬扬。

    然而到了半夜,外城到处都是马蹄声,时不时的,更是响起令人心惊的、不可知的野兽的吼声,这种兵荒马乱的感觉,在京城已经许久未曾出现,令得外城里的达官显贵、平民百姓,在睡梦中惊醒,惶惶不安,也不知外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京城里戒备森严,每一支兵马的调动,都会牵涉到许多机构,此时此刻,皇城之内,帝王所住的禁中已经是灯火通明,当今天子也已经被外层所发生的事所惊动,形部与兵部的官员,正在急急赶往皇城。

    龙首山上,立在高处的小梦,看到了坊与坊之间的禁道,火把聚成火蛇,穿梭而过,往外城赶去。

    到底发生了什么?难道真的跟哥哥有关?她心中焦急不安。

    与此同时,外城之中,一个老者立在高处,看着呈扇形一般,往一个方向移动的众多火把。赶来的兵将虽多,但那怪物刀枪不入,且过墙拆墙,逢屋撞屋,那些兵马竟是怎么也无法将它堵住,被它带着跑。

    这老者,乃是拜火教四大祭司中的“天洪祭司”,因为有着无论如何不能暴露的身份,今晚的行动,他并没有亲身参与,而只是作为一个旁观者。然而事态显然处在失控之中,这让他深深的皱紧了眉头,他们所要对付的,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他看向那火光汇聚的扇形,所移动的方向,眉头进一步的皱紧,那个方向是……无咎山?

    无咎山,乃是全清派在京城开宗立派之处,之所以唤作“无咎”,取的是易经里“或跃或渊,进无咎也”之意。

    此时此刻,外城的喧闹,也已经影响到了无咎山,无咎山上同样燃起了灯火。

    两名守山门的弟子,身穿道袍,握着剑柄,警戒的看着远处。在那个方向,火光照亮了半边天,奔走的马蹄声,屋檐又或围墙倒塌的声音,令人头皮发麻的兽吼与此起彼伏的惨叫,混杂在一起,正往这个方向不断接近。

    他们看到了一个男孩,从远处的土墙上翻过,往他们这边奔来。

    “站住!”两名年轻道者齐声喝道。

    “怪物!怪物!”那男孩手忙脚乱的往身后指去。

    轰的一声,土墙倒塌,一个浑身是血的巨型怪兽,在怒吼中往这边冲来。

    怪物?他们心中同时闪现出这个念头,而尖叫着的男孩,已经从他们之间冲了过去,冲上了无咎山。

    眼看着怪物接近,两人齐齐的拔出剑来,却没有一个人有勇气向这个浑身浴血的怪物出手。怪物也就这般,从他们之间冲过。然后,不知多少的兵将赶来,紧追着怪物,如潮水般涌了上去,而他们只能不知所措的看着。

    段清厉、孙清静是全清派派主王易卿的两个徒弟。

    两个人,在拜王易卿为师之前,就已经是江湖上的成名人物。段清厉原名段厉,孙清静原名孙文静,两人都是在拜师之后,改了名字。

    此时此刻,他们正带着一批弟子,惊疑不定的,听着由远而近的喧闹。

    鼎沸的人声,在山下犹如冲来的潮水,最先闯上山的是一个莫名其妙的男孩,紧跟着男孩的却是一个妖怪般的家伙。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闯上了全清派的重地,他们自然不能不管。

    “拿下他们!”段清历下意识的发出命令。随着他们一声令下,那些全清派弟子冲向了怪物……一个块头巨大浑身是血的怪物,与一个十岁左右的孩子,他们下意识的忽略掉了其中一个,联手对付着他们认为真正可怕的家伙。

    然后就是血肉横飞,最先接近怪物的几人,被它肆无忌惮的杀戮!

    段清厉、孙清静同时拔出了剑。

    段清厉一出手,长剑如同游龙一般抖动,铿铿锵锵的,漫开数道光芒,人还在数丈之外,刹那间,剑已经到了怪物身前。孙清静的剑光更为华美,仿佛在空中一个折射,噼啪一声,击出刺耳的剑响。

    两人的宝剑,同时击中了怪物,震出金石相交般的精光。周围的众弟子齐齐的发出喝彩,然而两人却已经凭着手感知道不妥,那种握剑的手掌被震得发麻的感觉,根本就不像是击中了血肉之躯。

    两人反应极快,直接抽身便退,那怪物却已经撞入了众弟子间,一人被硬生生撕裂,一人的头骨被兽掌拍碎。

    然而,随着段清厉与孙清静这两大高手这么一阻,男孩已经不知去向,而那些兵将也已经拥上了无咎山,将那怪物团团围住。只是,面对着根本不怕任何伤害的怪物,人多并不能起到多少用处,反而因其混乱,造成了更多不必要的死亡。在咆哮中乱撞的怪物,每一次冲击都在收割着生命。

    断手与头颅在空中飞舞,照明的火把四处乱飞,燃起了树木、焚烧着道观。

    一名道者匆匆赶出,一眼认出率兵冲上山头的武将,低声道:“赵将军,出了何事?”

    “王真人!”赵昕道,“这怪物不知从何处混入京城,大开杀戒,已经被它杀了不知多少人,我等四处追赶,好不容易将它逼入此间,只是这家伙刀枪不入,且不惧文气,恐怕还需要王真人和贵派帮忙,如能将它擒下,我等必上奏天子,为贵派请功。”

    赵昕心知,对上这种不知从何而来、不惧刀枪的怪物,即便是有文气加成,他所带来的兵士也很难起到大的作用。从一开始到现在,他们已经不知道在这怪物身上劈了多少刀,刺了多少枪,却是一点用处都无。全清派都是练武之人,王易卿更是京城中数一数二的高手,或许能够派上用场,是以先许下好处,反正这怪物已经杀上了无咎山,王易卿想不帮忙都不成。

    这就是从铜州而来的那只怪物?王易卿紧紧的皱着眉头。

    他知道,今晚藏在京城中的拜火教徒有所行动,似乎是要找什么人,但是具体情况如何,其实他也一无所知。他与拜火教,更多的是彼此利用的关系。然而,京城这么大,光是人口就有一百五十万之多,这只怪物竟然冲上了无咎山,这让他有一种无端端的就引火烧身的感觉。然而,正如赵昕所猜,火已经烧过来了,他想不管都不成。

    “布剑阵!”他一声喝下。

    王易卿,原本也是秀才出身,但因为呵兄骂嫂,欺负乡邻,差点被取消功名。在那之后,他深深的意识到声名的重要性,开始苦心经营自己的名望,先假借道门,为自己扯上虎皮,又开始待兄如父,待嫂如母,接济乡里,制造出痛改前非的假象。于下,广收门徒,以清规戒律进行约束,于上,开始专一走上层路线,经他纂改后的“全清教义”,深受朝廷上下喜欢,发展极快。

    如今的他,已经几乎控制了整个京城的江湖,虽然这些日子,遭遇到超出意料的反抗,但也不过是些疥癞之患。

    但是王易卿并不满足,他的目标,是要在大周王朝,彻底取代正一教,成为整个道门的代表,进而当上大周王朝的国师。而他也比朝廷上下更清楚,此刻大周王朝暗中面临的内忧外患,深知自己的机会很快就要到来。

    这是能够让他一展所长的时代,为此,暂时的压抑本性是值得的,即便他对那老实巴交只会在他年幼时责备他到处惹事生非、说他整天给家里找麻烦的大哥极是厌烦,即便他恨不得亲手活埋那个整日里说他游手好闲的嫂嫂,甚至对他那个长得还算标致的侄女,暗中早有窥视之心。

    但是为了给自己带来好名声,他仍然好好的善待他们,帮他的侄女找到一个好婆家,把自己暗地里用各种血腥手段赚来的金银,毫不犹豫的大方送出,馈赠弱小。

    他的忍耐带来了回报,以前不过就是一个地方上的二赖子,但是现在,他在京城里已经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但是这还不够,他要成为这个时代里拯救天下的英雄,而要成为英雄,首先就要让这个天下变得更加的混乱,与拜火教的交易只是各取所需,他还有更加庞大的计划,一个足以搅动风雨,然后让自己站在时代的浪头前、为万世所瞩目的庞大计划。

    等到他真正的功成名就,到那时,吃了他的,拿了他的,都要给他千百倍的吐出来。

    “布剑阵!”随着他的一声令下,七七四十九名道者从四面八方飞掠而出,将那怪物团团围住。士兵如潮水一般被迫退,四十九柄长剑围着那怪物疾旋不休,剑锋过处,气势如桶,竟将那怪物重重的困在中央。怪物的每一次冲撞,都有七柄剑同时将它击中,将它打回原地,不管它冲向谁,侧面总有接应,形成固若金汤的防御。

    赵昕蓦地动容,全清派竟然还藏有如此神奇与了得的剑阵?

    那如同星河一般,交错游走的剑光,耀花了他的眼。

    此时此刻,涌上山来的士兵与无咎山的道士,在外围混杂在一起,男孩又藏身在这些人之间,不知何时,他已经到后方打晕了一个小道士,换上了他的道袍,随手挽了一个小道髻。

    所有人视线的焦点,全都在那怪物身上,自然也没有人注意到他。

    他在人群中看去,只见那七七四十九名道士,前前后后分作七层,每一层又都是七人,踏的是北斗七星之阵。剑气交错,人影游走,迫使那怪物怎么也无法闯出重围。

    他的嘴角溢着一丝冷笑,开始在人群中跑动起来。而不管他如何跑,那怪物仿佛都能够锁定他的位置,在愤怒中,千方百计的想要朝他冲来。男孩并不知道这怪物的来历,但这并不妨碍他基于已经发生的事情进行分析,这怪物是冲着他来的,它甚至很可能,是追着他,从铜州来到京城……虽然不知道,它到底是怎么从茫茫的人海中找到他的。

    王易卿眯起了眼,因为他发现情况有些不太对劲。

    他所秘藏的这天罡北斗剑阵,就算对上宗师级的顶尖高手,也能够将其轻易的困住、击杀,这怪物刀枪不入,仓促之间无法杀死也就罢了,但困住它本该是绝无问题。

    然而此刻,这仿佛失去理性、只知道野兽一般乱撞的怪物,所冲撞的方向,无巧不巧的,竟然都是天罡北斗大阵的阵眼所在。整个大阵,一次次的被撼动,原本密集的大阵,布阵的四十九人逐渐后退,阵形越来越散。

    难道这怪物竟也懂得术数,能够看破这天罡之阵?王易卿皱了皱眉,段清厉与孙清静亦是动容……这怪物到底是什么来历?

    “吼~~”怪物一声暴吼,突然间加快了速度,七柄长剑刺出,竟然只有一支刺在了它的身上。咣,那支长剑立时断去,其他道士甚至还没有来得及补上,怪物已经突入,杀戮,原本固若金汤的阵势立时大乱,尸体飞起,血肉铺地,惨叫连连,两颗头颅在怪物的拍击下撞在了一起,发出清脆的爆响,脑浆冲起。

    王易卿又惊又怒,他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用来对付江湖上绝顶高手的天罡北斗大阵,居然一下子被怪物连杀多人。右手一引,宝剑快速出鞘,他整个人腾起半丈,如同蛟龙一般,朝着怪物破空袭去。人还在半空,宝剑就已经吐出一尺长的青色冷光。

    “剑芒?”赵昕大吃一惊。王真人果然已经踏入了宗师级的境界。

    刷!在其他人连眼睛都来不及眨的那一瞬间,怪物身上溅出血花。

    这是它今晚第一次受伤!

    在整支军队的枪林剑雨中,分毫无损的怪物,因为王真人的一剑而受创,使得周围所有人尽皆震撼……这就是身为宗师级的武者的实力?

    怪物在愤怒的吼声中,疯狂的扑向王易卿,王易卿绕着它疾旋不休,每一剑,剑锋都有剑芒吐出,刷刷刷刷刷,怪物身上便已多了十几道伤口。

    在众人的不断喝彩声中,王易卿却是冷哼一声,换了是其他人,早已经被他所杀,但是这怪物的确是强悍,即便是他这般摧铜斩金的剑芒,给它造成的也只是皮肉伤。

    强行摧动剑芒,不断游走,好在这怪物刀枪不入,但它最厉害的也仅仅只是刀枪不入,众人只看到一团团剑光,在它的周围不断缭绕,竟连王真人的人影都难以看清。怪物在悲愤的吼声中左挥右摆,适才虽也是浑身浴血,但它浴的都是别人的血,而此刻,它皮开肉绽,鲜血淋漓,浴的是它自己的血。

    原来它的血也跟大家一样都是红色的!

    这是所有人,此刻心中的震撼。

    蓦地,剑团如同星光一般飞起,在空中绽出一圈圈光华,嗖的一声,人影破光华而出,这一瞬间,仿佛虚空都被撕开裂口,犹如传说中的驭剑一般,剑光在人影的操控中斜斜击下,直射怪物眼睛。怪物下意识的抬手去挡,嗤的一声,吐出剑芒的宝剑,竟然刺穿了怪物的手掌。

    自出现以来,不知多少兵器被它折断,不知多少高墙被它轰碎,不知多少头颅被它拍爆的怪物的兽掌,竟然就这般,摧枯拉朽的被一剑贯穿。剑势不停,直入怪物右眼,那血色的半圆的眼睛直接爆裂开来。

    喝彩之声再起,段清厉与孙清静更是兴奋莫名,师父的这招“天罡惊虹剑”,也不知他们什么时候才有可能练成?!

    这一刻的画面,仿佛突然凝滞了一般,这是一种不可思议的,玄之又玄的感觉,仿佛整个天地都因为王真人的这一剑而亮了一亮。浩荡神威,诛恶伏魔,一剑动天地。

    瞎了一只眼睛的怪物,另一只拳头愤怒的往剑身轰去。宝剑却早已带血抽出,陡然间王真人就已经到了它的身后,一团团剑光再次爆开。周围的武将、兵士、道者等等,除了喝彩就已经不再有其它念头,在王真人的剑下,这怪物已是必死无疑,这是所有人都能看出的事。

    远处,一名儒将一边擦着额头的汗水,一边舒了口气,他是侍卫马军司的指挥使,虽然不会武功,但却是科举出身,职位远高于只不过是都虞候的赵昕。眼看着王真人庖丁解牛般、出神入化的剑法,眼看着他那怕是连铁块都能一剑斩下的剑芒,江湖上宗师级的高手,竟然能够做到这般地步,实在是让他刮目相看。

    他心中甚至暗自想着,看来以后,还是要向朝廷建议一下,在以科举制度选拔儒将的同时,也应该适当提升一下武将的地位,或者是进一步放开武举的入选资格,让更多的江湖高手,能够为朝廷所用。

    刷!仿佛有惊雷在怪物身侧爆开,王真人在瞬间就踏了七步,剑芒呈半圆形散开,怪物的一只胳膊飞上了空中。周围的其他人连喝彩都已遗忘,他们连发生了什么事都没能看清。唯有段清厉、孙清静能够勉强看出师父那快到电光石火般的动作,心知师父用出了他的秘传剑技“雷霆锁太华”。

    斩断了怪物的一只胳膊,王真人瞬间拉到一丈开外,宝剑倒持在身后,仙风道骨,犹如御气而行。左手缓缓的捏了一个剑诀,单是这个架势,段清厉与孙清静已经知道,师父即将用出他最强杀招“金光混劫剑”,这一剑,即便是他们也没有怎么见过,此刻俱是屏住了呼吸。

    周围的火焰,无因无由地,同时向上冲腾,王真人身形一动,猛然间,众人只看到金色的剑光,刷的一声,就从怪物身上冲过。这一道剑光,从与怪物一丈远的位置开始,越涨越大,刹那间就到了怪物身后。剑光顿住,王真人就从这剑光中现出身来,嘭的一声,怪物那残破的高大身躯,在他身后四分五裂。

    喝彩之声雷鸣一般漫了开来,王真人宝剑支地,喘了两口气,心里也松懈了些。

    这怪物的体魄确实强大,逼得他每一剑都不得不催动剑芒,并接连用出“天罡惊虹剑”、“雷霆锁太华”、“金光混劫剑”三大杀招。

    虽然消耗了不少精气神,但这种在众人瞩目中、被人所敬仰的感觉,仍是让他心满意足。名声、地位,这些都是他所渴求的,而现在,他正在一步步的踏上那万众瞩目的高点,只要再给他时间,他必将在这个注定混乱的时代中,龙游大海,成为新时代的英雄……

    呼!一道清风,却在这个时候吹向他的脑后。

    忽如其来的危机感,让他的心中陷入了无法自拔的深渊,想要拔剑反击,内力却处在三大杀招过后的空竭期。

    有什么东西按在了他的后颈处,嘭的一声,仿佛整个耳鼓都在轰鸣,天地在他的眼中,无端端的开始旋转。

    他先看到了星月暗淡的夜空,再是远处着火的树木、惊慌中拔剑往他赶来的两个徒弟、失去脑袋但却眼熟的躯体,以及一个孩子……孩子?

    无论如何不能接受这种事实的愤怒,仿佛只是做了一个噩梦的不甘,犹如从道门虚构的天庭一下子坠入地狱的绝望,瞬间叠加而来,然后就是……死寂。

    孝建十九年四月二十二日,全清真人王易卿……卒!!!(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