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儒道之天下霸主 >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64章 许个愿吧……

正文 第64章 许个愿吧……

    夜已深沉,幻月祭司飘出了眉妩台。

    一名老者在外头等待着她。

    两人一同并肩往远处飘去,老者低声道:“女尊传来消息,天人体质可遇而不可求,让我们无论如何也要将鸾梅长公主拉入我教,即便是付出更多的代价,也在所不惜。”

    幻月祭司道:“既是女尊的决定,我们按着做便是。”

    老者道:“关于笺丽之事……”

    幻月祭司冷冷的道:“那孩子的心中并不虔诚,跟其他的候补处女不同,笺丽并没有真正的见到圣凰。她体内的圣凰血,只是靠着我与她之间的母女血缘进行传承。这一次,我们在京城已经损失了好几位候补处女,她的心中虽不虔诚,但毕竟也是有圣凰血的候补处女,当初也是因为女尊大人,觉得她天分颇高,让我以转缘之法为她换血,现在正值用人之际,便暂时留住她的性命。”

    杀气凛然:“你放心,如果她再次犯错,即便她是我的女儿,我也必定会亲手将她解决。”

    两人没入黑暗之中……

    ***

    眉妩台中,大约过了一个多时辰,在痛苦中呻吟的少女,方才蜷缩在墙角。

    铜台上的烛火,早就已经熄灭,外头陷入了最深沉的宁静。

    少女知道自己让母亲失望了,因为,她从来就不是真正的,圣凰的信徒,她的心中从来就没有真正的虔诚过。

    和其他的候补处女不同,虽然体内也有圣凰血,但是她感受不到圣凰的神圣和威仪……明明母亲是那般的虔诚,她把所有的一切,都奉献给了圣凰,奉献给了拜火教,为什么自己却无法做到?

    她自己也不明白……

    如果,按着其他候补处女的“种圣血”的方式,大概,她会是属于种圣血失败的那一种人……就像那宁小梦一样。

    但是,拜火教中,是从来不讲亲情的,每一个人,都将她们的生命和人生目标奉献给了圣凰。如果她不能成为善女神的候补处女,那她就会被送走,她将再也无法见到她的娘亲,她将失去自己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于是,在很小很小的时候,她就已经做出了决断,她要成为圣凰最完美的信徒,她要代替母亲,成为善女神。

    她到现在都还记得,当还只是一个孩子的她,骄傲的将自己的这个目标告诉娘亲的时候,那个时候的娘亲,很高兴很高兴,抱着她在那红梅纷飞的花林中转圈。

    她永远也忘不了,那一时,那一刻,她所感受到的、母亲的温暖。

    她永远也忘不了,那漫天飞舞的红!

    但是现在,她竟然背叛了娘亲,背叛了娘亲的信仰,背叛了娘亲赐给她的……那神圣而又高贵的圣凰血!

    仅仅是为了那一个人……

    她知道,她应该要好好的忏悔,忏悔自己所犯下的过错。她应该要从现在开始,忘掉那个人,明明……明明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跟他是没有可能的,明明知道这样子,早晚会害了他,害了自己。明明已经决定了,再也不去想他……

    但是……做不到……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做不到……

    她的心中,她的脑海中,不知道为什么总是会浮现出他的身影,他写的每一句诗,她就是想要反反复复的去念,明明他是那般的可恶,那般的傲慢,羞辱过她,让她生气,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忘不掉他……怎么都忘不掉他!

    风,陡然间冲入了屋子,犹如滚滚的杀气,洪水一般卷了进来。她身边的一切,在这一刻,都像是被凝固了,天寒地冻,连地面都在结着神秘的冰霜。有什么东西,闯入了她的屋子,她甚至能够觉察到,如同黑色的涡流,在自己的前上方汹涌而来的、惊人的杀气。

    她抬起头,一只黑色的、巨大的手,在她的眼中越来越大,就像是往不堪一击的蝼蚁,强按下去的巨灵的手掌。

    死亡与毁灭,这就是它此时此刻,所存在的意义。

    她很清楚的记得,自己不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手,就是在那一夜,在那疯狂的夜晚,她也曾经在这样的、黑色但却可怕的手掌下逃脱,而她的同伴,却没有那般的命好。

    那黑色的、诡异的,犹如破天而下的死神以瘟疫铸造的手掌,如同泰山一般,往她的额头压下,无可抵挡,也无法抵挡,然后莫名的就停住了……停在了离她的额头,仅有一线的距离。

    她深深的相信,只要它再按下一些,她的脑袋,就会砰然间爆开。

    “你是来杀我的吗?”她竟然笑了,她泪流满面的笑着,笑得凄惨,笑的绝望,同时又带着,仿佛即将从炼狱深处的煎熬中脱出的轻松,“你……杀了我吧!”

    那幻大的、黑色的巨掌的后方,隐藏着的男孩,那阴冷而又充满着无限杀意的眼神,在这一刻多多少少显得有些困惑。斜下方的少女,穿着最单薄的衣衫,抱着膝盖,无助的蜷缩在阴暗的墙角里,虽然抬起了头,但她的脸上尽是泪水,那充满哀伤的眼眸,透着仿佛因为知道自己即将死去、而忽如其来的喜悦,失去血色的脸庞透着悲凉,白皙的肌肤在颤抖中战栗。

    男孩紧紧的皱了下眉,神秘的光芒,以他为中心,往周围铺开,他看到,地上散落着一张张写着诗句的纸页。这些纸页上的每一句,他都是那般的熟悉。

    ——“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

    这些诗句,散落在少女的身前,犹如蛛网一般,困住了此刻那软弱无助、犹如在黑暗中找不到火焰的飞蛾的她,在即将到来的解脱中、无言流下的泪水,在刀割般的心痛中、孤独无依的美丽,就像是即将被制成标本的蝴蝶,展示着它最后的迷人,微笑着、眷恋着,但是已经……绝望了!

    此刻的男孩,杀气席卷了整个屋子,犹如故事中如来佛的手掌,随时都能把少女倾翻,瞬间让她粉身碎骨。只是,心里有种不太舒服的感觉,觉得自己大约是弄错了什么。

    他看着少女那满是迷蒙和泪水的眼睛,看着地上那一句句的诗词,回想着这些日子,她那总有些让他琢磨不透的怪异举止,甚至回想起那个时候,在那杨柳岸边,她回眸间看到另一个“他”时,眼睛里陡然闪现的光亮。

    这一条条线索,在这一刻终于清晰的结合在了一起,这一瞬间,他有一种不知所措的感觉。想了一想,觉得还是应该杀掉她,这女人简直比他事先所想的还要麻烦,只是,就这样杀掉她真的好吗?

    哎,实在是麻烦,果然那个时候,自己的“英雄救美”……实际上是作茧自缚吧?

    几乎已经触及到自己额头的黑色巨掌,并没有更进一步,而是缓缓的收了回去。少女睁大了眼睛,她看到了,黑色手掌后方现出身来的男孩,这是一种诡异的感觉,他穿着黑衣,漂浮在那里,整个天地,都仿佛被他所冻结。

    那洞彻骨髓、让周围的一切都铺上了冰霜的杀意,缓缓的退却。男孩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什么话也没有说。

    他是在可怜我吗?少女的心中有些愤怒,自己已经卑微到连前来夺走她的生命的死神,都要可怜她的地步了么?又或者是,他想要折磨她,虐待她,迫使她说出与拜火教有关的更多秘密?

    然而,事情显然不是这个样子。男孩只是双手抱胸,飘在她的前方,缓缓的道:“许个愿吧!”

    许愿?少女的眼睛睁得更大了……他竟然叫她许愿?

    只是再行看去,男孩已是全无刚才那般的阴冷,他飘在那里,身周仿佛散发着灵光,这种犹如旭日一般的灵光,照满了整个房间。他是那般的威严,那般的神圣。

    难道他、他不只是收割生命的黑色死神,他还是能够给人带来祝福、让人实现愿望的小天神?少女觉得有些难以置信,但是他的确是让她许愿了,如果他不是能够帮人实现愿望的小天神,他为什么要让她许愿?

    “我想得到……幸福!”她看着小天神,迟疑了一下后,说出了自己的愿望。

    是的,她从来就不想成为什么善女神,她从来就不想得到那所谓的、永恒的生命,她只想要……幸福,属于正常人的幸福。

    她想要能够跟她的亲人在一起,能够跟她喜欢的人在一起……一辈子。

    她以紧张而又激动的目光,崇拜的看着那散出神秘灵光的小天神……既然他已经让她许了愿,那肯定是能够帮她实现愿望的,对吧?否则他为什么要让她向他许愿呢?

    在她的眼中,小天神双手抱胸,庄严的、神圣的,如同高高在上的神灵俯视着苍生的,看着她:“你的要求实在太高……自己努力吧!”

    紧接着就带着一道狂风,嗖的一下飞了出去。啪的一声,打开了的门自行关上,他就这般离去,留下了在他身后目瞪口呆的少女。

    少女坐在墙角,眼睛睁得大大的,嘴巴也张得大大的,不是说好的让我许愿的吗?不是说好的要实现我的愿望的吗?忽的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双手紧捂着心中,刚才那种,犹如刀割般的痛,此刻倒是好了很多。她、她竟然……竟然被他逗笑了!!!

    ***

    染水河边,万籁俱静,宁江从床上翻身而起。

    “哥哥,你杀掉她了没有?”在他的身边,守着他的身体的小梦看着他来,“砍掉了她的脑袋,还是让她的头嘭的一声爆炸?”

    桌上的烛火散出橘黄色的光晕,宁江揉了揉太阳穴,无奈的说道:“我没有杀她!”

    “没有杀她?”小梦疑惑的歪了歪脑袋,“那,哥哥你去做什么了?”

    “我让她许了个愿。”

    “许愿?”妹妹的声音带着一丝困惑,显然没弄懂剧情为什么是往这个方向发展。

    “嗯!”宁江说道,“我让她许个愿吧,她说她想要幸福。”

    “我也要!”

    “要你个头啊,她傻你也跟着傻啊?真当我是神仙了?”少年没好气的下了床,伸伸懒腰,踏步走到窗边,推开窗子,让夜里的凉气透进来些。

    紧接着便又自嘲的道:“不过那姑娘……恐怕还真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这都多少次了,明明伸一伸手就可以杀掉她,结果总是没杀成。”

    妹妹跪坐在他的床上,侧了侧身子,歪着脑袋,疑惑的看着他。

    对于春笺丽,宁江开始意识到,也许真的是自己弄错了什么。那姑娘,与其他的拜火教徒恐怕是有些不同。

    在窗边舒展了一下筋骨,他重新关上窗子,回到床上,很舒适的躺在那里。

    “哥哥,你又要去了么?”小梦问道。

    “嗯……看看其他人是不是也像她一样命好。”少年的嘴角溢着一丝冷笑。说实话,刚才想要杀人但却没有杀成,心里还是有点小不爽的,不再多杀几个,念头不通达。

    半个时辰后,远方的某处府邸,一个少女被人狠狠的抓着脑袋,往墙上甩去,身体与墙接触的那一瞬间,冲击力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发生作用,嘭的一声,她的脑袋已经如同瞬间加温的鸡蛋一般爆开。

    一个时辰后,另一处宅院里,一名身穿心衣,在睡梦中被突然惊醒的少女,刷的一声一剑斩出,剑上火光一闪,一张桌子一分为二。扑的一响,一个穿着黑衣的男孩,却已在她的身后狠狠的一踹,将她踹倒在地。她趴在地上,想要挣扎,男孩那明明小巧的身体,却如同山一般压在她的背上。

    “你们拜火教的人,来来去去,就只有这几招么?”男孩拽着她的头发,冷笑一声,身体诡异的飘起。少女的娇躯,在他的拉扯之下,呼啦啦的旋转。娇躯在强行的干涉下诡异的扭曲,少女那充满痛楚的呻吟,让男孩有着说不出的愉悦。

    长长的秀发往她的双脚一圈,男孩冷笑着:“教你一种新姿势!”转身一甩……嘭!

    一个半时辰后,相隔数里外的另外一处。“乖,别哭别哭,你看,这刀很利的,刚买的……好吧,其实是刚偷的,但我留了银子呦。”男孩将小刀在某个青年女子脸上比了比,应该给她一种什么样的死法呢?他正在想,算了,看她这么可怜的样子,就不虐杀她了。

    青年女子流着泪:“天清清,地宁宁,圣凰……”

    “凰你妈啊!”男孩一甩,刀光刷刷刷的飞过。本来还想给你一个痛快的,这样子杀人,连我自己都觉得变态了,原本想要收敛一些,你居然逼我变态,好,你赢了,算你狠。

    半个时辰后,男孩走出屋子,抬头看着天上的月牙儿,呼出一口气,呼,畅快多了。回头看了一眼……我靠,太变态了……

    ******

    【ps.因为知道白天的章节会比较虐,原本也是计划着昨晚熬夜再赶一章,然后今晚加更的,但因为某些原因,浪费了一晚,到了早上也没有什么心情码字。想一想,还是把这一章先上传,今晚再看看,能不能通过熬夜赶上一章。明天中午的更新就不更了,移到明天晚上六七点左右,只是为了给自己留些时间。我记得我跟大家说过,同样四五千字一章的文,其它作者往往两三个小时,甚至一两个小时就能写完,我却都要花上六七个小时,基本上一整天都耗在这里。】

    【另外说一下书评区的问题,需要让大家知道的事,书评区里的每一个贴我都是会看的,不只是书评区,甚至是书友群,每天我也都会往回翻,即便里面的内容……呃,都是水!但是,我并不会所有的问题都回答,有许多问题,感觉自己在书里已经说的很清楚的,一般也就不会在书评区里解释。昨天的帖子也是如此,感觉自己写得很明白,没什么问题,一开始也就没有解释。然而,因为同一个书友在同一个问题上,连续发了两贴(我说过,所有的帖子我都会看的),这个时候就不免觉得,要是不回答的话,不免有漠视读者之嫌,然而一回答,时间就耗在了无意义的争论中。这里,我需要向那位书友道个歉,因为争论到后面我的态度的确是不好,只是,明明觉得自己已经解释清楚的东西,还是被各种质疑,实际上也是非常烦躁的。】

    【所以,这里真正想说的是两件事,我的确是写得慢,只是以前跟过我的书的书友都知道,到目前为止,我所有的书在更新期间也都没有断更过,所以,催更是没有必要的。另外,书评区我都有在看,只是一般情况下,真的无法每个问题都回答,希望不会让大家觉得我是在漠视大家的意见。】(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