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儒道之天下霸主 >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72章 大魁天下

正文 第72章 大魁天下

    在天子喊出赐酒的时候,众位新晋进士内心亦是激动万分,

    奉诏新弹入仕冠,重来轩陛望天颜;金榜题名琼林苑,九龙光映壁奎间。

    琼林宴上的鹿肉,九龙杯中的美酒,这是天下学子最渴望得到的荣耀,甚至有人说,吃了琼林宴上的鹿肉,喝了九龙杯中的美酒,才能真正的算是金榜题名,跃过了龙门。眼见着天子赐酒,众位新晋进士俱是虚杯以待,极是兴奋。

    然后……他们等待了好久。

    直到宝文阁学士,擦着额头上的冷汗,小心上台,在天子面前跪禀着什么。那一刻,大家看到天子猛的抓起手中的空杯,几乎就要往宝文阁学士的脑袋狠狠砸去。

    礼部的官员们、与台下的进士们疑惑的看着台上的天子……出了什么事?

    身为状元郎的宁江却是低头看着自己酒案前的空酒杯,心中有那么一些些后悔,觉得自己不应该把九龙杯偷走……不好意思,让大家失望了。

    紧接着,大家便看到天子怒站而起,踏步下台,往台后去了,很快,远处隐隐约约传来天子的怒骂声,以及慌乱的脚步声。过了好一会儿,终于开始上酒,只是大家看着那些宫女捧着的、用来倒酒的大酒壶,都有那么一些疑惑。

    我们书读得不多……这是九龙杯吗?

    又等了一阵,大家才看到天子一脸怒气的,走了回来,环视一圈后,强压怒火,现出有些尴尬、有些勉强的笑容,举杯与众人同饮,虽然大家都看出有些不对头,琼林宴上的鹿,九龙杯中的酒,这可是金榜题名后的标配啊,琼林宴上的鹿肉还在,九龙杯中的酒哪去了?

    但显然的,也没人敢于开口询问,只能就这般纷纷举杯,与天子共饮。

    与此同时,宝文阁里,才上任不过一个月的启封府尹,带着手下,看着楼上一处空空如也的架子,欲哭无泪……这到底让不让人活了?

    旁边一名启封府的捕头,眼看着长官那想死的心情都要的表情,赶紧安慰道:“大人,安心,安心……案多人不愁,反正也不差这一个了……”

    “不差你娘啊!”启封府尹大怒之下,抓起旁边的画轴就要往他头上砸。

    “大人,冷静,冷静!”“大人,砸不得,千万砸不得,这可是先帝墨宝,砸坏了他的头没关系,砸坏了这先帝墨宝可怎么办?”“大人,您还是把它放下吧……要不您用这笔砚砸他?”“你这馊主意,这笔砚上的‘御制’两字你没看到吗?这可是先帝第一次学字时,先先帝命人打造的宫廷玉砚。”“这个……大人,我们不砸了,先把他的脑袋寄着,我们回府以后慢慢砸,到时想怎么砸就怎么砸。”……

    ***

    这一次的琼林宴,结束得有些草率,当然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天子并没有取出可以让人千杯不醉的九龙杯,而下午时,众位新晋进士还需要前往文圣大殿拜圣,喝醉可就不好了。

    到了未时,宁江等众学子,被礼部带到了文圣大殿,早已等在那里的,是大周王朝当前最有名望的三位大儒,分别是国子学祭酒游贤游老、昆山先生孔博孔老、阶至特进的孔庙主祭萧鹤萧老。这三老,可以说是代表了当前儒道之巅峰的代表性人物。

    虽然目前还没有明确向外透露,但谁都知道,在明年的泰山封禅中,主持祭地大典的大儒,必是这三老里的其中一位。

    此刻,这九十多名新科进士,原本也都是有文气的人,然而三老仅仅只是站在那里,都不需要文气发散,就有一股强大的威势,压得众人喘不过气来,即便是方才面见天子时,也未让人这般紧张。

    文圣大殿,名为大殿,实际上却是大周王朝四大文庙之首,因为是在京城里,单从占地来说,其实还比不上龙藏浦的夫子庙建筑群,但这里却是供奉原版“天人三策”,以及八百年前开创儒道的大儒董天舒金身之处。

    所有的新晋进士,在状元、榜眼、探花的带领下,向三位大儒鞠躬,因为他们是“天子门生”,对这三位大儒只能执晚辈礼,而不能执弟子礼。

    游贤游老看着宁江,拂须额首,自宁江进入国子学起,他对宁江就颇为看重,而宁江也果然没有让他失望。

    孔博孔老、萧鹤萧老也在打量着众位新晋进士中,年纪最小,但却排在最前头的这个少年。十几岁的状元郎,又是连中三元,同时还是当地奏请的孝廉,进入京城不过数月,就引领了整个诗坛的变革,使得整个京城,人人都以填词为乐。

    虽然人红是非多,也惹出了一些非议,比如狂妄傲慢、性情怪癖、以词曲小道为乐等等,但树大招风,原本也就是免不了的,反过来说,以他现在的名气,惹来的也不过是这点不痛不痒的中伤,已经算是品德优良了。

    当然他们并不知道他在背后做的事,如果知道的话,怕是早已吐血三升,大喊着儒门败类……

    儒门三老,各自勉励与训诫了一番,虽然这些都是天子门生,但从他们踏入科举的那一天起,就已经是儒门弟子,而现在更是儒门中的精英。

    勉励完后,三老领着他们,先是入了崇圣祠,祭拜文帝孔子之父——启圣公叔梁纥,然后,又入了十哲殿。

    这十哲,自然便是子渊、子骞、伯牛、仲弓、子有、子贡、子路、子我、子游、子夏等十位文圣弟子。

    最后,众学子进入了正殿,正殿里,放置的是“四配”的塑像,不过与另一个世界不同的是,在这个世界,孟子的亚圣地位并没有被承认,反而是开创了儒道的董天舒,与颜子、曾子、子思并列为“四配”。

    当然,某种程度上,这也是很正常的事,就算在另一个世界的历史上,《孟子》也是在王安石变法之后,才开始被列入科考的科目之一,原本只是诸子百家之一的孟子,地位扶摇直上,最终被尊为亚圣。

    在这个世界,说出“民为贵、君为轻、社稷次之”这番话的孟子,与儒门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主体思想,实际上是格格不入的,而这个世界也没有出现一个王安石,将孟子的地位无限拔高,最终与孔夫子并称“孔孟”。

    颜路、曾参、孔伋、董天舒四人,便是这个世界的四位亚圣。虽然在宁江的记忆里,另一个世界的历史上,成功劝说汉武帝独尊儒术的大儒唤作“董仲舒”,也不知与这个世界的“董天舒”算不算是同一个人,但纠结这个其实是没有意义的,就像去纠结另一个世界里的楚霸王会不会“霸王一斩”一样。

    拜完四位亚圣之后,三位大儒便请出《天人三策》,领着众位新晋进士登上文圣大殿最中央的“文坛”!

    ***

    宁江站在“文坛”之上。

    整个文帝大殿呈正方形,“文坛”则是分作上、中、下三层的圆坛,最上层呈完美的圆形,与正方形的大殿一同,象征着天圆地方。中间两层各自是十二边形、二十四边形,分别表示十二月、二十四节气。整个文坛庄严雄伟、气象恢宏。

    立在高坛之上,清风徐来,莫名的就有一种会当临绝顶、一览众山小的雄伟感觉。实际上,这文坛并不算高,甚至连俯瞰京城都无法做到,但却有一股神秘的气势,仿佛正带着他上冲斗府,立在文坛之上,犹如与天地共鸣,天人感应,人即是天,天即是人。

    这种天人合一的感觉,即便是宁江,也只在上一世里,立于泰山之巅,即将破碎虚空时,才真正的体会过一次。

    这里并非泰山,却也同样能够感受到这种“天人合一”的神秘状态,这让他进一步确信,就算不参与明年的泰山封禅,也有其它的办法,阻止元魔皇那蓄势已久的一击。

    三位大儒,手持天人三策,齐声朗诵,天人三策同时涌出神秘光芒,明明是白天,这一刻,宁江仿佛看到了整个紫微星府出现在自己的上空,文帝金身就在那紫薇宫中,犹如泰山一般巨大。

    在天人三策的驱动之下,他整个人都像是驻进了文帝星宫,不可知的力量,犹如醍醐灌顶,轰入了他的眉心祖窍,轰然间,眉心祖窍内的文曲星宫,进一步开拓,直到此时,他才真正算是“文曲星下凡”的进士,又或者说,才真正算是成为了诸进士之首的状元郎。

    守文之君,当涂之士;受天之冕,德施方外!

    没有人能够看到,此时此刻,那最年轻的状元郎……嘴角溢出的冷笑!

    强大的文气,在他眉心祖窍的文曲星宫中,如同海一般滚动。

    站在了儒道最顶端的阶层上的少年,对整个儒教却只有最深沉的鄙夷……这或许就是此世界最大的笑话?

    ***

    第一个登上文圣大殿之文坛的宁江,自然也是第一个离开。

    出了文圣大殿,礼部的官吏早已抢了上来,为他戴上左右插花的展翅乌纱帽,穿上赤罗青缘的圆领大红袍,腰缠光素银带,挂上一副药玉佩,簇拥着骑上高大威武的白马,热热闹闹的敲起了锣,打起了鼓,先在内城中游街夸官。

    沿途,许多孩子奔来跑去,旁有小吏抛着喜糖。街坊两侧,父老乡亲聚集成群,不知多少美艳妇人、闺中少女在高处打开窗户,指指点点,说说笑笑,如此年轻的状元郎,而且还是连中三元,单是以此,就已经让他与众不同。

    “今晚,不知又有多少闺中少女要失眠了啊!”一名老人见惯世面般的,叹了一声。

    “听说这位状元郎,诗词原本就作得好,惹得京城里许多姑娘家朝思暮想,现在又高中状元,大魁天下,啧啧啧啧……”旁边一人赞叹不已。

    夸官的人马穿过了朱雀坊的主街。

    “状元郎……状元郎到了……”越过黄色的坊墙、御道,那巨石砌成的城墙上,三名女孩兴奋的在墙头奔跑着。在她们身后,彩裳凤冠的女子无奈的摇了摇头,还以为她们穿过上苑,跑着皇城的城墙上到底要看什么来着,原来是要看夸官的状元郎啊?

    “有什么好急的?”那彩裳玉冠的女子,对其中一个女孩好笑的道,“等状元郎日后成了你姑丈,岂不有的是机会看?”

    旁边另一名女孩,小声的道:“状元郎要是娶了堂姑姑,会不会也在成亲的第一天……”

    “呸呸呸,你在瞎说什么啊?”两个女孩开始揍她,“他可是状元公,一定镇得住姑姑的。”“没错没错。”

    彩裳凤冠的女子:“……”

    夸官的队伍,穿过了朱雀坊,进入了启圣坊的古御道。

    “哥哥!”古御道的另一边,有人往这个方向叫道。

    宁江扭头看去,只见鸾梅的车队竟也刚好路过,小梦立在那华美马车、车夫的位置旁,一边拉着车厢,一边向他招手。

    古御道原本就颇为宽广,两只队伍虽然是往同一个方向行去,但相隔较远。宁江也不管那么多,策着马,脱出队伍,驰了过去。礼部的官吏认出那是长公主的轿子,现在谁人不知,状元郎将来迎娶长公主,几乎已是必然之事?也没有阻止他,而是敲锣打鼓的跟了过去。

    宁江先向妹妹点了点头,紧接着就与大轿并肩而行。窗帘揭开,鸾梅那宜喜宜嗔的、美丽的脸,在窗内显了出来。

    宁江笑道:“你们这是要去哪里?”

    鸾梅轻声道:“鲁仲郡王的孙儿今日正好满了十岁,请了我前去赴宴。”

    宁江笑道:“我送你们一程。”与长公主的轿子一同前行。在他们身后,各种吹拉弹唱,更加的热闹,与其说是状元郎夸官,简直就像是迎亲的队伍。

    鸾梅从轿中伸出手,推了他两下,没有能够将他推开,俏脸愈发的羞红……(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