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儒道之天下霸主 >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73章 蝙蝠公子vs萧菩萨哥

正文 第73章 蝙蝠公子vs萧菩萨哥

    无人可知的密林里,昏昏暗暗。

    西方的日头,就像是被不可知的屏障所遮盖,阳光在森林的上空,诡异的扭曲,然后像是被折射开来一般,无法透下,驱不散密林中的暗。只有那朦朦胧胧的火光,不知从何而来,在这诡异的所在,似有若无的发散着,让这片奇诡的地方,不至于伸手不见五指。

    蝉鸣与鸟叫声,仿佛被完全屏蔽在外头,密林里死寂一片。又有七具尸体,呈花瓣形围成一圈,这些尸体全都是少女,其中六具,颈处能够看到被针线硬生生缝起的、交错的斑驳,另一具,则是从嘴角处开始缝,原本被撕裂开来的上下颚,被强行缝在了一起,一眼看去,狰狞可怖,怪异无比,就像是传说中的鬼怪。

    这些少女的尸体,俱是足心朝内,头颅朝外。在她们的周围,没有虫鸣,在她们的头上,没有鸟雀,就像是阴间与阳间之间的夹层,看不到生的事物,也看不到死的魂灵……如果,这个世界真的有所谓阴间的话。

    唯有一个长得颇为美艳,但却一脸阴沉的女子,在绕着这些尸体走动。

    她的口中念念有词,发出来的声音,犹如能够穿透虚空,时而铿锵,时而阴柔。她的身边,空间犹如闪动着一条条黑色的细小裂缝,有黑色的火舌,时不时的从内中窜出一下,又缩了回去。

    蓦地,那美艳的女子,一刀割在自己的手腕上,殷红到诡秘的血水,从她的手腕流下,就像是活过来了一般,游到其中一名少女尸体身上。明明血液已经干涸的尸体,体内有神秘的能量被它引发,呼的一声,少女的尸体就这般燃烧了。

    那殷红而又诡秘的血水,一如火蛇的脑袋,带着火丝往下一个少女爬去,紧接着是再下一个。它从每一个少女的尸体上爬过,引燃了她们体内,那残存的、神圣的血液,爬完了一圈,所有的少女全都犹如蜡人,熊熊的燃烧着,形成一个火圈。

    火焰高涨,犹如火的舞姬,围成一圈跳着上古的祝舞。那美艳的女子……拜火教的幻月祭司,在火圈之外虔诚的下拜,以最谦卑的姿态,诵读着拜火教的教义。火圈来回窜动,呼呼呼的响着,嘭的一声,有什么东西炸裂开来,然而周围的所有事物并没有任何的变化。

    女祭司的身体,却是伏得更低了:“恭迎女尊。”

    在少女们的尸体上燃烧的火焰,嗖的一下,往她们的中央汇聚而去。一个苍老的老妇形貌,就以这些火为身体,诡异的显现出来。少女们的身体,在这个时候已经烧成了灰烬,原本一个人的尸体再怎么燃烧,也难以烧得这么完全,纵连一点骸骨都不留下,但这种不可思议的景象,在这一刻,也的的确确的,就这般发生了。

    以火为形体的老妇,朦朦胧胧,看不真切,只是用那怪异的、绝不属于任何地方的口音,缓缓的问道:“出了何事?”

    幻月祭司拜在她的脚下,低声禀报什么。那老妇蓦地动容:“那破天之人,竟然这般厉害?从上次你们将天人体质的事禀报我,这才几天?”

    幻月祭司道:“我也不知,他到底是如何将我们的人一个个找出,又是从何处得知天洪在大周朝堂的身份,或许是他在京城,有着我们所不知道的庞大的情报网,又或者,他真的是击破天命的人,有着我们说不知道的可怖手段,又或者是精通某种预言术……”

    拜火教女尊道:“你害怕了?”

    幻月祭司咬牙道:“属下并不害怕,只是未能完成指派的任务,心中惭愧。如今,善女神的候补处女已被杀得只有小春一人,鸾梅长公主虽有天人体质,但还没有加入拜火教,原本被安排着去接近她的几名候补处女都已被杀,小春又被他人所迷,亦不可信。长公主府中,虽然也有我们安插的人,但只是最底层的信徒,无法担当重任。而且就算我们成功的吸收了鸾梅长公主……”

    拜火教女尊道:“说不定也只会让她被那破天之人找上,使得这块千载难遇的,拥有天人体质的璞玉,还没能为我们所用就已被杀?”

    幻月祭司道:“正是如此!况且体内有圣凰血的候补处女,已被杀得只剩小春一人,就算成功让鸾梅长公主入了我教,也没有足够的人选进行赤羽火裳舞的仪式。”

    拜火教女尊道:“既如此,那就直接动用圣羽。”

    幻月祭司道:“直接使用圣羽,如果成功,倒还好办,如果失败,鸾梅长公主就算能够活下来,怕是也成废人。况且,她是大周天子之妹……”

    拜火教女尊道:“天洪的身份既然已经暴露,无论如何,大周都不可能放过我教,我教在昊京的残存势力,也早晚会被挖出。京城必须退出,纵连北罗,恐怕也只能暂时放弃。既然如此,就抢了大周的长公主,又能如何?大周再强,终究不能搜遍漠北,何况他们大难临头而不自知。此外,我估计那长公主既然是天人体质,应当是能够承受圣羽的力量。虽然为此动用了一根圣羽,但天人体质百年难遇,不可错过。”

    幻月祭司道:“既然使用圣羽,也就不再需要小春,小春虽是我的女儿,但犯下大罪,也无需留着……”

    拜火教女尊道:“小春体内的圣凰血来源于你,你随时都可杀她,无需急在此时。既然你说,她对那个叫宁江的少年动了真情,那少年又已金榜题名,入翰林院,那就让小春接近他。天洪既死,小春日后或许能够成为我教在大周京城的重要棋子。况且,纵然她被发现,能够透露出的我教秘密也是有限,既然如此,就由她去吧。”

    幻月祭司道:“我只恐那蝙蝠公子,还会再来坏事。”

    拜火教女尊缓缓的道:“既然如此……就由老身先来会会他!”

    ***

    夸官的队伍,已经到了外城。

    此时已经到了黄昏,京城极大,想要在几个时辰里游遍内外城的各条主街,原本也就是不可能做到的事,今天只是夸官的第一天罢了。

    宁江忽的下了白马,抬起来头,他的目光,仿佛穿透虚空,看到了什么其他人看不到的东西。

    是的,有什么东西,正在往京城覆盖而来。如果他没有弄错,这应该是某种搜魂术法。

    然而,能够施展出如此大规模的搜魂术法的,绝对不是普通人,或者说,整个天下,能够做到这种地步的人,也是屈指可数。

    他的心中微微的冷笑着,整个中原,是以武学为主,会使用术法的人原本就不太多,西岭苗巫,自称蚩尤之后,也的确是有一些人,会使用这种搜魂秘术,但绝对无法做到覆盖京华。

    在这种时候,来的人到底是谁,也就没有那般难猜。

    “状元公!”旁边的一名小吏见他忽然下马,道,“你可是累了?今天的夸官差不多要就结束了,你可要休息一下?”

    宁江道:“好……有劳了!”

    他们在阴凉处停了下来,小吏殷勤的搬来摇椅,让状元公先坐着休息。

    宁江摇着摇椅,闭目小憩,体内的火魂已经神不知鬼不觉的飞出了身体。途中变化了模样,朝着虚空中卷来的神秘能量,倒迎而上。

    在他的前方,云气涌动,仿佛有一老妇现出形来。

    宁江冷冷的道:“拜火教女尊……萧菩萨哥?”

    “你就是蝙蝠公子?”拜火教女尊看向前方的魂体,正常人的魂体,即便是在即将落下的夕阳下晒着,也很快就会魂飞魄散,然而挡在她面前的,就像是无形无质的、金乌散出的日光,分外的耀眼。

    当然,她也知道,虽然蝙蝠公子的魂体在她的眼中是如此的耀眼,但下方的普通老百姓,根本无法看到他,即便是宗师级的武者,最多也只能感应到有什么东西出现在天空,从而生出戒备,而无法亲眼目睹。

    仿佛有个小人,在天地错位的虚空中负手而立,如同小小的太阳一般,散出他的光芒,这就是萧菩萨哥此时此刻,所看到的蝙蝠公子。

    蝙蝠公子同样也在虚空中打量着她,作为拜火教的女尊,在他的上一世中,他与她几乎没有打过任何交代,唯一知道的事,至少两三百年前,整个女人就已经存在于这个世上,甚至有可能更久更久,蛮族与苗人大举入侵华夏,背后有她的推动,然而在元魔皇席卷天下的过程中,她却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连带着整个拜火教也销声匿迹。

    在他的眼中,这拜火教女尊,形貌苍老,但他知道这种“形貌”根本没有什么意义,如果他还是“金魄”,对方可能一眼就能够将他看穿,但已经修炼到火魂的他,魂魄已经具有着非凡的流动性。而此刻的萧菩萨哥,显然也是借助了某种媒介显现于此,他所看到的,只不过是她想让他看到的,至于她的真身,很可能远在千里之外。

    “蝙蝠公子果然是好手段!”老妇的声音,带着桀桀的怪笑,又带着一丝沙哑,就像是刀锋刮过坚硬的岩石。犹如裹着火云的、虚无缥缈的形体,绕着散出夺目光芒的男孩飞舞,“这么短短的时间里,就将我们隐藏在京城的势力连根拔起。”

    蝙蝠公子的声音则是冷漠,冷的就像是万载不化的冰川,明明浑身上下都如同火源一般散着光芒,声音却是这般的冷漠,阴与阳两种气息在他的周围诡异的旋转:“是你们先来惹我的!”

    “得罪公子,的确是我们的错,”老妇的形貌陡然间生出变化,声音也变得妖娆了起来,给人一种返老返童的感觉,“敢问公子,到底从何而来?”

    “从何而来?”

    “大家都是明白人,公子何必再装?”萧菩萨哥缓缓道,“前年七月,天现裂口,有异物天外而来,那破天飞来之人,想必就是公子。虽不知公子到底是何方神圣,但天外飞来,想来必有所图,公子何不说出来意,也许你我还有合作的余地。”

    蝙蝠公子心中快速动念,前年七月,正是他“重生”的时候,拜火教居然能够发现有人“破天飞来”,的确是非常了得。其实他也知道,自己的重生,必定已经改变了什么,就像他虽然没有证据,却已经深信,在这一世里,元魔皇会比他的上一世要更早出世、带来更大祸患一样,看似无根无据,然而就像是被打碎的玩具,再怎么拼装起来,也总会有裂痕一样,他的重生,恐怕已经给这个世界带来了不可知的隐忧。

    萧菩萨哥之所以能够发现“破天之人”,恐怕也是因为他破碎虚空、重生归来所带来的隐患,既然穿越是存在的,重生也是存在的,那这个世界……又或者是这片宇宙,必定还藏着更多的,连他也都还不知晓的各种奥秘。

    虽然萧菩萨哥并没有能够掌握住他的秘密,但是,既然能够说出这样的话,那就意谓着,对于这片宇宙,拜火教同样也掌握着一些他所不知道的秘密。

    “合作?”他淡淡的道,“你们能够给我什么?”

    “天下!”萧菩萨哥语气转柔,已不再是那桀桀怪笑的老妇,倒像是殷勤献媚的女子,“我拜火教谋划多年,公子如果愿意,我们自然能够以非常手段,助公子夺得天下,统治这万里河山……”

    “一统天下?”蝙蝠公子嘲弄的道,“你们把我随手可得的玩具送给我,然后美名其曰说是跟我合作?要不这样吧?从现在开始,你们全都听从我的号令,条件是……我让你们活着?”

    萧菩萨哥冷冷的道:“阁下真的是好大的口气!”

    “不是我口气大,是你们太无诚意了,夺取天下,统治这万里山河?这么简单的事,我需要你们帮忙么?”蝙蝠公子负手冷笑道,“要不,你们把条件再开高一些?不只是天下,这一整个天地寰宇,你们都打包来送给我?”

    萧菩萨哥语气更冷:“这种事,我们如何能够做到?”

    “做不到?”蝙蝠公子的声音,如同从炼狱的最深处传来,“既然做不到,你们还敢来惹我?难道你还没有意识到,在你们惹上我的那一刻……你们就已经胆大包天了?”(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