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儒道之天下霸主 >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5章 凌波路上春思远

正文 第5章 凌波路上春思远

    宁小梦与春笺丽,在琉璃墙外看着墙里大声呐喊的少年,以及跟着他不断高举小粉拳的女孩儿。

    不知不觉,又过去了好几天,这些天,只要是白天,两个人就始终在一起。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少年已没有再将女孩用铁索锁住,然而,始终把自己当成拜火教的善女神的女孩,竟然也没有逃走,没有反击报复,每次天亮醒来,就迫不及待的聆听着少年的教导。

    以前好歹也是拜火教中的一员的春笺丽,难以置信的看着墙内的变化,宁江现在做的事,让她想起拜火教给被“选中”的少女种圣血之后,接下来的,灌输教义的过程,但那个可是善女神啊,那个可是善女神啊,是圣凰派到人间,代表着圣凰的威仪的善女神啊……因为很重要所以她一定要说三遍。

    那个可是善女神啊!!!

    屋子里,宁江居高临下地看着,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敬服的跪坐在他的脚下的女孩儿,在女孩儿那近乎崇拜的、充满虔诚的目光中,他从袖中缓缓取出一本厚厚的红壳书:“这些日子,我所说的那些东西,更详细的内容,都已经写在了这本红宝书里,你可以看一看。”

    女孩儿激动万分,坐直身子,以仿佛接受着圣人的宝敕一般的姿态,双手捧起,将红宝书捧在手中。

    宁江点了点头,转身往外头慢慢的踱了出去……果然,破除封建迷信,还是得靠共产主义光辉才行。

    在他身后,女孩收臀坐了回去,以最为兴奋的、眼睛里散发着饥渴般的光芒的神情,慢慢的打开了红宝书。这一瞬间,仿佛有红色的光芒从红宝书中夺目而出,首先进入她眼中的,是铿锵有力的一行字:

    ——“打倒一切牛鬼蛇神!”

    ***

    这些日子里,只要是在白天,宁江都在风洞深处,与“善女神”说着话,只有今天,不过是中午时分,他就已经出了风洞。

    他看到秦坎与雷鹤道长在远处说话,看到僬侥老道趴在乱纸间写写画画,也不知道是在折腾些什么,从京城运来的那架滑翔器,早就已经在远处,被拆得乱七八糟。

    看到宁江出来,僬侥老道立时抓着他,唠唠叨叨的跟他说了半天,其他人偶尔从他身边路过,也都不知道他到底在说些什么。

    小梦和春笺丽,其实都有一些小不满,这些日子,宁江白天陪着善女神,晚上陪着长公主,能够与她们相处的时间少之又少。尤其是春笺丽,她还有许多的问题想要问宁江,她知道,宁江兄妹肯定有什么地方瞒着她,雷鹤道人和那个叫秦坎的男人,显然都是一流的高手,但他们全都以宁江的属下……甚至是仆人自居,这一点就已经很不寻常。

    而这个名为僬侥道人的小老头,她以前更是连听都没有听过,但她却已经看出,这僬侥老道绝不是普通人,他一身所学,在某些方面,也已经算得上是骇人听闻了。

    而现在,宁江好不容易有时间了,却又被这小老道给占去了。

    一直到了下午,宁江才丢下埋头深思的小老道在那不管,过来与妹妹和春笺丽相处,然后又为春笺丽把了把脉。

    这些日子,为春笺丽把脉,也是他一直都在做的事。

    虽然每一次,把完脉后,他什么也没说。

    但是这一次,他却是长长的叹息了一声,道:“笺丽姑娘,我陪你转转吧。”

    然后,他就把妹妹和其他人留了下来,自己帮春笺丽推着轮椅,离开了风洞洞口,往太乙池的方向,缓缓而去。

    太乙池,位于风洞的东方,是地震造成的山中湖泊,四周高峰环列,池面碧波荡漾,山光水影,风景优美。宁江从后边推着轮椅,整理了一下思绪,然后道:“笺丽姑娘,关于你的伤……”

    春笺丽坐在轮椅上,低下头来:“是不是已经没得治了?”

    宁江长叹一声:“我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你的经脉之间,始终有异物梗在那里,我找到你的时候,这不属于你自身的血液,在你的体内肆意破坏,我虽然强行放血,但也只能阻止它的继续破坏,让你不至于当场死在那里。”

    春笺丽低下头去:“那是圣凰血,它是我所使用的术法的力量来源,但是母亲在将它赐给我的时候,隐藏了一些咒术在里头,那个时候,就是咒术发动……”

    宁江点了点头:“你体内的咒术已经被我破除,这圣凰血虽然已经散失了大部分的活力,但你体内的经脉大多都已断去。一方面,这些圣凰血发挥着奇特的作用,勉强连接着你断绝的经脉,另一方面,它们滞结在经脉之间。它们非你所有,与你的身体本身是呈排斥状态的,这也是你现在半身不遂的原因。说实话,这已经不是医道能够解决的问题。”

    春笺丽的目光,往右侧那粼粼的、碧波般的水面看去:“所以,我以后一直都会这个样子……成为一名残废?”

    宁江摇头道:“但这其实并不是最糟糕的。这些失去活力的圣凰血,维系着你的生机,一旦把它们弄出,你就会马上经脉寸断而亡。但是另一方面,它们也成为了你身体里的毒素,在缓慢破坏着你的内部,这样下去,你的身体会越来越糟糕,最多再过三个月,体内就会出现水肿,然后水肿会不断扩散……”

    春笺丽移回目光,低头看着自己的腿:“那……我还能够活多久?”

    宁江道:“最多……只有一年吧?!”

    春笺丽轻轻的道:“是么?”紧接着一抹眼泪,轻快的道:“没有关系的,那个时候,我原本以为、原本以为自己已经死了,没有想到还能够活到现在,就算只有一年,我也已经、已经很开心了。”

    垂着螓首,道:“那、那我娘她……”

    宁江摇了摇头:“我们也不知道她到底是活着还是死了,那个时候,小梦把鸾梅抢了出去,你娘没空管你,追着她不放。小梦说,后来,她听到你娘在她身后惊呼了一声‘蝙蝠公子’,就没有再追来。小梦知道自己不是你娘的对手,自然也不敢回头,绕了一大圈后,和我回合,把你和鸾梅带出了山,你娘也一直都没有再出现。”

    春笺丽一惊……蝙蝠公子?

    娘被蝙蝠公子找上了?她现在到底是生是死?

    只是,回想起那个时候,所还记得的一些模模糊糊的影像,她的眼睛渐渐睁大:“从火中抢出殿下的是小梦?可、可我怎么记得……”

    宁江道:“的确就是小梦……在那之前,在巷子里阻截你,差点把你杀掉的也是小梦。”

    春笺丽猛地扭头,看向宁江……那个穿着孝衣,戴着孝花,使用鸳鸯刀,从背后砍了她一刀的孝女竟然会是宁小梦?她虽然也知道,这个世上存在着易容术这样的事,但是气质看上去完全不同,那个鸳鸯刀孝女一身怨恨、满是杀气,怎么可能会是看上去不谙世事的宁小梦。

    宁江道:“那个时候,是我让她动手的。”转到春笺丽身边,蹲下来看着她。

    “你、你让她动手的?那后面救我……”

    “她没能把你杀掉,于是我想着,干脆我再装下好人,把你救了。”宁江看着她,“生气了?”

    春笺丽的脸蛋憋得通红……竟然是这个样子?就是因为他对她的英雄救美,她才开始慢慢的喜欢上他,结果,结果他竟然是演的?他脱光了她的衣服,说他把她擦得干干净净,他在她的身边,衣不解带的守着她……这一切都是一场戏?

    “你、你……你怎么能这样……”

    “不要指望我因此道歉,”宁江没好气的道,“不要忘了你自己在那之前做了什么,在染水河边,你对小梦下术引……不,现在看来,你应该是想要对她种圣血吧?她是我妹啊,你要把我妹妹从我身边抢走,你黑不黑心啊?还有,在郑府的时候,你的意图你自己不知道?故意使用媚术帮我拉仇恨,让我成为众矢之的,对吧?那个时候说你恶心都还是说得轻了。”

    春笺丽脸憋得更红,好一会,才低下头:“那个……谁、谁让你又是铜州第一才子,又要各种大出风头来的?我、我原本就是拜火教的人,上头的人觉得有必要把你妹妹吸收成拜火教的一员,我、我也没有什么办法。还有、还有在郑府的时候,就算是我不对,但……但是后来……你也说过我很可爱了。”

    宁江道:“有吗?我怎么不记得?”

    春笺丽左手一抓椅柄,右手猛地握拳就要往他砸去:“明明就有。”

    宁江道:“真的吗?我有说你很~~可爱吗?我怎么记得我说的明明是一点点~~可爱啊?”

    “就算是一点点,”少女扭过脸去,难为情的揉着衣角,“那……那也是可爱啊!”

    “好吧……反正也就是一点点!”少年继续帮她推着轮椅,往前行去。

    虽然是在夏日,但因为是在山间,四周群峰环绕,倒下重重山影,这里倒也谈不上有多炎热,凉风从山缝间吹来,扰乱了少女的发丝,同时也吹皱了水面。太乙池的湖面,一波波的荡起波澜,湖面那反射着阳光的万千星点,随之晃动,犹如白日里的星河。

    春笺丽坐在轮椅上,背对着宁江,低声道:“可是,我记得,根据调查,杀了僵尸门高手‘毒龙刀’康泰平的,也是一个穿着白衣,戴着孝花的少女,按照分析,她很有可能是正气盟的人……”

    “那个也是小梦,”到了这个时候,宁江也没打算隐瞒,“不用奇怪!正气盟原本就是我在背后创建的,我在来京城的路上,无意中知道了僵尸门里通外国,将我华夏的情报泄露给西岭鹋哥的事,而僵尸门所做的事,多半是出于全清派的授意,于是以合纵之术,集合起全清派的所有敌人,创建了正气盟。不过这个时候,全清派已经被灭,虽然有几个漏网之鱼,但连三法司衙门都在追杀他们,已经是成不了事,所以,正气盟也已经解散。”

    他竟然会是正气盟的背后主谋?春笺丽再一次的回过头,吃惊的看着他。一个不会武功的书生,竟然会是窜连起京城里的各个帮会,最终灭了全清派的,正气盟的幕后主谋?将他瞪了好一会,直到确定他是认真的,才慢慢的转了回去。

    “原来是这个样子,”她轻轻的道,“你说的那份情报,应该是我交给王易卿的,其实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交给我的是天洪大人。我们拜火教在中原一带,虽然也有布局,但毕竟是外来宗教,影响有限,许多事情只能依靠当地的帮会。”

    虽然知道宁江兄妹瞒了她这么多,但想到原本也就是她先开始对付他们,少女也很难生出什么怨言。更何况,她现在已经落到了这般地步,如果他们真的心狠,那个时候不强行救她,她也早就已经死了,就算是现在,原本就是互相为敌的两方人,他们也大可弃她而不顾。

    再说了,反正自己现在也只剩下了一年时间,这个时候,去怨,去恨,去纠结那些恩恩怨怨的细节,到底还有什么意义?

    宁江在她的身后,缓缓的为她推着轮椅,说道:“抱歉……不是为那个时候,骗你的事道歉,那种事我才不会道歉呢。是因为,你为我和鸾梅所做的事,如果没有这些事,你也就不会被拜火教怀疑,不会跟你娘决裂,更不会落到这个地步。如果我早点选择相信你,事情也许不会变成这个样子。”

    春笺丽却是低下头来,小声的道:“明明就是我先对你和小梦存了坏心,还自作聪明的以为你们不知道,而且,我也没有能够阻止他们对殿下种圣血。”

    过了一会,又道:“宁公子……”

    宁江道:“怎么了?”

    春笺丽的头低得几乎垂到了她的膝盖:“既然……既然我也只能活一年,那、那在这一年里……我可以陪在你身边吗?”紧接着却又手足无措的样子:“我是说,我是说,反正、反正我也没地方去了,而且就一年,就一年……”

    静了一静,双手无力的交叠在腿上,脑袋垂得更低:“我……我可以喜欢你么?”

    宁江想了想,移到她的身边,蹲下来,握着她的手,道:“唔,有一件事我还没有说清楚。我刚才说了吧,从医道的角度来说,你的病情是没得治的,但是,这个世界,也并不只有医……医……道……”身子一摇,往她身上一栽。

    “宁公子?宁公子?”少女惊慌失措的扶着突然就晕了过去的他。

    一个声音就在这个时候,冷冷的出现在另一边:“他没事,他只是被我弄晕了。”

    春笺丽蓦地抬头,惊呼道:“蝙蝠公子?”

    不知何时,另一边的巨石上,多了一个穿着黑衣的男孩。

    这男孩阴阴冷冷,犹如天外飞来的黑魔,山影倒在他的身上,他却比山影还暗。没有想到蝙蝠公子竟然会出现在这里,春笺丽陡然一惊。蝙蝠公子却已呼的一声,疾冲而来,在她还没能反应过来的那一瞬间,扑的一下,她身边昏迷的少年已经被扔入了太乙池,池面溅出水花,惊动了远处的光影。

    “你做什么?”春笺丽又惊又怒。

    “如此无用之人,”黑衣的男孩,不知何时又回到了石上,双手抱胸,冷笑道,“让他到水里冷静冷静!”

    【感谢书友“某只中二病”的10000打赏!】(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