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儒道之天下霸主 >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6卷 寒窟深处话罡元

正文 第6卷 寒窟深处话罡元

    没有想到蝙蝠公子一出现,竟然就把宁江扔到了水中,春笺丽一急,推着轮椅两边的车轮就要往湖中冲去。一块石头梗在了车轮下,整个轮椅一翻,她翻倒在地,滚了一滚,腰部以下早就已经无法动作,但是身体的痛感还在。

    然而此刻的她,也已顾不得身体的痛楚,双手抓着湖边的鹅卵石,拼命的想要往水中爬去:“宁公子……宁公子……”

    蝙蝠公子在她身后阴阴的冷笑道:“你想要去救他?就你这个样子,爬到河里,也不过是跟着他一起死,你能救得了谁?”

    少女猛的回头:“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蝙蝠公子冷冷的道:“因为他实在是无能,把你害成这个样子,却连你身上的这点伤都治不好,这般无能的人,留着他做什么?”

    “这不关他的事,”少女急道,“你把他救上来,我知道你恨拜火教的人,但那不关他的事,你快点把他救上来,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你、你快点把他救上来。”她急得想哭。

    蝙蝠公子冷哼一声,身子一纵,以不可思议的身法,落在湖面上,将手一捞。湖中的少年被带出的那一刻,他已飞掠而回,往少女背上一抓,犹如蝙蝠一遍,诡异的飞掠而去。

    唯有那倒翻在地的轮椅,车轮依旧在哗哗哗的空转……

    ***

    春笺丽猛然睁开眼睛,她发现,自己已经被扔进了一处寒气逼人的所在。

    明明是酷暑时节,但这里却是颇为寒冷,周围的壁面上结着寒冰,不知道从哪里反复折射而来的光线,在地洞内均匀的流转,经由寒冰的多次反射,绽出诡异的光泽。

    春笺丽知道,在终南山里,只有一个地方,就算在盛夏里亦有坚冰。

    那就是风洞以北好几里外的冰洞。

    他们现在毫无疑问被扔入了冰洞里。但是终南山的冰洞,内部错综复杂,哪怕小梦他们知道他们在冰洞里,也很难找得到他们。

    更可况终南山这么大,没有人提醒,小梦、雷鹤道人、秦坎、僬侥老道他们根本不可能会想到冰洞。

    “宁公子……宁公子……”她用一只手,艰难的撑起上身,使劲推着身边的少年。

    上头传来呼呼的声音,她抬起头来,看到蝙蝠公子振着双臂,从高处飞下。

    人自然是不能飞的,就算是蝙蝠公子这样的高手也不例外,但是他却每每能够顿在空中。直到这时,她才发现,在他们的头顶,悬空挂着一根根纵横交错的丝线,蝙蝠公子就是利用这些丝线,悬停在空中,这让她生出绝望,哪怕她没有瘫痪,也没有本事利用这些丝线逃出去,更可况是根本不会武功的宁江?

    蝙蝠公子落了下来,立在离她最近的一条丝线上,丝线很细,他却稳稳当当的站在上面,没有一丝一毫的晃动,仿佛整根丝线都被他以诡异的术法固定住了一般。

    “你想做什么?”春笺丽使劲瞪着他,好像这样子就能将他吓退。

    蝙蝠公子当然无视她的目光,负着双手居高临下的道:“我且问你,你所用的剑法,我要是没有弄错的话,应该是道家的罡元剑法,罡元剑法在道家,虽也算得秘传,但精通罡元剑法的道门,却也有好几家,而每一家的罡元剑法又各不相同。你所用的罡元剑法,奇变为主,勾挑较多,本是配合道教的符箓、道术等秘术所用,根据本公子的调查,鹃州贯斗忠孝道梅氏一脉的梅氏罡元剑的特点就是如此。”

    顿了一顿,缓缓道:“然而贯斗忠孝道,许久以前就已经被灭门,贯斗忠孝道的门主,原名梅见素,他有一女儿,因为是雪天所生,取名梅雪。梅雪十五六岁时,瞒着父母,入了拜火教,梅掌门为此调查拜火教,反遭灭门,连梅夫人都被她的女儿亲手所杀,在那之后,梅掌门逃亡至秦岭,改名换姓,他的梅氏罡元剑也没有再外传……你又如何会使已经被灭门的、梅家的梅氏罡元剑?”

    春笺丽呆呆的看着他:“我母亲的本名,就叫梅雪,在我小的时候也是姓梅,叫做梅春,但是……但是跟你说的这个贯斗忠孝道有什么关系……我就不知道了。”心里想着那个时候,母亲说的“我连生我养我的娘亲都能亲手杀害”的话语,对这诡异的男孩所说的话,心中已至少信了八分。

    “那就不会有错,名字相同,年纪相当,剑法相似,又是同样的杀母逼父,你母亲就是梅掌门的女儿,你便是梅掌门的外孙女。”蝙蝠公子道。

    在看到春笺丽使用的是道家的罡元剑法的时候,他就多少有些怀疑,拜火教起自蛮荒,身为拜火教信徒的春笺丽,为何用的却是道家的罡元剑法?而后,他通过天地会暗中的调查中得知,早已被拜火教灭门的贯斗忠孝道,同样秘藏了一套罡元剑法,自不免生出联想。

    贯斗忠孝道既已灭门,梅掌门也未再将梅氏罡元剑法传给他人,那世间唯一还会梅氏罡元剑法的,自然只有他的女儿、那入了拜火教后杀母害父的梅雪。那身为拜火教一份子的春笺丽,与梅雪以及梅掌门的关系,也就可想而知。

    春笺丽趴在那里,犹疑的道:“你……你问这个做什么?”

    蝙蝠公子淡淡的道:“你可知,在京城时我为什么没有杀你?正是因为,你极有可能是梅见素梅掌门的外孙女,我与梅掌门,也算是忘年之交,你既然有可能是他的外孙女,我自然不能不留下一份情面。”

    春笺丽睁大眼睛:“我外公?他还活着?”

    蝙蝠公子道:“很可惜,他家破人亡之后,化名秦抱朴,深藏于秦岭之中,但是在年初正月时,他已因病老而死。其实他的岁数亦不能算是太老,大约是灭门之后,愁苦交加,又无法找自己的亲生女儿报仇,饱受了这么多年的病痛折磨,终于油尽灯枯。”

    春笺丽低下头去,一阵黯然惆怅,原本以为自己在世上还有一位亲人,结果方一得到希望,马上又如同梦幻一般破灭。只是想到这里,她马上又抬起头来:“那、那我娘呢?我娘现在……”

    蝙蝠公子冷冷的道:“我已经杀了她!”

    春笺丽又惊又怒:“你说什么?”

    蝙蝠公子冷笑道:“就算她是梅掌门的女儿,那又如何?这等杀母害父的不孝女,留在这世上又有何用?更何况,你需要为她担心么?她可是连你这亲生女儿也要亲手杀害。哼哼,莫说是她,即便是你,在京城时,若不是看你与其他拜火教徒有些不同,似还顾念亲情,即便你是梅掌门的外孙女,我也留你不得。当年梅掌门要是狠下心来,直接杀了他的那个不孝女,又怎会有事后的灭门惨祸?”

    春笺丽紧捂心口,心如刀绞:“她……她是我娘……不管怎样……都是我娘……”

    蝙蝠公子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你跟其他那些六亲不认,只知道侍奉所谓的圣凰、女尊的拜火教徒,倒也的确是很不一样。”紧接着却又冷笑道:“但就算如此,你现在又能如何?你已残废至此,生机绝断,苟延残喘,就算我弃你不管,你也活不了多久。哼哼,这少年对你也还不错,说你能活一年,恐怕最多三个月,你体内就会毒血发作,从内部开始溃烂,到那时,你体内将处处都是水肿,就算是活着,也将日夜煎熬,痛苦万分,你或许会以为自己能够忍受,但我告诉你,到了那个时候,你会恨不得自己死了的好,你活着,对你自己是痛苦,对他人更是拖累。你说你想要跟在这少年身边,你想要让他日.日夜夜的看你痛苦,看着你脓包渐起,头发脱落,一步一步的走向死亡?看着你夜夜无法入睡,痛哭尖叫,却只能束手无策,没有一丝办法能够减清你的煎熬?”

    少女缩了一缩,那柔弱的手指,紧紧的抠入土中。

    蝙蝠公子道:“不过,只要有我在,或许能够助你解决体内火毒,看在你是梅掌门的外孙女的份上……”

    “我不需要你帮我,”少女的眸中冒着火花,“你杀了我娘,你杀了我娘……”

    “既如此,那就算了!”蝙蝠公子身子一起,往上飘去。

    “等一下!”少女急急叫道,“你、你把他放出去!”

    她指着身边昏睡的少年。

    蝙蝠公子负着双手,立在上方另一条丝线上,冷笑道:“凭什么?”

    “跟他没有关系……”

    “他跟我也没有关系!”蝙蝠公子继续往上纵。

    “等、等一下!”少女猛的一拍地面,“你、你到底想怎样?”

    蝙蝠公子低下头来,俯视着她:“这冰洞之中,寒冰经年不化,这少年丝毫不会武功,这般下去,他终究不免大病一场,甚至就这般死在这里。哼哼,不用抬头用这种愤怒的眼神看我,你不是说,想要陪在他的身边么?我让你们在这里做对同命鸳鸯,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你不用看我,我不会将他放出去,要让他活着,唯一的办法,就是你恢复过来,用你的‘火云纵’将他救出,否则,你就只能与他一同死在这里。”

    春笺丽撑着娇躯,呆呆的看着高处:“太高了……就算是我的火云纵也没有办法带他出去……”

    蝙蝠公子淡淡的道:“在我的调……哼,在我的教导下,你的实力要是还跟以前一样不堪,连带一个人从这里出去都做不到,那就真是浪费我的时间。”

    继续道:“说吧,是要跟这少年,在这冰洞地底做一对同命鸳鸯,同生共死,还是接受我的调……接受我的教导,恢复健康,变得更强,然后带着他一起出去?你最好快点决定,他刚才落入湖中,浑身湿透,这里到处都是冻气,再拖下去,就算你最终同意,他只怕也已经病倒。”

    春笺丽怒道:“你是在威胁我么?”

    蝙蝠公子低下头来,有些无语的看着她:“我说……你才发现我是在威胁你啊?”

    ***

    冰洞深处,四周的寒冰在昏暗中反射着均匀的光芒。

    中央处,不知何时,堆了一堆的木材,木材彼此搭架在一起,但却没有点燃。

    木材旁边,穿着红衣、半身不遂的少女,艰难的盘膝坐在火堆边,双腿强行扳成了吉祥如意坐的姿势,双目微闭,额上香汗淋漓。

    在她的另一边,昏睡的少年,身上盖着毛毯,仍然没有醒来。

    少女此刻,经脉断绝,全靠那些失去活力的圣凰血才能维系生机。然而这些圣凰血又在排斥着她,成为她身体里的毒素,阻截着她气脉的流通,让她一丝一毫的内力都无法用出。

    而此刻,她的心室之中,却有一团温热流转,它是那般的微弱,那般的缓慢,但总算是从无到有,让她这本已在逐渐走向枯萎的身体,生出了一些变化。

    ——“你此刻的病情,再好的医术,都已无法治愈,但是这个世界,可并不只有医道。”

    ——“很幸运的是,你从小练习的是道家的罡元剑法,运转的是道家的心法口诀,虽然你母亲的本意,恐怕不是让你去继承贯斗忠孝道的剑法,但对你来说,总算是一件幸运的事。”

    ——“道家的心法,其最初的本源,俱是来自于《周易》与《道德经》,罡元剑法也同样如此。罡元剑法,何为‘罡’?罡字拆解开来,乃是‘四正’,心有四正,分别是:道正,德正,法正,智正;身有四正,乃是体正、气正、精正、神正。北斗七星的斗柄唤作天罡,天罡正,则北斗正,北斗正,则群星正。你虽然修行了不少拜火教的邪术,但是靠着从小打下的道家罡元,你体内的血毒,绝断得了你的经脉,但是绝断不了你心中的正气。正是因为心中还存留着一口正气,你才始终与拜火教的其他人有所不同,那些似是而非的教义,始终无法影响你的心智,也正是靠着这一口正气,你才能够在体内的圣凰血化作血毒发作之后,活到现在。”

    ——“现在你所要做的,就是将你心中的这一口正气,化作可以供你使用的一口真气,从而驱使因气脉断绝而溃散的内力。这个‘心’,指的并不是你体内的心脏,而是你的魂,你的魄,你的思,你的想。你也许要问,思想与魂魄,如此虚无缥缈的东西,如何能够把握?然而,魂魄是生命之本,思想是生命之源。我思……故我在!只要你还能够思考,你的思与你的想便未断绝,你的魂与你的魄便未消散。它们是你生命的起点,同时也是你生命的终点,有了它们,即便失了肉身,你也仍然是存在的,失了它们,即便你肉身还在,你也已经消失。而你的这一口正气,便依附在它们之上,或者说,你的整个精、气、神,全都依附在思想与魂魄之上,它们虚无,它们缥缈,但是它们……存在!!!”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