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儒道之天下霸主 >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24章 鲤龙见首不见尾

正文 第24章 鲤龙见首不见尾

    在宁江给那只小黑猫针灸的时候,春笺丽在门外走来走去。

    一直等到宁江出来,将门关上,留下小梦带着那只小黑猫睡去后,她才站在宁江面前。

    宁江看着她:“怎么了?”

    春笺丽疑惑的看着他:“你……不急吗?”

    宁江错愕的道:“急什么?”

    春笺丽道:“小梦杀了金嫫姥姥的徒弟,金嫫姥姥和六毒花娘的其他几位随时都可能找上门来……”

    宁江道:“找上门来送死吗?”

    春笺丽吃惊的看着他:“你知不知道金嫫姥姥是什么人?她可是西岭三荒九岭二十七洞有名的草鬼婆,换在中原,差不多就是宗师级的实力……”

    宁江道:“就算这样,这里毕竟不是西岭,不是她们的地盘,她们非要今晚就找上门来的话,我也不介意在这里解决掉她们。”

    “但是怎么可能做得到?”春笺丽不相信的道,“如果是按着中原武学的等级,金嫫姥姥的实力可是宗师级的,她剩下的五个弟子也都是一流,而且她们用的是巫术,根本就是防不胜防。这里只有我和小梦、秦四姐、小丫儿……我们根本不是她们的对手。”

    她想不明白,一向聪明的宁江为什么还是这么不急不慢,也不带着她们赶紧逃走。如果血菱娘没死,金嫫姥姥也许会看在拜火教的份上,放过他们,但是血菱娘一死,一向护短的金嫫姥姥,是不可能放过他们的。

    宁江却道:“你跟我来!”

    带着她到走廊的尽头,从窗口往下看去,在客栈的后院,一群人正在那里喝酒聊天,春笺丽认出,他们是白日里在拱桥卸货的行商。

    宁江道:“你可知道,他们是什么人?”

    春笺丽疑惑的道:“什么人?”

    宁江道:“看到那个老板打扮的胖子没有?你别看他肥得流油,实际上,他是金州一带的暗器高手,外号‘一口罗烟’,人称罗胖子,以前只是一名二流高手,这些日子,有人送给他一本武学秘籍,目前已经进入了一流之列,只是在外人眼中,他还只是一名二流高手。他旁边的那个女人看到了么?那位姑娘名叫孙紫萝,家人被全清派所害,自己也差点死去,但是在三个月前的那一晚,她跟着大家一同杀上了无咎山,终于得报血仇,如今,她修炼了一种唤作紫罗刀的秘技,虽然还是二流之列,但十二连环刀施展开来,就算是一流高手,陡然之下,恐怕也会死在她的手中。还有那个走来走去的书生,看上去弱不禁风,但你如果认真看去,会发现他的脚,在地面基本上不会留下任何脚印,不带起一点烟尘,此人唤作‘回天腿’宋达知,武功不算太高,但却来去无痕,只要有他在这里,没有人能够突然杀入而不被他截下。”

    他将后院的这几人一一点评过去,竟然都是在江湖中算不上太过出名,但都各怀绝学的好手。

    春笺丽睁大眼睛,这些人,她白天虽然就有看到,但怎么也没发现他们个个都是江湖好手。她问道:“难道说……”

    宁江道:“他们都是天地会的。”又带着她,下了楼,外头的院子里,卖艺的父女正在苦练着花枪。

    宁江低声道:“你是不是觉得,他们耍的花枪只不过是中看不中用的假把式?然而他们真正的本事,其实并不在枪上,他们也不是真正的父女,那汉子名为岳柏,他真正的本事是吐气开声的‘开山拳’,一拳打死一头蛮牛,对他来说不在话下,他的‘女儿’没有什么本事,但却是有名的医女,如果有人想要施展毒烟毒雾,又或是在井里下毒,绝逃不过她的眼睛。”

    春笺丽道:“难道他们也是天地会的。”

    宁江道:“自然!”

    就在这时,外头又有四人前来投宿,另有一名乞丐想要混进来,被客栈的人赶了出去,于是哼哼的在外头的树下躺着。

    宁江道:“你可知道,这四人又是什么来历?他们就是霍州大名鼎鼎的胡家四兄弟,近来同样得了一本秘籍,实力大涨,而作为交换,他们答应入天地会三年,像他们这种江湖侠士,自然是一诺千金。还有那个乞丐,你如果真的以为他只是一个普通的乞丐,那你就错了,他乃是湟河一带杀人无算的穷丐洪九,做的都是劫富济贫的买卖,你莫看他穷,从他手中撒出去的金银不知多少。”

    春笺丽低声道:“难道他们也都是天地会的。”

    宁江道:“没错,虽然他们并不知道其实我就是天地会的病公子,他们只是接到了,在必要时听我号令的命令,胡家四兄弟与穷丐洪九原本都是在邻镇,就是因为接到了号令,方才连夜赶来。”

    牵着春笺丽上楼,从楼下往下看去,一名穿着粗布的青年正在擦着饭桌。

    他目光闪动,一脸严肃的问:“还有这个人,你可知他是谁?”

    春笺丽不可思议的道:“连他都是天地会的?”他们随随便便住进一家客栈,里头就已经安排了天地会的耳目?

    宁江笑道:“当然不是,他是这家客栈的小二……笨蛋!”

    “你混蛋!”少女气得用粉拳捶他。

    虽然知道这坏蛋又在捉弄她,但总算是安下了心来。虽然这些人中,也都没有金嫫姥姥这种级别的人物,但金嫫姥姥和六毒花娘要是真的敢杀来,那金嫫姥姥也许还留不下来,六毒花娘却是一个都别想逃……只因为,他们这边可还有一个拥有强大文气的状元郎。

    或许她们遭遇到佛桑娘和血菱娘只是一个意外,但在事情发生之后,宁江显然已经在她所不知道的暗处,做好了最大的防备。金嫫姥姥和六毒花娘真要在这个时候杀来,那就真的是自投罗网了。

    宁江却道:“不过这只是预防万一罢了,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今晚金嫫姥姥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出现的。”

    春笺丽疑惑的道:“你怎么知道?”

    宁江笑了一笑,也不解释,带着春笺丽进入自己屋中。到了屋里,自己在桌边坐下,看了她一眼,道:“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想要跟我说?”

    春笺丽立在他的身边,往一旁看去:“我……我……”

    宁江叹一口气:“离开了我和小梦,你还能够去哪里?我们又怎么可能让你就这样离开?”

    春笺丽猛一扭头,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你知道我要说什么?”过了一会,又低下头去:“你怎么会知道的?”

    “原本也就是很好猜的事,”宁江坐在那儿,看着她,“佛桑娘与你是认识的,她知道你是拜火教的人,对不?既然这样,在发生今晚的冲突后,她们必定会先去向拜火教讨要公道,不只是你,她们以为小梦也是拜火教的人。但是很快,她们就会发现她们错了。”

    继续道:“拜火教的女尊与你母亲都以为你死了,哪怕当场没有死去,也必定活不了多久,她们不会想到你在那样子的情况下,竟然也能够活下来,自然也就没有管你,但是她们很快就会从金蚕岭这边知道,你不但没死,甚至还活得好好的,这个却是她们无论如何都不能容忍的。这跟你会不会泄露拜火教的内情没有关系,就算想泄露,你也泄露不了多少。关键是,像拜火教这种隐蔽性极强,且教义极其严格的组织,门下弟子叛教而出,这个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允许的,一件都不能容忍,只要出了一件,就无法保证不会再出第二件、第三件,拜火教如果是那种能够任由教中人叛教而不管的寻常组织,在江湖上也不会如此隐蔽。”

    春笺丽低声道:“嗯……”

    宁江笑道:“所以,发生了今晚这样的事,你必定会想着,早点离开我和小梦,拜火教对你的追杀一旦发动,那必定是不死不休的,这不是你一个人的问题,这是要做给所有的弟子看,如果我是他们,我也必定会这样做。但是,如果离开了我们,你现在又能够去哪里?”

    春笺丽不安的道:“可是……”

    “笺丽,”宁江拉着她的手,“其它事先不要管,我只问你……想不想继续跟我们在一起?”

    春笺丽低下头,轻轻的道:“嗯……”是的,她想要跟他们在一起,虽然时不时的被他捉弄、欺负,这坏蛋简直就是故意的,但跟着他们在一起的这段日子里,是她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候,无忧无虑的到处乱走,打打闹闹的过程中,有一种奇怪的满足,即便是被捉弄了,心里竟然也是喜孜孜的。

    不像在拜火教的日子里,“姐妹”虽然多,但没有一个算是她的朋友,大家存在的唯一目的,就是侍奉她从来没有真正见过的、伟大的圣凰,她们是那般的满足,以至于她在她们中间,显得那般的怪异。

    她甚至开始怀疑起自己,当周围所有人都是那般的虔诚、那般的“伟大”的时候,她忍不住的就会想着自己是不是唯一疯掉的那个。

    但是现在,在他身边的时候,她被捉弄、被调戏、一不留神就被他气着,然而也就是这样的日子,才让她真正的意识到,她并不是什么,将一生都奉献给神灵的圣徒,她只是一个寻常的、漂亮的女孩,而这……才是她想要的日子、想要的生活。

    随着少女的声音,宁江淡淡的道:“既然想,那就留下来吧!”

    春笺丽的眼睛有一些湿润……那就留下来吧!

    就是这么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但却不容许她拒绝,没有太多的说辞,没有更多的安慰性的话语,他甚至不是在征求她的意见。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却有一种异样的安心。

    明明只是一个不会武功的读书人,但却总是弄得他很了不起一样。

    轻轻松松的就猜透了她的心事,然后轻描淡写的就为她作了主,这样的傲慢,这样的霸道,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很喜欢。

    ***

    夜色慢慢的降临,客栈里,一片安静。

    后院中,名为孙紫萝的女子,回头看了后方的楼房一眼。

    在她的身边,罗胖子抽了一口旱烟,慢悠悠的吐出烟圈,道:“你可知道这一次我们要保护的是什么人?他就是这一次京城科举的状元公。”

    孙紫萝惊讶的道:“原来是他?”

    罗胖子笑道:“是不是觉得很荣幸?听说这位状元公,才华横溢,天底下,不知多少大家闺秀每晚都在念着他的名字。听说他原本是可以直接当大官的,就因为心爱的女人死了,就离开了京城,跑到这种地方来。”

    孙紫萝轻轻的笑了一笑:“有什么好荣幸的?像他这种读书人,跟我们这些江湖中人基本上就毫不相干。”她低下头来,轻轻擦拭着她的飞刀。

    罗胖子笑道:“是啊,他再怎么厉害,跟我们也是两个世界的人,如果是我们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公子,你恐怕就不是这个样子了吧?”

    孙紫萝脸一红,低下头来,小声的道:“说什么呢……我的命,是公子救的,我的仇,是公子帮我报的,我只是希望,能够以自己的蒲柳之身,为公子做一些事儿,其它的,别无所求。”

    罗胖子了然的点了点头,把烟杆往旁边的铁盆里敲了敲。

    孙紫萝往他看来:“罗大侠,你以前可有见到公子?”

    罗胖子道:“怎么,你不曾见过?”

    孙紫萝摇了摇头。虽然被病公子派人救下,现在又在为公子做事,但她其实也从未真正的见过他。

    罗胖子抬起头来,看向天空,悠然道:“见过一次……端的是个了不得的人物,虽然他一副病怏怏的样子,但是那个时候,他让我在他面前,把我的毕生所学演练一遍,第二天,他就把一本秘籍交给我,上面全都是他亲手写出的功法,我按着那本秘籍开始修炼,停滞了近十年的武学,仅仅一个月的时间,一下子就突破到一流,你敢信?就是一遍……我就只在他面前演练了那一遍啊。你可知道,现在会中有多少弟兄,尽心尽力的办事,就是为了将来有机会见公子一面,在他面前将自己的武学演练一遍?然而更多的,却是像你这样的,即便是见不到公子的面,也愿意为他出生入死的弟兄。鲤龙见首不见尾,江湖救急病公子……龙藏于野,义薄云天啊!”

    听着罗胖子发自肺腑的赞叹,孙紫萝俏脸飞红,竟比自己被人夸奖还要高兴……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