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儒道之天下霸主 >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28章 龙虎山:九鼎丹经!

正文 第28章 龙虎山:九鼎丹经!

    “九阴真经”的存在,就连正一教内部的嫡系以往也并不知晓。

    但是这并不妨碍此时此刻,众人的深信不疑,只因,找到它,让这位宁翰林将它带来的,便是那位病公子。

    鲤龙见首不见尾,江湖救急病公子。

    如今的江湖,谁不知道,那病公子不止是仗义疏财、义薄云天,同时也是一个颇为神秘的人物。

    他自己不会武功,但不管是什么人,只要将其一生所学,在他的面前演练一遍,马上就能得到这位病公子的指点,然后实力大进。

    如果说在此之前,众人还只是惊叹于他那惊人的眼力,但是现在,许多人都已想着,他之所以有这样的本事,莫非就是因为,他通读了这本九阴真经?

    就凭找到它的是那位江湖救急、其声名在极短的时间里传遍五湖四海的病公子,将它带来的是这位金榜题名、高中状元的宁翰林,就已经是让人无法质疑,更何况,这种事情,谁会轻易的拿它来开玩笑?声势已经弄得这么大,如果最后发现,这不过是一个捉弄人的把戏,那不管是病公子还是这位宁翰林,都不可避免的成为全天下的笑柄。

    况且,以前也的的确确是存在着正一教老祖天师留下了神秘宝典、但却始终未能找到的传言,只不过,江湖上的各种传言数不胜数,大多原本也就无法证实。

    那些正一教的道士彼此对望,又惊又喜……老祖天师留下来的绝世宝典?

    这实在是莫大的诱惑,要知道,他们的老祖天师,可是能和“万人敌”的楚霸王争夺历史上最强宗圣之宝座的传奇人物,虽然就战绩来说,无疑是力敌天下的楚霸王更加辉煌,但在他们看来,那也不过是因为他们的老祖天师闲云野鹤、与世无争罢了。

    在这上千年的时间里,历史上虽然也还出现了几位“宗圣”,但却无一人能够到达老祖天师和楚霸王的声望。

    而现在,老祖天师留下的绝世宝典,终于要重归龙虎山了么?

    张据池为人却更谨慎一些,沉吟道:“北邙山的确是老祖天师当年修炼之处,在我教的记载中,老祖天师先是在北邙山修炼,神功大成之后,方才转到龙虎山炼九天神丹,江湖传说中,也的确是有老祖天师遗下宝典的传说,但是这九阴真经之名,我等以往也从未听说……”

    要知,正一教虽然奉他们的老祖天师为开山鼻祖,但实际上,它却并非老祖天师亲创。正一教的前身是天师教,真正开创天师教的,其实是正一教第三代天师……也就是老祖天师之孙,只是在天师教创建之后,再往回追奉第二代天师、第一代老祖天师罢了。

    也就是说,如今正一教的武学和术法,实际上都是由第三代天师传下来的,而第三代天师,据闻只得了老祖天师的一小部分真传,再加上忙于俗务,其一身所学,到最后也不过就是普通的宗师级别,算不上有多出类拔萃。

    外界的说法是,老祖天师对他的子孙……也就是第二代天师与第三代天师的资质其实并不看好,认为把自己的毕生所学传给他们,并无助于他们的成就,反会害了他们,毕竟当时乃是乱世,单是怀璧之罪,就已经足以引动天下奸雄的窥视……虽然事隔千年,这种说法其实也无法证实。

    张据池却是想着:“这九阴真经到底是否真的是老祖天师真传,也还未可知,但是这风声,就已经引动了江南、越岭的各州豪杰前来,其中不乏暗藏抢夺、窥视之心的奸邪,照这样子,怕是很快就会惊动天下。若它真是老祖天师之遗书也还罢了,如果不是,我正一教将它收藏,天下人都以为它是真货,那岂不是平白惹祸上身?”

    宁江却道:“那位病公子说,此书到底是真是假,只要念上一段,诸位便知。”在众目睽睽之下,取出一本书来,翻开念道:“其意博,其理奥,其趣深,天地之象分,阴阳之候列,变化之由表,死生之兆彰,不谋而遗迹自同,勿约而幽明斯契……”

    张据池与另一名道长忽的叫道:“宁公子请勿再念,我们信了。”

    正一教的那些弟子,虽然听到这位宁翰林持书而念,却不知他念的这几句到底是什么,现在再行看去,突然打断持书少年的朗诵声的,除了他们的执法真人张据池,还有弘道真人张形正,而丹玄宗、双鹤宗、入药镜的几位高手也全都竖起了耳朵,生怕漏过一句。

    看到执法、弘道两位真人如此急切的打断少年的模样,那些正一教弟子立时反应过来……这少年所念的,必是在正一教中,唯有天师与极少数几位长老才知的《九鼎丹经》。

    《九鼎丹经》,是正一教第三代天师流传下来的,龙虎山独门秘传。

    就是靠着这本《九鼎丹经》,正一教历代天师,才能代代修至宗师之境,并基本上都能寿达百岁。不要小看此事,有道是君子之泽,五世而斩,正一教能够成为道门正宗,就是因为它能做到代代出宗师。又或者说,历代龙虎山天师的实力,几乎已经成为了“宗师”的标杆,江湖中人,基本上都是以龙虎山、除老祖天师之外历代宗师的平均实力,来衡量天下英雄。

    任何一个门派,如果能够做到接连十几代,代代出宗师,它想不成为“正宗”都难。

    道家经籍中的句子,往往极其隐晦,非经年研究道藏的道教中人,基本上都是“每一个字都懂,合在一起却跟天书一般”,宁江虽然只念了这么几句,那上千名江湖中人,就已经是听得头昏脑涨。

    虽然如此,当他们看到龙虎山的执法、弘道两位真人迫不及待的打断宁翰林朗诵的态度时,心中就已清楚……这本九阴真经,只怕是真的。

    龙虎山正一教,第三代天师传下来的,只是老祖天师的部分武学,这部分武学,正是《九鼎丹经》,如果这本九阴真经真的是老祖天师毕生所学之精华,那里头有《九鼎丹经》,也就再正常不过。

    仅仅只是作为九阴真经一部分的《九鼎丹经》,就已能够保证龙虎山历代天师,不管是愚是贤,哪怕资质再差,都能够修至宗师,那如果,得到的是一整本九阴真经……那是不是就连修到宗圣,也并不如何稀奇?

    此时此刻,周围的每一个人,看着少年手中那本经书的眼神,都变得复杂无比。

    犹豫、贪婪、沉默……各种各样的视线,在这一刻汇聚。

    而其中又有一个叫作春笺丽的少女,以有异于其他人的、最为吃惊的眼神看着被众人瞩目的少年手中的经书,因为,唯有她清清楚楚的知道……这本书是他自己写的吧?

    她甚至到现在都还记得他书写经书的那个晚上,说真的,作为一个主动躺在了他的床上却被他遗忘了一整夜的美少女,想要不记得还是蛮难的!

    众人之中,颇负侠名的“七禽刀”萧章、“沦落人”陈天涯、“大衍掌”吴愚得已经下意识的守护在少年身边,以防有人经受不住九阴真经的诱惑,出手抢夺。

    这三人,在江湖上都是有名望的大侠,虽然身为学武之人,对这本九阴真经也下意识的生出欲得之而甘心的念头,但对他们来说,侠名比武道、甚至比生死更加重要,自不希望在他们的眼皮底下,发生杀人夺经之恶事。

    尤其是萧章,心知病公子请自己南下,恐怕就是为了这一刻……“一切但凭侠义二字”,这是那位鲤龙见首不见尾的病公子,对他唯一的交待,而这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对他来说,便是抛却性命也在所不惜的重任。

    这三人,都是与宗师只有一线之隔的、准宗师级的武者,此刻又出于默契的,共同将少年保护在内,自然是镇得其他人不敢轻举妄动。再加上,三人都是江湖老手,一些奸邪之辈,又或是原本就唯恐天下不乱的好事之徒,但有靠近的迹象,就被他们刻意盯防,一时间,谁也都不敢轻易靠近。

    江湖之上,鱼龙混杂,内中的确是有一些人,心存贪念,想要先闹出事端,再一哄而上,浑水摸鱼,然而现在看到萧、陈、吴三位大侠已经将那少年保护住,正一教众道士也防备起来,自然也就不敢下手,毕竟经书只有一本,真要闹起来,自己作为闹事的带头人,一下子结下众多仇敌不谈,还未必能够抢到这本九阴真经。

    而那个少年,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成为全场的焦点,而是一脸疑惑的左看右看:“为什么这么安静……为什么大家都不说话?”

    此时,另一边的胡蔓、胡霜,于远处吃惊的看着那一脸茫然的少年,想着这位状元郎,恐怕根本不知道这本经书对于一名武者意味着什么。不过想想也是,大周王朝一向重文轻武,他身为儒道魁首的状元,读书这种事他在行,武道这种事,他恐怕是真不了解……否则他怎敢就这样,带着这本书一路从京城到铜州、又从铜州翻山过岭到剑州?

    而内中也有一些人拍腿大恨,如果早知道这个少年,竟然带着这样子的一本书千里而来,在路上就应该将他劫了……

    此外,在外围还有许多的大家闺秀、千金小姐,她们不知道什么是九阴真经,也不知道这一本道书到底有什么用处,她们就只看到,无数次出现在她们梦中的宁翰林,手中拿着一本书,英俊而又帅气的站在那里,不知道为什么,大家全都在看着他。

    他就像是夜空中最耀眼的那颗星,明明什么事都没有做,其璀璨的光芒,就已经亮瞎了所有人的眼……这就是她们此刻的印象。

    张据池深知,宁江所念的,的的确确就是《九鼎丹经》中的一段,正一教对《九鼎丹经》看管极严,这少年竟然能够在这本书里,找到九鼎丹经的内容,那它恐怕真的是老祖天师的遗书,而即便不是,他们也绝不能让九鼎丹经,流落在外。

    于是朝少年拱手道:“看来此书的确是我教老祖天师所传,多谢宁公子将它送至。”上前一步,想要将它收下。

    宁江却反退了一步,道:“道长是贵教天师?”

    张据池道:“这个……”

    宁江道:“我与病公子说好的是,这本九阴真经,只能交予贵教天师手中。”

    说话间,一名青年漫步而出,道:“小道张韶,见过状元公!”

    宁江还礼道:“原来是龙虎山少……天师!小生有礼了!”

    张韶轻咳一声,按照正常的礼仪,他原本应该在典礼正式开场时,方才能够出来,只是在内头听到九阴真经之事,既然是老祖天师的绝世秘藏,他自然不能不出来。

    谁知这位史上最年轻的状元郎,一个“少”字就已将他堵死。

    群雄也不由得哄笑起来,少天师、少天师……终究也还不是天师。

    宁江却又持扇拱手,道:“少天师只管放心,今日乃是少天师既位典礼,小生便在此观礼,等少天师继任之后,小生必定会将九阴真经奉上。此外……”

    长叹一声,黯然神伤:“小生近来遭遇一件伤心事,只觉世事无情,天乐难求,若是少天师不嫌弃,奉上九阴真经后,小生希望能够在龙虎山,研读道藏,每日里向众位道长请教,以求逍遥长生之道。”

    张韶与张据池、以及龙虎山的众位道长对望一眼,又惊又喜,这少年愿意将此经送还龙虎山,看来不会有假,若非如此,他甚至无需将此书带来。

    另外,身为新科状元,却要入正一教求仙问道,这对龙虎山正一教来说,同样也是极增门面的一件事。此外,跟一般的江湖门派不同,道教因为各种经典的艰涩难懂,实际上,与儒教一般,极其看重读书人,然而儒教毕竟掌握着朝堂,天下的读书人都努力考功名去了,只有实在考不上功名的,才愿意转入道门,这也是道教在这个儒家天下,始终无法真正发扬光大的原因之一。

    然而眼前的这个少年,年纪轻轻,就已经站在了科举的巅峰,《碧落赋》、《游子吟》、《长歌行》等等诸多诗赋,名传天下,他要是肯加入道门,对于道门来说,同样也是求之不得的人才……(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