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儒道之天下霸主 >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29章 龙惊虎变:分裂!

正文 第29章 龙惊虎变:分裂!

    正一教的几位道长欣喜若狂,群雄彼此对望。远处的那些姑娘们却是心都要碎了,她们的宁公子真的要去当道士了。

    其实这个世界的道士也是可以取妻的,但是对于许多对道教了解不深的人来说,所谓道士,就是那些整日里躲在山上,炼丹炼符,妄图长生,来去缥缈的避世之人,宁公子可是状元郎啊,如果不是伤心欲绝,心若死灰,怎可能走到这种地步?

    群雄之中,不少人对这少年,也不由得一阵叹息,原本是中状元、点翰林、前程似锦、出将入相的栋梁之才,却为了一个死去的女人,做到这种程度,这少年也的确是个痴情种。

    情义二字,一向最为江湖中人所看重,此刻对这位为情而伤的宁翰林,许多人心底也不由得真正开始敬重起来。

    既然这位宁翰林已经说得这么明白,按照江湖上的说法,其实就是“划出了道”,张据池便请众人入座观礼。

    因为来的人实在太多,上山的江湖豪杰、原本就被邀请而来的各个道教宗门、赶来看她们的梦中情人宁翰林的千金小姐们,七七八八加在一起,位置实在是不够坐,也就只好将就一下,在正殿外头的草地摆上蒲团、竹席等物。

    好在那些千金小姐,只要能够看到她们的宁公子就满足,而其他更多的,原本就是江湖中人,莫说还有蒲团、竹席,哪怕是就这般随便找块草地,也能够满不在乎的坐下。

    当下,即位典礼正式开始,作为道门正宗,名门大派,自然是免不了有许多繁琐的礼仪,尤其是道教的各种斋直、典礼,在某种程度上,也并不比儒家简单多少,看得群雄昏昏欲睡。好不容易撑过后,终于,司礼官请出了朝廷下发的铁券丹书,张韶当着众人的面,对着丹书下拜。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即便是以“求长生”为目的的道教,自然也不例外,更何况这世间也从未出现过真正的长生,道教也不过是世俗的一部分,脱不出王法的管束。

    最早的老祖天师,他的天师之名是实打实、凭他自己的名头挣出来的,就像是楚霸王的“霸王”之名,根本不需要得到其他人的承认。

    但是在大周王朝,从第六代天师起,所有的天师,理论上都是由天子“封赐”。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这表示整个道教服从王法的管束,也表示朝廷对道教的承认。从龙虎山的角度来说,这保证了龙虎山被朝廷承认的“道门正宗”的地位,天师只会有一位,而且也只会出在龙虎山,其他所有道门都不能自称天师,否则就是逾越,龙虎山在道门中的最高地位,由此而定。

    而对于朝廷来说,一方面,确定了天下道士对天子的臣属关系,另一方面,也是为了防止各类奸邪利用道教反抗朝廷,毕竟道家与儒家相比,同样是历史悠久,而且早期的道教,扎根于民间,拥有不少“不良记录”。

    拜领天子发下的丹书,虽然只是礼仪的一部分,这丹书始终放在龙虎山中,而天师人选,也都是有龙虎山自己决定,象征意义居多,但是它却又是必不可少的一环。

    司礼官请出天子丹书,张韶率龙虎山众道士下拜,正要跪接丹书,就是在这个时候,一声大喝凭空响起:“且慢!”

    这一声喝,犹如雷霆,直震得人耳鼓发麻。张韶、张据池更是脸色一变……还是来了!

    群雄也下意识的往山门看去,一些人已经猜到了来者是谁,而纵然没有猜到的,单是凭着这几乎响彻了整个圭峰的大喝,就已经知道,来人至少有宗师级的实力。

    萧章、陈天涯、吴愚得彼此对望,都已想到,这位张家旁系的少天师,想要即天师之位,恐怕不是一件那么容易的事。

    在众人的注目之中,只见一名身形魁梧的道者,率众登上山来,这名道者,面目阴沉,一脸横肉,颇有一些凶相。他身后的那些道士,一个个的,也都持枪带棍,且一看就知道不是越岭人士。

    一看到此人到来,龙虎山众道士立时摆下阵来,怒目而视。这男子却是冷笑道:“龙虎山天师宝座,一向是传予张家嫡系,这小子何德何能,竟敢即天师之位?”

    却原来,此人唤作张屠圭,若真按血统算来,其实乃是正一教第十四代天师之嫡孙。

    第十四代龙虎山天师,唤作张匡正,张匡正有两个儿子,一个唤作张霹,一个唤作张霆,其中张霹为长子、张霆为次子。

    如果按照正常的传承,自然是应该由张霹继承天师之位,而在张匡正生前,对他这个长子也颇为看重,总说他这长子,必定能够振兴龙虎山,让龙虎山正一教重振当年雄风。

    原本,大家都以为,张霹成为第十五代龙虎山天师,乃是必然之事,谁知道某一天,年老的张匡正忽然急召龙虎山众位真人,以张霹“心术不正、将来必为龙虎山之祸”为由,将张霹赶出龙虎山,立二子张霆为下一代天师。此事出人意料,毕竟,立幼不立长,不管于国、于教、于家,都不是一件说得通的事,众位真人苦苦相劝,尤其是,单单一个“心术不正”,这理由也实在太过含糊,近乎于无中生有。

    众真人希望,至少也要给个说得过去、让天下人信服的理由,老天师却在大雨中,指着张霹,手指发抖,颤声嘶哑:“你们问他,你们问他!”在他的吼声中,张霹却也是二话不说,跪在雨中一磕头,咬牙起身就走。

    眼看着他们父子的反应,众人心知,必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才会变得如此。毕竟,如果说老天师是因为溺爱幼子而赶走长子,以往老天师却也并未表现出对幼子更多的宠爱,反而总夸长子天分过人,说幼子资质平庸,而张霹当时的反应,也分明就是心中有愧。

    事后,每当有人稍稍提及张霹,老天师便是又气又怒,说不出话来,然后化作无声的长叹,而在其后的风烛残年中,也都未提起他赶走张霹的原因。虽然如此,众人却也大致上猜到,那必定是一件难以启齿的丑事,一旦真的通告天下,已被赶出龙虎山的张霹,声名败坏,在江湖上将再无立足之地。

    对于自己的这个长子,老天师终究还是无法做得太绝,留下了那一点情面……继而也留下了莫大的后患。

    在赶走长子之后,第十五代天师张匡正并没有活上多久,在某一天夜里,吐血而亡,张霆继任为第十六代天师,他虽资质平庸,但靠着龙虎山秘藏的《九鼎丹经》,也还是修到了天师之位。然而,仅仅在数年之后,在江湖上消失许久的张霹竟再次出现,虽然没有得到《九鼎丹经》,但他竟也同样修到宗师,而且功力只会比他弟弟更高、更强。

    那个时候,远在巴蜀的张霹通告天下,说他之所以会被父亲赶出龙虎山,是因为父亲溺爱他的弟弟,而他并未犯下任何的错,天师之位本该是他所有。龙虎山上的张霆和众位真人,当然知道这不是实情,张霹不过是仗着老天师已死,无人知道他所犯过错,方才信口雌黄。

    然而老天师到底因何事赶走张霹,却连张霆这个做弟弟的也不知晓,虽知兄长颠倒黑白,却无法分说。在龙虎山一方始终无法回应的情况下,江湖上的舆论,自是全都在张霹一边,而张霹更是借此机会,在巴蜀创建了西天师教,因为未得到朝廷敕封,不能称作天师,他便自称“太真人”,并自始至终,说天师之位,原本为他所有。

    而这西天师教,在张霹的带领下,却也势头凶猛,当然,这也有朝廷故意纵容,以分裂道门的部分原因。此外,张霹之所以选择巴蜀作为西天师教的根基,实际上也是有历史缘由的,这个容后再说。

    总之,在朝廷的刻意扶持之下,正一教实际上已经分裂成了南、西两派,虽然龙虎山在江湖人心目中依旧是正统,而“天师”的称号,也依旧留在龙虎山,但天分超绝的张霹,已经在事实上撕裂了道门,影响了龙虎山道门正宗的地位。

    龙虎山第十六代天师张霆死后,天师之位传给了其子张镇,张镇在天师之位上的时间并不长,十年之后,便溘然离世,天师之位传给其子张金台。张金台的儿子张浩一,却在一次郊游中,被一伙来历不明的贼寇所杀,而张金台自己,还未能修到宗师,就因病痛而死,死时才五十多岁,在历代天师中,寿命算是极短的了。

    张匡正死前,收张韶为继子,令龙虎山众位真人扶张韶为第十八代天师。另一边,西天师教一方,张霹却也留有一子,便是这张屠圭,龙虎山正一教主殿位于圭峰,他却将自己的儿子唤作“屠圭”,其用心可想而知。

    作为西天师道的第二代太真人,张屠圭如今已有七十来岁,在三十年前,他就已经修至宗师之境,并立誓,迟早夺回本该属于自己父亲的天师宝座。只是,虽然有这个誓言,但一来,“天师”之位一向是朝廷敕封,不是他实力强就能当得上的,二来,不管理由如何,他的父亲当年的的确确是由第十四代老天师亲口赶出龙虎山,不管事后如何往龙虎山一方泼脏水,这一点却是无可辩驳的事。

    而现在,在第十八位天师的即位典礼上,张屠圭终于找到机会,率自己的门下弟子,直接闯山门而入。

    在众目睽睽下,他盯着年轻的张韶,冷笑道:“天师宝座,一向传予张家嫡系,张霆当年身为幼子,抢夺天师之位,已经是不合礼法,你不过是旁门庶出,有何资格,成为新一代天师?”

    张屠圭虽然已是年至七十,但道家一向擅长养生之术,再加上他也早就修到宗师之境界,单从外表看去,也不过就是五十岁左右。立在那里,傲然自若,大有睥睨天下之气魄。眼看着他突然杀到,这般不客气,龙虎山众道士脸色皆变。

    张据池喝道:“张屠圭,这是我龙虎山之事,你父早就已经被赶出龙虎山,此事容不得你插手……”(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