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儒道之天下霸主 >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30章 龙斗虎争:生变!

正文 第30章 龙斗虎争:生变!

    张屠圭大笑道:“天下间事,无不要占着一个理字,家父当年无端被逐,我父子忍气吞声,如今你们更要立这等奸邪之徒为新任天师,我张屠圭好歹也是张家嫡系血脉,岂能坐视不理?”

    他这一笑,笑声传遍四面八方,直震得人耳朵嗡嗡作响。张据池脸色微变,心知张屠圭的实力,恐怕已经超过了其父当年,若是认真动起手来,龙虎山上,怕是无一人是他对手。

    而周围江湖人虽多,大多也都是看热闹的心态,毕竟这是道门内部事务,即便是萧章、陈天涯、吴愚得这等平日里行侠仗义的名侠,也无法进行干涉。

    在众人的围观中,张韶却是缓缓的踏前一步,拱手道:“师叔祖既然知道,凡事都要占着一个理字,那我们便来说这个‘理’,我张韶虽是出自庶族旁支,但终究也是张家血脉,且已被先天师收为继子,这里的众位师伯,都是来喝过酒的。况且,即便是旁支庶族,但一个人的正与邪,和他的出身又有何关系?我张韶行事堂堂正正,怎的就成了奸邪之徒?如果说,仅因为来自庶族便是奸邪,那这天底下,不知有多少人一下子被师叔祖打成奸邪,这些人什么事都不曾做过,就因为一个出身,便成了师叔祖眼中的邪道,岂非无辜?”

    他的年纪比起张屠圭小了有五十岁,论起辈分,差了两辈,论起实力,哪怕十个他都抵不上张屠圭一人,然而此时此刻,面对着张屠圭这位明显带着恶意的宗师级高手的压迫,他却是不亢不卑,不急不慢,彬彬有礼的当众反驳着张屠圭的话语。

    龙虎山上,群雄想着,看来龙虎山也不是随便挑人,来做他们的新一代天师。

    面对着实力远比自己更强的张屠圭,张韶态度从容。

    龙虎山中,其他道士也中殿内涌出,集结在他们的少天师身后,或是持符,或是持剑。这里终究是他们的地盘,张屠圭如果非要动手,他们总是人多势众。

    忽的,一股官威,却在这个时候,从山下卷来,覆盖了场上的所有人。张据池等脸色再变,这官威范围如此之广,来者至少也是一名进士。

    说话间,一名白面无须的青年将领,领着两名武将、成群的兵士登上山头。那些兵士一上山,就散了开来,将所有人呈半圆围住。看到他这番架式,萧章、陈天涯等也不由得紧紧皱眉,他们已看去,这些兵士并不是寻常府衙里的普通士兵,他们分明便是南剑宣慰司里的精兵。

    张据池却是认得那青年将领的,慌忙上前,拱手下拜道:“不知仇大人要来,吾等有失远迎,还请恕罪,恕罪!”

    此人却是南剑宣慰司宣慰副使仇天凌。仇天凌负着手,淡淡的道:“道长不用客气,本将来此,也不是为了做客,只是有些事情,想要问问你们的少天师。”

    张据池疑惑的回头看了张韶一眼,不知宣慰司忽的找上他们的少天师,有何用意。然而越岭一带,全都在南剑宣慰司的管辖之下,不客气的说,在这里,南剑宣慰司的权势比天子还大,他们自然也不敢得罪。

    张韶上前两步,拜道:“小道张韶,见过仇大人!”

    仇天凌道:“少天师不用担心,本将只是有几件事儿,要问一问少天师,不会耽搁太久的。”

    张韶道:“大人请问!”

    仇天凌负手踱了几步,看向张韶,和颜悦色的道:“事情是这个样子的,这些日子,从融州鬼罗林流窜而来的鬼盗三兄弟,和他们的大批手下,在我越岭接连犯事,手段残忍,杀人无算,此事,大家也应该早就知晓。”

    他们周围,群雄彼此对望,这事他们自然知道,但鬼盗三兄弟,虽然算是流寇,但另一方面,也算是江湖中人,大体上还是按着江湖规矩办事的,他们自然不会去管。

    “江湖”是个筐,什么都能往里装,开宗立派的宗主、行走江湖的大侠、占山为王的山贼、甚至是鸡鸣狗盗之徒,都属于江湖的一份子,而江湖之中,也有黑.道、白道、侠义道,彼此之间相互争斗、厮杀,而又共同遵守着一条无形的线,也就是“江湖规矩”。比如采花贼这种行当,一旦被白道、侠义道追杀,即便是他在黑.道上的朋友都不敢对他伸出任何援手,以防连自己都被视作江湖败类。又比如几乎所有的江湖中人,都是目无法纪,以武犯禁,然而一旦涉及到国仇家恨,像里通敌国这种事,是无论如何不敢去碰的,一旦被人揭破,那就是人人喊打的局面,全清派就是最好的例子。

    但是,像打家劫舍这种事,实际上,却算不得什么太大的事,或者说,谈不上是破坏“江湖规矩”,大块吃肉、大碗喝酒、砍头杀人,从来就是江湖的一部分。

    这种情况,说起来有些微妙,但事实就是如此。谁要是看不过眼,那就来一场江湖厮杀,看谁厉害便是,江湖有江湖的规矩,而武力就是最大的规矩。

    只是,虽然绝大多数人并不将打家劫舍这种、触犯王法的事当一回事,即便是萧章、陈天涯这样的大侠,暗地里也还多少结交了一些黑.道上的“江湖好汉”,但是对正一教这种有根有底的名门大派,像那种被朝廷围剿的流寇,却是无论如何不敢去接触的。

    也正因此,听到仇天凌突然提到鬼罗林的“鬼盗”,张韶、张据池心中俱是暗吃一惊。

    张韶道:“大人说起这事,是……”

    “事情是这样子的,”仇天凌淡淡的道,“那伙鬼盗从融州翻过越州,一路逃到剑州地界,却在这里神出鬼没、来去无踪,分明是有本地的势力与他们相互勾结,将他们窝藏,宣慰司费了一番工夫,终于抓到了暗中勾结这些贼匪的嫌犯,只是逼问之后,那人却说,他也是受人主使……”

    一挥手,道:“将嫌犯带上来!”

    在他身后,一伙士兵押着一名身穿白色囚衣,满身污渍、狼狈不堪的青年,青年被推了上来,押跪在地。

    “李公子?”远处,宁小梦低呼一声

    宁江也紧紧的皱了一下眉头。

    不只是他们,丹玄宗掌门钟贤野、双鹤宗两位宗主等等,也都认出,被官兵押来的,竟然是紫阳悟真宗宗主“紫旭真人”李庭坚的侄儿李鸿永。只是,此刻的李鸿永,身上皮开肉绽,十指血迹斑斑,也不知道到底经受了多少刑罚。

    在众人的瞩目中,仇天凌踱到李鸿永面前,道:“你不用怕,告诉大家,勾结鬼盗,抢劫官银,为那些盗匪提供销赃途径等事……到底是谁主使你的?

    李鸿永跪在地上,颤着身子,抬起头来,他鼻青脸肿,惨不忍睹,目光慢慢移到其中一人的脸上,他虚弱无力的道:“主使我的人……是龙虎山的少天师!”

    众人哄然,张韶沉默,张据池却是又惊又怒:“这是诬陷,少天师一直都呆在山中,极少与外界接触,他又何必去勾结盗匪?仅凭这人的一面之词……”

    “真人莫急,莫急!”仇天凌含笑道,“其实我也知道,这事多半与贵教的少天师无关,且实际上也没有什么证据,此人虽然供出了少天师,但或是禁不住刑罚,又不想供出真正的主使,随意攀咬,这种事也是有可能的,你们江湖上,不是一向讲究一个‘义’字的么?他为了那个义字,死也不肯供出同谋,咬上他人,这种事也不足为奇。又或者,他与少天师原本就有仇怨,反正他自己事发,怎么都是一个死字,于是干脆拖少天师下水,这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

    继续道:“其实呢,我也是非常相信少天师的为人的,不只是我,就是宣慰使大人,也同样相信少天师绝不会真的去做这种勾结盗匪,祸国殃民之事,但他既然供出了少天师,我们总得公事公办,过来查查,对不?过来查查,这也是为了少天师好,为了龙虎山好,查清楚了,我们省事,大家也安心,是不是?”

    张据池等还能说什么?眼看着,西天师教的那伙人在张屠圭的带领下,在远处看好戏一般,阴阴冷笑,群雄则是彼此对望。事涉官府查案,虽然有人想到,这名宣慰司的儒将来得太巧,早不到晚不到,偏偏在龙虎山的少天师即将接下天子赐下的丹书的这一刻出现,未尝不是别有用心,但官府查案,其他人也无法干涉。

    张韶继续拱手道:“大人明鉴,小道绝对未曾做过勾结盗匪之事,即便是那鬼盗三兄弟,小道也从未见过。”

    仇天凌负着双手,点了点头:“这个,本将是相信的,不过对于此案,其实本将也只是过来问上一问,正如本将刚才所说,我相信,这事与少天师真的无关。”紧接着却是话锋一转:“其实还有一个案子,需要问少天师一问。”

    张韶沉声道:“大人请问!”

    仇天凌看着他道:“不知伍柳仙宗宗主伍重之独女伍韵梅,少天师可认识?”

    张韶道:“大人说的是韵梅姑娘?曾有数面之缘。”

    张据池与龙虎山正一教的众人,不知这位宣慰副使为何突然向他们的少天师问起伍柳仙宗宗主之女,俱是疑惑。伍柳仙宗宗主伍韵梅,也是剑州有名的才女,知书达理,才思敏捷,曾写过几首道歌,流传甚广。

    要知,对于大多数老百姓来说,直接向他们去念隐晦难懂的道教典籍,无异于一件对牛弹琴的事,不客气的说,绝大多数的道藏,比四书五经还要艰涩。

    但是,道教也需要在民间宣传自己,让更多的老百姓了解道教,于是,道诗与道歌,就是最好的推销方式,这也是道门对拥有诗歌天赋的弟子,一向颇为看重,宁江方自说他想要加入龙虎山,龙虎山众位真人尽皆欢喜的原因之一。

    而这伍韵梅,就是道门中有名的、善写道歌的才女。再加上伍柳仙宗一向是龙虎山最坚定的支持者,实际上,龙虎山上的几位真人已是想着,一等他们的少天师即位为真人后,便向伍柳仙宗提亲,让这位韵梅姑娘嫁入龙虎山,成为天师夫人。

    与民间不同,道门中的弟子,精力最为旺盛的年轻时期,时间都是花在了研读道藏上,绝大多数道门弟子,娶妻生子都是非常迟的,张韶虽然已经二十出头,但还未娶妻,而在道门中,年过三十方才娶妻生子,可以说是非常常见的事。

    不知道这位仇大人,为什么突然提及伍柳仙宗的名才女,众人一同看着他来。仇天凌却是看着张韶,道:“不知今年元宵之夜,少天师与这位伍姑娘可有见面?”

    张韶道:“今年元宵之夜,我与韵梅姑娘在伍柳林外乌栖涧外偶遇,相谈甚欢,大约子时左右,方才散去。”孤男寡女在野外共处,若是在极其看重礼教的儒家,自不免招人闲话,有瓜田李下之嫌,但在讲究缘来缘散、闲云野鹤的道家,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尤其是江湖儿女,更不会在意这些,他自然也没有什么不能说的。

    仇天凌却是冷笑道:“但这位伍姑娘,却不是这么说的,她已经告到官府,说在那天夜里,她月下游涧,与少天师偶遇,少天师你不顾礼法道德,仗着武艺比她更强,将她绑起,对她施暴……行那禽兽之事!”

    此言一出,众人尽皆哄然,张韶又惊又怒,大声道:“绝无此事!”

    仇天凌淡淡的道:“你是说,这位韵梅姑娘在冤枉你了?”

    丹玄宗宗主钟贤野、双鹤宗左右宗主、入药镜家主崔行尊等等,全都看着张韶来,甚至连龙虎山山中的其他道士也不例外。

    说到底,在成为龙虎山的少天师之前,张韶在道门中并不如何显眼,在整个张家里也显得平庸,并不能说他本事不济,但也的确是并不出众。

    而伍韵梅作为伍柳仙宗的掌门之女,又是道门中有名的才女,其品德一向深为众人所熟知,如果非要在张韶与伍韵梅间选择一个人来信,只怕多数人都会选择伍韵梅。更何况,此事涉及到女儿家的名节,若非真有其事,谁又会拿自己的贞洁来开玩笑?

    张韶却是站在那里,朗声道:“小道相信韵梅姑娘的为人,绝不会作违背良心,冤枉无辜之事,还请大人将韵梅姑娘请来,小道愿与她当面对质。”(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