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儒道之天下霸主 >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37章 状元出马:剑拔弩张!

正文 第37章 状元出马:剑拔弩张!

    宁江冷笑道:“你说你不知她被附身的事,但你又说,韵梅姑娘曾到宣慰司控诉少天师张韶,但是,按韵梅姑娘自己所说,她昨晚被人捉去,施术了一夜,又哪有时间前往宣慰司,再由你带兵而来?还是说,韵梅姑娘控诉少天师是在此之前的事?韵梅姑娘……”

    伍韵梅道:“在此之前,我从未到宣慰司控告过任何一人,少天师与我在元宵之夜,的确是曾偶遇,然后一同游涧,但他并不曾非礼于我。”

    众人群情激愤,如果是这个样子的话,那就表示金嫫姥姥和六毒花娘,与南剑宣慰司也有勾结,甚至是听从南剑宣慰司的命令行事。纵连丹玄、双鹤、入药镜等各宗亦是脸色微变,官府竟然以这种卑劣手段来干涉龙虎山天师之位的继承权?

    龙虎山正一教传承了近千年,尚且如此,他们这些底蕴还不如龙虎山的各宗又会如何?宣慰司的做法,竟是让他们人人自危。

    仇天凌却是冷哼一声:“伍韵梅的证词前后矛盾,若说她中了奸人的邪术,那又怎知她是刚才中了术法,还是现在中了术法被人控制?此事还要仔细调查,如果发现真是西岭苗巫弄鬼,本将军绝不姑息。但是贼匪在龙虎山被搜出却是事实,单凭这点,就必须押回官府详加审问。”

    往张据池、张韶一指:“将他们带走!”

    张屠圭在仇天凌面前猛地拱手鞠躬:“大人,宁江藏有我正一教的秘藏不愿交还,我愿与他一同到官府,由官府裁断真经之归属。”

    仇天凌道:“既如此,便请宁翰林随我们走这一趟。”

    立时间,群雄纷纷破口大骂,这位宣慰副使是彻彻底底的不要脸了。人被抓入了宣慰司,怎么审不都是他们的事?

    仇天凌猛然大喝:“你们要抗拒王法么?拿下他们!”官威发散,更多的官兵从山下涌了上来,排成战阵,步步而上。

    陡然间,更强的气势却如同海浪一般,快速爆发,反往他们推来。就像两股海浪激荡,互相冲撞之下,后发的这股反而更强。那些官兵竟被惊得惶惶而退。

    圭峰正殿前的这片土地虽大,但此刻也是人山人海,后方的官兵收势不住,竟是被倒推着从山坡滚了下去,互相践踏。

    后面那股汹涌的文气,如同海啸一般,席卷了整个圭峰,即便是对于这些官兵来说,也是前所未见。群雄气势大盛,愈发不惧。

    仇天凌喝道:“宁江,你也是读书人,难道不知王法?此案是非难断,又有苦主告你私藏他家宝物,按律法提往官府再行审问,合情合理。”他冷笑道:“你敢视王法如无物,就不怕本将军将你当成乱党抓走?”

    眼看着这位仇将军如此猖狂,众人纷纷破口大骂。

    宁江却是张了张手,文气卷动,让大家安静下来,紧接着却是看着仇天凌,摇扇道:“好,将军既然要提王法,我就与你说王法,敢问将军……你是几品官员?”

    仇天凌傲然道:“本将军……”紧接着忽的想起一事,整个人懵了一下,顿在那里,一时间说不出话来。紧接着便是脸色尴尬,额头上溢出冷汗。

    宁江继续摇扇:“仇将军为何不说话了?请问你是几品?”

    仇天凌张口结舌,仿佛有什么东西梗在那里。

    群雄见他突然变得难堪,虽然摸不着头脑,不知道为什么宁江一句话便将他问倒,但还是齐齐的看着他来。

    内中,却有一人悠然的道:“我记得南剑宣慰司的副使,应当是从四品的官阶。”

    说话的却是巡检司的南宫嘉佑,群雄身处江湖,对朝堂上的制度、规矩了解不多,更不知道这位仇将军到底是几品的大官,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被宁翰林一句问倒。然而身为白道名捕的南宫嘉佑,却是一听即明。

    其他人还是不明白,目光又看向了宁江,想着这位仇将军是从四品,那又怎样?

    却见宁江左手负后,右手摇着折扇,淡淡的道:“我是正四品!”

    看着仇天凌,不屑的道:“莫说本公子没有犯法,即便我真的犯了法……你有权利抓我么?”

    群雄这才明白过来,哄然大笑:“没错没错,宁公子的官比你大,你在他面前摆什么威风?”“你不过是区区一个从四品的官,人家宁翰林是正四品的官,一个从一个正,你凭什么跟宁翰林比?”“从四品见到正四品,就跟如夫人见到正堂夫人一样,你还不过来磕头倒茶?”……

    在众人的嘲笑声中,仇天凌心中暗骂:“你们这些蠢货到底知道什么?”

    却原来,绝大多数江湖中人和平民老百姓都知道状元很了不起,很有出息,一百年也不过就是三十多个,你说厉害不厉害?但是宁江虽然是状元,现在却没有官职在身,他们以为既然不是官,那就跟他们一样都是布衣,是“民”,而仇天凌却是当官的。

    却不知在如今的大周王朝,“官”和“阶”是分开来的,此刻的宁江虽然没有任何官职在身,但在他成为状元的那一刻,他就已经拥有正四品的品阶,除非他被天子下诏降阶,否则这正四品的官阶,就是一辈子带着的。

    就好像郑安在成为吏部尚书之前,虽然投散在家,但因为有着“金紫光禄大夫”的头衔,哪怕他身上没有任何官职,那也是从二品。

    群雄不明事理,对朝廷了解不多,说什么“宁公子官比仇将军大”、“从四品见了正四品就好比如夫人见了正堂夫人”,那都是错的,此刻的宁江连官职都没有,又怎么可能“官比仇将军大”?然而,明明不是官的宁江,按着品阶,他的地位就是比仇天凌高,仇天凌不服不行。

    也正因此,当宁江突然问他是“几品”的时候,仇天凌一下子意识到,自己搬出了王法,砸了自己的脚。就像宁江说的,莫说宁江没犯法,即便是犯了法……他能怎么样?

    在群雄的哄笑声中,仇天凌一时间也是面红耳赤。品阶只是品阶,宁江就算品阶比他大,那也管不到他。

    但是同样的,即便是宁江犯了法,按照朝廷的律法,他最多也就只能往上告,而不能直接抓人。

    要知道,在这一方面的制度是非常的森严的,甚至到了不管是任何案子,一旦打起官司,先论双方“尊卑”,再谈是非的地步。

    而在军中,甚至还立有“阶级法”,规定兵士无权状告上级,对上级稍有触犯便须处死或流放。

    之所以会有这种官职与官阶分开的制度,说到底,还是那些制定制度的高官,在为自己的将来考虑,这样一来,朝堂上的那些高官即便是告老还乡又或是被政敌斗倒,回到家乡,仍然是一个地位尊贵的“官绅”,身无官职,品阶犹在,地方官员依旧得看他们脸色,不敢随随便便的动他们。

    也正因此,此时此刻,别说宁江没有犯法,哪怕他真的就是造反,仇天凌这个从四品的儒将,也没有权力抓他这个正四品的“民”。他要是敢这样做,朝廷上的那些大员绝对会让他死得难看。

    只因为,这种制度,保护的是那些大员自己的将来,谁敢保证自己始终能够在朝堂上风风光光,一辈子不被政敌斗倒?谁敢保证自己将来没有“告老还乡”的那一刻?在朝堂上是一个威风八面、富贵显赫的高官,解职还乡之后,区区一个地方官就能对他们说抓就抓,这种事谁受得了?

    仇天凌要是真敢把品阶比他大的宁江抓去,他挑战的就不只是这里的江湖人物,而是一整个儒家天下的制度……他可真没这个胆量。

    不由得回头朝张屠圭狠狠瞪了一眼。

    张屠圭本是想着,他当众“状告”宁江,仇大人把告状双方都带到宣慰司去“审理”,乃是天经地义的事,哪里又知道会这么麻烦,连官都不是的宁江品阶反而比仇天凌这个几乎算是地方一霸的宣慰副使还大?

    宁江看着张屠圭,喝道:“既然你要告我,我们不妨齐赴京城,到天子面前分说。”

    张屠圭脸色再变。

    宁江只要不傻,就不可能跟他到宣慰司去打官司,但如果他们一同到京城去,那会如何?就算他在江湖上是宗师级的高手,就算他是正一教的天师,他也是民,到了京城,宁江就是官,在大周王朝,民告官就是一个笑话。

    更何况,这个为了一个心爱的女人连官都不做的状元郎,伤心过度,连九阴真经这等奇书也不放在心上,要跟天下人分享,但要真的拿到京城去,朝廷怎么可能让他这样胡闹?

    这九阴真经一旦送入京城,怕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了,那甚至还不如任由这少年把它公布天下,人手一份,至少自己也能见着。

    在张屠圭犹豫之间,仇天凌喝令:“其它事容后再说,张据池、张韶窝藏盗匪,不但勾结盗匪在剑州祸害百姓,且涉嫌谋害正一教第十七代天师张镇,杀害天师张镇之子张浩一,证据确凿。来人,将张据池、张韶押回宣慰司。”

    群雄大哗,纷纷大骂卑鄙。

    仇天凌已是知道,他没有办法将宁江当众带走,于是先敲定张据池和张韶的罪行,要把他们押回宣慰司大牢关押再说。

    然而群雄现在却已知道张据池和张韶十有八九是被冤枉,要知道,虽然有好几位“证人”,但其中最有力的其实还是伍韵梅,就因为有伍韵梅作证,纵连龙虎山内部都忍不住怀疑他们的少天师。尤其是“少天师在元宵之时就已经知道他即将即天师位”这一点,让他身上的嫌疑百口莫辩。

    但是现在,人人都已经知道伍韵梅也不过是被利用,少天师既不曾对她做过凌.辱之事,也不曾说过那样的话,这根本就是宣慰司的冤枉陷害,那剩下的所谓“人证”,李鸿永遍体鳞伤,分明就是屈打成招,鬼盗三兄弟分明也大有问题。

    张据池与张韶分明多半是清白的,然而再怎么清白,一旦真的进入了宣慰司,哪里还会有机会活着出来?

    纵连龙虎山正一教的那些道士也是又惊又怒,刚才他们实在是被发生的一连串事件弄懵了,来不及多想,现在却是越想越有问题。眼看着官兵就要将他们的执法真人和少天师带走,下意识的就与群雄一同冲了上去。

    “你们这是要造反么?”仇天凌一声喝斥,文气发散。官兵齐拥而上,或持长枪,或持弓箭。他固然不敢对官阶比他高的宁江动手,但是对这些江湖中人,他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客气。

    然而江湖中人,有的时候就是仗着一口不怕死的性子,打打杀杀的事见得多了,单靠吓又如何吓得倒?

    更可况江湖中人讲究一个义字,先前真以为龙虎山的少天师和执法真人触犯王法,事不关己也懒得去管,现在知道他们是被陷害的,路见不平,下意识的就想拔刀相助,竟是纷纷拔刀拔剑:“如果朝廷不讲道理,反了又如何?”“你们口口声声说王法,陷害诬告,屈打成招,这它妈狗屁王法?”“什么叫王法?听你们的就是王法,不听你们的就是造反,这样的王法,反了就反了!”“不错,西南方七路都反了,我们反不得?”……

    仇天凌又惊又怒,这些人全都是江南、越岭的江湖高手,在他原本的计划中,这些人绝大多数根本不会出现在龙虎山,现在被这一本九阴真经引来,是在他计划之外的事。

    如果他们真的敢反,朝廷自然绝不会放过他们,然而现在,在整个西南方卷起暴乱、朝廷焦头烂额的情况下,朝廷固然不会放过这些敢于造反的江湖人,他这个挑起事端的人,这官恐怕也是不用做了。

    但是他布下这一连串的局,好不容易做到这种地步,若不将张据池和张韶带走,后面事端再起,同样也是无法收拾。

    就在犹豫之间,突然间,另一边官兵分开,杀入一批人来……

    [感谢书友hnt2016的10000打赏。](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