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儒道之天下霸主 >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38章 血溅龙虎山:出招!

正文 第38章 血溅龙虎山:出招!

    众人看去,只见那伙突然冲进来的,有二十多人,为首的却是那名“秦二”。秦二身后的那些人,亦是伤痕累累。

    被官兵押着,一直冷眼看笑话的鬼盗三兄弟,猛的跳了起来,为首的高飞惊道:“出了什么事?”

    被秦二带来的,全都是他们的手下。

    “大当家、二当家,三当家,”其中一人悲愤的叫道,“弟兄们都被官兵杀光了,官兵在他们提供的粮食和清水里下泻药,就我们几个被这位秦二侠带人救了出来。”

    高飞、陈麟、王鹤这鬼盗三兄弟齐齐色变,高飞猛的指向仇天凌:“我们如此信任你们宣慰司,你们竟然这般利用、剿杀我们?”他们本是在融州、越州走投无路,被赶入剑州,眼看着就要全军覆没,被南剑宣慰司的人找上,答应帮南剑宣慰司演这一场戏。

    却没有想到,仇天凌一边答应,在事情结束后代表朝廷将他们“招安”,一边却趁他们不在,对他们的手下进行屠杀。

    眼看着自己的几百名,跟着他们一路从融州杀来的手下,被杀得只剩这么点人,高飞目眦尽裂,陈麟与王辉亦是愤恨交加。

    仇天凌却是暗自冷笑,想着这是你们蠢,也不照照镜子,看看你们到底是什么人,还以为你们真有资格与宣慰司谈判?

    对于仇天凌来说,这鬼盗三兄弟原本就是打算利用完就算,一来,将鬼盗团伙成功剿杀,原本就是军功一件,目前在越岭一带,能够赚到军功的机会可不太多。二来,南剑宣慰司与鬼盗合作,陷害正一教的事,一旦传出去,对宣慰司的名声可不太好,他怎么可能在事后,真的让这些盗匪活着?

    在他看来,鬼盗三兄弟不与他们合作,那早已被他们剿杀,与他们合作,也不过就是早晚要死的、被利用的棋子。只是,他在外头安排的人,竟然没有将那些鬼盗剿杀干净,被逃了一些人出来,这个却是出乎他意料的事,一时间,他也有些不知所措。

    高飞、陈麟、王辉奋起杀出,与那几名逃出的手下会合在一起。这二十多人好不容易在秦二所带的人的帮助下,逃出生天,又趁着所有人的注意力全在这里,从龙虎山的后山悄悄寻路登山,冲了进来,与三位当家会合,原本就是遍体鳞伤,此刻终于见到三位当家,猛的拜倒,失声恸哭,听得群雄亦为之悲切,想着这就是相信官府的下场。

    竟然将自己底下的弟兄害到这种地步,鬼盗三兄弟只觉羞愧难当。

    高飞猛地转身,朝群雄大声道:“众位好汉,是我们错了,这位执法真人与龙虎山少天师,我们以前从未见过,也没有任何勾结,龙虎山的原少天师张浩一不是我们杀的,我们的说辞全都是这位仇将军的安排,将我们藏在龙虎山的,其实是这位……”

    将手猛的一指:“龙虎山的弘道真人!”

    群雄原本也就在怀疑这点,此刻听得高飞当场翻供,更是哄然,龙虎山众道士亦是怒容满面,原来他们的弘道真人从一开始就在暗助西天师教,想要帮助西天师教吞并龙虎山。

    “张形正,你还有什么话说?”张据池猛然喝道。

    张形正面红耳赤,事态急转直下,已经超出了他事前的想象,“吃里扒外”这可是江湖上最鄙夷的、没有义气的事情。

    他下意识的看向仇天凌,如果不是有这位宣慰司副使明确表示站在他们这一边,他其实也不敢做这样的事情。

    仇天凌心想,这里人多嘴杂,跟这些江湖上的蠢货去讲“王法”全无用处,于是给张形正使了个眼色,然后大声道:“这些匪类杀人越货,信口雌黄,一会说他们是龙虎山执法真人窝藏,一会说他们是龙虎山弘道真人窝藏。但是众位放心,不管是谁窝藏,我宣慰司都会给大家一个交代,来人啊,将这些匪徒和张据池、张形正、张韶等全都押走。”

    张形正叫道:“我张形正对龙虎山一腔热血,天地可鉴,愿随大人前往官府明辨是非,若有犯法之处,任由官府处置。”

    那些官兵便要将张据池、张韶等一同押走,然而龙虎山众道士既已知道,他们的弘道真人与宣慰司勾结在一起,陷害执法真人和少天师,哪里还愿意让他们就这般被带走?一些有血气的,竟是冲了上来,在一些江湖好汉的帮助下强行将他们抢回。

    西天师教太真人张屠圭踏前一步,朝这些龙虎山道士叱道:“此事朝廷自会秉公办案,你们这般做法,是要陷我正一教于不义么?”大声道:“我以第十八代天师名义,令我教弟子,不得妄动。”

    正一教中,固然有一些人迟疑了一下,但也有不少年轻人,与群雄破口大骂:“用这种诬告陷害的手段抢夺天师之位,你没有资格做天师。”“难怪宁翰林宁可将真经公布天下也不愿意将它交还,若是交给这种奸佞之人,还有天理不成?……

    在众人的大骂声中,张屠圭却只是冷笑,骤然举起手中丹书,喝道:“天子所赐丹书在此,谁敢说我不是天师?”

    仇天凌阴阴的道:“即位典礼已成,铁券丹书已领,屠圭先生持天子丹书接掌正一教,有质疑者,就是质疑圣上……你们果然是要造反吗?”

    那些龙虎山道士迟疑了一下,如果是在即任典礼之前爆出此事,他们自然能够据理力争,但宁翰林虽然揭穿了这场阴谋,却也还是迟了一些,此刻张屠圭已经当众接领了天子丹书。

    要知道,从第六代天师起,“天师”之位,实际上是靠着朝廷敕封,正是因为有朝廷的名义,龙虎山才能名正言顺的成为“道门正宗”,也使得天下道者,无一人敢自称天师,即便是张屠圭在巴蜀创下西天师教,最多也只敢自称“太真人”。

    也正因此,这份铁券丹书,代表的是天子的敕封,是朝廷的背书,除非龙虎山真敢拂逆朝廷,否则,接领了铁券丹书的就是天师。而他们毕竟没有拂逆朝廷的胆量,像这些来自各州的江湖好汉,散了也就散了,侠以武犯禁,就算是朝廷也抓不过来,他们龙虎山却是就在这里,要是真的被定为乱党,不要说朝廷,就算一个南剑宣慰司,都能够灭了他们。

    此时,整个圭峰已是变得一片混乱,官兵要将鬼盗三兄弟和剩下的贼匪抓起,鬼盗三兄弟因为自己竟然相信了南剑宣慰司,害得手下弟兄惨死又惊又怒,更知这一次一旦被抓走就是个死字,竟是宁可血溅龙虎山,也要死战到底。

    龙虎山众道虽然在群雄的帮助下,将他们的执法真人和少天师抢了回来,但他们顾忌更多,犹豫难决,既不肯让他们的执法真人和少天师被官兵带走,又不敢与官兵为敌,一时间僵持在那里。

    张屠圭死死盯着宁江,心中既恼且怒。

    虽然靠着天子丹书,暂时压住正一教,但他心知经过这一闹,他已是无论如何难以服众,心中火冒三丈,愤恨的看着少年。

    若不是这少年横生枝节,事情根本不会弄成这个样子。

    与此同时,他心中更是想着,实在不行,他宁可不做这个天师,也要抢下九阴真经,最多抢下九阴真经后,回巴蜀苦修,只要他将来能够修至宗圣,天下人又能耐他何?

    仇天凌却是知道,他今天无论如何都要把鬼盗三兄弟和张据池、张韶带走,否则他纵容贼寇为祸越岭、自导自演抢劫官银、暗通贼寇陷害忠良等事全被曝光。如果不能尽快的把这几人抓去处死,打成铁案,事情继续闹大,他将来也不好受。

    “拿下他们,”他大声下令,“有敢阻挠者,一律当乱党处置,格杀勿论!”

    众官兵层层压上,箭光闪动,寒铁逼人,仗着人多势众,呈半圆形朝群雄压迫而上。

    群雄之中,高飞带着他的弟兄手提钢刀,咬牙切齿;张屠圭与张韶被看不下去的江湖好汉和龙虎山道士保护到了后方,这些江湖好汉,原本也谈不上是一路,然而此刻,一本九阴真经,已经让他们全都站在了张屠圭和仇天凌的对立面,到了这一步,他们已是无论如何都不肯让九阴真经被张屠圭一个人得了去,而在知道张屠圭的天师之位也不过就是靠着卑鄙手段抢来的后,更是同仇敌忾。

    “且慢!”宁江忽的排众而出,朝仇天凌朗声道,“朗朗乾坤,我就不相信这世间没有天理,没有公道,宣慰司勾结盗匪祸害百姓,暗通奸佞谋夺天师之位,我愿带着大家到京城告御状,我就不相信这世间就真的没有公正二字。”

    人群中,南宫嘉佑猛的一震,不可思议的看向少年……疯了,这少年疯了,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群雄却哪里会去想那么多?纷纷叫嚷:“说的对,我们就跟着宁翰林上京!”“我们就不相信这天下就真的没有王法。”“宁翰林都不怕,我们怕什么?”“这姓仇的欺人太甚,我就不相信他真能一手遮天,我们上京去告御状。”……

    仇天凌脸色难看,告御状?

    如果只是这些江湖中人,他把他们当个屁,但如果带着他们的是宁江,是身为状元郎的,正四品的宁江,是才名满天下的宁江……

    如果这少年真的带着这些来自各州各郡的人上京城告御状,恐怕人还没有过长河,就已经惹得朝野震动。

    私藏匪类自盗官银……这种事在越岭压下也就压下了,哪怕是朝中真有人得到风声,恐怕也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装作不知,但要是就这般光明正大的捅到天子面前,由状元郎率着民众捅到文武百官面前……

    “张据池、张韶,不但勾结贼匪,谋害已经死去的天师张镇、少天师张浩一,且意图造反,勾结贼匪绑架状元郎宁江,”仇天凌大喝道,“众将士听令,救回宁翰林,送往宣慰司保护!将张据池、张韶、高飞、陈麟、王辉当场诛杀,胆敢阻挠者杀!”

    众将士齐拥而上,群雄被压得不断收缩,破口大骂,这姓仇的已经是彻底的不要脸了。他们当然不可能让宁江被这些官兵带走,一场战斗眼看着是无法避免。

    就是在这个时候,一个少女突然冲了出来,哭道:“哥,想不到你是这样的人!”

    在这种紧张关头,一个女子冲出大哭,众人还没反应过来。仇天凌却是失声道:“小妹,你怎么会在这里?”

    却原来,这个少女唤做仇娇娇,乃是仇天凌之妹,一向心仰新科状元公的诗才,这一次,知道新科状元公要到龙虎山来,瞒着自己的哥哥,也偷偷溜到了龙虎山,和那百多名大家闺秀、千金小姐混在一起。

    因为没有想到,哥哥竟然也到了龙虎山,仇娇娇生怕哥哥骂她,始终藏在人后,再加上周围人多,仇天凌自然也没有注意到她。

    这些姑娘,慕宁翰林之名而来,上了龙虎山,就是为了亲眼目睹宁翰林的风采,没想到龙虎山接二连三的发生事端,在这过程中,她们见到了宁翰林的一身正气、傲人风骨,反更觉得能够作出那些惊世之作的宁才子,果真是与众不同。

    而相比之下,这位仇将军,虽然也是进士出身的儒将,但从一开始的刻意偏帮,到后面的睁着眼睛说瞎话,再到现在的臭不要脸,让她们越看越气,与宁翰林一对比,就像是天和地的差别。

    尤其是仇娇娇,她不谙世事,以往总以为自己的哥哥是一个一身正直的官儿,没有想到,原来他竟是这般的恬不知耻,眼看着哥哥要把她的宁翰林抓走,再也忍不住,冲了出来。

    这些姑娘,虽然是跟着群雄上山的,但众人都没有将她们当作一回事。她们原本是处在靠着山门的位置,后来官兵上山,她们不知不觉的移到了龙虎山正殿的殿门处,依旧是处在对峙双方的外围,现在突然冲出一人,再加上仇将军脱口而出的“小妹”,一时间将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官兵们生怕伤到仇大人的妹妹,自是不敢再上前,群雄当然也不会去伤害一个无辜的少女……更何况这少女还是站在他们这边骂对面的,也就暂时静了下来。

    眼看着刚才还杀气冲腾,马上就要打起来的双方,突然间安静下来,宁江心中一个咯噔……不好,要坏事!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