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儒道之天下霸主 >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44章 月照家国龙隐川

正文 第44章 月照家国龙隐川

    两个少女一同看着远处心满意足地离去的南宫嘉佑,又扭头看向宁江。

    宁江摇扇道:“走吧。”转身往远处走去。

    两个少女一左一右跟在他的身边,春笺丽道:“他到底是来做什么的?”

    宁小梦道:“我本来还以为他是来威胁哥哥的。”

    “威胁我?”宁江哂道,“他既然能够怀疑到我是这一连串事件的幕后黑手,怎可能不知道,他要真敢威胁我那就是自寻死路?说到底,他说的这些有什么证据?他要敢把他刚才说的这些捅出去,事情闹大,双方对质,我轻则说他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重则说他是宣慰司的走狗,他能怎么办?你说大家是信我还是信他?”

    春笺丽道:“那他过来是……”

    宁江笑道:“他过来说上这一通,只是为了向我证明他的能力,好让我以后能够重用他,要不然,你们以为他是来送死的啊?明知道你们两个是一流高手,我又是有文气的状元,还敢出现在我面前揭露我,他就不怕我杀人灭口?人家可是冒着生命危险来求重用的。”

    宁小梦嘻嘻的道:“所以,他说了这么多,其实就是表明,虽然哥哥你很厉害,但他也是一个有本事的人,希望哥哥你以后能够重用他?”

    “不然你以为他在做什么?”宁江摇扇道,“求包养啊?他可是个男的。”

    兄妹两人一边走一边说话,另一边的红衣少女却停了下来。走了一段,兄妹两人发现她没有跟上,回头看她。宁江道:“怎么了?”

    红衣少女脸红红的看向一边,用几乎如同蚊子哼哼般的声音,小声的道:“求……求包养……”

    宁江将手放在耳朵边:“什么?你在说什么?”

    红衣红裙的娇媚少女一下子变得僵直,俏脸愈发通红,双手连摆:“没、没什么……”

    宁江:“哦~~”

    ……

    另一边,南宫嘉佑大跨步的走在路上,心中颇为激动……因为他证明了,自己没有看错人。

    已经年近三十的南宫嘉佑,一向深信自己的能力。然而,在大周王朝,只要没能过科举这一关,能力再强也是无用。

    他接连几次,都未能通过府试,最后不得不弃文习武,进入三法司衙门,成为巡检司里的“名捕”,但是他深深的知道,朝廷是一个看功名、看出身的地方,不管他如何有能力,最终也只能一辈子,在三法司衙门里当一个捕头。

    他已经看到了他头顶上的天花板,而且知道,只要是在这个环境下,他永远也不可能越过。

    所以,他决定把自己的未来,赌在那个少年身上。

    一开始,他也与其他人一样,深信那少年是年轻气盛、满腔热血,为了正义而不顾自身的、初出茅庐的少年。

    但是,在这祖庭洞天中,当他把所有的一切都重新思考、串联之后,他深信,这里的所有人都被这少年玩弄于股掌之间,甚至连南剑宣慰司都被利用了。

    这让他生出警惕的同时,不得不惊异于这位宁翰林的手段,这种玩弄天下英雄的才华和能力,绝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得到的。

    到底要不要揭穿他?对于这一点,他考虑了很久。

    然后他发现,就算他想这样做,实际上也根本无法做到。

    且不考虑这少年从头到尾只是在顺水行舟,基本上没有留下任何可以让人质疑的证据,唯一算是漏洞的,大约是因为在关键时刻,眼看着群雄与官兵就要在龙虎山上厮杀,仇将军的妹妹突然杀出,让少年不得不再自导自演了一场“中箭”的戏码。

    但这场“中箭”显然也是提前备好、以防万一的预案,故意惹怒张屠圭,逼迫张屠圭出手,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引向了张屠圭,自己再“突然”中箭,这种魔术般的手法,实际上也没有留下任何的证据,现在连那支箭恐怕都已经被处理掉了。

    此外,没有能力的,根本不可能看出那少年暗中的操控,而有能力看出的人,到了这一步,恐怕也不敢再跳出来指责,造成群雄的分裂。

    在这种大家都被困在龙虎山中的局面下,一旦生出分裂,对任何人都不是一件好事。少年显然也是看清了这一点,所以全然不惧。

    也正因此,当他突然出现在少年面前,将其“揭穿”之后,少年完全就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只因为能够“揭穿”他的,肯定是一个聪明人,而真正的聪明人,绝对应该知道,这种时候就算揭穿了也没有什么用处,何况一本九阴真经已经能够对这里的任何人作出补偿,真要当众对质,群雄会相信谁?相信一个连九阴真经这等奇书都愿意与大家分享的少年,还是相信其他人?

    虽然认识到自己拿这个少年根本没办法,但是从另一方面,南宫嘉佑开始考虑,这少年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如果考上状元后,辞官离京并非真的是为情所困,如果这少年其实就是病公子,扳到了全清派的病公子、名满天下的病公子,如果他将九阴真经公布天下实际上是别有目的……那就意味着,朝廷上的官位也好,九阴真经这等奇书也好,全都不被他放在眼中。

    这个少年,拥有着更加惊人、更加远大的抱负,在这个远大的抱负下,纵连“状元”、“九阴真经”、“武林盟主”这些了不得的东西,在他眼中,也仅仅只是通往更高阶台的手段。

    在他发现了这一点后,他突然间感到了沸腾的热血,他绝不相信这少年用上这些手段,目的仅仅只是一个龙虎山,在这样的儒家天下,能够让一名状元郎,连朝堂上的官职都不屑一顾的,恐怕唯有……

    在考虑清楚了这些后,南宫嘉佑决定来赌上这一场,他出现在少年面前,毫无顾忌的将他“揭穿”,他的目的,仅仅只是为了向少年证明自己的能力。

    他很清楚,这个时候,少年只有两种选择,一个是对他这个自己送上门的“揭露者”杀人灭口,要是真的被杀了,南宫嘉佑只好怨恨自己看错了人。

    但是,如果他没有看错人,这个少年真的拥有极其远大的抱负,那他必定需要更多的人才……而自己通过这一刻的表现,向他证明了自己是个人才……

    南宫嘉佑激动的走在路上,他知道自己以生命作出的赌注是对的,少年一眼看穿了他的念头,然后毫不犹豫的招揽了他。

    他仿佛看到了,在自己面前打开的,那通往天下的大门……只要跟着这个少年!!!

    祖庭洞天里,在每个人都拿到了一本九阴真经后,人人都开始认真的研读和修炼起来。

    对于一些功底差的,他们发现,九阴真经中名为“锻骨洗髓篇”和“金光炼心篇”这两篇心法,对他们的基础根基有着极大的改善。而对于一些原本就有一定实力的,他们发现,九阴真经里竟然是包罗万象,几乎是无所不有。

    只是,九阴真经里的许多字句过于艰涩,而群雄中有许多人甚至连字都识不上几个,在这个情况下,他们选出的东南方武林盟主,竟是毫不吝啬的,将他的大量时间,花在帮助大家研究经义、钻研道理上。

    因为前来求教的人实在太多,后来他干脆就在祖庭洞天里,开堂授课,将自己的心得告诉大家。

    在这过程中,他也反复的提及了他对于国家存亡、江湖大义等等的看法,刚开始时,大家并没有怎么放在心上,毕竟人家是读书人嘛,喜欢说教也是理所当然的。只是后来,一个是潜移默化,一个是随着盟主的深入讲解,一些东西慢慢的形成了完整的理念,根植在了众人心头,于是慢慢的,在一些空闲时间,大家也会对这些东西进行讨论。

    “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国家存亡,匹夫有责”……这些江湖好汉们以往虽然赞同,但是从来没有真正深入了解的念头,也随着盟主的讲课,进一步深入人心。

    祖庭洞天的上头,龙虎山上,南剑宣慰司的兵士,在他们的宣慰副使的带领下,始终没有停止搜山,他们试图将隐藏在龙虎山某处的那些江湖中人,和龙虎山道士们找出来,然而,经过了近千年暗中修建的祖庭洞天,又怎会是那么容易找到并且闯入的?

    而这个时候,外界的各种质疑,也开始形成了强大的压力,让赵参与仇天凌焦头烂额,只是到了这一步,他们想要收手都已不成。

    不知不觉中,中秋节已经到了,仇天凌带着兵将,对这一天重点防备,他怀疑这些人会趁着节日的这一天,强行突围。然而,他空自带兵守了一整夜,最后却是什么结果也没有得到,只能和他带领的数万兵将,一同看着那圆圆的银月升起,然后又看着它落下,相顾无语。

    这些人……到底想要藏多久?他们又能够藏多久?

    仇天凌开始感到那无助的茫然和不知所措,而他所不知道的是,这还仅仅只是开始。

    同样是在这个月满长空、万家欢乐的节日里,长河以北、秦岭以南的孔庙建筑群的一角,从南方归来的雷鹤道长,与名为秦陌、秦坎的两名男子在暗中悄悄的见了面。

    “公子的计划已经成功了,”雷鹤道人将一本册子递给秦陌,“公子说,在他不在的这半年多里,天地会只要在暗中慢慢发展就好,一些重要的事项,他都已经写在了这个册子里。另外,他说,天地会这几个月里发展太块,如果不是真正有帮助的新血,暂时不用再吸收了,韬光养晦,暗中慢慢整顿,一切等他出来再说。此外,他转移到会中的那些珍宝,遇到真正有困难的江湖朋友,该散就散,没必要省,钱都是赚得回来的……”

    皎洁的月色,铺洒在那一座座错落有致的夫子庙上,它们是那般的壮丽与华美,虽然没有人知道……这是它们最后的辉煌。

    ***

    岐山,相传为炎帝生息之处,周朝立国之时,传说曾有凤凰盘桓于此,留下“凤鸣岐山”的美谈。

    银色的,如同流水一般的月光,覆在了整个岐山上,仿佛蒙上了光的薄纱。有猫头鹰在山林间的枝头,居高临下的审视着下方的草丛,忽的往下一扑,随着一声“吱”响,一只山鼠已经被它抓起。

    翅膀扑腾,它飞向远处的山涧,有神秘的琴声在山涧中,如同落盘的珠玉,妙不可言的传来。

    猫头鹰并没有收到琴声的惊吓,从琴声的左上方飞过,越过缓缓流动的溪流,飞向了另一边的林子。

    弹琴的,是个满头银发的女子,身穿华美的霓裳,年岁不知几许。她的琴声轻柔得犹如丝竹,飘飘渺渺,与山体、美景融合在一起,浑然天成。

    另一边的远处,一名男子负着宝剑,漫步而来,驻足在溪边,侧耳倾听。这男子大约在四十岁左右,一身白衣,宝剑插在背上,剑穗在夜风中轻轻的拂动着。

    “你来了?”银发的女子,指头在瑶琴上挑动,时快时慢,一忽儿犹如疾风骤雨,一忽儿犹如风和日丽。

    “是,我来了。”背着宝剑的男子露出陶醉的表情。

    “既然你来了,那想必刘玄游也已经死了?”银发的女子,漫不经心的说道。

    “他没有死,我和他根本没有动手。”男子多少有些惋惜的叹一口气。

    “你们为了这一战,苦练了七年之久,居然在这最后关头放弃了?”银发女子的声音,透着讶异。

    这男子唤作“甘霖剑”周公贵,乃是江湖上成名已久的宗师级高手,今日白天,本是他与另一名宗师决斗的日子,那名宗师唤作“天密”刘玄游。两人苦练多年,到了今日,在武学的成就上已经难以再有寸进,于是相约一战,以死者的死,作为生者武道上的垫脚石。

    “是什么事,让你们放弃了?”银发的女子,琴声不断。

    周公贵露出有趣的表情:“你可知道,今日的江湖,出现了一个有趣的传闻?”

    银发的女子道:“你说的,莫非是九阴真经?”(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