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儒道之天下霸主 >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48章 墨子曾经曰过……

正文 第48章 墨子曾经曰过……

    十二月的中旬,虽然离春暖花开的日子越来越近,但天气却也最为寒冷。

    泰山的祭坛上,被劳役强征而来的民众,冒着呼啸的寒风,在刺入骨髓的冰冷中忙碌着。

    离这一次泰山封禅的日子,只剩下了一个月多些。以往的泰山封禅都是放在夏季,唯独这一次,因为岳湖、崆山、京城的接连三次陨石天降,泰山封禅也被提前。然而,对于朝廷上的天子和相爷们来说,不过是动动嘴皮子的事,对他们这些临时调派的苦役来说,却是敢怒而不敢言的苦差。

    连童生都不是,自然无法免去劳役,又穷得交不起使役钱,在这样的寒冬腊月无人关注的做着苦役,除了在暗地里咒骂几句,却也都没有别的办法。

    陨石袭京城,这是人人都知道的事,然而底层的平民老百姓,更多的不是惊惧,而是隐藏在内心深处的莫名的兴奋,反正砸死的都是京城里的那些大老爷们,那就狠狠的砸吧。至于天子为此下了罪己诏,实际上,绝大多数老百姓对这个是完全没有感觉的,他们不知道这东西对他们有什么帮助。

    也许那些读书人会因此而叫好,大声赞扬圣上的正刑与德,但是对于那些不识字的老百姓,他们并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而他们的声音,是传不到天子耳中的。

    天子肯定是好的,可恨的都是底下这些脚底长疮的贪官污吏……他们恨恨的想着。

    此刻的京城,人们已经开始在准备着春节的到来。

    作为整个华夏最繁华的所在,四月底的那场天灾,的确是给大家带来了一场莫大的震撼,然而半年多过去了,偶尔有人再谈起那场天灾,大多也都是当成事不关己的往事。

    那一次灾难,它的影响很大,然而它到底影响了什么地方?其实谁也说不上来。

    翰林院,是精英聚集,被称作“内相”的地方,能够进入翰林院的,莫不是科考中的精英,又或者说是精英中的精英。其他人,就算中了进士,最终也还是要外放为官,但是他们却可以直接进入翰林院,随侍在天子身边,为天子起草诏书,管理六曹章奏,并最终在朝堂上,成为权重势大、决策华夏命运的朝臣。

    点金榜,入翰林,这是许多人命运的转折点。科举改变了许多人的命运,尤其是对于寒门,它几乎是这世间唯一的公平,一旦跳过了这个龙门,子孙后代的命运都为之而改变。

    此时此刻,这些翰林们,正在花费着他们的精力,处心积虑的构思着新的诗词。

    随着新春的到来,写给圣上的贺诗,用于祝贺封禅的青词,乃至于各种各样的诗会、词会,这些全都不容忽视。

    唯一庆幸的是,这一次,没有那个能够写出“天接云涛连晓雾”的家伙与他们竞争,这让他们的压力小了许多,否则,在那少年皓月一般的才华下,他们所有人都像是被月光掩去的、暗淡的星辰,那着实是一件让人气恼而又无奈的事情。

    京城里繁华不减,又或者说,为了带给人们华夏依旧是歌舞升平、锦绣豪华的太平盛世的印象,这一次的新春,将比往常更加的热闹。

    然而西南方那残酷的战场,并没有因为朝廷派去的二十多万官兵而消弥,整个战局混乱不堪,八番宣抚司的失陷,让各路的贼匪拥有了广阔的纵深,融州、会州、施州、武定、仁德府全部沦陷。他们撑过了一整个夏天,然后利用冬天的冰雪,延缓了官兵的脚步。

    更让朝廷的兵将们不安的是,在他们收复的土地上,即便是那些没有参加暴动的百姓,看着他们的,也都是冷漠到让人心寒的眼神。

    去年的戡乱,在这片土地上到底发生了什么,被派到这里的每一个儒将其实都是心照不宣,即便是再无耻的人,此时此刻,也说不出他们是为了从匪兵手中保护这些无辜子民的话语。

    他们是朝廷派来的兵,被他们剿杀的敌人是匪,然而在这些老百姓的心目中,到底谁才是匪?

    此刻的西南方,那满是山林的土地上,逐渐已经分不清是匪是民的人们,就像是一个满是污泥的泥潭,一点一点的,把周围的一切卷入,撕碎,却没有办法产生新的生机,不管是对官府,还是对百姓,它都已逐渐化作了无底的深渊!

    湟河背面的霍州,却燃起了希望的星火,一个名为张开木的少年,最深切的感受到了这一切。

    原本是一个佃民之子的张开木,因为这一年的收成不好,家中交不起今年的田租,他们所租用的田地的主人,竟直接买通官府,让当地的弓兵巡检前来抓人。

    一路被抓去的佃民,一共有九十多人,沿途纷纷落泪,惨不忍睹,他们中的大多数人,竟是被活生生的饿死在牢狱之中,没有能够活着回来,张开木的父亲也是其中之一。

    张开木也曾经生起过,凭着烂命一条,拿着菜刀找上夺走他们祖辈留下的土地,并最终害死父亲的大老爷,然而一想到自己怕是连那老爷的人影都无法靠近,就会被他的狗腿子打翻,他就一阵的气馁。

    怒气化作了沉默,沉默化作了忍耐,最终,他也不得不继续租用老爷的田地,为来年的田租和口粮辛苦劳作。

    这一切都是命,是上天注定好的,谁也没有办法改变……每到夜里,在这一遍又一遍的叹息中,他无言的接受了自己的命运。

    直到“善公主”这样一个名字,不知何时,开始一传十、十传百,传到他的耳中。

    天生万物以养人,山川、土地、河流、矿产等等,它们是天生地造,它们应该属于所有人,而不应该被任何一个人所霸占。你造出来的东西是你的,上天造出来的东西凭什么也是你的?平民老百姓在天生地造的土地上,开垦出来的作物,凭什么要被那些不事生产、犹如寄生虫一般的官老爷和绅老爷抢去?他们付出最多,凭什么得到最少?

    这样的质问,在他们这些辛辛苦苦的付出汗水和血泪,却连自己也无法养活自己的平民老百姓间,无声无息的扩散着。不知何时起,人们开始在那些官老爷、绅老爷注意不到的地方,悄然的聚集。一个名为“共产”的字眼,不知不觉中,传了开来。

    初始时,人们以为,就又是一个“均田地、轻税赋”,但是慢慢的,人们开始发现,这个全新的口号,跟以往是不同的,打倒一切压迫着劳动人民的吸血虫,让所有的东西归劳动人民所有。这不同的口号,将他们这些辛劳过活的人们,跟那些不事生产的寄生虫切割开来,一个名为阶级的观念,开始出现在他们每一个人的心头,地主与贪官污吏,是他们天生的敌人,唯有将他们全部打翻,属于全体劳动人民的美好日子才能够到来。

    这样的憧憬,实在是令人振奋,于是,不知不觉中,更多的人们被吸引而来。在这个过程中,张开木积压在内心深处的怒火,也不知不觉间被挑动,与其他人一同,化作对那些压迫他们的蛀虫和吸血虫的痛恨和愤怒。

    终于,有一天,他亲眼看到了那位善女神,那是一个仿佛奇迹一般的存在,幼小,但却美丽,善良,而又心存怜悯,她的每一句话,都充满了不可思议的魔力,它们是那般的新鲜,而又让人激动……那是他第一次看到她,或许也是最后一次。

    马蹄与刀枪,突如其来的杀戮,他不知道敌人从何而来,他也不知道敌人是谁,突然之间,就到处都是喊杀声。他身边的人在奔走和哭喊声中,被马蹄掀翻,被砍刀劈倒。

    火焰熊熊的燃起,周围是呼呼呼的破空声,他看到那美丽而善良的女孩,脸上的震惊和愤怒,她在痛恨,她在哭泣,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这些因她而来,却死在她面前的人们。

    他看到更多的人,朝着那女孩围去,他扑上去,想要保护她。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这样做,明明这个时候,活下去更加的重要,但他还是这样子做了。

    这是一种无法明白的感觉,或许,他只是觉得这个世界可以少了他,但是不能少了这个女孩,他渴望让更多的人听到这个女孩的声音。又或许,是因为重新涌起的怒气,他无法忍受它再一次的熄灭,他不知道女孩所说的这些,在千百年后能不能够做到,但是无所谓了,至少在这一刻,她让他看到了希望。

    然后,有什么东西,重重的劈在了他的脑袋上,但是他并没有马上死去,他死死的抱着某个人的腿,不肯让他往那个女孩多接近一步,紧接着就是更多的刀枪劈来砍来,然而意料中的痛感并没有出现,有什么东西,在他的周围不断的飞溅,泼洒在他的身上。

    当他摇摇晃晃的,满身是血地重新爬起的时候,他的身边全都是尸体,而那个女孩,却已经不知所踪,虽然他不知道她是怎么做到的,但他相信,在那一刻……是她救了他。

    张开木所不知道的是,在他踉踉跄跄的从尸体间爬起,往远处跌跌撞撞的离去的时候,另一边,那个女孩正在遭遇着另一场危机。

    这一次,她所遇到的,是一个满头银发的女子,这女子年岁不知几许,用的是一张瑶琴,在她坐在山林间弹琴的那一刻,琴声如同刀锋一般,凛冽的冲击而来。

    算空哀思秋水荐,九天并刀落红尘。

    那女孩意识到,前来杀她的,是江湖上成名已久的宗师级女子,秋水荐就是她的名字,但是那已经不重要,在那一夜,已经有太多的人因她而死,她愤怒,她不甘,她的愤怒和不甘化作了杀人的火焰。

    最后,她满身伤痕的走出了山林,在她的身后,银发的女子抚着她的断琴,沉默了。

    女孩被另外一伙人接应着离去,然而这一路上,她都没有说话。

    她不明白自己错在了什么地方,她拥有满腔的热血,然而她的事业还没有开始,就已经害死了许许多多的人。到底错在了哪里,她不明白,她的确是成功的在那个地方种下了希望的火种,然而它却是如此的渺小,以至于被人一吹就灭。就像是漂浮在海面上的浮萍,连保护自己都做不到,更不用说燎向大地。

    最终,她再一次翻起了那个人送给她的红宝书,直到“理论联系实际”这样的一句话,出现在她的眼中时,她怔了好半晌。

    后来,她把她身边的那些人,叫在了一起,共同讨论着基于现实的处境,怎样才能让共产光辉普照大地的问题。他们商量了许久,直到有人提议,百姓都是愚昧的,与其花费大量时间去与他们讲解他们所不明了的东西,不如假借神灵,以神的喻言,将他们所倡导的念头传播开来。

    “不,这不是我想要的,”女孩说,“我们想要的,是打倒压迫在劳动人民身上的一切牛鬼蛇神,却为此而造出神灵,那最终,我们能够得到什么?我们跟拜火教、五斗米教那种妄称神灵愚弄大家的牛鬼蛇神有什么不同?”

    其他人彼此对望,说不出话来……是的,如果只是这样,那他们和其他人到底有什么不同?

    僬侥老道却道:“其实我们并不需要让大家去接受‘崭新’的理念,看看儒家,现在的天人感应说和孔夫子的儒学,到底有多少关系?但这并不妨碍现在的大儒们,奉行着跟孔夫子八竿子打不着的学问,张口子曰闭口子曰。要传播一个新的思想,需要太长的时间,但重新阐述旧的理念,却是相对容易的多。”

    女孩道:“就这么办……我们所需要的不是表象,而是真正的实质,至于它是叫作共产光辉还是叫作其它,这一点并不重要。”

    于是,在这一场会议之后,一个全新的组织开始出现了,它的名字唤作……墨门。

    是的,那早就已经消失在历史尘埃中的墨门,藉着一个看似相似而又全然不同的理念出现了。他们重新研读了墨家的古老书籍,编造……不是,是发掘了墨子他老人家留下的、世人所不知道的经典,然后发现,哇,原来共产光辉早就深藏在墨子他老人家的崇高思想之中。

    是的,他们并不是在开创全新的理念,他们只是在复古,恢复先秦时的古老思想,他们是非攻与兼爱的传播者,唯有共产,才能实现天下非攻,唯有共产,才能实现平等兼爱。他们是和平的革命者,只是那些蛀虫和吸血者既不肯信奉他们所倡导的全新的墨学,又不肯去死,让他们很为难。

    “红门还是墨门并不重要,能够实现共产光辉就是好门,”女孩使劲挥舞着手臂,“正如墨子曾经曰过:黑猫白猫,能够抓住耗子就是好猫!”

    如果某个少年在这里,这一刻,一定会在心里为她的机智,悄悄的点个赞……(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