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儒道之天下霸主 >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53章 锢香囚花晨曦起

正文 第53章 锢香囚花晨曦起

    事到如今,宁江对蜀葵娘上一世里,对他的折磨,已没有多少怨恨。

    确实,那种魂魄被炼化、被焚烧的痛苦,根本不是正常人所能够忍受,只看血菱娘已经死了这么久,只要一提到她,小刀就会怕得发抖,就可以想象得出。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如果不是蜀葵娘将他从犹如奴隶一般的囚犯中提出,也许他早就已经死在了西岭,更不可能有后来的破碎虚空和重生。

    虽然蜀葵娘本身的目的,绝不是为了帮他,也不是真的跟他有什么仇怨,想要折磨她。她就单纯的是,想要找个人来,试验她新的巫术,至于这个人是宁江还是其他人,她从来没有放在心上,而后来所发生的事,也不是她所能够预计到的。

    对蜀葵娘的恨意,早在上一世里将蜀葵娘虐杀时,就已经消解,而这一次之所以想将这几个花娘一同杀了,无非是因为黑石榴先对他下了手,你不仁我不义罢了,再加上妹妹和笺丽已经跟这几个花娘结了仇怨,而他唯一不打算杀的月丁香娘,适才又恰好不在。

    直到现在,宁江犹记得,在他的上一世里,月丁香娘死在他面前的画面,那与白雪混合在一起的鲜红,从她的身上汩汩的流出,梅花的花瓣一片片的飘落,花香溢满了死亡的山麓。她最后那哀绝的眼神,仿佛在问他,有没有喜欢过她,而他却始终无法回答。

    实际上,宁江实在是不太记得那个时候,与月丁香娘相处的过程,不管是她在他面前练武的日子,还是后来她对他的拼死保护,他记得有这样的事,但是不太记得这些事到底是怎么发生的。依稀记得的是,他在她的面前念了诗……大概是这样吧?因为他想要活下去,于是用了一些他如今已不太记得的手段,欺骗了他的“主人”……也就是蜀葵娘的这个妹妹。

    在六毒花娘中,唯有蜀葵娘和月丁香娘是真正的亲姐妹。然后,又发生了许多事,最后,这个容易欺骗的少女,试图带着他逃出西岭。这一整个过程,在那浑浑噩噩的记忆中,实在是难以记清,唯独她最后的死,对他的冲击实在太大,以至于到现在都还无法忘却。

    在西岭的那段日子,有许多记忆都出现了空白,这应该与蜀葵娘对他的炼魄有关,不过更可能是因为后来的“血色魔渊”。能够肯定的是,如果不是月丁香娘为他保护住了身体,也许他也会跟小刀一样,被强行“附身”在某个怪兽身上,或者是成为被操纵的恶灵。

    但是后来自己到底是怎么惹得,全西岭的苗女都来追杀他的?这一点连他自己后来左思右想都没能想通。

    而月丁香娘当时的死,事后看来,的的确确是一场意外,蜀葵娘从来没有真正的想要杀掉她的这个妹妹,许多狠话不过就是威胁罢了,倒是暗中想要取代月丁香娘,嫁给鹋哥的儿子,却又“看上了他”的黑石榴很不好说,而后来显然是所有的事情都失控了,连带着他也跟着失控了。

    是的,失控了……他无论如何也不肯承认自己后来时不时出现的,虐杀得罪了他的女人的行为,是他的本性,因为他很清楚他的本性是善良的。

    “你再过来,我就先杀了她。”男孩反剪着蜀葵娘的双手,强迫她跪下,一只脚踩在她的背上,朝月丁香娘冷冷的说道。

    月丁香娘立时僵在那里,不敢再动一下。

    蜀葵娘惨然道:“香娘,你不用管我,你快走。”她知道,妹妹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是这个奇怪男孩的对手,自是希望妹妹赶紧离去。

    但是男孩却知道月丁香娘不会走,或者说,其实他倒是希望月丁香娘真的逃了,这样他就能毫无顾忌的先虐杀蜀葵娘和毒靡娘,然后再去找佛桑娘和黑石榴。

    他无法在“曾经”为了保护他而死去的月丁香娘面前,杀掉她的姐妹,即便这个时候的月丁香娘,其实根本不认识他。正如在京城时,在知道春笺丽那个时候,为了帮他而受苦,他就无法再对春笺丽下手一样。

    果然,在进入林子之前就应该先杀掉蜀葵娘和黑石榴么?自己什么时候也犯上了拖拖拉拉的毛病?

    看着不知所措的月丁香娘,他冷哼一声,正要说话。就在这个时候,周围的地面仿佛扭曲了一下。

    他的嘴角溢着冷笑……更厉害的来了。

    嗑!嗑!嗑!嗑!

    拄杖敲击地面的声音,浑浊地传来,一个老妇左手持杖、右手背在背上,缓缓的从暗处走出。

    她自然就是六毒花娘的师父金嫫姥姥。金嫫姥姥满是杀气的盯着他:“放了我的徒儿……我会让你死得干脆一些。”

    蝙蝠公子笑了一笑,虽然刚刚才赶到,但是金嫫姥姥并不想问到底出了什么事,因为她没心情知道,一向护短的她,从来不会去管先惹事的到底是对方还是她的徒弟。六毒花娘虽然是她的女徒弟,但实际上,差不多算是她收养的女儿,也就是她这种护短的做法,才导致了血菱娘与黑石榴的无法无天。

    尤其是在金蚕岭,许多人对她们敢怒而不敢言。既便是离开了西岭,相对稳重一些的蜀葵娘和佛桑娘多少还会收敛一些,知道这里不是她们的地盘,血菱娘和黑石榴却没能改变她们在西岭时的作风,说到底不过就是被宠坏了。

    他双手一推一放,右脚往蜀葵娘屁股上狠狠一踹,让蜀葵娘往前扑去,然后举起双手,笑道:“我现在能不能死得干脆一些?”

    虽然按着金嫫姥姥说的,放了蜀葵娘,然而他那嚣张的、满不在乎的态度,任谁都看得出来。金嫫姥姥狠狠的盯着他,在她看来,这个男孩的确是非常的古怪,但是敢欺负她徒弟的,不管他是谁,她都绝不肯放过。

    鬼头杖往地面猛地一敲,整个地面都像是在扭曲一般。蝙蝠公子瞬间拔起,向后空翻,地底钻出了众多恶鬼,往他疾冲而去,所过之处,树木腐烂,地面焦黑。众鬼呼啸,铺天盖地的卷向男孩,金嫫姥姥紧随其后,鬼头杖对着男孩摇了一摇,男孩却是全无动静,轻轻松松的闪避着群鬼。

    金嫫姥姥的脸色微微的变了变,她自然不知道,眼前的这个男孩原本就是替身人偶,并非真正的血肉之躯,再加上又早已修到火魂,根本就不怕她的降头术,只是看到降头术与靡娘的蛇毒对他完全不起作用,不由得冷哼一声,紧追而上。

    月丁香娘扶着蜀葵娘,往他们战斗的方向看去。晨曦下,树木一棵棵的倒下,溅起飞扬的尘土,嘭的一声,有什么东西撞在了一起,树木的炸裂声在这一刻爆响。他们逐渐远去,唯有声响传荡在四面八方,恶鬼嘶吼的声音不绝于耳。

    一颗树木凭空拔起,呼啸着往金嫫姥姥横扫而来,金嫫姥姥鬼头杖一指,两只鬼便将它搬开,男孩却已消失不见。金嫫姥姥冷笑一声,鬼头杖再敲,幢幢鬼影以鬼头杖为中心,龙卷风一般呼啸散开,方圆数十丈尽被包围。

    一个男孩冲天而起,金嫫姥姥发生低沉的咒声,群鬼由下往上,朝男孩嘶咬而去。

    人非鸟禽,无法飞翔,眼看着避无可避的男孩却在空中四肢一张,晨曦照在他半身****、只在腰部围着外衣的身子上,轰然间,他整个人都犹如小太阳一般,爆出火光,群鬼惊得纷纷回飞。

    金嫫姥姥也被那陡然闪现的光芒刺得眯了眯眼,一惊之间,男孩已在她的身边双手叉腰,单脚点在地面,弓身落地,嘲笑道:“老太婆,你也只有这点本事嘛。”金嫫姥姥暴怒的吼上一声,鬼头杖回甩,乱披风般攻向男孩。

    男孩负着双手,面对着她,后退,不断的后退,道道杖影在他的身边窜过,却拿他全无办法。金嫫姥姥的确是很强,然而各种神出鬼没的巫法,只要提前知道其原理,也就是那么一回事,以他现在的“知己知彼”,金嫫姥姥的巫术很难对他起作用,而她最厉害的降头术,对他的火魂和替身人偶更是完全无效。

    抛开这些,金嫫姥姥近战的能力,在中原的江湖上,最多也就是一流左右,作为一个西岭的老巫婆,其实也算很厉害了,但在他的眼中显然是不够瞧。

    混战中,金嫫姥姥一杖甩空,拄杖喘气,如果换了其他人,这个时候必定会趁机出手抢攻。男孩却反而迅速后退,一只长虫从金嫫姥姥身上快速一窜,缩了回去。男孩吹了声口哨,金嫫姥姥却是面容再变,这个孩子实在奇怪,她的巫术、蛊术还没开始用,仿佛就已经被他看破,甚至连她故意示弱的诱敌之计都不起作用。

    她厉喝道:“你小子到底是谁?”

    蝙蝠公子凌空一翻,奇诡的避开鬼头杖,落在她的身后,背对着她:“你现在……才想到要问么?”

    另一边的远处,月丁香娘背起昏迷未醒的毒靡娘,扶着蜀葵娘,看向前方,在那个方向,厉鬼的啸声时不时的传来,高处蓦地绽出了火光。她问道:“这孩子到底是什么人?”

    蜀葵娘冷哼一声:“不管他是什么人,这下子,他都别想活下去,没有人能够在姥姥的杖下活命。”

    月丁香娘点了点头,她当然也是深深的相信这一点,那孩子很是古怪,但他这一次对上的,可是她们的姥姥,明知道她们的姥姥出现了,他还敢这般张狂,真的是不知死活。

    犹如被腐蚀了一般,那一边的树木一棵棵的倒下,尘土阵阵飞扬。嘭的一声,神秘的爆响传来,紧接着就是枝枝叶叶的乱舞,在这个春寒未消的清晨,挥洒着夜里凝结的露珠。就这般,过了好一会,那一边终于安静下来。

    看来已经结束了,蜀葵娘与月丁香娘一同想着,她们往那个方向走去,走了一段,紧接着却是震了一震。在前方,她们的姥姥极是狼狈的被吊在树上。

    “姥姥……”月丁香娘将背上的毒靡娘一放,惊慌的冲过去,想要将姥姥救下。

    “小心。”蜀葵娘的话还没说完,刷的一声,一根枝头弹跳而起,月丁香娘头下脚上,整个人被吊了起来。

    更远之处,黑石榴捂着解开衣襟的胸口,挣扎着爬起,看到了在她面前的佛桑娘,松了口气:“二姐。”

    紧接着恨恨的道:“那孩子呢?”

    佛桑娘道:“我听到姥姥御使巫鬼的声音,既然姥姥已经到了,那孩子恐怕是别想有好下场。”

    黑石榴咬牙切齿的道:“希望姥姥能够留他一条狗命,我一定要活剥了他的皮。”

    佛桑娘没好气的瞅她一眼:“菱娘的教训你还没有吸取么?说了多少次了,这里不是金蚕岭,奇人异士,在中原、越岭、银川、北罗等地同样也是数不胜数,并非西岭所独有,菱娘的仇到现在都还没报,你想把我们再一同害死么?”

    黑石榴哼了一声:“这不是没事么?姥姥都没说什么,二姐你这么话多。”

    佛桑娘自然知道,五妹和六妹会变成这个样子,姥姥的纵容才是最主要的问题,反正有姥姥庇护着,她的话也没人听,自也没有什么办法。

    将小妹扶起,道:“远处已经没了动静,看来那孩子已经被姥姥拿下又或是杀了,我们过去吧。”她对姥姥的本事,自然是信心十足,当下便扶着黑石榴,离开藏身之处,往那边行去。

    方自走了一刻钟,抬起头来,紧接着两人便是同时色变,娇躯震了一震。在她们的前方,姥姥灰头土脸的被绑在树上,蜀葵娘、毒靡娘、月丁香娘三女却是一丝不挂的,双手被绑,吊在姥姥身边。

    而那个古怪的男孩,只是冷冷的坐在一块大石上,守株待兔般,以嘲弄的表情,等着她们两个自投罗网,葵娘、靡娘、香娘的衣裳和肚兜,七零八落的扔在大石周围……(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