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儒道之天下霸主 >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54章 光岳气分山雨来

正文 第54章 光岳气分山雨来

    没有想到竟然连姥姥都不是这个男孩的对手,佛桑娘手持琉璃瓶,脸色大变,黑石榴也是震了一震。

    那男孩却是看着她们,嘴角流露着冷笑:“我给你们一个机会,你们可以逃走,我不追你们,然后,我会把原本应该用在你们身上的刑罚加倍用在你们姐妹身上,你们也可以现在就跪下来,向我磕头,然后跟她们在一起,看看我会怎么对你们。”

    黑石榴不知所措的看向佛桑娘,佛桑娘却是轻轻的叹息一声,就这般对着男孩跪了下来。

    黑石榴道:“二姐……”

    佛桑娘把她拉了下来,二话不说,便带着她一同磕头。

    男孩坐在石上,有些无趣,这佛桑娘果然还是聪明的,事实上,他已经决定,谁要是真逃了,他必定会让她不得好死。此刻,他的心中仿佛有着某种欲望,在蠢蠢欲动,不过这显然不是拥有善良本性的他的错,这全都是她们逼他的。

    至于现在,扭头看了看被他脱光衣服吊在树上、惊恐的月丁香娘,他耸了耸肩,至少这一次,看在月丁香娘前世为他死过一次的面子上,暂且放过她们吧……

    金嫫姥姥猛的惊醒过来时,天色已经大亮。

    一眼看到远处被吊在树上的,光溜溜的五个女徒弟,她心中一惊,想要跳起,五脏六腑却是一阵剧痛。

    “你最好不要动,”男孩慢慢的踱到她的面前,“你的琵琶骨已经被你二徒弟的柳条刺穿,你的身上中了蛇毒和蛊针,还有其它好几种毒物,以你的本事,这些东西一时半会杀不了你,不过这几天里,你是不用再想跟人战斗了。”

    他冷冷的嘲弄着:“你自己的女弟子培养出来的毒物,你自己应该清楚,对吧?”

    金嫫姥姥怒道:“你到底是谁?”

    男孩冷冷的道:“说了,现在才来问这个已经是没有意义,要怪就怪你自己没有管教好你的徒弟,让她们到处惹事,你想让你的所有徒弟全都死在越岭么?”

    金嫫姥姥看着远处的五个女徒弟,终是不得不低声下气:“你想要什么?”她终究是个聪明人,知道这孩子既然没有杀掉她们,那肯定是有条件的。

    男孩道:“我可以放过你们,但是有三个条件,首先,你们不许再为血菱娘报仇。”

    金嫫姥姥盯着他:“你和秦小春,还有那个小梦是什么关系?”

    “这是你配关心的事么?”男孩冷笑道,“你可以不同意,我无所谓,这一次放过你们是我心软,不过你也可以尝试着让我的心硬起来。”

    金嫫姥姥迟疑了一下,终究还是不敢去做那样的“尝试”,一边是已经死掉的一个徒弟,一边是五个活生生的弟子,该做什么选择不言而喻。

    她低声道:“好……第二个条件是什么?”

    男孩看着她:“第二个条件……不许将你的第四个徒弟月丁香娘,嫁给鹋哥的儿子。”

    金嫫姥姥震了一震,再一次的盯着他看。连这种事他都知道,看来他对她们西岭的事,早就了如指掌。

    而他恐怕更是知道,月丁香娘与鹋哥之子的婚事,并不只是男婚女嫁那么简单,那是一场统合苗夷三荒九岭二十七洞的政治交易,如果由她这边主动拒绝这场婚事,将不可避免的引起西岭内部的分裂,对鹋哥暗中筹谋的大计影响深远。

    这个人不简单,她在暗中想着,却也不得不再应了一声“好”。

    男孩淡淡的道:“一个好字,以为我就真会信么?至少需要用你的本命蛊神发誓才行。”

    对于这个男孩竟然知道本命蛊神这样的事,金嫫姥姥已经不再惊讶,事到如今,也只能按着他的吩咐,以自身的本命蛊神发了誓。

    然而,方才有气无力的看着他:“第三个条件又是什么?”

    男孩露出笑容:“第三个条件嘛……”

    半个时辰后……

    ***

    秦小丫儿有些发僵。

    一不小心,竟然被六毒花娘给抓了来,原本以为自己已经是必死无疑,甚至能不能死都成问题。

    却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幸运的被人救下,而现在……

    此时此刻,她正与一个男孩子,一同坐在铺满鲜花的花车上,在他们前方,五个光屁股的女人正并排地爬着,往前方拉着花车。

    这是什么情况?她扭过头来,茫然的看着男孩。

    对于这个男孩,小丫儿当然知道,他就是蝙蝠公子,在盗取九龙杯的时候,奉老爷的命,她和他合作过。这位蝙蝠公子和老爷、姑娘都是认识的,会救她,好像也是很正常的事。

    但是现在,她却像是新娘子一样,和他一同坐在车上,被五个一丝不挂的女人,做牛做马一般拉着,感觉就像是做梦。

    在最中间的是黑石榴,此时此刻的她,脖子上绑着绳索,腰上套着缰绳,匍匐着往前拉动花车,这般的屈辱,让她很想转身扑过去,狠狠的咬死车上的两人。

    黑石榴身边的,是蜀葵娘与佛桑娘,两人同样也觉得屈辱,但她们却是知道,不管怎么说,这样的屈辱总比丢了性命好上一些,更何况这一次,终归是她们这一边先惹上对方的,在这种情况下,还能保住性命,已经算是幸运的事了。

    外侧的则是毒靡娘与月丁香娘,两个人自然也只能沉默,月丁香娘含着泪,但她们现在,师徒六人全都捏在这个奇怪的男孩子手中,她自然也不敢反抗。

    男孩搂着玲珑的身躯有些僵硬的小丫儿,舒适地躺在那里。他倒不是非得把她们五人剥光光,只不过像她们这种修炼巫蛊的苗女,唯有让她们这个样子,才能保证她们无法做出反抗。毕竟这五个女人,唯一真正修炼中原武学的,也就只有月丁香娘,其他人,当法器、蛊卵等等都被移除后,也就跟普通的女人没有太多区别。

    而且,话又说回来,这一次,已经是很便宜她们了……他总觉得自己的体内有什么东西蠢蠢欲动,不找点什么发泄一下,就会做出不可理喻的事来。

    远处坡上,传来宁小梦、春笺丽、秦无颜的叫唤声:“小丫儿?”“小丫儿你在哪里。”……

    秦小丫儿赶紧在花车上招手:“在这里,我在这里。”

    在旷野间找着昨晚突然消失不见的小丫儿的三人,听到她的声音,心中一喜,来到坡上往下看去,紧接着也傻了眼。

    坡下远处,五个女人正一丝不挂的在地上爬着,每个人的腰上都拴着缰绳,在她们所拉的花车上,坐着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男孩拿起鞭子,在她们的****上抽来抽去。

    什么情况……这是什么情况?宁小梦、春笺丽、秦无颜目瞪口呆。

    小梦自然知道那个“男孩”其实是哥哥,不过这个秘密就连笺丽和无颜都不知道,她自然也不敢乱叫。

    春笺丽自然是认得“蝙蝠公子”的,她知道蝙蝠公子是小梦的师父,很厉害很厉害,连他们拜火教的天洪祭司都不是他的对手,但是现在这种情况,是什么鬼样子?

    那边那个,不是六毒花娘中的佛桑娘么?整日里摆出佛母一样的高贵姿态的佛桑娘,为什么会在这里像牛和马一样拉车?她身边的那几人,难道就是六毒花娘中的其他几位?

    秦无颜却是不认得“蝙蝠公子”的,此刻看到小丫儿跟一个男孩子,一同坐在车上,被五个果女拉着,自是不免膛目结舌。

    看到了小梦、笺丽、秦无颜三人,蝙蝠公子忽的冷笑,手中长鞭猛然一甩,从黑石榴的肋下刺入。黑石榴一声惨叫,瘫倒在地。

    没有再去管她们,他一搂小丫儿,从她们头顶跃过。

    蜀葵娘、佛桑娘、毒靡娘、月丁香娘慌忙将痛得打滚的黑石榴搂住:“小妹,你怎么了?”“小妹、小妹?”……

    黑石榴惨然哭道:“他、他杀了我的本命蛊。”

    几人往男孩的背影骇然看去……他终究还是不肯放过用蛊针暗算他的黑石榴……

    ***

    男孩离去后,蜀葵娘、佛桑娘、毒靡娘、月丁香娘带着黑石榴匆匆赶了回去,救出她们的姥姥。

    毒靡娘恨恨的道:“姥姥,现在该怎么办?”

    金嫫姥姥长叹一声:“罢了,罢了,我们不是他的对手,这一次被他放过,已经是幸运。”她心知自己这段时间,已经无法再跟人动手,无奈之下,只好让几个女弟子搀扶着他,前往南剑宣慰司,希望她的师兄、亦即南剑宣慰司的赵参能够派些人,送她们回西岭,也好让本命蛊被杀的黑石榴能够安心养伤。

    只是方自来到南剑宣慰司,这里却是一团混乱。

    看着那乱如热锅上的蚂蚁的兵将,金嫫姥姥皱眉道:“去打听打听,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佛桑娘整好衣裳,前去探听,过了一会就匆匆回来:“姥姥,南剑宣慰司宣慰使赵大人死了。”

    金嫫姥姥蓦地色变:“死了?我昨日还见着他,怎会死了?”赵参其实是她师兄,是巫鬼教安插在大周的内应的事,即便是她的这几个女徒弟也不知晓。她深知她的师兄,虽然修炼巫法,毒素入体,但是再活个几年却也绝对不成问题,怎么说死就死?

    佛桑娘赶紧将她探到的消息说了出来,却原来,昨日龙虎山藏在地底的那些人,利用泰山封禅之日,闯了出来,也不知出了何事,龙虎山峰塌地陷,官兵无端端的,死了近两万人。而后,有人找到群雄遗落在地的九阴真经,送呈宣慰使赵大人。

    对于送到自己面前的那本九阴真经,赵参其实也不知道它到底是真是假,虽然如此,他还是小心的将它打开,谨慎翻看。

    谁知,就在他看到里头内容的第一眼,他就仿佛停不下来般,一页一页翻了下去,对其它事情再也无心过问。他就这般,翻看了一晚,到了今日天亮,太阳初升的那一刻,他刚好看完最后一页,紧接着却是猛地喷出一口鲜血,栽了下去,暴毙而亡,死时经脉尽断,七窍流血。

    听到这样的消息,金嫫姥姥心中震动,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就算龙虎山地底杀出的那些人,故意留下了一本假的九阴真经,以师兄的聪明和本事,也不可能在还没有弄清真假的情况下,就去修炼。

    而听起来,师兄也根本没去练它,就是这样看了一晚,看完即死……那到底是一本什么样的魔书?

    金嫫姥姥与那几位花娘尽皆无语,在她们身边,黑石榴依旧痛得泪流满面,翻滚难安。

    蝙蝠公子将被六毒花娘擒下的秦小丫儿送回了宁小梦、春笺丽、秦无颜身边,然后就匆匆离去。

    差不过半了时辰后,某个“重病”中的少年,虚弱的睁开了眼睛,此时此刻,他正在一辆滚滚向前的马车里,与他在同一辆马车上的,却是春笺丽与秦无颜。在二女的搀扶下,他“虚弱”的坐起,问道:“我睡了多久,这里是哪里?”

    春笺丽道:“你昨晚喝了药后,都快睡了一天了,我们现在已经闯出了龙虎山,那些官兵不知道为什么,也都不来追我们。”她将昨日群雄杀出龙虎山时,天现异象,山崩地裂等奇事说出。

    少年故作惊讶:“居然发生了这么多的事?”又问:“小梦呢?”

    说话间,车帘掀了开来,坐在外头的小梦探入脑袋,嘻嘻的道:“哥哥,我在这呢。”

    从地底杀出的群雄,按着事先安排好的计划,化整为零,往江南潜去。但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这一路上,官府对他们可以说根本就是不闻不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群雄多多少少有些摸不着头脑,只是,很快的,南剑宣慰司宣慰使暴毙的事就传了出来,此外还有文气大乱,整个儒道即将崩溃的消息。

    即便他们不是读书人,儒道将崩的事,也让他们为之而震动,八百年的儒家天下,难道真的会就此终结?今后这一整个华夏,又将何去何从?

    几乎每一个人,都能感受到,即将席卷天下的风暴……(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