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儒道之天下霸主 >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56章 兄慈妹恭春韶好

正文 第56章 兄慈妹恭春韶好

    但是这几天,师父却是时不时的,看着她练剑的过程,或是皱着眉头,或是“唔”的一声,然后就不说话了,让少女颇为忐忑,眼看着这一次,师父他老人家……小梦说过,师父看着小,其实年纪是很大的……

    师父他老人家今晚又是这副“我该拿这丫头怎么办”的奇怪表情,她终于忍不住了,抬头问道:“师父,我练的不好么?”

    蝙蝠公子双手抱胸,想了想,说道:“不,你练得很好……”

    少女心中一喜,紧接着便听到他继续说道:“……看!”

    她睁大眼睛:“很好……看?”

    “我说,”男孩也有点无语的看着她,“你和小梦两个人,最近练剑越来越花俏,越来越好看了,根基倒是进步得很快,就是这剑法哪里还像是对敌的剑法?简直就是……算了,我已经拿你们没办法了。”

    现在回想一下,也不是她们的错,责任全都在他……

    对于小梦与笺丽最近练的“剑法”,宁江的确是有些无语,不过说到底,这也是他自己的错。

    在祖庭洞天里的那些日子里,因为大多数时候,都是没什么事做的,所以他经常会在一旁,欣赏着她们这两个美少女练剑。一开始,倒也还没什么问题,但是后来,大约是为了展示自己更为美丽的一面,春笺丽的剑法逐渐变得花俏起来,然后小梦也不甘示弱。渐渐的,两人的对剑,已经不再是对实战的练习,简直就像是比着看谁好看。

    一开始他也没怎么在意,毕竟看着两个千娇百媚的少女在自己的面前展示着她们的美丽,还是非常养眼的,只要她们平日里知道分寸就好。但是在离开祖庭洞天的这些日子,他藉着蝙蝠公子的形象,将春笺丽收作徒弟,然后每晚半夜前来指点她剑法,结果一看……我靠,这是怎么鬼?

    她是准备去参加选美大赛么?

    眼看着师父那不知不觉翻起了白眼的样子,春笺丽瞬间也红起了脸。她其实也知道自己这些日子的剑法练得很有问题……都怪那家伙。

    她心里恨恨的想着。

    其实从小行走江湖的她,虽然号称剑舞大家,乃是眉妩台有名的舞姬,但在剑法上,还是很讲究实用性的。但是自从跟着宁江兄妹的这大半年里,她基本上就没怎么跟人动过手,再加上和小梦一同练剑的时候,某个少年总喜欢在一旁看,生怕被他看到自己难为情的姿势、又或是不太美观的样子的她,不知不觉的调整了剑法,以她在剑舞上的成就,这当然是轻而易举的事。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真正的剑法,总是不可避免的会有一些不太美观的动作,而要追求美观,就难免变得不太实用,于是,在这种不断的调整中,连小梦都被她带得歪了,现在两人之间的对剑,简直就是拿着剑器争妍斗艳,在那个少年的面前比着看谁更漂亮。

    宁江当然也开始意识到问题的所在,而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她们两个现在都缺少了行走江湖的紧张感。小梦不用说了,基本上都是被他带在身边,全都是他说什么她就做什么,哪里会有对武学的紧迫感?笺丽现在跟小梦两人相互影响,小梦开始学到了笺丽的臭美,练剑但求好看,实不实用无所谓了,笺丽学到了小梦的懒散和依赖性,他推一步她就走一步,两人都是好的不学,专学坏的。

    宁江开始意识到这样子是不行的,天下大乱不可避免,他不可能永远保护着她们来,是时候让她们自己到外头闯闯了,她们两个人现在实力大涨,绝对有行走江湖的资格,只有让她们自己到外头走走,才能真正有助于她们在武学上的成就,宗师级的实力,很大一部分来自于江湖经验,不是靠着一两本秘籍就能做到的……只是想是这么想的,真要决定下来,却又一拖再拖,实在是有点舍不得放手。

    他在心中忖道:“天下大乱是无法避免的,但至少江南和秦岭东段这一带,目前还是安全的,就算蛮族南下,也不会一下子打到秦岭来,不如让她们在外头走动走动?继续在我的身边‘练’下去,除了让她们的剑法越练越好看,也没什么用处了。”

    他知道自己或许是个好哥哥,但实在不是一个好老师,所谓严师出高徒、棍棒出孝子,玉不琢不成器,这一点对于武道来说,尤其如此,既没有压力,又没有动力,一个人的武学成就就难以达到真正的高度,而他就像是教雏鹰飞翔、却又始终舍不得将其推向山崖的慈父,明知道现在不是太平盛世,妹妹自己的实力提升才是对她的最大保障,但总是狠不下这个心来。

    “罢了,罢了。”他提身就走……决定了,明天就让她们去行走江湖吧。

    “师父、师父……”春笺丽在他身后紧追,眼看着师父消失不见,整个人都僵住了……师父生气了?这“罢了、罢了”的意思是,以后再也不教我了?在他看来我已经无可救药了?

    不要啊!感觉自己被抛弃的少女觉得,前途那个灰暗啊。

    第二日一早,宁江把笺丽与妹妹叫了过来,告诉她们,他有任务安排给她们。

    意识到自己终于可以帮上他的忙的春笺丽,一下子兴奋起来,她总觉得自己在他身边的作用,连秦无颜和秦小丫儿都还不如,最多没事每天练剑给他看,结果昨天他还不看了。

    但是现在,他终于想到,其实她也可以帮上他的忙吗?

    小梦也是兴奋起来:“哥哥,你要我们做什么?”

    宁江道:“我要你们帮我到秦岭以南和江南一带,找到那些墨者,同时看看能不能吸收到谁加入天地会。”

    “找墨者?”春笺丽疑惑的道。

    “嗯,”宁江回答,“江南、越岭一带原本是有一些墨者的,但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全都消失一般,你们去查查他们的下落,我这里有一份名单,能找到几个是几个,顺便也到外头散散心。另外记得,往北绝不可过秦岭,中原往西不可过鹃州,江南往西不可入信州。”

    春笺丽心想,这范围已经是非常的大了,但是这个任务,也实在是太笼统,感觉就像是看她们没事做,随便给她们找点事做赶她们走一样。

    小梦一握拳头:“嗯,哥哥,我知道了。”终于能够行走江湖了,感觉还是有点小兴奋的。

    宁江心想,不对啊……为什么妹妹答应得这么爽快?难道她不觉得,要离开哥哥好多天,不会很舍不得吗?这可是你自己第一次离开哥哥身边,行走江湖啊,为什么你好像很高兴的样子?难道你翅膀硬了,早就想飞了?你看笺丽就很舍不得的样子,你可是我亲妹啊。

    他犹豫了一下:“那就准备一下……明天上路吧。”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既然要行走江湖,自然就有一些东西需要准备。

    上午的时候,宁江暂时放下手头上的事情,陪着她们逛了会街,又帮妹妹买了路上换洗的衣裳。

    到了下午,开始不断的教她们路上的注意事项,春笺丽笑道:“不过就是行走江湖罢了,哪有那么麻烦。”对她来说,从小在江湖上走惯了,普通的贼寇根本不是她们的对手,真正的高手也不是走在路上就能随便撞死几个的,有什么好担心的?

    此时,秦小丫儿正给远方的秦陌送信去了,秦无颜回到宅院,得知老爷让姑娘前去行走江湖的事,也有些不太放心,于是问老爷,要不要让她跟着?

    秦无颜知道,江湖这种地方,鱼龙混杂,有的时候,不是单凭武功就能够解决所有问题。

    宁江道:“我有事要到信州去一趟,你先跟着我吧,让小梦靠她自己去历练历练也好。”

    既然老爷这般说了,秦无颜自然也就无法。只是,在她看来,老爷嘴上说着放心吧,让她们自己去磨砺一下,到了晚上却又千交代万交代。

    “哥,我知道了,”小梦开始有些不耐烦了,“你说了很多遍了。”

    宁江心想,果然还是翅膀硬了吗?妹妹终于也到了青春期少女所必不可少的逆反期了吗?她开始觉得哥哥烦了吗?

    在上一世里,这个时候妹妹已经死了,他也不知道长大后的妹妹应该是什么样子。不过以前的妹妹很乖巧啊,从来不会这样子不耐烦啊,虽然我的确是交待了很多遍……但也不过就是十几遍吧?不至于让她不耐烦啊?

    拿哥哥实在没有办法的小梦,干脆拿着衣服洗澡去了。宁江想了想,总感觉还有很多事没有向妹妹交待清楚,想要跑进妹妹的房间再说一遍,结果被春笺丽和秦无颜拦了下来。到了夜里,他走来走去,想着现在就让妹妹在他的保护之外行走江湖,对她来说可能还是太小,要不就再过两年?

    但是按着形势的发展,再过一两年,恐怕就真的天下大乱了,那时候岂不是更不放心?

    在外头看到老爷屋子里亮着灯火、有人正走过来走过去的秦无颜心想,去年天降陨石、上月泰山出事等大事发生时,都没看到老爷这么烦躁。

    到了清晨,宅院之外的湖边,春笺丽与小梦各自牵着一匹马,春笺丽的马上挂的包裹和短弓,小梦的肩头趴着小黑猫。

    “哥哥,小梦知道了啦!”眼看着哥哥准备把他昨天说了许多遍的话再说一遍的小梦,清脆的叫道,连小刀也跟着“喵”了一声。

    宁江心想,妹妹果然已经开始对我不耐烦了。无奈的叹一口气,又看向春笺丽:“你也要小心,小梦第一次行走江湖,有很多不懂的地方,你看着她来。”

    春笺丽忍不住也笑道:“知道了。”有那么夸张么?就凭小梦现在的本事,江湖上有几个人对付得了她?

    当下,两个少女一同上了马,往远处驰起。宁江在她们身后叫道:“你们两个自己注意一些!小梦,不要太想哥哥。”

    小梦回过头来,向他挥了挥手:“好的!”

    宁江:“……”好的?你竟然说好的?这情况不对啊,你不是应该拉着哥哥的手流着泪说舍不得吗?你怎么就走的这么干净利落呢?你可是我妹啊。

    秦无颜扭过头来,看着他的样子,心里想着……老爷看上去好纠结。她笑道:“老爷,姑娘不过就是离开两三个月罢了,又不是去很久,再说,她也已经长大了,以后也早晚是要嫁人的……”

    宁江脸上陡然一变:“嫁什么人?有什么好嫁人的?我养不活她么?我保护不了她么?有什么好嫁人的?”

    秦无颜张了张口,发现自己不知道该怎么接这话,赶紧又闭上嘴儿。

    宁江负手转身,往院子里走去,心里想着,糟了,有一件最重要的事忘了交待妹妹……不许在外面找男朋友!

    春笺丽与宁小梦一同骑着马,带着小刀,离开麦青湖,往远处驰去。

    途中,春笺丽看向宁小梦:“小梦,你好像在气你哥哥?”

    小梦双手骑在马上,双手往胸前一抱:“哼!”前天她和笺丽在哥哥的窗外练剑,结果哥哥竟然把窗户关了不看她们,然后第二天就让她们去“行走江湖”,她觉得哥哥是嫌她们碍事,心里其实也是有些气闷的。

    现在远离了麦青湖,绕过了一处山脚,回过头来,却也有些惆怅,刚才故意要气哥哥,都没有好好的跟他告别。现在回想一下,其实哥哥也是很舍不得她的。

    既然已经出来了,自然不能就这样回去,于是想着,还是找点找到哥哥说的那些墨者,做完哥哥交待的事后就回来。

    当下,两人一同北上,此时正是春暖花开之际,处处鸟语花香,绿意盎然。她们离开处州,先是到了铜州境内,其间两人到了临江郡,至小隋侯宫住了一晚,小梦也去拜祭了父母,然后,未继续北上,而是沿着钱潮江逆流而上,不断往西……(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