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儒道之天下霸主 >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57章 踏春时节波涛涌

正文 第57章 踏春时节波涛涌

    春笺丽与宁小梦两人一同,沿钱潮江往西而去。

    沿途,虽然基本上还算太平,但路上看到的江湖人却是渐渐多了起来。

    一方面,西南方大乱与文帝金身几近崩溃之事,让官府的威信和对民间的掌控急剧减弱,尤其是各地的县城,那些举人出身的县官,其文气可以说已经是不起作用,身怀武学的江湖中人自然也就敢于“以武犯禁”,光明正大的走上街头。

    另一方面,《九阴真经》的出现毫无疑问是千载难遇的武林大事,尤其是它正以极快的速度发行开来,令得天下为之纸贵,然而这本经书用的是道家的隐语,莫说江湖中人,大多都是识字不多,就算是识字多的秀才举人,基本上也都是看得发懵,迫使天下武者不得不纷纷出门,找那些精通道藏的读书人帮着解读,而那些从龙虎山出来的江湖好汉,一个个的声名大起,不知多少人抢着结交。

    儒道处于即将崩溃的边缘,加上九阴真经引发的武林盛事,此消彼长,此刻的江湖,可以说,正处于数百年来最热闹的时刻,到处都是江湖中人,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她们来到熙州境内的一处郡城,打听着住在这个郡城里的一位墨者的消息,唯一得到的结果却是,那墨者早在去年就已经离开了这座郡城,到底去了哪里却是无人知晓。

    两人无法,干脆就在熙州境内的名胜转了一番,这一日,她们来到五旋山中,因为是春季,山中的游人颇有不少。

    两个美少女原本就俱是娇艳,自是惹得众人纷纷侧目,往她们看来,她们却也不以为意,身为美少女,早就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眼光。

    她们穿过一处桃林,沿途一片桃红。两人正要绕山过水,另一边忽的有人叫道:“这不是笺丽姑娘么?”

    她们扭头看去,只见另一边的八角石亭外,聚集着许多青年男女,说话的青年男子年约二十,身穿绫罗,腰挂佩剑,在他身边的那些人,大多也都是箭袖长靴,作着习武之人的打扮。

    随着那青年的叫唤,众人也都往路过的那两名少女看去,只见这两名少女,一红一青,俱是腰插宝剑,天生丽质,娇媚可人,那身穿柳青色襦裙的少女,肩上又趴着一只小黑猫。

    这两个少女,各有不同的美丽,一个犹如夏日里盛开的莲花,一个犹如春夜里水中倒映的明月。这些人中虽也有几个模样不错的青年女子,却无人比得上她们中任何一人。

    两人方从桃林中出来,桃花却像是沦为了她们的背景,直可谓人比桃花更胜。

    春笺丽看去,见那佩剑青年往她走来,拱手微笑道:“笺丽姑娘,京城一别,原以为难以再见面,想不到笺丽姑娘竟也到了熙州?”

    春笺丽露出灿烂的笑容:“小女子也未想到公子竟然在此,京城一别,公子风采依旧。”

    那青年见春笺丽还记得他,大是兴奋,又邀她们一同到石亭坐坐。两人此趟外出,原本也就是为了行走江湖,而人情世故也是江湖的一部分,自未拒绝。那青年在前方引路,宁小梦在春笺丽耳边悄悄问道:“他是谁啊?”

    春笺丽却在青年身后翻了个白眼:“我怎么知道?”

    宁小梦:“……”

    那青年将她们领到石亭边,为双方介绍,那些人中,也有好几个来自京城,在知道身穿红衣的少女就是眉妩台的笺丽姑娘后,大是激动。而京城之外的那些人,其实并未听过春笺丽的名头,然而只以她那娇媚的模样,听未听过已经不重要了。

    待介绍到宁小梦时,宁小梦自己略施一礼,道:“我叫宁小梦,是笺丽的朋友。”

    她话一说完,其中几个年轻人已经是抢着对她自我介绍,只是那走马灯一般的介绍,实在是让她记不清楚,实际上也没有怎么去记。

    不过在接触中,她们还是慢慢的弄清楚了,认出春笺丽的青年唤做杨时雨,乃是承剑庄的少庄主,这些人大多都是来自长河两岸的名门大派,这一次,他们是来参加衡岳剑派派主“无衡剑断”潭如海的六十寿辰,只因为承剑庄离衡岳较近,他们便暂时到承剑庄来做客。

    提到“无衡剑断”潭如海,春笺丽也多少有些动容,知道此人是长河一带有名的宗师级人物,交友甚广,名头响亮,即便如王易卿、天洪祭司、她的母亲,也绝非他的对手。

    杨时雨道:“这一次,衡岳剑派举办盛宴,广邀长河两岸之天下英雄,但凡路过的武林中人,皆可赴宴,两位姑娘若是无事,何不也随我们一同前往衡岳?”

    春笺丽其实是喜欢凑热闹的性子,宁小梦则是无可无不可,虽然如此,两人却又有寻找墨者的任务在身,当下只是含含糊糊的应了下来,途中若是得到她们想要寻找的墨者的消息,自然是马上离开,若是无事,倒也不妨去凑凑热闹,如果这场衡岳之会,真的聚集了长河两岸的英雄豪杰,说不定能够找到她们要找的人。

    当下,两人便暂时与这些人结伴而行,途中,小梦发现虽然这些男子都围着她们转,那些女子却在远处三五成群的自成一团,仿佛当她们两个人不存在一般,偶尔往她们看来,也都多少带些敌意。

    抽空儿,她向笺丽说起这事,春笺丽奇怪的看着她:“不是一直都是这样么?”小梦心想你到底是怎么活到这么大的?

    众人一同下了山,前往承剑庄做客,来到承剑庄,进入庄中,看到一名男子正与两名青年在那说话,其中一名青年身形高瘦,仅仅只是站在那里,便已觉气势逼人。那些女子一眼看到那高瘦青年,眼睛俱是一亮,立时便围了上去:“原来吕公子也到了这里?”“吕公子别来无恙!”“吕公子。”“吕公子。”……

    春笺丽道:“那位是……”

    杨时雨有些悻悻的道:“他是南海梅剑先生的弟子吕松涛,一身武学,已得梅剑先生真传,在武林的年轻一辈中,风头极劲。”

    春笺丽动容……原来是南海梅剑先生的弟子?

    南海鸳鸯蝴蝶派梅剑先生,可以说是当前华夏公认的,最接近宗圣的人物,而梅剑先生的传承,就是两百多年前名震华夏的蝴蝶大师。

    需要说明的一点是,这个“大师”和出家人没有什么关系,在华夏的传统中,习惯于将在某一方面达到了登峰造极之化境的超绝高手称作“大师”,而一旦被称作大师,就表示他们在其所专长的领域,远远超出了同领域其他人的水平,而蝴蝶大师就是武道上的“大师”。

    这吕松涛一出现,周围的侠女们就围了上去,某种程度上,与春笺丽和宁小梦两人此刻在“侠少”们中享受的待遇差不多。

    只不过笺丽、小梦二人更多的是靠着她们胜过其他女子的青春貌美,所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古往今来皆是如此。

    而这吕松涛,就其相貌来说,与其他青年相比,其实也相差不多,没到帅得吓人的地步,然而仅仅只是站在那里,整个人便如同剑锋一般,无形中就比其他人更加显目,轻而易举的,抢了杨时雨等人的风头。

    与吕松涛一同说话的,则是熙州一带有名的大侠、杨时雨的父亲杨钟,以及衡岳剑派派主潭如海之子潭麟。在众人往吕松涛看去的时候,他们三人也下意识的往春笺丽与宁小梦看了过来,只因为,在杨时雨等人的众星拱月之下,她们两人实在是太过亮眼,让人想不注意都难。

    吕松涛年纪大约在二十五六岁,一眼看到春笺丽与宁小梦两人,亦觉眼前一亮,但他立志于剑道,对于美色并不如何看重,而对于一看到他便围了上来的那些所谓侠女,更是不曾放在心上,倒是那潭麟,看到这花娇柳媚的两个少女,却是一阵心动,微笑着行了过来,请杨时雨代为介绍,待知道这身穿红衣的少女就是前两年在京城里红极一时的、眉妩台的笺丽姑娘,亦是为之惊讶。

    他却是去过几次京城的,自然知道这两年里,以剑舞闻名的春笺丽在京城是如何红火,即便是流霞剑阁老牌的剑舞大家段十三娘亦是远远不及。只是在去年五月过后,春笺丽便离开了京城,无人知道她去了哪里,却没有想到她竟然会在这里出现。

    当晚,身为庄主的杨钟便设下宴席,宴请众人。

    席位摆在园中,赏花饮酒,颇为热闹。这一场宴席,却是长河两岸各门各派的年轻人居多,大家无事闲聊,自然不免聊到近来江湖上的一大盛事,亦即九阴真经的出现,而提到九阴真经,则又不免提到当前的东南方武林盟主宁江。

    潭麟放下酒杯,先是哼了一声,道:“其他事暂且罢了,那宁江原本就不是练武之人,却做了所谓东南方武林盟主,如今传遍江湖,未免成为笑柄。”

    旁边一人道:“潭麟贤弟,话也不能这般说,他这东南武林盟主之位,也是江南、越岭的诸多英雄选出来的……”

    潭麟冷笑道:“且不说那些人,凭什么代表当时不在现场的其他英雄好汉,就算代表得了,他要说江南武林盟主、又或越岭武林盟主也就算了,凭啥划下这一整片东南?这东南二字,又到底指的是哪几个州府?我们熙州算不算在其中?若是算的话,龙虎山之事,与我们熙州的好汉有何关系?凭什么就由得他人做主,帮我们选出盟主?如果不算的话,他这东南武林盟主的东南二字,又到底作何解释?”

    他这话一出,其他人也不由得纷纷议论起来。

    长河北岸的倒是无所谓,反正与他们无关,南岸的那些江湖人士,却是不免耿耿于怀,尤其是这些人大多都是来自名门大派,莫名其妙的就出现一个压在他们头顶上的“盟主”,心中自是不爽。

    其实此番,衡岳剑派遍邀长河两岸的江湖人物,也是存了另辟盟主之意。眼看着这一次泰山封禅中,文帝金身出现变故,儒道的衰弱无法避免,儒道既衰,武道必定盛起,一些人自是不免存了心思,若是能够一统武林的话,万一真的天下大乱,未必不能有所作为。

    然而,想要成为武林盟主,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江湖中人,一盘散沙,那宁江这一次能够成为东南武林盟主,纯粹就是运气使然。但这“东南”二字实在是太过笼统,如铜州、处州、横州、吴州、剑州等算是东南也就算了,但像熙州、贺州、信州、越州这样的州府,算不算在“东南”里?

    潭麟的父亲“无衡剑断”潭如海,此番正是想藉着这次的寿宴,仗这自己宗师级的实力,以及衡岳剑派的名头,将长河两岸的武林门派聚在一起,藉此一同商议“大事”,若是能够整合出一个“长河武林盟主”来,再徐徐图之,将来自然大有可为。

    前来参加此次衡岳盛会的江湖人物,也大多知晓衡岳派的用心,只是此时,西南方一片混乱,官府显然已经是无力解决,儒道大变,东南又出了一位武林盟主,也不知接下来的形势将如何变化。

    山雨欲来风满楼,这些江湖中人,在“东南武林”的压力以及榜样下,各门各派也开始意识到,抱团或许是一个好办法,于是纷纷前来赴会。

    春笺丽却是哼了一声,道:“就算宁公子不会武功,那又如何?就凭他将九阴真经公布天下的义举,一个东南武林盟主又有什么当不得的?再说了,据我所知,他对这东南武林盟主之位原本就没有什么兴趣,只是大家求他当罢了,你们有本事,也让人来求你们当啊?”

    在她的话语下,众人一时无语,正如这位笺丽姑娘所说,不管那宁江会不会武功,天下武林因他而改变,已成必然之事。就凭一本九阴真经,整个武林都受到他的影响与恩惠。

    要知,对于那些根基不深的武者,九阴真经未必能够一下子提升他的实力,但对于那些卡在武道关卡上的高手,它却是功德无量的宝物。

    尤其是“一流”与“宗师”之间那难以跨越的一线,不知道卡死了多少武林高手,武道上的进阶宗师,就跟儒道中的考中进士一般,甚至还要困难得多,进士毕竟每三年就能够出九十多位,宗师可是一年都未必出得了一位。

    然而,就凭着这本九阴真经,像萧章、陈天涯、吴愚得、张据池这几位以往离宗师只有一线之隔,却是怎么也无法再得寸进的一流顶尖高手,这一次再出江湖,都已经进阶宗师,简直就是九阴真经的活招牌,一本九阴真经,改变天下武林,绝不是一个梦话。

    潭麟见这位笺丽姑娘貌美,原本就有心结识,见笺丽姑娘这般替宁江说话,自然也就未再多言。

    吕松涛却是握着酒杯,淡淡的道:“依我看,九阴真经乃是龙虎山老祖天师所留,那宁江也不过就是慷他人之慨罢了,他原本就非九阴真经之主,恐怕也非适合武道之人,本是儒家第子,对武学不感兴趣,也未必知道这本九阴真经的真正价值,以之公布天下,正好收买人心。即便是他为了长公主殿下辞官还乡之举,又焉知到底是情深义重,还是沽名钓誉?儒家多的是沽名钓誉的伪君子,怎知他不是其中之一?”

    春笺丽冷笑道:“吕公子当然看不惯宁盟主散发九阴真经之举,令师梅剑先生号称当今天下最有机会成为宗圣的绝顶高手,独占当年蝴蝶大师遗留下来的武道,平日里恐怕也是以天下第一高手自诩,现在出了这本九阴真经,将来宗师倍出,他这自诩的天下第一高手恐怕也当不了多久,更不知什么时候,会有人靠着九阴真经比他更早一步踏阶宗圣,他恐怕是气得觉都睡不着,自是恨宁公子入骨。”

    吕松涛怒道:“九阴真经公布天下,家师只会乐见其成,你作这等毫无根据的诛心之论,是何道理?”

    春笺丽亦是怒道:“你也知道是毫无根据的诛心之论,那你说宁公子的话又何尝不是如此?信口开河,搬弄是非,你一个堂堂正正的大男人都这般不要脸,我一个小女子怕什么?”

    吕松涛猛的一拍桌子,碗碟震动,怒起喝道:“你说什么?”

    春笺丽同样拍桌而起:“说你是无根无据挑拨离间泼脏水的小人,怎的了?”(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