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儒道之天下霸主 >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62章 驭剑飞空回锦剑

正文 第62章 驭剑飞空回锦剑

    “丫头,你真是越发的长进了!”幻月祭司阴阳怪气的道,“不知从哪学来了一些小手段,就真的觉得自己了不起了?我把你从小养这么大,你能有多大本事,我还会弄不清楚?靠着这一点小手段,你真以为你今天能活下来么?”

    幻月祭司的实力,按着江湖上的划分,至少算是准宗师级的高手,虽然看出女儿的实力变强了许多,她却是无论如何也不相信,在这短短的几个月里,会凌驾于她的头上。在江湖上,靠着一些小手段取得优势的事,虽然也时有发生,但是实力上的差距,并不是这些小手段所能够轻易弥补得了的。

    她怒哼一声,将身一纵,烈焰进一步卷向少女。少女娇躯一扭,竟是沿着林子的上方,与地面呈平行飞去。

    幻月祭司心知,这等飞行之术,对内力、体力等必有消耗,绝不可能一直保持下去,疾追而去,眼看着女儿速度开始变慢,她杀气凛冽,更多的火焰朝女儿卷去。

    少女却是凌空一翻,踩在了一棵树上,右手蓦地从腰上抓出了一根大约四寸长的圆管,快速往母亲一掷。

    幻月祭司冷笑一声……这丫头还学会使用暗器了?烈火一卷,往圆管卷去。

    少女看着圆管飞入娘亲的火中,脑海中却是再次闪过与那少年相处时的某个画面:

    ——“看你整天把武学讲得头头是道的,你自己为什么不练?”

    ——“那是因为,练武也没什么用处。”

    ——“怎么会没用处,你看你,弱不禁风的,我一下子就能把你打倒。”

    ——“那也未必,哼哼,你有神功……我有化学!”

    在少女的眼中,四寸长的圆管扔入了母亲的火中,管口封印的符纸快速燃烧,然后……

    “娘,快闪开!”少女忍不住大声叫道。

    轰!圆管陡然间炸了开来。

    ***

    后方林中的爆炸声传了过来,奔跑中的宁小梦回头看去……笺丽没事吧?

    然而,现在显然不是担心春笺丽的时候,只因为拜火教的天禄祭司,已经在以极快的速度往她逼近。

    虽然跑了这一大段,但是天禄祭司的速度不但没有丝毫的减慢,反而越来越快,即便小梦的前方,有飞天猫时不时的帮她“缩地成寸”,竟也无法将他甩开,由此可见,这人的内力何其深厚。

    前方是一段斜坡,再往下,是涛涛的河水。

    宁小梦发现自己已是无处可逃,更何况,以这人的内力,长久的追逐下去,自己早晚会被他抓住,倒不如趁着内力未歇,拼上一拼。

    她突然停下,将蛋往身前一放,扭腰旋身的那一瞬间,拔剑就斩。

    这丫头终于知道逃也无用了么?天禄祭司沉声一喝,右手一压,空气仿佛在他的前方凝结,如同铁墙一般往柳青色襦裙的少女压去。

    剑尖刺在无形的气墙上,整个剑身都在弯曲。

    这人的内劲好强!宁小梦再次一惊。

    看来这人在追她的时候,其实还没有用出全力,而是想要如同猫捉耗子一般,消耗她的内力,再将她直接拿下。

    天禄祭司却也看着她的剑,想着,她的兵器恐怕不是寻常宝剑,弯成这个样子,竟然也不折断。

    用上了天陨流光,由僬侥老道亲手铸出的宝剑,几乎弯成了半圆形。

    眼看着少女已经是脸蛋憋红,继续下去,她的内力根本支撑不了这样的抗衡,天禄祭司冷笑一声,手掌进一步下压。

    宁小梦紧咬着牙,一步不退,双目仿佛有金光爆出,金魄与手中的宝剑开始生出共鸣,这一瞬间,她的宝剑嗡嗡作响,人与剑仿佛成了一体,刷的一声,剑尖吐出金色的、一寸长的光芒,急压而来的气墙,瞬间被切割开来。

    剑芒?天禄祭司大吃一惊。

    这丫头竟然能够用出剑芒?

    不管怎么看都不是宗师级的高手,宝剑却吐出了以往唯有宗师以上级的高手才有的剑芒,让天禄祭司内心为之震动。虽然只是寸许的剑芒,却已经足够用来切开内力化作的气墙。剑身瞬间抖直,反弹的剑光差点将天禄祭司的手掌刺个通透。

    得势不饶人的宁小梦,刷刷刷刷刷,宝剑连舞,时勾时挑,虽然如同舞蹈一般华丽但却是异常的凌厉,抖开的剑花将空气刺出道道金芒,反杀得天禄祭司节节退却。天禄祭司的气墙时不时的被剑芒切割开来,无法再逼着少女比拼内力,而少女剑法的精妙,却又大大的超出他的意料,犹如织着美丽的回文锦,剑势不停,一气呵成。

    这丫头不得了!天禄祭司心生杀机,双臂陡然一挡,当当两声,宝剑切中了他的两臂,但却如击金石,少女被震得退了一步。

    衣袖中藏着铁护腕的天禄祭司并没有利用出其不意的一招,趁机紧逼,反而快速抽退到半丈开外,左右手大开大合,仿佛有气流被他强行吸扯而来。

    宁小梦意识到对方要仗着内力的雄厚,与她比拼绝招,立时纵身一跃,从空中逼近天禄祭司。天禄祭司双手猛然一推,充沛宏伟的劲气,朝她轰然撞去,这一瞬间,他自己的脚下,地面都裂开口子,由此可知其力量之惊人。

    劲气击中了宁小梦,宁小梦的身躯四分五裂。天禄祭司脸色微微的一变,在少女向他跃空纵来的时候,他的心中是冷笑的,因为这种情况下跳到空中,根本就是自寻死路,而少女也的确是被他的绝招所击中,但这种“四分五裂”,更像是水中倒影的幻灭。

    嗤,一道剑光从侧面向他袭来。

    这是什么戏法?天禄祭司念头急动之间,身子却已凭着敏锐的感觉往侧面闪去。

    少女用的并不是什么戏法,而是璇玑剑舞中的“凋翔飞燕巢双鸠”,这是她所会的绝招中,最不消耗内力的一招。

    除非能够一击必杀,否则与这人比拼绝招,只会被他硬生生耗死。绝招的威力更加的强大,但是消耗的内力也更加的惊人。

    身影幻灭之间,逼近敌人,剑光切割,反转,疾刺,勾挑,她以最精妙的招式,以最灵活的步法,保持着与天禄祭司一剑的距离。拉得太近,自身处在对方澎湃拳风的攻击范围,拉得太远,又会给对方用出绝招的机会。

    这是面对真正的强敌,非生即死,在这强大的压力下,她被迫将以往一切多余的花招全都舍弃,每一剑每一式都尽可能的力求迅捷、精准。

    天禄祭司虽然知道这丫头是在以其之长,攻他之短,偏偏却无法再拉开距离。一道道剑光在他眼前划动,他双掌猛拍,气劲却屡屡被剑芒击破,无法靠着内力压制,只能比拼技巧本身。铁护腕与宝剑一个交错,袖口撕裂,金属摩擦的火光绽开。宝剑往他面前窥了一招,就往他的下盘扫去。

    天禄祭司越战越惊,他发现这丫头的剑法越来越快,越来越有效。她的剑法在进步,飞速的进步。他心知这般下去,他恐怕真的会败在这丫头精妙的剑招下,大喝一声,双腕快速的扣向宝剑,意图将它锁死。少女的手腕却在这个时候一甩,宝剑脱手飞出。

    弃剑?战斗经验丰富的天禄祭司绝不敢去赌她只是失手,然而在这个时候舍弃宝剑,仍是让他摸不着头脑。谁知宝剑嗖的一下,转了半个圈,奇诡的改变方向,剑柄落在少女旋身后的左手上,刷刷刷的三剑过后,宝剑再次飞出,以正常的攻击下根本不可能出现的角度,脱手刺向他的咽喉。

    这是什么剑法?天禄祭司大吃一惊。

    每一次脱手飞出,都幽若在以意念控制着剑势,剑光在少女周围飞速地缭绕。嗖的一声,宝剑刺入了他的肩头,少女手一握,飞出的宝剑自行倒飞回她的手中,犹如传说中的驭剑一般。这种人剑合一的战技,简直就像是评书里才会出现的剑侠。

    鲜血从肩头方自溅出,下一波的剑势已经攻来。短短的数招过后,天禄祭司便多次受到剑创。虽然都非致命之处,心胆却在这一刻寒了。这少女竟然越战越强,她的尽头到底在哪里?

    明明拥有准宗师级的实力,对上一个不知比自己小了多少岁的丫头,竟然被逼到丧胆的地步。天禄祭司恼羞成怒,大吼一声,竟是以同归于尽之势,用强大内力击向少女。

    嘭!一只秀腿抢先一步踹在了他的腹部,完全没有想到少女会突然从裙下飞出一腿,天禄祭司弓着身子虾米般后抛。

    犹如后羿射日一般,少女探步疾刺,宝剑带出一道白练,射入了他的胸膛。在他抛飞到半丈之远,她将手一勾,宝剑嗡嗡嗡的振动了几下,剑柄一晃,整只剑带着血水倒飞而回,落回少女手中。少女娇躯一旋,做了个收势的动作,强敌已是嘭的一声,撞在了远处的树下。

    确定自己赢了这一战的少女,胸脯起伏,她现在终于明白哥哥为什么要让她行走江湖。如果只是与笺丽两个人,在哥哥面前表演一般的对练,她恐怕很难再有更大的进步,唯有面对真正的敌人,在生死一线中激励自己,她的潜力才能真正的发挥出来。

    她的实力比她自己所想的更强,直到现在,她才清清楚楚的认清了这一点。

    眼看着敌人倒在树下,还未死绝,她倒持宝剑,正准备上去割下他的脑袋,身后却传来喵喵喵的叫声。她蓦地回头,紧接着却“呀”的一声叫唤,没有再去管这受了重伤的家伙,往斜坡下跑去。

    不知何时,那蛋已经滚下了斜坡,落入了河中,想要挡住它的小黑猫,反被它带入水里,此刻正趴在蛋的上方,和蛋一起,沉沉浮浮的,在水面上,往下游冲去。

    “小刀、小刀……”宁小梦在河岸边紧追……

    ***

    林中,幻月祭司背靠着一块大石,身上尽是尘土,整个脸都被薰成了黑色。

    忽如其来的爆炸,完全在她的计算之外,如果不是女儿及时叫了一声,她恐怕已经被炸成了碎片。

    那到底是什么东西?看起来像是烟花爆竹,却有着远胜于烟花爆竹的威力,配合了道家的符箓之术,却绝非那些装神弄鬼的符箓所能够比拟。

    春笺丽绕过焦土,远远的看着她:“娘,你没事吧?”

    幻月祭司喘着气:“你、你滚!”

    春笺丽道:“娘,你别生气,我不是有意要弄伤你的……要不我带你去看大夫?”

    幻月祭司嘶声道:“你滚!”竟然会成为自己女儿的手下败将,这对她来说,是分外不能接受的耻辱。

    春笺丽赶紧将双手举在胸前:“我走,我走!”想了一想,终究是放心不下,又跑到远处摘来一些果子,扔到母亲身边:“娘,那里在这里好好养伤,饿了就吃水果!”

    又跑去用竹筒打来清水,小心翼翼的接近母亲,放在她的身边,然后快速后退:“渴了就喝水。”

    幻月祭司咬牙切齿……她故意的……她绝对是故意的。

    “娘,那我走了,你自己保重,一定要好好的!”春笺丽侧着身,弯着腰,向她挥挥手。

    幻月祭司感觉自己的脸更加的黑了……她肯定是故意的。

    春笺丽抛下母亲,往另一边跑去,一路跑出林子,冲下一段草坡,跳过一片矮木,忽见前方一棵大树,树的另一边有什么东西在蠕动。她疑惑绕了过去,仔细一看:“天禄……大人?”

    在树后的,竟然是受了伤的天禄祭司。天禄祭司多处收到剑创,本以为性命不保,没想到那丫头跑去追滚入水里的蛋和小黑猫去了,放过了他。他松了一口气,暗道幸运,虽然此番战败受辱,但终究是保住了性命。

    心中一边暗恨,想着日后一定要保护回去,让那丫头好看,一边为自己涂上金疮药,没想到一抬头,竟然又看到了春笺丽。

    春笺丽一看周围情形,与他身上的伤口,立时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天禄祭司败给了小梦。

    不过小梦也真是的,怎不知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那边那个是我娘,我留她性命那也是没办法,这边这个,你怎不砍完头再走呢?

    她拔出宝剑,冷笑着逼向天禄祭司。天禄祭司狼狈的往后缩,举着一只手:“小春,你听我说,我知道你其实是个好姑娘,你跟其他人不一样,你的本性是善良的,我知道你一直都是一个好女孩,天禄伯伯了解你,杀人是不好的,我知道你是一个好姑娘……”(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