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儒道之天下霸主 >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69章 无颜:面具!

正文 第69章 无颜:面具!

    知府拂着几乎没有的短须,沉吟了一下,福师爷这话说得有些邪乎,但听上去,倒也是很有道理。

    福师爷道:“现在的情况便是如此,这宁翰林如果得的是仗义疏财的名声,江湖上人人都会夸他,但是公布九阴真经,这事太大,大得根本不像是正常人会做之事,简直就跟圣人一般。于是大家不免想着,这个世上有圣人吗?显然是没有的,那他如果不是圣人,却表现得跟圣人一般,那他到底是什么人?而现在,出了这档子事,其实长江漕帮被灭,真正放在心上的能有几人?这所谓的江湖,那天不要死上几十上百人?怎就突然之间,人人跳出来,想要主持这个公道?所谓大忠似奸,大善似伪!人人都不相信一个人真有这般好心,于是当那个人真的犯下错时,人人都在说:看吧,我早就说过了,这家伙根本不是好人。”

    知府大笑道:“早就说了,他一个读书人,何必去趟那些蠢人的泥潭?真是不知自爱,落得这般下场!”

    福师爷却是叹气:“说他不知自爱,或是的确如此,说他落得这般下场,却是未必,我只恐这些江湖人的反应,也早在他的意料之中。”

    知府犹豫了一下:“这又怎么说?”

    福师爷道:“我估量着,这宁江做出公布九阴真经之举,或有三种可能……”

    知府坐在石桌旁,抬头看他:“哪三种?”

    福师爷道:“一种是,他乃沽名钓誉,喜好声名之人,辞官离京也好、公布真经也好,都是为了一个‘名’字。或者说,我原本想着,他十有八九便是这样的人,但现在看来,却又并非如此,他若真是爱惜羽毛之人,不会想不到,这一次的事情,是有损他的声名的。”

    知府道:“第二种呢?”

    福师爷道:“第二种,乃是率性而为之人,他想到了什么,便做什么,至于后果如何,并不在他的考虑之内。从他的表现来看,似乎也的确如此,但他若真是这般不计后果之人,有许多东西就无法解释得通。看他身为状元郎,如今文气崩散,对他的影响不可谓不小,然看他所为,全无气馁之色,与其他进士,态度相差何止是渊天之别?再看他剿灭长河漕帮的手段,从容布局,一鼓作气,虽是江湖厮杀,用的却是兵家的手段。谋而后动,出其不意,非常人可以测度。”

    知府道:“这个……”确实,文气溃散,对身为状元的宁江,影响同样不可谓不大,那家伙怎么还有心情到处搅风搅雨?

    他抬头看向福师爷:“那这第三种人是……”

    福师爷低声道:“成大事的人!”

    知府错愕:“成大事的人?”

    福师爷道:“爱惜羽毛者,犹如困在声名的笼子里,左思右想,前忧后虑,不管做任何事,都生怕影响到自己的声名,这种人,反而成不了大事,就像是以往那些所谓的武林盟主,喜好脸面,生怕被人在背后指摘、说闲话,虽然名满江湖,但因为什么都做不了,反而可有可无。率性而为者,爬得高,跌得快,做小事而无畏,遇大事而无用,匹夫之能,血气之勇,看似风风光光,实则有他不多,没他不少,这种人,虽然也有一些能够名入青史,但都非不可替代之人,需要用时,散些钱财,说几句好话,敬几次好酒,随时能找来十个八个,皆非能成大事之人!”

    知府道:“那什么是成大事之人?”

    福师爷道:“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声名、权势等等,皆不过是可供利用的棋子,身居一隅,放眼天下,他人之口舌、损毁,并不真正放在他们心中,他们以天下为棋盘,却又总觉天下当围着他来转,他们潜藏地底,只为蓄势,纵观天下,或跃或渊,一旦时机到来,怒冲而起,其势惊人。”

    知府不信:“你觉得……这宁江是这样的人?”

    福师爷躬身道:“小人不知,小人只知道一点。”

    知府道:“哪一点?”

    福师爷道:“大人,赶紧备上厚礼出城,去找这宁翰林问问礼、求求情吧,现在这时局,这么多的江湖人跑到这来,您镇不住,州老爷那边也管不了,倒不如赶紧去求这宁翰林,让他悠着点,别闹出什么大事来。大人,别黑脸,他是正四品,您是正六品,您登门拜访您不吃亏。”

    ***

    一条巷子里,两个少女与一名看上去犹如小女孩的侏儒女,一同走在路上。

    其中一个身穿柳青色襦裙的少女,肩上还趴着一只小黑猫。

    远处的城墙,在晚霞下显得古朴,也不知建了多少个年头。巷尾处的一个花店,卖花的女子正在收起摊子。更远处,几名江湖人或是拿着刀,或是背着棍棒,在那聊天说话,有人看到她们,往边上的其他人碰了碰,那几人便一同往她们看了过来,偶尔说笑几句,大约是在谈论着她们的美色。

    对于这样的目光,两个少女早就已经习惯,唯有那侏儒女狠狠的瞪了那几人一眼。不过那几人原本也就是江湖客,全未把她的威胁放在心上,反哄笑了几声。

    侏儒女恨恨的想着,早晚把你们做成包子。

    穿过巷子,是相对开阔的大街,路边的青楼,门口已经有涂脂抹粉的女子甩着手帕,拉着从门前经过的男子。有人会驻足看上一眼,更多的只是匆匆而过。

    从青楼前走过,前方是一座拱形的石桥,桥下有水,水上有荷。不过河面不宽,只有竹排才能在桥下来去,看不到大的船只。

    “姑娘,小丫儿!”

    几人正要踏上石桥,有人在她们身后叫道。

    她们回过头,只见一名青年女子站在她们身后,这青年女子她们并不认得。春笺丽正自想着这人是谁?小丫儿却已叫道:“四姐!”

    唤住她们的自然是秦无颜,只不过秦无颜号称“无艳鬼”,脸上戴着的都是人皮面具,宁江和秦陌、秦泽等人,可以靠着她的瞳孔等细节将她一眼认出,宁小梦和春笺丽却每次都要认真的看上好多遍才能确定。

    秦无颜来到她们身边,施了一礼,道:“两位姑娘,老爷在城外买下了一处庄子,他让你们去见他呢。”

    春笺丽与宁小梦俱是无法,这一趟出门,终究还是什么事都没有办成。不过事已至此,她们自然也就只能先去见宁江再说。

    于是随着秦无颜一同,往河岸的另一边行去。

    河岸边,种着棵棵柳树,此刻,正是柳枝最绿的时候,一片片叶子窜在柳条上,随着三月的春风拂动。河岸的另一边,一个小店里,嘭的一声,两名江湖人打了起来,桌翻椅倒,碗筷乱飞,店里的客人纷纷逃出。有人跑去告诉巡捕,远处身穿皂衣的两名巡捕犹豫了一下,最后却是掉头走了,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

    “唉,这都是什么世道?”一名白发苍苍的老人,拄着拐杖,叹息着。

    宁小梦停下来,往那边看了一眼,自也没有去多管闲事。

    几人走了长长的一段,秦无颜问起小丫儿,得知她们还是被“淮阳照雪”赵江彤给逃了。当然,整个长河漕帮都已被灭,逃掉一两个人,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

    她们拐了个弯,正要往城门走去,就在这时,在她们身后,忽的有人喊道:“姑娘……素秋姑娘……”

    春笺丽、宁小梦、秦小丫儿继续往前走着,秦无颜却是蓦地回过头。她这一停,其他人也停了下来,只见一名老乞儿,褴褛的坐在一棵树下,右腿断去,露出骇人的白骨。那老乞丐看着秦无颜,唤了几声,等秦无颜转过头来看他,却又迟疑的往后缩了缩:“我、我认错人了,怎、怎就跟我家姑娘的声音这么像呢?”

    惊慌而又茫然的低下头去。

    春笺丽和宁小梦自然都未放在心上,正要继续往城门方向行进,却看到秦无颜吃惊的看着这个老人,一步一步的往他走去。她们与秦小丫儿再次停下来,疑惑的扭头看着秦无颜。秦无颜有些不太相信的,看着这个断去右腿的老人,慢慢的蹲了下来。

    老人往后缩了一缩:“对不住,我认错人……”

    “浦爷爷?”秦无颜猛地抓住老人的肩,连声音都在颤抖,“你怎么会在这里?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老人迟疑的看着这个声音明明熟悉,但是容貌却是完全不认识的女子:“你、你……”

    秦无颜道:“浦爷爷,是我,你没有认错,真的是我。你怎么会在这里?奶娘呢?奶娘在哪里?你怎么会被赶出来的?”

    “姑娘?素秋姑娘?”老人猛的号哭出声,“素秋姑娘,真的是你?家里出事了,老爷和小少年他们、他们……”

    秦无颜慌张的抓着他:“他们怎么了?爹和小弟他们怎么了?”

    老人猛地往地上一伏,嚎啕大哭:“都被奸人给害死了!”

    秦无颜身子摇了一摇,小梦、小丫儿赶紧上前将她扶住。

    ***

    城外的一处山庄,宁江身穿小科纳绫及罗长衫,头戴远游巾,手中持着精致折扇,折扇张开,绣的是美人图案。

    将前来拜访的本郡知府、和他身边的师爷送了出去,宁江耸了耸肩。

    际此非常时期,大量的江湖人士聚在这里,给本地官府的压力的确是太大了。不过这名知府能够想到前来拜访他,看来还是有点见识的,当然,真正有见识的很可能是他身边的那名福师爷。

    转身回到庄中,正准备着接下来该做的事,外头冲进来一名女子,在他面前忽的跪倒在地,哭道:“请老爷为我做主!”

    宁江错愕道:“无颜,出了什么事?”

    此刻跪倒在他面前的,却是他派出去,让小梦和笺丽回来的秦无颜。

    对于秦无颜,宁江其实也早就知道,她以前必定也是个出身良好的大家闺秀,但此前的她,到底来自何处,家世如何,却连秦陌等人也不知晓。

    在宁江看来,她知书达理,照顾着他和小梦的饮食起居,做的是通房大丫鬟的事儿,任劳任怨,也从来没有什么要求。现在,她突然冲进来,跪倒在他面前,向他哭求,倒是让他吃了一惊。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他还是先放下手中的事,将她带到内头,安静的听她说着。

    不知不觉,天就黑了,天黑后,他负着手,踱着步子,来到了另外一间屋子,早已等在这里的小梦和春笺丽站了起来。

    小梦道:“哥哥……”

    宁江点了点头,在她们对面坐下。此刻的春笺丽刚刚煮完新茶,便为他斟了一杯。宁江拿起杯子,慢悠悠的喝了一口,看向她们;“墨门的人联系上我了,他们说的那个蛋……”

    两个少女对望一眼,三言两语,将发生的事说了出来,尤其是提到了那个叫小方的奇怪孩子。

    宁江皱了皱眉:“那个小方,现在在哪里?”

    小梦说道:“他说要到这个世界的其它地方看看,我们也不知他是什么意思,还有,那个蛋已经被他打破了,我们看他脑袋好像有点问题,也就没有叫他赔。”

    宁江道:“你们再把整个细节都说给我听听?尤其是遇到小方之后,他说的每一句话。”

    等她们逐一说完后,他道:“你们说,那个小方,画了一个他想象出来的‘男人’的样子,那张图还在么?”

    春笺丽说道:“在我这里?”将小方当时画的那张纸拿了出来,笑道:“他说这妖怪一样的东西就是‘男人’,看来脑袋真的是坏掉了。”

    宁江将那张纸接过,仔细的看了好一阵,沉默片晌,忽的看向安静的趴在桌上的小黑猫:“小刀,我问你一件事,如果我说的是对的,你就叫一声,如果我说的是错的,你就叫两声,知不知道?”

    小刀道:“喵!”

    宁江看着它:“那个小方……就是从‘蛋’里孵出来的吧?”

    小刀:“喵!”

    春笺丽、宁小梦睁大眼睛:“……”

    宁江却是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看向她们两个:“无颜的事,你们就与小丫儿,一同跟她去一趟吧!”

    然后慢慢起身,拿着那张纸,负手踏步而出……(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