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儒道之天下霸主 >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73章 春暖花开山河转(本卷完)

正文 第73章 春暖花开山河转(本卷完)

    【感谢书友君无异的10000打赏,也感谢所有正版书友的支持。】

    阳春三月天气新,湖中丽人花照春。满船罗绮载花酒,燕歌赵舞留行云。

    一艘船沿着小河,往下游飘去,摇桨的是一个身穿红衣的妩媚少女,船上还坐着一名与她年纪相差不多,或许要小上一两岁的、身穿柳青色襦裙的同伴,与一名青年女子、一个侏儒女,此外还有一只黑色的小猫。

    清澈的水面在阳光下反射着粼粼的光波,两岸青山绿水,鸟语花香,悠悠的白云在天空中轻轻的飘荡,风和日丽,带给人悠闲的感觉。

    年纪最大的青年女子过意不去,想要起身:“笺丽姑娘,还是我来吧?”

    红裳的少女在后方一边摇桨,一边笑道:“无颜姐,今日你就好好的休息一下吧,反正是顺水行舟,也累不到我们。再说了,在祖庭洞天的那几个月里,也蒙你照顾了那么久,吃的穿的,全都是你在操心。”

    柳青色襦裙的少女也将那青年女子拉了下来:“笺丽说的对,反而也没什么事儿,你就休息一下吧。”

    那青年女子也只好无奈的坐了回去。

    这四人自然便是秦无颜一行,在剖心祭父之后,她们仗着艺高,直接冲进了当地县衙,逼着县官写下字据,将文家的产业重新收回,散给那些父老乡亲。那县官吓得面无血色,周围的衙役没有一人敢上前救他。

    最后,那县官心惊胆战的,答应了她们的所有要求,只恨不得抽他自己的嘴巴,好让她们满意。

    在威胁他,自己日后必然会来查看之后,四女离开,买了艘船,顺流而下,逐渐接近长河。

    秦无颜不安的道:“也不知老爷那边,情况怎样了,为了我一人之事……”

    小梦笑道:“放心吧,哥哥那么厉害,没有我们就活不下去不成?”

    春笺丽也笑道:“是,是,反正你哥就是了不起!”

    秦无颜、秦小丫儿忍不住道:“老爷的确就是了不起!”

    小刀道:“喵!”

    春笺丽翻了个漂亮的白眼……真是受不了她们。

    沿着支流,到达长河北岸,又寻了大船,度过长河,她们昼夜赶路,终于来到宣城,却发现原本聚集在这里的那些武林中人,已经少了许多,剩下的,也都在谈论着昨晚发生的大事。

    有人道:“想不到竟然能够在这小小宣城,见到两位宗师级高手的决斗。”

    另一人道:“潭掌门的‘剑断无衡’果然了得,你们也看到了,一剑施出,整座木楼都切成了两半,若是剑气聚于一处,恐怕切金斩铁都不在话下,真不愧是宗师级的高手,可惜他这一次遇上的,是号称‘天密’的刘玄游,乾坤倒转,承天之密,你们也看到那一招了,感觉整个天地都暗了一下似的。”

    “就凭刘玄游击败潭掌门的那一招,恐怕已经可以与南海的梅剑先生,竞争天下第一高手。话说,原本的玄游先生,应该是没有这么厉害的吧?听说他就是看了九阴真经之后,多年来始终未解的武学难题,一下子悟了出来,功力大进。”

    “唉,潭掌门刚刚才成为长河武林盟主,马上就遭遇这等奇耻大辱,这一下子,恐怕没有什么心情,整合长河武林了。”

    “说起来,东南武林的宁盟主也是奇怪,原本以为他会带人和潭掌门闹起来,看看他这一次带来的人,‘七禽刀’萧章、‘大衍掌’吴愚得、‘沦落人’陈天涯、正一教的执法真人,全都是这一次从龙虎山出来后,晋阶宗师的高手,长河武林这一边算得上宗师级的,可是只有潭掌门一人。谁知道宁盟主一到,竟是力推潭掌门做上长河武林盟主之位,让人搞不明白。多出一个长河武林盟主,对他有什么好处?”

    “我觉得,宁盟主实乃大公无私之人,看看长河漕帮的所作所为,其实也怪不得宁盟主看不下去,既然没有人管,他当然要自己管了,路见不平嘛。”

    “这个……说的也是,宁盟主要真有私心,恐怕也不会促成长河武林结盟之事。唉,可惜谭掌门自己不争气,刚坐上盟主宝座,竟败在玄游先生手下。”

    春笺丽等人彼此对望……潭如海成为长河武林盟主,然后败在同为宗师级高手的“天密”刘玄游手下?

    这发展实在是有些出人意料。

    宁小梦道:“走吧,我们去见哥哥。”

    春笺丽喃喃地道:“说真的,我真不想在这个时候去见他,我总觉得,这时候的他,肯定又是一副‘一切都在我预料之中’的可恶模样。”

    宁小梦、秦无颜、秦小丫儿使劲点头。

    话是怎么说,她们还是一同穿过宣城,到达城外的山庄,很快就在庄中见到了宁江。

    一看到宁江,宁小梦就叫道:“哥哥,外头发生了什么事?听说衡岳剑派的潭掌门成为了长河武林盟主,然后就被人打败了?”

    宁江微微一笑,左手负后,右手啪的一声打开折扇,轻轻的摇动着。

    四女心想:“看吧,看吧……就是这个样子!”

    ***

    那天晚上,宁江陪着妹妹和笺丽饮茶聊天,说了许多话儿。

    此刻的小梦和笺丽,已经将她们自己洗得香喷喷的,小梦身上穿了一件半臂的连衣裙,露出玉藕般的手臂和光洁的小腿,也不知是因为什么原因,自从开始修炼璇玑剑舞之后,她的肤色愈发的白皙,成长得也比较缓慢,仿佛青春已开始驻留在她的身上。

    一开始,连她自己也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只到这一次行走江湖时,路过临江郡,偶遇到一名认识的路人,说她跟前两年,几乎没有什么变化,她才多少有些讶异。至于,到底是剑舞本身的效用,还是因为修炼至金魄的关系,其实她也弄不清楚。

    笺丽则是更加的娇媚了,原本就是活泼的性子,以往生活在拜火教那种压抑的环境下,整个人都被束缚住了一般。现在离开了拜火教,感觉就像飞鸟一般自由。

    此时的她,秀发清爽的扎在脑后,身上一反常态,穿了一件白色的长裙,胸口处饱满耸立,露出浅浅的沟儿,颇为成熟诱人。

    她肌肤红润,谈到开心处,眼睛眯成了月牙儿。

    上一次三人在这庄子里匆匆见面,因为秦无颜的事,她们两人很快的又离开了,除了宁江详细问起的与“小方”有关的事,其它事都来不及细说。这一次,谈起自己击败了母亲的事,虽然是自己的母亲,但因为以前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居然能够超越她,春笺丽依旧不免眉飞色舞。

    宁江笑道:“先不要得意,九阴真经出来后,宗师级的高手只会越来越多,你们也要努力才行,还有,记得别再只练那些样子好看的剑法。”

    九阴真经的出世,影响深远,但是短期内受益最大的,无疑是那些以往卡在“准宗师”这一关卡的一流顶尖高手。这一级别的高手,人数不少,但因为“一流”与“宗师”之间那怎么也无法跨越的龙门,始终停留在那一层次上,难有寸进。

    而九阴真经等于是彻底抹去了“一流”与“宗师”之间的门槛,对这些,在武学上原本就有深厚造诣,但因为始终没能找到正确的道路而无法进步的准宗师来说,受益可以说是巨大的。

    其实宁江很是清楚,以前之所以存在着这样的门槛,主要还是因为过往的武学,在“炼魄”这一方面的欠缺,想要进阶宗师,“金魄”又或是类似的魂魄强度是最低的底线。

    只是以往的每一位宗师,都是在身体的不断强化后,通过误打误撞又或密不可传的方式,由外而内,方才达成。而那些常年修炼的“准宗师”,实际上,各方面都已经达到了标准,差的只是这“临门一脚”。

    只要找到正确的方式,“金魄”的要求其实并不算太高,只看小梦就是修炼了一年多就已达成,笺丽其实并没有经过这方面的训练,但因为从小修炼道家的罡元,在“蝙蝠公子”的指点下,几天就能突破,就可以知道。

    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在祖庭洞天里,萧章拿到九阴真经后,仅仅修炼了半天,就成功的跨过了这个门槛。

    在上一世里,宁江吃了不知多少苦,用了不知多少手段,方才成功的找到炼魄的正确途径,在他的一本九阴真经下,许多人却能够轻轻松松的做到,这种事并不奇怪。正如牛顿的三定律,靠着不知多少先人的摸索,和他自己的经年努力方才成功推导而出,而后人只需要记得几条公式,就已经站在了他的肩上。

    科学也好,武学也好,原本都应该是这种,一代人站在上一代人肩上,不断攀高的过程,如果没有能够做到这一点,那就证明整个社会的发展,肯定有什么地方扭曲了。像这种,经过一千多年的历史变迁,今人反而比不上古人的现状,肯定是错误的。

    对于天下所有停步不前的“准宗师”来说,九阴真经打开了一片全新的天地,在短期内,宗师级的高手,将会如同雨后春笋一般冒出。虽然蛮族、苗夷也可以从九阴真经中获益,但因为它用的是华夏道家的各种隐语,那些想要从九阴真经里汲取知识的蛮夷,就必须开始学习华夏的语言,和道家的各种知识,在宁江看来,这对于华夏文明的传播和对外族的同化,同样也是一件好事。

    而且说到底,整个九阴真经都是建立在华夏武学的基础上,至少在几十年内,外族在这方面的受益,肯定是比不上华夏武林。

    听到他说“不要再只练那种好看的剑法”,春笺丽红了红脸。小梦却是双手托着脸蛋,像花儿一般,嘻嘻的笑着:“还不是想要让哥哥你看?”

    春笺丽心想,喂喂,你是妹妹啊,妹妹说喜欢让哥哥看是不是太奇怪了点?你们真的是亲兄妹吗?只是再行看去,宁江却也是一副理所当然、天经地义的样子,对此春笺丽只能说,果然还是自己思想不健康,人家只是纯洁的兄妹关系。

    夜色渐深之后,妹妹与笺丽睡觉去了,宁江回到屋中,直接取了一颗夜明珠做灯光,翻开地图,沉吟不语。

    这幅地图却是他前往信州时,从金姹门那儿弄来的,乃是华夏各地的堪舆图。他对着这份堪舆图,看了许久,到了下半夜,方才缓缓卷起,拿起一本小册子,在上面写写画画,然后,便拿起另外一张纸,看着纸上的图。

    “老爷!”门口处,秦无颜端了一碗热汤走了进来,“夜里天气还凉,趁热喝了吧。”

    宁江放下手中的图,笑道:“以后自己去睡就好了,没必要三更半夜为我准备这些。”

    秦无颜低声道:“除了这些小事,其他事我也做不了什么。”将热汤放在桌上。

    宁江无奈的摇了摇头,他也算是一个心狠手辣之人,否则也不会以“蝙蝠公子”的身份,在京城里做下那几件残忍的案子。在他看起来,只要成为了敌人,就算是女人,也无法成为她的护身符,哪怕再美的女人也是一样。

    但是另一方面,他也实在是见不得别人对他好。

    将热汤慢慢的喝完,秦无颜正要将碗收拾离去,他却站了起来,忽道:“无颜,你的脸让我看看吧。”

    单从岁数,他的年纪比秦无颜要小上一些,不过毕竟是男子,个头却要高出秦无颜许多,重生到现在,其实也已经很难再称作“少年”,也许称作青年更好一些。

    在他居高临下的注视下,秦无颜下意识的摸上了自己的脸:“我、我……”

    宁江轻轻的道:“无妨,我就是看看。”

    秦无颜低下头去,缓缓的揭开她的脸皮。其实一直以来,她都很怕他人看到她人皮面具背后真正的这张脸,然而这一次回到故乡,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露出自己的真面目,又报了血仇,心情倒是好了许多,也渐渐看得开了。她垂着脑袋,一只手掌轻轻的抚上了她那丑陋的脸,宽厚而又温柔。

    她低声道:“老爷?”

    男子的声音,在她的耳边轻柔而又认真的传来:“等一下,到我的屋里来睡吧?!”并不是命令的语气,只是在问她愿不愿意。

    秦无颜的脸一下子就热了起来,这一刻的她,很清楚的理解了老爷的意思。虽然一直都是在做通房大丫鬟的事,但此刻只要她点一点头,她就真的变成“通房”了。身为女人而又能够被人需要的喜悦,以及自惭形秽的卑微感,让她的心情在这一刻感到复杂。

    身前的男子却是笑了一笑,托着她的脸蛋,注视着她的脸,道:“我不在乎这个,我只是想知道,你愿不愿意?”女子粉颈发烫,微微的额了额首。

    男子微笑着将她放过,让她先收拾烫碗离去。然后,他便坐回桌边,看着桌上的那张图……说实话,压力很大啊。

    这张图,是小梦和笺丽所说的那个叫作小方的孩子,所画的“男人”,身躯如铁,额上长瘤,形貌丑陋,怎么看都不可能是“人”,一看就像小孩子的臆想。然而宁江却是清清楚楚的知道……元魔皇就是长得这个样子。

    还有那个杀死元魔皇的“金甲战将”,如果剥下他那耀目的金甲,搞不好也是长成这样子吧?

    虽然元魔皇已经死了,然而宁江感受到的,不是轻松,反而是……更大的危机。

    很快,秦无颜就回到了他的房中,她终究还是没敢用她本来的模样前来服侍,而是精心打扮过后,换了一副美丽的容颜。宁江自然没有去强求她,在梳洗过后,便将她抱上了床。

    这是他人生中的第一次,其实他也很难说清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又为什么选择的是她,大概只是突然想要了。人的一生中,总有许多事情,是自己控制不住的,包括这心血来潮下的选择。

    今晚的夜色,异常的宁静,对他们来说,唯有那吱吱摇动的床铺,是他们此刻唯一的满足。然而对于整个华夏,这一个夜晚,却是血腥的开端。

    建孝二十年三月二十一日,蛮族猛将歇占鲁、蒙郁各率十万前锋军,分从夏缺口和贺兰山两处杀出,攻入井州、许州,在那滚滚铁骑的冲撞下,人仰马翻,血染山河,神州起火,华夏惊惶。

    就像是两道蓄势已久的毒箭,撕裂了臃肿而无能的巨人,震动苍穹的马蹄下,江山开始破碎,华夏子民的鲜血,流向那不停裂开的渊痕……永无止境!!!

    (本卷完)

    ***

    本卷小结:《儒道之天下霸主》第三卷“天地雌雄”终于结束。接下来的第四卷,将不可避免的写到战争。战争是残酷的,但是需要让大家知道的事,战争的残酷性,并不是这本书的主题,所以在这一方面,这本书不会刻画太多,甚至是尽可能的减少在这一方面有过细的描写。

    虽然这样做,有可能会降低本书的厚重感,但从另一方面,则是为了能够更好的延续前三卷相对轻松的剧情和爽感。任何文章,都不可能面面俱到,在必要的地方,总是需要做出适当的选择,希望大家能够理解。

    另外,希望大家都支持正版阅读,如果你不是在起点又或阅文旗下的书站,通过付费阅读看到这段话,那你很可能看的就是盗版,请停止这种小偷般的行为。

    在这里,笨鸟也感谢所有正版阅读,以实际行动支持本书的读者,对于大家的支持,笨鸟只能以身相……不是,是尽可能的以更认真的态度,呈现给大家更精彩的内容,希望大家继续支持《儒道之天下霸主》。(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