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儒道之天下霸主 >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10章 神秘的女孩

正文 第10章 神秘的女孩

    宁江与春笺丽同时抬起头来,只见在他们前方一丈开外,竟然站着郭仁青。

    郭仁青乃是龙虎禁军的将领,因为昨晚发生的营啸之事,半夜被惊醒,好在很快就被弹压了下去。将那些兵士训了一通后,为防意外,下半夜自也无法入睡。天快亮时,他带着一批兵士在外头巡视,看到春笺丽往这个方向走来,因为当时士兵夜惊刚刚结束不久,他自然无法跟来,只是在天亮交班后,方才前来寻找。

    没有想到,到了这里,忽见春笺丽与一名男子掉了下来,男子压在她的背上,两人亲密接触,春笺丽不但不生气,反而近乎发嗲般的在他的身下撒着娇。等到这青年抬起头来,郭仁青发现,他竟然会是宁江。

    郭仁青原本以为,这两个人肯定是敌对关系,毕竟去年在京城宁江当众羞辱春笺丽的事,人尽皆知。但是现在,傻瓜都看得出这两个人的关系非同一般,搞不好早就已经发生了不可告人的秘密关系。郭仁青看着宁江,妒火中烧。

    宁江却是全不在意,起身将春笺丽拉起,帮她拍拍身上灰尘。春笺丽既知已被看到,更是全无害羞,挽着宁江的胳膊,就这般一同去了。郭仁青见他们当他不存在一般,心头恼火,目光追着他们远去的身影,竟看到那姓宁的,一只手在春笺丽的香臀上摸啊摸,娇媚的少女撒娇般的扭动着。

    **

    春笺丽回到营地,看到宁小梦抱着小刀朝她奔了过来,叫道:“笺丽,你跑到哪里去了?”

    春笺丽道:“这个……就是……就是随便去转了转。”不知怎的,竟然不敢跟她说。

    小梦自也没有放在心上,这个时候,她们运来的水泥早就已经卸下,随她们一同来的那些江湖客,将空车往回押运。两个少女让他们先走,只留了两匹马。到了中午,宁江赶来送她们一程。

    此时虽然是中午,天空中却已积蓄了乌云,不知道下午阵雨能不能下得下来。

    宁江告诉她们,如果发现不对,就早些躲雨,小梦嘻嘻的道:“知道了知道了!”

    小刀在她的怀中“喵”了一声。

    宁江道:“现在越来越乱了,你们在外头自己也小心些,我猜京城暂时还不会有事,但终究是不保险,若是情况不对,你们就先到江南去。在路上时,尽量不要惹事,如果有什么麻烦,就通过天地会联系我……”

    小梦摆着手:“知道啦知道啦,放心啦,我们也是很厉害的。”

    宁江道:“我知道你们的本事有长进,但是须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小梦继续摆手:“真的知道了,每次分开哥哥你都要说好几遍,哥哥你现在好啰嗦。”

    宁江长长的叹一口气……果然是逆反期到了么?

    两个少女上了马,小梦欢快的向哥哥挥了挥手,二女一同往前策马而去,途中,春笺丽时不时的回过头来,看向后方逐渐遥远的青年,小梦却是头也不回。

    那青年越看越是纠结……小梦,你是我妹啊,你是我亲妹啊,为什么感觉你离开我好像还很高兴的样子?

    这一带原本就是山多岭多,很快,两个少女就绕山而去,消失不见。小梦勒住马,掉过头来,看向被山挡住的哥哥所在的方向。

    春笺丽道:“小梦,你哥哥明明是舍不得你的,你为什么都不回头看他一眼?”

    小梦抬起头来,想了一想,说道:“我也舍不得离开哥哥啊!可是,哥哥有很多事要做,他把我们赶走,肯定是因为这里也不是那么安全,但是他自己又留在这里。他不想让我担心,可是我也不想让他担心啊?”

    原来是这个样子的么?春笺丽看向小梦,突然意识到,也许在某种程度上,她比自己更加的体贴她的哥哥。

    此刻的小梦,其实也颇有一些寂寞,因为在这一个多月里,她连哥哥的面都没有见着几次,而且每次都是匆匆来,匆匆的又去了。不过知道哥哥在做大事的她,并不希望哥哥替她担心,隔着山岭,朝着哥哥所在的方向轻轻的、再一次挥了挥手,然后便带着小刀,与春笺丽一同,继续往前上路。

    她们往东南而去,驰了一个多时辰,乌云也在往这个方向卷荡。春笺丽抬头看看天空,喃喃地道:“看来真的会下雨。”

    小梦道:“我们还是先躲一躲吧?”

    小刀道:“喵!”

    两人一同策马,往远处有炊烟飘起的方向驰去。随着骏马的加速,衣裙飘飞,一个犹如红莲起伏,一个犹如绿云卷动。

    似这般,穿过了一片竹林,只见腾起炊烟的并不是村落,而是一处庙宇。那庙宇坐落在山脚下,并无外墙,却有好几座建筑,大约平日里也是香火不错的。其中一座主殿,金字形的屋檐,盘着奇怪的野兽。

    这一类的庙宇,祭拜的大多都是被当地人所熟知的神灵,只是每一块土地都有每一块土地自己的信仰,所以她们也并不知道这庙宇祭拜的会是什么样的神。眼看着天上黑云滚滚,不过雨却也不像是要马上下下来的样子,这样的天气,反而更显闷热。神庙在她们眼中越来越近,忽的,她们齐齐的将马勒住……那是什么?

    在她们的前方,两处高墙之间的阴影下,有几个人影定在这里,之所以说是“定”,是因为他们的姿势极为怪异。

    一名凶神恶煞的壮汉拿着刀背上镶有铁环的厚背刀,厚背刀高高的举起,一脚前抬,一脚后斜,是前冲中砍人的姿势,然而这种前倾的姿势,按道理根本不可能维持着不动,因为他整个都失去了平衡。

    在他身边,另有一人向后仰着,背部离地面两尺左右的距离,双手向上伸着,两腿弯曲,似乎是在向后倾倒的过程中,不知怎的就僵住了。旁边另有三人,同样是这般怪异的姿势,一人前奔中扭头看向同伴,脸上那惊讶的表情纤毫毕现,一人倒在地上,大约是想要来个鲤鱼打挺,结果却维持着后脑和双手撑地,两腿上抬的动作,最后一人张口呐喊,嘴巴张得大大的,整个面容都扭曲了。

    乌云之下,天色原本就比较暗,他们又是处在阴影之间。就算这样,她们原本也不可能到这么近才发现他们,只是这几人,与周围的情景仿佛连成了一体,她们原本以为是放置在这里的什么东西,因此也都未在意,此刻看到竟然是活生生的人,心中升起诡异的感觉。

    两人互相对望了一眼,心中生出警戒,红裙与青裙一卷,齐齐的翻身下马。春笺丽的剑插在腰上,她将剑柄握紧,小梦的剑则是背在背上,右手微抬,手指头向后虚指着肩后的宝剑,小黑猫在她的左肩上瞪大猫眼。

    她们绕着着五人走了几圈,初始时,多少还有些怀疑,他们只是雕像一类的东西,但等她们凑近其中一人,见这人额上冷汗直流,眼睛随着她们的移动,微微的打着颤,可见竟是活人。

    小梦低声道:“这是什么?”

    春笺丽道:“看起来像是中了什么术法。”

    然而说是这么说,对于术法,她也有颇多了解,就她所知的任何一种术法,似乎都不可能造成这种情形。就比如这举刀前冲的壮汉,即便他的身体被术法弄得僵硬,但他这样的姿势没有道理不往前倒,而他偏偏就是立地生根般,定在那里一动不动。

    “他们本来好像是在追杀谁?”小梦说道。

    春笺丽扭过身:“过去看看?!”

    她们戒备着往前行去,一路上,又遇到好几个这样的人。这些人,显然是来自于某个江湖帮会,此刻却是一一以奇怪的姿势定住,动也不动。即便她们两人艺高人胆大,此刻也不免觉得手心冒汗,抬起头来,主殿的前方,一道青烟飘起,显然有人正在殿前生火。她们再一次的对望一眼,绕着大殿,跨过了几个倒在地上,同样一动不动的家伙,小心翼翼的往殿前探去。

    只见,在大殿前方的空地上,火苗窜起,一个身穿漂亮裙子,脑上梳着两个精致荷包的小女孩,手中拿着一根树枝,枝上窜着两条不知从哪摸来的鱼,一边烤鱼一边哼哼:“让你们不要追我,你们偏要追,哼,真的是没死过。”

    两个少女、以及其中一个少女肩上的小黑猫一同睁大眼睛,她们觉得这声音有些耳熟。那小女孩也觉察到身后有人,猛一回头,讶道:“小春姐姐?小梦姐姐?”

    两个少女齐声道:“小方?”

    小黑猫:“喵?”

    ***

    原本积压在采石峡上方的乌云往东南方移去,宁江抬头看看天空,想着妹妹和笺丽恐怕真的会遇上暴雨。

    当然,现在再去担心她们两个有没有被淋成落汤鸡,实际上是有些多余的,只是他忍不住的就会往这方面去想罢了。

    接下来的几天里,木不孤一方,并没有太大的动静,而他们这一边,也在继续备战。居志荣暂时没有再提朝廷旨意,宁江当然也不会主动的跟他撕破脸,不管怎么说,居志荣也是代表着朝廷一方,就把他当成通常军队里并不可少的监军也就是了。

    只是这些日子,郭仁青却像是吃了火药一般,时不时的找他麻烦,对此宁江倒也不是不能理解,这家伙一看就知道是对笺丽有意思,而这世上,并不是谁都能够做到公私分明……当然,不管于公于私,郭仁青其实都是有理由针对他的。按照朝廷分派下来的意思,他们这些龙虎禁军的将领,本来应该将这只军队控制在自己手中,然而现在的情况是,他们逐渐的被边.缘化。

    但是这一次,主营帐里,两边人却是吵了起来,郭仁青指着宁江的鼻子骂道:“蛮子在外边屠杀我们华夏子民,你却坐视不理,如此无胆,怎么带兵?”

    事情的起因,是因为木不孤正轮番派出小股蛮兵,在采石峡西面的村镇烧杀抢掠,消息传到这里,宁江却是按兵不动,禁止派兵救援。郭仁青对宁江原本就看不顺眼,尤其想起,他压在春笺丽身上调戏欺负时的情形,更是心里堵得慌,此刻见宁江见死不救,于是占着义理,对宁江大肆怒骂。

    宁江却是摇着羽扇,淡淡的道:“此原本就是木不孤的伎俩,他派出小股骑兵轮番劫掠,我们要是派出大批兵马进行驱逐,自中了他调虎出山之计,若是也派出小股骑兵出战,那些蛮族骑兵个个都是精锐,我方难以取胜,若是战败而归,不但救不了那些村镇,反挫了我们自己这边的士气。”

    郭仁青怒道:“但是现在在君保镇的这支敌兵,不过就是三百之数,且君保镇离我们并不太远,这都不敢派兵驱敌,说到底,你就是无胆匪类。”

    宁江道:“一地之失,无损于大局便可。况且,出兵容易,出多少?人数少了,敌人不惧,多了,对方必施诱敌之计,到时我方到底是追还是不追?追的话,蛮族马快,我方难以追上,不追的话,敌方反复挑衅,我们为对方少量骑兵不断劳师动众,岂非反中了疲兵之计?要比马壮,我方能够一拼的,恐怕也只有几位将军带来的龙虎禁军,的确无一不是好马,只是就算这一千禁军派去,恐怕也非敌手……”

    郭仁青勃然大怒:“那支蛮子不过就是三百骑,我们三倍于敌,怎可能不胜。你自己无胆无能,不要以为天下人全都跟你一样。”转身朝向居志荣,猛的拱手鞠躬:“大人,属下愿率千骑,前去援救君保镇,为国驱敌,以振我大周雄风。”

    宁江猛的抓住郭仁青手臂:“郭将军,不可,不可,千万不可、去、送、死、啊!”犹如唱戏一般,夸张地叫道,紧接着长叹一声:“罢了,罢了,我便派出五百骑兵前去驱敌,敌人虽强,但我方以多打少,五百人应当够了,总比折了龙军禁军千名将士要好,郭将军,你莫急,我这就派兵……”(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