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儒道之天下霸主 >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11章 不听翰林言

正文 第11章 不听翰林言

    宁江“好言相劝”,结果不但惹得郭仁青更怒,便连蒋诚贵的脸也挂不住了。龙虎禁军一向号称大周王朝精锐中的精锐,用的是最好的武器,乘的是最优秀的骏马,护卫天子,守护皇城,对地方兵将一向是瞧不上眼。然而这一次,他们刚到此间,当晚就发生营啸,已经是落了面子。

    现在,宁江更是直言他派出五百骑兵,便可打跑那三百名劫掠君保镇的蛮兵,若是让他们这一千名龙虎禁军出战,反而是白白送死,这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作为大周王朝最精锐的龙虎禁军,居然被小瞧到这种地步,郭仁青、蒋诚贵俱是怒容满面。

    “请大人准许出战!”两将不看宁江,齐齐朝着居志荣下拜。

    居志荣却是一阵犹豫,龙虎禁军是他带来的,被宁江当着众将的面这般小瞧,就算是他也觉得备没面子。但是在这些日子里,他也隐隐觉得,宁江治军,的确有许多不寻常的地方,虽然这些与众不同之处,许多地方他都看不透,也很难断定到底是好是坏,但这只军队的风气,的确是他以往所不曾见过的。

    然而现在,两名将领拼命请战,他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做,于是在心中快速忖道:“那支蛮兵,不过就是三百人,龙虎禁军不管什么说也是我军精锐。宁江能够带着这些残兵败将,以三千换两千,但是他手中的兵力虽然多于敌人,但最多也不过就是倍数,而且还是临时聚集的乌合之众。现在我方三倍于敌,且训练有素,没有道理会败,若是能够全歼敌人,于我的声望也有好处。”

    当下便答应下来,只是定下章程,敌人若逃,不可追敌,以免中了诱敌之计。

    宁江苦苦相劝,告诉他们敌军了得,还是由我们这边派五百骑兵去吧,要不我们的人一起去?

    两将心想,他为何如此想要阻止龙虎禁军出动?是了,他必定也是知道那些蛮兵不堪一击,想要争功。

    郭仁青大喝道:“无需再言,不过是些不识我华夏军威的蛮子,有我一千铁骑就已足够。”

    宁江苦恼的道:“你们若败了却又如何?唉,还是我派人去吧……”

    郭仁青、蒋诚贵同时喝道:“愿立军令状,若是败了,提头来见!”

    宁江左手负后,手持羽扇,长长的叹一口气:“唉,你们的头能拿来做什么?”

    蒋诚贵额上青筋跳动,郭仁青更是一脸阴沉。蒋诚贵大声道:“我们若胜了,那又如何?”

    宁江微笑道:“你们来时,我也曾说过,只要你们有本事杀蛮子,我便服你们。也罢,我也愿立下军令状,只要你们能够击败那三百蛮骑,我便服气,愿真正让出兵权,绝无二话。”

    郭仁青、蒋诚贵同声喝道:“好,一言九鼎。”居志荣却是猛地看向宁江,想着他为何敢说出这番话来?

    当下,宁、郭、蒋三人同时立下军令状,郭、蒋怒而出帐,点兵上马,往阵地前驰骋而去。

    宁江来到外头,手摇羽扇,王克远等在他身后,彼此对望。一名武将低声道:“宁翰林……”

    宁江笑了一笑,道:“无妨,看戏便是!”

    郭仁青、蒋诚贵率着千骑龙虎禁军,往君保镇方向杀去,一路带出滚滚烟尘。

    他们身为护卫皇城的精兵,竟然如此被人小瞧,仿佛连那些从北方逃下来的乌合之众都不如,这让他们这些一向自诩为大周精锐的禁军,如何能够忍受?更何况,连那些乌合之众都能够重创的敌人,他们以三倍之数,怎么可能会败?

    想到等一下回去,将会看到那姓宁的垂头丧气的嘴脸,郭仁青心中冷笑。事实证明,那家伙也就是嘴皮子厉害,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根本就不知兵法,笺丽姑娘实在是单纯善良,才会被他的花言巧语所骗,今日必要打碎他的假面具,让世人知道他不过就是一个无能之辈。

    千名龙虎禁军在烈日下冲刺,杀气凛然,君保镇离他们越来越近。远处,白云飘荡,群鸟惊起,一只苍鹰在空中盘桓。

    君保镇上,随着一声呼啸,三百蛮兵各自上马,朝镇外冲去,在他们身后,烈火焚烧,百姓哭喊。为首的蛮将将手一招,苍鹰从天空飞下,落在他套着铁筒的手臂上,却是一只海东青。

    那蛮将骑着一匹烈马,手中提着狼牙棒,眼看着对面卷起的尘土,以及越来越近的骑兵,狼牙棒朝天一举:“杀!”

    三百铁骑齐声呐喊,声势竟然完全不输于对面的三倍之敌。

    这名蛮将,乃是淳敦部中的勇士,这一次奉命洗劫君保镇,原本也是有计划的。敌人一旦派兵出战,若认为可战,就尽可能的击溃、剿灭敌人,若是敌人大军出动,那就转身逃走,诱敌远离阵地,敌人若是追,大将自能随时派兵截断敌方后路,敌人不追,那就不断的重施此计,令敌军疲惫。

    而现在,看着对面杀来的三倍之敌,蛮将一个“杀”字,就是在告诉他率领的三百手下……可战!

    郭仁青、蒋诚贵原本以为,这些蛮兵必定不敢跟他们作战,没想到,他们还未杀到君保镇,这些蛮子就已经主动杀了出来。再一次被小瞧的感觉,让他们怒火中烧,他们身边的那些兵士,紧咬牙关跟上,心中却开始有些发慌。

    两边人眼看着便要撞在一起,对面的三百骑兵蓦地分作了两支,从他们的两侧冲过,这些蛮兵以极快的速度,就这般在马上拉弓射箭,两边的箭矢射入龙虎禁军之中,人仰马翻。龙虎禁军在这一刻变得混乱,前方冲过头的骑兵急急的勒马,想要掉头,后方的骑兵收势不住。两侧则散了开来,各自冲向从两翼绕过的蛮骑。

    两支蛮骑各自绕了一个大圈,从高处看去,其运动轨迹就像是两道半圆,其中一支蛮骑从龙虎禁军的后侧方杀入,为首的猛将狼牙棒挥舞间,带着惊人的啸声,在他冲刺的前方,龙虎禁军的骑兵甚至来不及调转马头,就已经被扫了下来。猛将率众,轻易的就杀穿了已显混乱的龙虎禁军,另一只蛮骑紧跟着杀入。

    犹如在一只臃肿的长蛇身上,交叉着狠狠划开两刀,紧接着就是双方的混战。

    郭仁青持着长枪不断的后退,他并没有遇到敌人,而是被自己人挤得后退。他大声吆喝,愤怒下令,然而明明敌骑更少,在这一刻却像是在他的四面八方。己方的队伍接连几次被贯穿之后,就连身为将领的他也不知道自己这边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样子,就只知道人马不断的倒下。

    后方队伍分开,仿佛有狂风袭来。郭仁青猛力一夹马身,骏马人立而起,在他的强行扭腰下,膘壮的马匹竟然快速掉向。长枪猛地一横,咣的一声,一柄狼牙棒砸在了枪杆上。

    虽然勉强挡住了攻击,但毕竟应对仓促,长枪的挥舞间,他的马不断地后移,身边的人一个个的倒下。这一次,轮到他挤压着身后的自己人连番后退。他能够觉察到对面的蛮将,论起单打独斗的实力绝对在他之下,但是他却被这一连串的攻击震得毫无反手之力。两侧的护卫都已被蛮兵清空,他一个人竟同时面对着三名敌人。

    他骇得扯马就逃,明明己方的兵力是对方的三倍,为什么会变成这种局面,他不明白,也无法再明白,嘭的一声,狼牙棒狠狠的砸在了他的背上,剧痛过后,身体在瞬间飞起。

    蛮将大力一甩,狼牙棒抡了一个大圈,对被砸飞的敌将看也不看,他策着烈马,再无阻滞,杀向前方。

    接下来,已成了单方面的屠杀……

    采石峡的阵地里,一片沉静。

    此时,宁翰林与龙虎禁军的两位将领签下军令状的事,以极快的速度,风一般的传遍全军,每一个人都在等待着消息。

    时间一点一点的推移,居志荣在主帐的前方踱来踱去,他看向另一边,在帐篷下端坐摇扇的青年,不明白他为什么能够这般的从容淡定。

    军中的其他将领,也都没有说话,感觉上,有什么地方失控了,然而看看那个漫不经心,仿佛只是在玩着一个小游戏的状元郎,又像是所有的一切都在按着某个早就设定好的轨迹走,全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前方忽的传来叫声:“回来了!他们回来了!”……

    这一下子,连王克远等人也坐不住了,纷纷站起。

    报信官急奔而入,跪禀道:“众位将军,他们回来了……”

    居志荣喜道:“胜了?”

    报信官迟疑了一下,低头道:“只逃回来了……二十多骑!”

    居志荣的脑袋轰然一响,急奔而出,来到主寨前,只见二十多名浑身是血的战士,被人搀扶而来。他色变道:“出了什么事?郭将军呢?蒋将军呢?”

    那些兵士纷纷跪倒在地,嚎啕大哭:“败了,全死光了,郭将军、蒋将军当场战死。就剩了我们几个,其他人全死了。”……

    居志荣道:“到底有多少敌人?”

    “三百骑,就只有三百骑!”一人恸哭,“根本就没法打,不知道怎么的,一下子就败了,大家都在逃,逃着逃着就剩了我们这点人。”

    居志荣喃喃道:“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明明是三倍于敌,明明是大周精锐,竟然这么简单的就败了?竟然就只逃回了这么点人?

    然而,再看向周围的那些将领,包括王克远在内的众将,更多的只是沉默,没有人为这样的战果惊讶。一千骑被三百骑歼灭不算什么,在这一个多月里,大周王朝的军队是以十万为单位的崩溃。前些日子的战斗,他们生生的阻挡住敌人前进的脚步,并为此而感到骄傲,因为在蛮族入侵后的这段时间里,能够做到这种程度,就已经是堪称奇迹。

    居志荣看向宁江,他终于明白,为什么这个青年能够如此淡定,对方根本就没想过他的赌约会输。郭仁青也好、蒋诚贵也好,他们过低的估计了这些从北方逃下来后、在宁翰林手中整合的兵将的本事,从而也过低的估计了那些蛮兵的实力。他们从来没有想过,并不是那些蛮子太弱,而是这些他们看不起的“残兵败将”、“乌合之众”……跟那些蛮子一样强。

    一千名龙虎禁军几乎被全歼的惨败,并没有给己方的兵士带来多少负面的影响,战报如同风一般传遍全军,不过更多的却是幸灾乐祸的声音。

    “听说宁翰林死命劝他们不要出战,他们就是不听。当时在场的几位将军都听到了,宁翰林说,实在要出战的话,我们派五百骑兵去就够了,要是让他们去,(. 一千人都是送死,宁翰林就是这么说的,偏偏他们就是不信,还逼着宁翰林跟他们签军令状,宁翰林说,签就签,结果看吧?果然被宁翰林说中了。就是,还说什么要是输了提头来见,他们倒是把头提回来啊?什么龙虎禁军,我呸!”

    这些人与龙虎禁军纵然谈不上势不两立,终究也是彼此敌视,平日里,龙虎禁军养尊处优,高高在上,看不起他们这些地方上的兵士,此刻他们好不容易打了场胜仗,那些人一个蛮子未杀,就想要来接收战果,更是引发了他们的对立情绪。

    而现在,那些家伙不肯听从宁翰林的劝阻,非要送死,反过来证明了宁翰林的眼力果然了得。

    宁翰林说了,如果是我们的人,只要派出五百骑兵就能取胜,如果是号称大周王朝最精锐的龙虎禁军的话,一千人都是送死。那些蠢货不听翰林言,果然是吃亏在眼前。

    “你是故意把他们逼去送死的吧?”某个没有外人的营帐里,居志荣愤怒的瞪着面前的青年。

    “错了!”青年嘲讽的道,“让他们去送死的人不是我……是你!”猫扑中文




上一章 下一章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