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儒道之天下霸主 >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26章 与民争利

正文 第26章 与民争利

    春笺丽咬着嘴唇,哼哼的道:“就是虐待你。”

    宁江在桶中洗着澡,任由她在后边搓背。白日里唇枪舌剑积累下来的疲劳,很快的就消散而去。反正无事可做,他干脆将春笺丽从身后拉到身前,笑道:“你不是跟小丫儿学了很多新姿势吗?摆给我看看!”

    春笺丽站在桶前,脸红红的看向一旁,在这个位置,只要一低头,就能看到一些不该看到的东西。听到他要她摆跟小丫儿学到的“姿势”给他看,她的脸蛋更加的艳红,却又含着春意的瞅了他一眼:“你想要看什么样子?”

    宁江笑道:“就先看看你上次摆的那个。”

    春笺丽慢慢的后退数步,她原本就是一个相对大胆的女孩子,虽然羞意难当,却从一开始就不打算拒绝。更何况,原本跟小丫儿去学缩骨术的目的,就是为了将来能够摆好看……或者说是羞人的姿势给心上人看。

    往前弯腰,双手撑着一个低矮的小凳,两脚一蹬,笔直的双腿慢慢的往在双手的支撑下抬起的后脑勺弯去,直到腿弯子搭上了后肩,整个人形成了一个反拗的圆。螓首夹在腿间,后脑几乎与反拗的小腹接触在一起,抬头瞅向澡桶中的男子,仿佛在问他自己厉不厉害。

    宁江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很有趣……其实也很诱人的姿势,其实在他穿越前的那一世里,还是一个中学生的时候,在电视上看到某个运动会时,也曾想过,长大后娶一个会体操的女运动员,也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

    他有些难以自禁的,慢慢站起,就这般走出澡桶,往摆出奇怪姿势的少女走去。春笺丽睁大眼睛,看着身无寸缕的他离自己越来越近,有什么东西,正在接近她的檀唇,她下意识的张开了口儿,然后就被堵住了。

    屋子里传来奇怪的声响,不时有几声喘息。不知何时,已被脱去袄裤的少女,后腰渐渐的扳直,双腿反勾在了青年的后颈,两手撑着凳子,胸脯被青年用绕过她蛮腰的双手托着,在青年的身前形成月牙儿般的反弧。青年感受着双手的盈满,体内的激流,在少女的刺激下不断的涌动。

    眼看着到了最后的关头,就在这时,心生感应的他,猛一抬头,只见窗户不知何时打开了一角,一双充满了惊讶与不知所措的眼睛,正在往他们看来,那一双苍白的脸,在窗外的雨中犹如一闪既逝的花朵,在他看去的那一瞬,就惊慌的逃去了。

    而激流恰在这个时候涌出……

    逃回自己阁楼的小梦,换了一声干净的衣裳,上了床,然后翻来覆去的无法睡着。

    刚才那个画面是……哥哥和笺丽他们……

    她仰躺着,视线透过帐顶,看着更上方的藻海。

    刚才那一刻,笺丽好像在吃哥哥的……哥哥也在亲她的……

    她觉得自己有些混乱了……就好像突然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外头的阵雨,哗啦啦的响着。阵雨声慢慢的小了下来,灯台上的烛火,也渐渐的燃到了底,然后一闪即灭。

    到了半夜,房间的门被人打开了,有人轻轻的走了进来,坐在她的身边,轻轻的呼唤着:“小梦?小梦?”

    小梦紧闭着眼睛……装睡。

    坐在她身边的那人,一改以往无所不知的冷静和自信,不知所措的挠了挠头,对妹妹生出一种无言的羞愧感。

    明明是相依为命的两个人,自己却背着妹妹去做不好的事情,还被妹妹看到了,这一刻的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去向妹妹解释。

    无奈之下,只能躺在妹妹身边,陪着明显装睡的妹妹。

    那天晚上,其实兄妹两人都没有睡着……

    *

    第二天的上午,朝堂上。

    “与民争利,这是与民争利!”右仆射韩熙拿着奏章,使劲的挥舞着。

    在他的带领下,众多朝臣也纷纷上书,他们不敢冲着这些日子里逐渐变得强势起来的天子,于是纷纷朝向了虽然只是龙图学士,但在变法的过程中,显然已经成为了天子的左膀右臂的宁江,而其中,也有少量人站在了宁江这一边,与这些人大声的争论了起来,只是,当韩熙挥舞出“与民争利”这一大棒的时候,他们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争辩。

    宁江却没有直接去与韩熙等人打口水战,而是朝着陛阶上的天子拱手鞠躬:“陛下,‘与民争利’历来为圣人所不齿,然则何为民?这些年里,对百姓的税赋日益加重,诸位大人从来没有想到这是与民争利。陛下且想,西南七路为何一片大乱?主因岂非就是佃租、田税过重,百姓辛苦产出,十斗中能留下一两斗就已是幸运,稍一遇上天灾,马上就入不敷出,穷困潦倒,不得不卖儿卖女,直到连卖儿卖女都无法活下去,横也是死,竖也是死,干脆就揭竿而起。陛下,若是在此之前,朝廷便能明白,那重于猛虎的苛捐杂税无一项不是在与民争利,早一步减租减税,则西南方何至于此?如今,为了平定西南,朝廷大量消耗人马、军饷,屡平不定,反造成了蛮族入侵时的北面空虚。”

    继续道:“四方战事既起,朝廷势必要加税加赋,不是加在商人头上,就是加在贫民头上。给贫民加租加税时,众位大人未曾想到‘与民争利’四字,一提到加商税、征盐税,马上便给吾等扣上与民争利的帽子,诸位大人其心可诛!”

    韩熙指着宁江:“胡言乱语,你这是胡言乱语。”

    宁江冷笑道:“盐铁本就应该由朝廷专营,然而事实上,专营制度在两百年前就已经形同虚设。韩相,你如此反对开征盐税,说到底,不过是因为丰乐、常州两处的盐矿早已为你韩家所占。诸位如此反对开征商税,又何尝不是如此?我大周朝一向重文轻商,人人耻言一个商字,然而哪一个大的商社,他们的背后没有朝官的支持?韩大人,沿海德丰商社的社主是您的族侄吧?路大人,连接着鹃、敬、武、平四州的铜辉商社的背后大老板是谁,需要下官说出吗?赵大人……”

    “陛下。”韩熙大声道,“宁江这是信口胡言,德丰商社的社主即便是臣的族侄,然我韩氏族大业大,开枝散叶,偶有不肖之子走上商途,又岂能随便牵涉到老臣头上。宁江这是捕风捉影,无事生非。陛下,如今民心不稳,各项杂税的确应当减免,田税当减,商税也万万不可加……”

    “田税当减,商税不加,那朝廷因战事越来越重的各项开支,钱从哪来?”宁江冷笑着,“况且,田税固然当减,然而当前土地兼并已经极其严重,朝廷加了田税,税赋全是加在了在田里耕作的佃民、佃仆身上,百姓苦不堪言。朝廷减了田税,却是减在土地的占有者身上,乡绅地主反趁机增加田租,享受着减免田税带来的好处,底层百姓其实并未减负。我大周朝的惯例,历代唯有那些地方乡绅,才是众位大人口中的‘民’,至于最底层的普通老百姓,与其说是民,不如说是‘贱民’,众位大人的心中,何尝有他们的存在?”

    此话一出,这些朝官个个面红耳赤,虽然他说的是事实,然而把这种事实血淋淋的揭破出来,自是令得所有人恼羞成怒。

    然而这些朝臣,却也都是朝争的好手,很快,各种拐弯抹角的嘲讽、抗争,以及引经据典的攻击,从各个方向泼了过来,整个朝廷,开始陷入了无意义的争辩之中。

    东宫,太子宋乾手执书卷,端坐看书。良久,他放下书卷,道:“朝上的争议还未结束?”

    在他的对面,坐着太子少师詹同善。詹同善道:“只怕没有这般容易结束,韩相与众位大人,此刻都已气坏。”

    太子道:“韩相本为当世大儒,在朝为官多年,一向高风亮节,父皇以往一向对他敬重有加,不知是何人将他气着?”

    詹同善道:“便是陛下近来颇为倚重的宁江。此次朝争,起因在于税负上,韩相言,近来百姓穷困潦倒,民心不稳,在税赋上,应当采取轻徭薄赋之策,予民修养,田税应当减免,商税也万万不可增加。”

    太子道:“这是老成谋国之论,父皇难道会反对不成?”

    詹同善道:“但是宁江却说,底层的百姓,与取说是民,不如说是贱民,田税减之无用,商税也非开征不可。陛下近来为其蛊惑,不肯听韩相轻徭薄赋之言,亦一心想要增加税赋,众位大人正在与那宁江争论。”

    太子宋乾面现愠色:“这宁江果然枉为读书人,难道不知民心向背的道理,竟将百姓呼作贱民?此人实乃奸险小人,妄言蛮胡之事,恐吓父皇,使父皇不得不重用于他,仗着自己此次破蛮有功,妄言军事,修改阶级法,使军心浮动,骗父皇行保甲之法,美名其曰寓兵于民,却是短视之举,不为我大周王朝作百年之计。我大周王朝各种税赋,原本就已极重,轻傜薄赋才是正理,他却反劝父皇加重税赋,如此倒行逆施,实乃奸臣。”

    詹同善叹道:“幸有殿下明白事理……”

    轰轰烈烈的朝会终于散去,金銮殿中,天子宋劭坐于宝座之上,一阵急咳。

    阶下,宁江道:“陛下积劳成疾,还宜多做休息……”

    宋劭摆了摆手,道:“今日之事你也看到了,朕强行下旨,门下省封驳退回。按照朝例,待朕三次下旨,三次被封驳之后,便要将此事交由朝议,此事恐怕难以通过朝议。”沉吟一阵,道:“右仆射与那几位官员最后之言,你可听到?田税先减,则商税可谈,或许朕应当如他所愿,先减免田税……”

    宁江在阶下拱手道:“韩相此策,不过是用来反攻微臣之伎俩罢了。如今西南方战事未平,巴蜀苗夷入侵,北方刚刚割让四州,需要建大量工事,又赔了蛮族许多财帛,即便是以我朝之富足,在此多事之秋,亦逐渐入不敷出。纵然想要减免田税,予民生息,也必须等开征商税之后,多了进项,方才能够做到,韩相身为百官之首,对此岂能不知?更何况减免田税,该如何减,也是颇多讲究,如何保证减了田税之后,地方乡绅、地主不趁机加租,造成朝廷少了进项,大量佃民无法得利,反富了地主乡绅之举?即减田税,又逼着那些地主乡绅减免佃租,那是与全天下的乡绅为敌,自然是不可行的,但至少要保证在减税的同时,那些地主乡绅不加租。然而韩相只言减税,不提佃租,这是为何?说到底不过是在陷害微臣罢了。”

    宋劭道:“此话怎说?”

    宁江道:“韩相自然知道,除非真的开征商税,否则绝无减田税的余力。他口口声声说要减田税,不过就是占个好名声。今日之事传到外头,韩相屡劝陛下减税,微臣不但强行反对减税,反劝陛下加税,这一来,韩相自然是清风亮节、为官为民的忠臣,平白得了个好名声,日后史书恐怕都还要为他记上一笔,微臣却成了不肯体恤百姓的奸臣,纵连陛下,只怕也成了受微臣蛊惑的昏君。”

    宋劭头疼的道:“现在该如何做?”

    宁江道:“此事是臣大意了,当韩相将盐税与‘与民争利’四字挂钩时,微臣便应该暂时退却才是。微臣逞一时口舌之利,却让韩相将减田税与征商税强行捆绑。( .om)若减免了田税,真的能够做到开征商税也就罢了,然而真要减了田税,开征商税时,仍是不免发生争执,哪怕是争上个两三年,朝廷入不敷出,不得不再将方自减免的田税提起,这一反复,损害的只会是陛下的颜面和威信,到时其他新法也会受此影响。到了这一步,开征商税已经是不可能的事了。”

    他心中长长的叹一口气,这一次的确是自己失算了,韩熙的“减田税”这一招,可以说,已经完全堵死了开征商税的可能。“减免田税”成了韩熙挥舞着的大棒,为了大局,宁江不得不挨下这一棒,若在这个时候,他与天子再强提征收商税之事,不但成不了事,反而会坐死了昏君、奸臣的名分。

    他在阶下拱手道:“明日朝会,便请陛下当众宣布,征收商税之事就此作罢。”

    紧接着却又顿了一顿,继续道:“商税之事,已是作废,然而为了其他新法的推行,韩相切不可再留在朝堂之上!”

    (原本想要勤奋一些,努力积下存稿然后加更,结果这两天口腔溃疡,痛得连饭都没办法吃,也码不了字,_T)(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