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儒道之天下霸主 >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34章 夜火卷弓刀

正文 第34章 夜火卷弓刀

    这一声炸,声势极大,带着一股环形的气流,因为是处在弓箭手集结的最中央,几具尸体肢残肢残体断的,带着土石抛飞开来。与此同时,有不知多少的铁蒺藜、铁钉、铁珠随着气浪往四面八方飞射,在一连串的惨叫声中,制造出极大的混乱。

    集结在中央的弓箭手,在这忽如其来的爆炸中奔逃,并对周围的其他人形成了推搡。紧接着又是一声轰响,这一次暴炸,实际上的威力要小上许多,也没有铁蒺藜、铁钉、铁珠的迸射,但是却炸在了上风处,声势更响,震耳欲聋。滚滚的黑烟随着这一声爆炸,从上风卷了下来,将那些蛮兵没入其中,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蛮兵,犹如无头苍蝇一般大喊大叫,四处乱跑。

    远处的骑兵,看到了敌方军营的混乱,一声声爆炸声中,有人已经压不住体内的热血,下意识的想要加快马的速度。然而领头的武将依旧在压制着马的速度,同时也压制着全军的速度。六百步……五百步……

    他一声大喝,后方,许多人点燃了手中的火箭,火光燃起,在夜色间犹如聚集的星火。直至接近到了四百步,那武将终于大吼一声“杀啊”,手中的马刺往身后马臀猛的一压,快马前冲。在他的身后,骑兵如同激流前冲,快速的接近着敌方那混乱的弓箭手。紧接着又分成了三支,中间的那支在武将的带领下直接冲向蛮兵,冲入那弥漫的黑烟,在他们的滚滚铁骑下,那些蛮族弓箭手被撞倒、被践踏,在马蹄下翻滚。

    左右两支散了开来,呈弧形往两侧分开,绕着弯子,贴着军营的边缘,朝内中射出火箭。秋冬之交的夜里湿气极重,然而他们的箭尖上缠绕的布条全都浸过了猛火油,一座座帐篷开始着火。

    一个个蛮兵被冲开,被挑飞。嘭嘭嘭嘭嘭,冲入军营的骑手扔出了早就准备好的猛火油罐。火势在帐篷之间、在蛮兵之间席卷,那些蛮兵早就已经知道这支华夏兵擅长放火,原本就是驻扎在河边,两名蛮兵抬着水缸往着火之处泼去,然后那火竟沿着水流往地面铺开,火势反而进一步增强。

    “妖法,妖法!”无法明白为什么会存在着不能被水浇灭的火的蛮兵,发疯般的叫着。水越泼洒,火势反而越旺,一名蛮兵浑身着火,摇摇晃晃的撞倒了边上的帐篷,哗的一声,在他的滚动间,帐篷熊熊的燃烧着。

    从高处看去,整个场面其实是非常的壮观,火势一**的蔓延,连另一边的河面都被映得通红。可以容纳上万人的军营中,铁骑交错,一小支骑兵在混乱中冲入了方自集结好的蛮兵之中,被那些蛮兵扑上去,马匹倒下,血肉横飞,瞬间就被杀了个干净。紧接着却是从空中扔下的棉包在这些蛮兵中爆炸,铁蒺藜、铁钉等往四面八方冲击,震响之中带着嗖嗖的颤音,将他们炸得人仰马翻。

    空中,宁小梦与地面呈平行,操控着滑翔器在风势的作用下不断的绕圈,春笺丽在她的下方,平行的被吊着,腾出手来,将炸药包往蛮兵集结最多的地方扔。高处虽然风大,春笺丽将手一捏,炸药包便已轻松点燃。不同作用的炸药包,起到的是不同的效用,其中一些炸在蛮军的上风处,滚滚的黑烟往下卷荡。

    因为身处在高处,让她们能够看清整个战场,从而让她们的每一个炸药包都炸在关键点上。连着打散了蛮兵的几次集结,使得冲入军营中的华夏兵占据着压倒性的优势。即便是人人擅战的蛮子,在混乱中也只能是不断的被屠杀。

    很快的,炸药包就已经被消耗一空,而己方夜袭的骑兵的优势已经真正形成。

    “我们走!”小梦娇躯一歪,滑翔器倾斜,便要借着风势飞走。

    “等一下!”春笺丽突然叫道。

    小梦在夜空中,让滑翔器转了个圈,大声道:“怎么了?”

    春笺丽往蛮兵后方一名骑在马上,愤怒的大声吆喝的蛮骑指去,喊道:“我们去干掉他!”

    即便是隔着这么近的距离,她的声音在空中的大风中,也好不容易才传到小梦耳中。小梦道:“好!”娇躯顺势往另一边斜去,滑翔器改了方向。

    混乱一旦形成,要想在战场上再次稳住阵脚,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已经分成数股的华夏兵在军营中不断的冲杀。然而在局部,也有一些蛮兵成功的集结起来逆势撕杀,这也从侧面证明了这些蛮族的强悍。在这几个月里,至少,绝大多数的华夏兵在敌人冲入军营中的那一刻就已经开始崩溃,甚至连敌人的影子都还没有看到,整个营就炸了。

    其中一个方向,战马嘶鸣,一队蛮骑与夜袭的华夏骑兵发生了接触战。狼牙棒与长枪咣的一声震响,人影飞出。手持狼牙棒的蛮子吼了一声,狼牙棒顺势一扫,又硬生生的砸飞了一人。嘭的一响,有什么东西砸了过来,在滚动的黑烟中看不清楚的蛮子寻着风声扫去,瓷器的碎裂声中,粘稠的液体泼在他身上,紧接着就是浑身的刺痛。

    人和马都被烧起,战马负痛中疯狂的前冲。自知必死的蛮族猛士狼牙棒继续挥舞,隐约间砸碎了什么东西,在他的侧面,一个人影脑袋迸裂,连着马一同歪开。然而那蛮子却也随着他自己的战马一同往前栽倒、滚翻,然后就是更多的马蹄声,从他耳鼓边冲过。

    为首的华夏将领长枪挑起了着火的帐篷,帐篷带着火星呼的一声往前方冲来的蛮兵卷去,紧随其后的,是如同银蛇一般的凌厉枪影。战场上的招数,没有太多的花巧,接连刺翻两人后,另一边的华夏兵斜刺里冲了过来,从侧面击穿了往他杀来的一群蛮子,紧接着他便也跟了上去。

    这名将领,唤作岳青,原本是武林中人,后来沦落成占山为王的盗匪,自从投向宁盟主,加入宁家军后,就被火线提拔。身后跟着的这些人,也都是以前跟随他一同纵马劫掠的弟兄,在跟随宁盟主后,宁盟主并未将他们拆散。

    在这些武将中,岳青算是颇为另类,读过书,先人在大周王朝做过武将,但因为犯事,累及后人永不录用。岳青习有家传的枪法、骑术,却只能作为马匪横行。之所以去投宁江,更多的是因为不甘心一辈子做马匪,听说宁盟主是位“识得好汉的人”,靠着江湖义气就找了上去,然后自己也不知怎的,就被不断的重用了,直到今晚,更是直接领着几千人的骑兵“做大事儿”。

    长枪瞬间刺穿一名蛮骑的咽喉,岳青枪法如龙,几乎是没有任何停歇的抽出、反挡,接下了侧面袭来的流星锤,身边的手下冲了上来,解决了使流星锤的家伙,其中一人抱怨的喊着:“老大,不要冲那么快啊。”

    岳青咧嘴笑了一笑:“有你们呢!”

    在他们前方,另外两支华夏骑兵交叉而过。

    靠近河流的所在,一名蛮族将领大声的吼着,试图组织起身边的蛮兵。今晚的败势已经无法避免,但至少要坚持到这些家伙退却。最多一个时辰,大将那一边的援兵就能够赶到,这些人必定会在半个时辰之内退走。

    他骑着马,来回的奔跑,喝令着己方的兵将。就在这时,呼的一声,斜上方有急促的风声传来,蛮将猛一抬头,就看到一个倩影从空中急扑而下,一只宝剑电光般刺向他的眉心。

    咣的一响,电光石火间,蛮将手中的大锤硬生生挡住了宝剑。宝剑呈弧形弯了一弯,少女下坠之势快速止竭,凌空一翻,宝剑耀出火光,刷刷刷的就与这蛮将战了起来。

    凌空偷袭的少女自然便是春笺丽,她已注意到,这个蛮子就是这支蛮族偏师的头领。扔完炸药包,原本已经完成任务的她,仗着自己艺高人胆大,竟直接利用滑翔器来个擒贼先擒王。只是这蛮将也的确了得,竟让她未能直接偷袭得手。

    大锤从侧面横扫而来,春笺丽娇躯后仰的那一瞬间,锤面几乎是贴着她的脸扫过,秀发被疾风带得飞扬。她心知这蛮将力气比她大上不知多少,不敢硬碰,仗着自己的灵巧,秀足在马头上一点,竟踩着马首转了个弯,宝剑刷刷刷的斩出三道火光。

    若是两人骑马对冲,春笺丽只怕拿这蛮将没有什么办法,但是此刻,她靠着偷袭抢了先机,两人离得实在太近,蛮将的重兵器反而成了对自己的束缚。当当当当,蛮将被迫用锤柄硬挡了几招。战马甩头,少女飘起,宝剑划了个圈……嘭。

    陡然现出的火光,将马背上措手不及的蛮将喷了个正着,蛮将痛哼一声,带着火就往马下翻去。周围的蛮兵抢上前来,有的救援将军,有的杀向少女。春笺丽自然不敢多待,四肢一甩,竟御着火行术,反往空中冲起,直看的那些蛮子目瞪口呆。

    滑翔器如同大鸟一般,在少女的上方飞过,下一刻,少女已经抓住了下垂的铁环,被滑翔器带着,往远处的山岭顺风而去。

    那蛮将在地上滚了几滚,虽然在手下蛮兵的帮助下熄灭了身上的火,却也是奄奄一息。随着他的受创,周围的蛮兵进一步陷入混乱,另一边的岳青,已是率着主力掩杀而来……

    ***

    一个时辰后,黎明时分,蒙郁率着大队骑兵,明火持杖的赶来时,华夏骑兵早已连夜撤走。

    军营里一片火起,烤焦的肉香四处弥漫,河道上尸体漂浮。

    几名蛮将四处奔走,集结着溃散的蛮兵。

    天色慢慢的亮了,东方的天空蒙上了玫瑰色的红,与军营中腾起的火光彼此辉映,色彩惨淡。

    一名蛮将被人抬到了他的面前,身上尽是水泡,虽然未死,却也一直都在昏迷。

    蒙郁怒哼一声,如果在这里的是李胡,怕是早就一锤把这还有脸活着的家伙锤个稀烂。然而蒙郁却强行忍了下来,让人把他抬下去救治。

    两个时辰后,天色大亮,伤亡方才清点完毕。

    蒙郁坐在一根木桩上,双手撑着大腿,一脸阴沉。

    虽然是夜袭,但对面的华夏兵竟然有勇气……同时也有能力对他的右军进行袭击,仍然是大出他的意料。

    他很清楚,所谓夜袭,绝不仅仅是趁着夜黑风高,冲上去一通乱杀那么简单。严明的军纪,令行禁止的作风,以及出色的将领,这些都是缺一不可的。

    这是一支,远比其它的华夏兵强上不知多少的对手。

    蒙郁算准了那支华夏兵的主力,是在这个方向,于是以虎狼之势直接扑来,他本以为,那姓宁的必定会选择对那些华夏兵有利的地形以逸待劳,与他决战,但他的确是未曾想到那些华夏兵竟然有胆子主动出击。

    他在心里,对这一支华夏军的实力,又拔高了一线。但是不管怎么样,这一战他都必须继续下去,这一仗数千兵马的折损,已经是让他骑虎难下,必须要在这里,实打实的把那支军队的锐气打下去,以免养虎为患,也给其他的华夏军带来虚假的希望。

    “大将!”一名蛮将率众飞奔而来,“查清了昨晚那些家伙逃走的方向,要不要追上去?”

    蒙郁冷冷的道:“不用管他们!”

    昨晚夜袭的华夏兵,离开不过就是半日,如果非要循尾追击,或许能够把他们揪出来,但这一带山多林地,原本就容易设伏,对方又能够放那种不怕水的火,蒙郁自然不会轻易追上去。

    没有去管那只华夏骑兵,他将自己的军队重新编整,分成三部,按着原定方向,继续推进。

    接近中午,十几里外的远处,岳青领着骑兵不断奔驰。

    一夜劳累,他所率的骑兵人困马乏。战马越跑越慢,其中一些已经开始吐起白沫。

    就在这时,岳青看到,在他前方,两处断崖之间的空地上,一个青年左手负后,手持羽扇安静的立在那里。

    金乌移到了中天,阳光从断崖上方笔直的照下,照在那青年俊朗的身影上,虽然是那般孤伶,却又犹如擎天之柱,让他们一下子安下心来。

    战马开始放慢,带着身后轻轻飞扬的烟尘,滚至那人前方。岳青快速下马,在青年面前单膝拜倒:“盟主,末将幸不辱命。”

    那青年将他扶起:“做得好!”又看着他身后的数千骑兵,朗声道:“大家都做得好。”

    虽然筋疲力尽,众人却在这一瞬间热血上涌,举戈齐呼,声势震天……(未完待续。)

    ...猫扑中文




上一章 下一章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