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儒道之天下霸主 >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40章 山岳当关

正文 第40章 山岳当关

    意识到宁江很可能根本不打算勤王,但居志荣却是无法说出。

    虽然在威远军中,他是名义上的……或者说是由朝廷正式任命的主帅,而且这些日子,在宁江不在的时候,他也实际领导着全军。

    但是他心里很清楚,这支军队的主心骨就是宁江。王克远等众多年青将领,都是宁江从底层提拔上来的,岳青等也是从江湖上主动投靠过来的佼佼者。虽然因为宁江目前没有任何官职,众人都是以“学士”、“盟主”相称,但至少到目前为止,整支军队的精气神,全都是靠着宁江的个人魅力和能力在支撑着。

    没有宁江,就没有这一整支威远军的质变,没有协助他们击败阿骨兵的武林高手,没有各种神秘但却是出人意料的兵器,没有莫测高深的兵阵和战法。

    即便是居志荣,虽然他的年纪要比宁江大上不知多少,此时也越来越得到宁江的倚重,但就算是他也无法想象这支军队没有宁江,会变成什么样子,怕是跟其他华夏军一般,对上蛮军就不堪一击吧?

    如果宁江真的不打算勤王,那他深深的知道,靠着自己什么也做不了。

    即便大家愿意跟着他走,对上另外一支蛮军主力,他也没有胜出的把握。

    在隐隐的猜到宁江的打算后,居志荣沉默了。从小接受着儒家忠孝理念的他,在意识到这种可能性之后,心中是震惊的,甚至可以说是无法接受的。然而,一旦冷静下来,他就开始明白,不管他接不接受,他都无法做出改变。毕竟,从现实的考虑出发,包括他在内的这一整支军队,可以没有远在京城的天子,但是不能没有宁江……

    在沉默了一阵之后,最终,居志荣彻底的支持了宁江的意见。

    在接受了事实之后,他开始支持了分兵的决策。

    既然不打算勤王,那就只能先对蒙郁的残兵败将进行围追堵截,一步一步的逼死,但却不一鼓作气将其消灭。

    只要蒙郁的残兵还在,威远军就有不立即勤王的理由。

    作为这支军队名义上的主帅,实际上的副帅,居志荣不得不为宁江掩盖他的“不臣之心”,毕竟,经历了八百年的儒家天下,忠孝、仁义的理念早已深入人心,若是没有合理的借口,一旦传扬开来,实不免落得千夫所指。

    当然,对于底下的那些将领来说,他们并没有任何的异议,前一场大胜,虽然振奋人心,但全军也的确是颇为疲惫,宁江剿灭蛮军残部的战术虽然拖延一些,

    但的确是更为稳妥,夺取涉川城之后,步步为营,也有利于全军的修整。

    *

    在陵洲与随州之间的山岭间,一支二十多人的队伍,成功的避开了攻打京城的蛮军放出的探子,以及四处打家劫舍的小股蛮兵,往涉川郡的方向赶去。

    为首的是一名中年男子,虽然在躲避蛮兵的过程中,换上了便服,但一些举动,仍然能够看出他平日里的养尊处优。

    这个男子,姓赵名德海,实际上是朝廷派出,前往涉川郡一带宣召的钦差。淳欣部王子李胡的蛮军已经开始全力攻城,京城危在旦夕,此刻,赵德海就是带着天子诏书,从东城门溜出,前去册封原状元公宁江为镇国大将军,请其赶赴京城,救援京师。

    赵德海深知自己责任重大,一路上小心翼翼的避开蛮军,到了深夜,依旧连夜赶路,以期早日完成天子所派差事。

    此时,在一夜赶路之后,他们在一处林中休息。天气很冷,风大霜重,他们生起了篝火,暖和了一下身子,吃了一些带出来的干粮。

    赵德海以前从来没有过过这般的苦日子,只觉辛苦咬下的干饼,实在是难以下咽。

    “大人!”一名率队护送他的武将低声道,“可要在这里多歇息一会?”

    赵德海咬牙道:“不了,本官还能坚持,我们早点上路,早些……”

    就在这时,那武将忽的将他按住,目光扫向周围幽幽绰绰的昏暗。

    在他的暗示下,其他人也慌忙用土往篝火上压。火光一下子暗了许多,却也还有些许光芒,犹如在黑暗中挣扎,怎么也不肯暗去。

    赵德海心神不宁的道:“怎么了?”

    那武将低声道:“不太对劲。”

    赵德海慌张的看向周围,虽然天色快要亮了,但是时节已经进入冬季,天寒地冻间,暗影犹压在整个苍凉大地的怪兽,难以消散。

    扑的一声,另一边传来沉闷的声响。赵德海下意识的看了过去,什么都没有能够看清,身后却已传来刀锋相互对拉的噪音,砰的一声,精光闪了一闪,紧接着就是呼呼的破空声,他身边的护卫也全都动了起来。

    赵德海看不清发生了什么事,就只是在惊慌中感受到不断切来的几道疾风。扑的一响,他的面前有人影倒下,即便是这样的昏暗中,他也能够看到,那一抹突然溅起的血花的玫丽,而这还只是开始。

    有人倒在了未能完全熄灭的篝火上,星火乱洒,白色的烟在黑色的夜与冲腾的血光之间扩散。“带大人先走!”那武将的吼声犹如狮吼。

    赵德海的胳膊被人架起,他那僵硬而又腿软的脚动了起来,几乎是被人半拖半拉的带着走。在他的身后,一连串的兵刃交击声,伴随着几声惨哼。有人低低的骂了一声:“好家伙,莫不是军中的‘震东狮’邾石?”

    那武将怒喝道:“既然知道本将威名,还敢前来送死?”

    说话之人冷笑道:“谁死还说不定,邾石,敬你是条好汉,这事与你无关,你闪一边去,我们不杀你。”

    咣咣两声,邾石的刀法更加的凌厉。他用的乃是战场上的杀人刀法,几乎没有任何的花巧,就是一昧狂攻,既疾且猛,竟将来袭者硬生生逼退。他冷喝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如何知道本将?”他本以为,自己遇到的是蛮兵,然而现在看来,这些人分明也是华夏人。他虽然在军队中有些名望,但终究不曾在江湖上行走,几招过后,竟然就被这些来历不明的袭击者叫出名号,这让他意识到,这些人绝不普通。

    与邾石交手的袭击者却也不再说话,一柄雁翎刀在黑暗中闪出光华,与邾石的横刀撞在一起。呯呯嘭嘭的交击声中,几根枝条断裂,紧接着又是一团劲气的爆裂。

    赵德海被五名护卫带着,一路逃出了树林。东方的天空艰难的拉开了一线朦胧的鱼白,回过头去,后方的邾石等人也不知到底是生是死。

    他们不敢多待,继续赶路。

    到了中午,他们穿过一条小路,此时,他们已经进入了随州地界,途中经过一个村子。蛮兵曾经在这里经过,村里的人也不知是被强行掳走还是早就逃亡,看不见人。

    残破的土屋,倒塌的石墙,一堵破墙的井边,有一丝不挂的女子尸体,想来也知道她死前发生了什么事。他们无心在这里逗留,继续往前走去,快要穿过村子时,忽的有人从一个院子里走出。

    那五名护卫立时警戒的握着刀,保护在赵德海前方。从院中走出的是一个四十多岁,衣衫破旧的汉子,天气虽冷,不过他穿的并不多,手中拿着一个缺了口子的破碗,正在喝着碗中的稀粥,看到赵德海等人,整个人如同山岳一般定住,仿佛与地面融成了一体。

    被派来保护赵德海的这几名护卫,也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高手,这一瞬间,立时知道这汉子实力非凡,更是紧张。那汉子大约也是看到他们几人只是刚好路过,被他突然从门里出来吓了一跳,而不是故意来找他麻烦,慢慢的退了一步。在他身后,另有三人走了出来,却是一名女子,两名青年。

    那女子道:“大哥,出了什么事?”看到赵德海等六人,柳眉微微一挑:“他们是什么人?”

    那汉子淡淡的道:“应该是路过的。”

    保护着钦差大人的五人,看出这几人恐怕也只是从这废弃的村子路过的江湖人,大约是借用了这已是无人的院子煮点吃的,跟他们没有关系,于是护着赵大人,准备离开。

    就在这时,他们身后马蹄声快速接近,众人同时看去,只见十几名蒙面人策马奔驰而来。

    这五名护卫一眼认出追来的这些人,就是昨晚的袭击者,赶紧拔出刀来。那些蒙面人发现还有其他人在这里,先是勒住,警惕的看向那汉子和他身后的三人。那汉子再退一步,以示自己跟赵德海等人无关。江湖是非多,他们只是路过而已,别人的浑水,他们自然不会轻易踏入。

    保护着赵大人的五人心知糟糕,照这般看,邾石恐怕也已被这些人杀了。其中一人低声道:“大人,一开打你就走!”他们心知,这一趟他们恐怕是要将自己的性命送在这里,他们死不要紧,朝廷派下来的任务关系重大,他们只担心自己死不瞑目。

    赵德海一咬牙,朝对面那些骑在马上的袭击者,一身正气的喝道:“我看你们这些人,也都是华夏人,为何为虎作伥,为蛮军效力,置国家大义、百姓危难于不顾?”他想来,自己和江湖人也没什么仇怨,这些人既然如此急于杀他,自然是为了阻止他前往宁家军宣召,除了被蛮族收买的奸贼,还有谁会这般做?

    那些蒙面人却是不答,齐齐下马,持着各式各样的兵刃,往赵德海等人扑来。

    “大人你先走!”其中一名护卫大喝一声,手中的朴刀劈去,刀还未至,面前却是人影一闪,嘭的一声,冲在最前方的蒙面人硬生生被震退。而那喝完稀粥的大汉,已经是背对着他们,负手看着那些蒙面杀手。

    为首的蒙面杀手厉喝道:“你是什么人?这事与你们无关,不要多管闲事!”

    那大汉冷笑道:“天下人管天下事,有什么管不得的?”在他身边,那一名女子,与两名青年也横了过来,与他一同挡着那些蒙面杀手。那女子冷笑道:“光天化日之下,藏头盖面,鬼鬼祟祟,看来你们也知道自己没脸见人。”

    那些蒙面杀手杀气凛然,为首之人冷然道:“再说一遍,此事跟你们无关,千万不要自己找死。”

    那大汉缓缓往前踏了两步,也不知真的,随着他踏出的步伐,无形的气势快速上涨,竟让他整个人,如同山一般难以逾越。为首的蒙面人终于变了脸色:“莫不是‘山岳当关’傅定波傅大侠?”

    那女子笑道:“既然知道我们老大的名号,你们在江湖上,想必也有些来头。”在她身边,一名青年不屑的道:“可惜却是见不得光的败类。”

    那蒙面人淡淡的道:“既然傅大侠在此,那你们想必就是黄山四侠中的另外三侠,哼哼……不过江湖上谁都知道,黄山四侠,傅大侠一个人独占了‘黄山’、‘侠’三字,剩下的三人不过就是与傅大侠一同凑那个‘四’字。”

    那女子再次笑道:“我知道你是故意气我们,不过这是事实,所以我们也不会被你气着。有本事,你就摘了面罩,让我们看看你又算得个什么人物?”

    那蒙面人哼了一声,他心知黄山四侠中,这三人虽然远不及傅定波,却又都进入了一流之列。而傅定波却也是准宗师级的高手,考虑到九阴真经的出现,等于是抹去了一流与宗师之间的界限,近来不知多少准宗师级的高手踏入宗师,傅定波就算是其中之一,他也绝不奇怪。

    “走!”二话不说,带着身边的蒙面杀手,陡然抽身,纷纷上马,调头便走。

    那女子哼了一声:“跑得倒是很快。”转身看向被他们救下的六人:“你们到底是什么人?这些鬼鬼祟祟的家伙,( .cm )为什么要杀你们?”

    赵德海施礼道:“多谢几位大侠相救,吾乃朝廷钦差,奉天子之命,前往涉川郡一带见宁学士,代天子宣诏,不想路上竟遇到这些歹人。这些歹人,十有**是投靠蛮胡的华夏败类,阻截下官,就是不想让宁家军驰援京城。”

    那女子唤作徐娇龙,那两个青年,一名余智城,一名袁澄江,与“山岳当关”傅定波合称黄山四侠。听得此事,互相对望一眼。余智城缓缓地道:“我们虽然不愿多管闲事,但这事却是不能不管。”袁澄江笑道:“因为这已经不是朝廷的事,也不是江湖的事,而是我们整个华夏的事,再说了,反正我们原本也就有心去见宁盟主,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帮得上忙的,既然刚好遇到,正好以此作见面礼。”

    许娇龙问道:“老大,你怎么看?”

    傅定波沉声道:“国难当头,不能不管。”看着赵德海:“我们护你一同上路。”

    赵德海拱着手,重重的掬了一躬:“几位义薄云天,下官便代天下人,谢过几位了。”他心知这些江湖人,不为官,不为利,所做一切全都是为了侠义二字,是以也不说多余的话。当下,黄山四侠便与赵德海一同上路,赶赴涉川郡。

    在他们后方远处,其中一名蒙面杀手低声道:“捕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那为首的蒙面人也是一阵头疼:“想不到竟然会在这里撞上黄山四侠,难办啊!”真不知该怎么去向盟主交代。

    ……(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一章 下一章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