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儒道之天下霸主 >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41章 寒波斜飞雁

正文 第41章 寒波斜飞雁

    山林间,名为邾石的青年武将猛然惊醒,紧接着就是浑身的刺痛。

    用左手肘支撑着地面,他艰难的抬高自己的身子,紧接着就看到一个背对着他的,纤细的女子的背影。那女子,往林中燃起的篝火添加着木柴,大约是觉察到身后的声音,回过头来:“你醒了?”

    这女子,相貌普普通通,属于走在路上一眼看去,轻易的就会被人遗忘的那种。正午的阳光从上方的枝枝叶叶间洒下,斑斑驳驳的光影落在她的脸上。虽然是到了午间,天气依旧有些凉,地上颇为潮湿,燃起的篝火驱散着周围的寒意。

    邾石道:“这位姑娘,您是……”

    那女子柔声道:“奴家姓严,名情,在江湖上略略有些薄名,大家都将我唤作软月刀……”往受伤的青年男子看去,见他没什么反应,稍稍的有些失望的样子。又道:“今日一早,我从山另一边的林中路过,看到壮士您倒在地上,身上带伤,若是放着不管,难保性命。我们江湖儿女,解危救难,本是分所应为之事,因不知你得罪的是哪方的仇家,也不敢将你留在原处救治,便将你带到这儿,好在你伤口颇多,但都是些没有伤筋动骨的皮肉伤,当时看着满身是血,倒也无性命之忧。”

    邾石低头看去,见自己身上的伤口基本上都已包扎妥当。昨晚那一战,原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连他自己也没有想到,竟然活了下来。看来,多半是那些杀手急于去追赵大人,没空给他补上一刀。

    一想到自己此刻所担负的重任,他猛然坐起,身上更是刺痛。严情道:“这位壮士,你身上的伤虽然都不致命,但伤还未好,还是不要乱动的好。”

    邾石知道,这女子多半是行走江湖的侠女,大约是看到他带着兵器,

    在荒野中受伤倒地,所以把他也当成了江湖中人。他因为不曾混过江湖,自然不曾听说过“软月刀”,但对方毕竟是救了他。当下感激的道:“多些女侠救命之恩,只是我有重要任务在身,不敢在此多留,大恩大德,还请容后再报。”

    抓起就放在他身边的横刀,以刀柄支地,艰难起身。

    那女子往他手中的刀看了一眼,迟疑了一下:“壮士你……公子你莫非是军中的人?”

    邾石知道,作为最常见的兵器之一,刀的样式不知多少,简直可以算是千门万类,但从刀的制式,还是能够看出一些使用者的身份。

    比如长柄的关刀,只可能是军中所用,普通的江湖人,携带麻烦,而且任何长兵刃都不允许带入城中。

    类似于关刀,但刀身更窄,携带方便的朴刀,则只有捕快、步兵巡检之类,隶属于官府的白道、衙役才会带着,只因为它带着长柄,虽然长柄可以拆卸,但本质上还是属于长兵器,普通人无法携带进城这一点,就已经让江湖人对它敬而远之。

    此外,军中还有四种样式统一的刀,即横刀、障刀、仪刀、陌刀。仪刀自然不用说了,纯属好看,陌刀同样属于长兵器。剩下的横刀和障刀,利于战场上直来直往的厮杀和格挡,在江湖上用的人同样不多。也正因此,这女子在意识到他很可能不是江湖人之后,因他所携之横刀,首先便往军队去想。

    没有回答严情的问题,邾石艰难站起,摇了一摇,却又差点栽下。严情赶紧将他扶住,道:“就算你有要事,但是这个样子,你又能够做些什么?路上一旦遇到蛮兵,以你现在的伤势,连自保都成问题。我看你还是迟些上路,至少休息半日再说……”

    邾石低声道:“多些姑娘关心,但是京城危机,我军务在身,难以拖延。”

    严情叹道:“罢了,你们军中的事,我一江湖女子,原本也不想多管。但是如今蛮胡入侵,宁盟主也曾号召我们江湖中人共赴国难,救国救民,你所做的事可与抗蛮有关?你要去哪里?我护你一程。”

    邾石道:“姑娘认得宁学士?”

    严情略有些脸红:“虽然闻得盟主威名,却也从来不曾真正见过,只是心中仰慕已久。”

    邾石呼了一口气:“实不相瞒,其实我这一次的军务,就是护送朝廷派出的钦差,去请宁学士救援京师,只是路上不知杀出了何方奸人,要害钦差大人,对方人多,我虽然庇得钦差暂时逃出,但那些奸徒现在想必也已经追了上去,也不知钦差大人此刻到底是生是死。”

    严情道:“既如此,我就与你一同上路,这一带是我走惯了的,知道不少捷径,或许能够赶在那些奸徒前方,找到钦差大人,至不济,也要将此事告知宁盟主。”

    邾石大喜,道:“我们这就上路。”当下,也不顾自己伤势,与严情一同往西面赶去……

    在他们的西边远处,赵德海在黄山四侠与五名护卫的保护下,一同赶路。到了傍晚之时,他们来到一条河边。

    黄山四侠中的余智城道:“这一带我以前也来过一次,这里以前明明有一座浮桥,乃是用许多船只并排相连,在上边搭盖木板,怎的现在一艘船未见?”

    袁澄江笑道:“怕是你记错了吧?”

    徐娇龙在岸边检查了一番,道:“看这里的石柱,这里还勒着被砍断的铁索,看来以前的确是有浮桥的,估计不是被官兵拆了,就是被蛮兵拆了。”

    傅定波往下游看去,忽道:“那里有船!”

    众人一同看去,只见下游果然有一艘船慢慢划来,摇桨的乃是一个最多二八年华的、清秀的粗衫少女。那少女唱着歌儿,在这冷风刺骨的时节,仿佛天地间最靓丽的颜色。赵德海喜道:“有船就好,有船就好!”

    众人仔细听去,之间这村姑打扮的娇美少女,嗓儿清脆,那美妙的歌儿犹如黄鹂,在两岸间响荡:“唱支山歌给哥听,我把哥来比爹亲,爹娘只生了我的身,哥哥的光辉照我心……”

    徐娇龙笑道:“好奇怪的歌儿!”放声道:“那位妹子,我们想要过河,你可愿栽我们一程,我们愿意付钱来着!”

    那少女把船划了过来,往他们瞅了几眼,脆生生的道:“载你们过河可以,不过我这船小,一次只能栽两三个人。”

    徐娇龙道:“不妨事,多送几次就好,我们不差这点钱。”

    那少女道:“我还没谈钱呢,过一趟河一两银子!”

    徐娇龙道:“你这是敲诈啊?这样的河,十文钱最多了,岂有一趟一两银子的道理?”

    那少女轻轻地哼了一声:“我就是这个价,你们爱过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们,附近也就只有我这一条船了,你们想要过河,就得走个十里路,到上游去,那里可都被蛮兵把守着。”

    赵德海急忙道:“我们过,我们过。”

    那少女道:“过去算一趟,回头来接人也算一趟,一来一回就是两趟。”

    徐娇龙道:“你抢钱啊?”

    少女撇着嘴儿:“都说了,你们爱过不过。”

    徐娇龙哼了一声,紧接着压低声音:“老大,这丫头有些古怪。”

    傅定波低声道:“有古怪是必然的,不过谈好价钱的话,也许好些,总之小心为上。”这附近兵荒马乱,蛮兵已经扫荡过不知多少回,周围的村落,能逃的估计都已经逃了,逃不了的,不是被蛮子杀了,就是被蛮子抓去使唤了。像这样的一个姑娘家,如果没有本事的话,哪敢在这种地方出没。

    徐娇龙朗声道:“给你赚钱没问题,就是不会在河道上,突然请我们吃粽子又或馄饨吧?”

    少女娇笑道:“你们放心,我不卖粽子和馄饨,倒是有一个朋友是卖包子的,你们要是在秦岭遇到她开的店,就说是我介绍的,可以便宜一些。”

    徐娇龙道:“偌大一个秦岭,横跨了不知多少州,哪里就能遇到?真要遇到了,我们不要变成包子就好。”低声道:“老大,我们怎么过河?”

    傅定波沉声道:“先过两批人到河对岸,确定那一边没有埋伏后,我和你再带赵大人过去。”看着那粗衫的少女,大声道:“我们先付一半定金,待全都过河之后,再付另一半,如何?”他声音响亮,蕴含内劲,向对方暗示自己并不好惹。

    少女哼了一声:“你不用声音大,我可不怕你,你们要分几趟过河?定金先付来。”

    傅定波道:“我们有十人,分四次过河就好。”

    少女道:“四次就是八趟,八两银子,先付一半过来……”

    徐娇龙道:“我说你这算法不对啊,且不说我们人多,你也不打个折,你接送四次,途中返程只要三趟就够,加起来不过就是七两银子,哪来的八两?”

    赵德海却是抢着道:“没关系,没关系,不差这一两,我这有,我这有。”赶紧将银子取了出来。

    徐娇龙翻了个白眼……这些当官的果然是人傻钱多。再行看去,见船上的少女瞅着赵大人缠在腰上装黄白之物的盘缠,咪咪笑的样子,于是低声道:“老大,小心一些,我看这丫头就是做馄饨的。”

    傅定波道:“无妨,她翻不了天!”这丫头即便不是好人,岁数摆在那里,总不可能强得过他,况且真正的绝顶高手,也不可能在这种地方做馄饨。

    徐娇龙接过银子,踏上前去:“七两银子,先给你一半,也就是三两半,等我们全都过了河后,除了剩下的三两半,再多给你一两算作小费,可好?”

    粗衫的少女笑道:“这般也好。”

    当下,少女收了定金,便唱着歌儿,先把余雉城与两名护卫送了过去,三人到了河对岸,检查周围的芦苇、草丛,又回头招手,以示没有发现异常。过了一会儿,少女将船划了回来,又送了两名护卫过去。第三趟,赵德海与徐娇龙一同护着傅大人上了船,在他们身后,袁澄江与另两名护卫继续等着。

    途中,粗衫的少女一边摇着桨,一边唱着歌儿。徐娇龙笑道:“妹子,你这歌儿,哥啊妹啊的,莫非是情歌?到底是谁编的曲儿,听起来这般古怪。”

    少女道:“编这曲儿的,是个了不起的人物,说出来吓死你们。”

    徐娇龙失笑道:“这话说的,这几年喊出来能够吓死人的、没遮挡的人物,来来去去也就那么一些,会编曲儿的就更少了。既会编曲儿,说出来还能吓死人,敢情是身兼东南武林盟主和状元郎的宁公子?人家还有空来给你编曲儿?”

    少女抿了抿嘴儿:“说不准呢。”

    说话间,上游处忽的有声音传来:“小妹?”

    傅定波、赵德海、徐娇龙扭头看去,只见一艘渔船如同箭一般,从上游划了下来,船上的是一个身穿红衣的少女,脸上带着面纱,虽然看不清模样,却已知道必然是个美人儿。此刻乃是傍晚时分,水光犹如铜镜,将她连人带船一同倒映在水中,水波往两侧分开,如同穿梭在镜中一般。

    戴面纱的红衣少女将船停在他们边上,曼声娇笑道:“小妹,你今天生意不错嘛?你打算请他们吃粽子还是把他们下馄饨?”

    粗衫的少女道:“没,我帮他们过河儿。”往对面船上望了一眼:“看来你今天也做了好买卖啊?”

    傅定波等人看去, .co)见红衣少女的船舷,竟是血迹斑斑,这些血都还未干,在即将落山的阳光下触目惊心。

    红衣少女道:“刚才遇到了几个蛮子,用过河为借口,想要在船上对本姑娘动手动脚,干脆也懒得刮他们,直接就把他们做馄饨了。”

    这一边,就连赵德海也看出着两个丫头不是一般人,在徐娇龙身边悄悄的问:“徐女侠,她们说的粽子和馄饨到底是什么意思?”

    徐娇龙冷笑道:“这是上的行话,用船带人过河,到了河中,拿刀逼客人把身上的银两全都交出,接下来,把人绑成一团扔到河里,唤作包粽子,直接几刀砍死推水里,唤作下馄饨。说起来,以前在秦岭一带还有做包子的女店家,用的全是人肉馅儿,这一两年好像凭空消失了,不知道是不是嫁人去了,搞不好跟她们就是一伙的。”

    没有想到这般千娇百媚的两个少女,竟然也是江湖上杀人越货的女劫匪,身为朝廷钦差大臣的赵德海一阵心惊,尤其是,他想起自己以前也在秦岭吃过包子……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