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儒道之天下霸主 >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45章 江山王气空千劫

正文 第45章 江山王气空千劫

    秋香色小袄的少女抱着怀中的小黑猫,嘻嘻的笑了一笑,抬起头来,看着昏沉沉的夜空,此时此刻,月色已经稀薄到近乎于无,密密麻麻的、枯黄的松针在她们的头顶形成扇形的伞盖,为她们遮蔽着黎明前的风露。她轻轻的道:“我知道我很笨,笨到许多事情,哥哥不告诉我,我就不知道该怎么做。可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只要我一直跟着哥哥不就好了?反正有什么事情,都有哥哥在那里,我又不想离开哥哥?”

    桃红褙裙的少女想着,难道你以后就不嫁人了?只是这话却也没有说出口,因为她其实也很怀疑,那家伙会不会真的舍得把他妹妹嫁掉。

    她想了想,有些犹豫的样子:“说起来,无颜她……”

    秋香色小袄的少女扭头看她:“啊?无颜姐怎么了?”

    桃红褙裙的少女赶紧将双手在胸前摆动:“没、没什么!”心里却多多少少有些困惑,想着是不是自己想多了?明明自己这般的主动,那家伙……那家伙应该不会先找上秦无颜吧?

    双手抱着膝盖,她看着小梦,试探性的问道:“我知道你哥哥以前在临江郡的时候,是从来不逛青楼的,那……那个时候他就没有什么相好的丫鬟吗?”

    小梦歪了歪脑袋,不解的看着她:“相好的丫鬟?”

    “那个……你哥哥是男人啊?而且你们宁家在临江郡不管怎么说也是小财主的吧?男人……总是会有一些需求的吧?你哥哥又不去青楼,那,有一两个……有一两个服侍他的小丫鬟什么的……也是很正常的啊?我知道很多大户人家的公子哥儿都有,还有一些不只是带着好看的小丫鬟,还喜欢清秀的小厮什么的?”

    “啊?”小梦有些不解的看着她。

    “就是说……女人啊?”说着说着,桃红色褙裙的少女自己也有些脸红,“到他这个岁数的男人……都会有一些需求,想要女人的吧?”

    “女人?”秋香色襦裙的少女歪了歪脑袋,“哥哥有我啊?!”

    呃……你说得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这根本不是一回事啊?

    其实桃红色褙裙的少女,也知道自己的思想一向是很不纯洁的,只是,面对着这兄妹两人“纯洁的兄妹关系”,她实在不知道到底是自己不够纯洁,还是实在太纯洁了?

    就在这个时候,周围有白雪慢慢的飘下,她们的上方,雪花在篷针上一片一片的积压,远处的草地上,雪花斑斑驳驳的落着,彼此相连,

    并在接下来的几日里,一点一点的堆积成,覆盖了万千污浊的洁白……

    *

    蒙郁带着手下疲惫不堪的蛮兵,抬头看着那片片飘落的鹅毛大雪,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这一场雪的到来,意味着他已经是彻底的完了。

    此时此刻,他已经被逼到了绝路,犹如被赶入了铁笼子里的耗子,除了等死,已经别无出路。李胡原本就不可能放弃攻打京城,前来救他,而此时此刻,已经在外头不断逼近的宁家军,竟也出乎意料的,舍弃了危急的京城于不顾,截断了他的所有粮草,阻断了他的一切归途,不断的施展疲兵之计。

    此时此刻,宁家军终于开始发动总攻,而他手下的兵马,已是饿得无力再战。曾经跟着他纵横北面万里银川的这些蛮族猛士,如同落入平阳的猛虎,曾经的威风,过往的豪气,都遥远得像是几乎被遗忘的梦,仿佛从来就不曾存在过。

    蒙郁无法明白,对面的这支华夏军,怎么就敢放着他们的天子不管,放着他们的京城不管?这不符合他以往对这些、深受儒家思想桎梏的华夏人的认知。

    虽然从内心深处,他知道这些人做出了正确的选择,但是,放着天子不管,这些人,以后怕是要面对着不知多少华夏人的千夫所指吧?

    他自嘲的笑了一笑……以他现在的处境,去为这些人担心他们日后将会遭遇的麻烦,实在是有些杞人忧天了,不客气的说,不管怎样,这些人都还是有未来的,甚至有可能,那一整支军队将来所要面对的处境,也全在那个神秘莫测,连他也无法看透的神秘青年的计划当中,而他,却已是完完全全的失去了未来,彻底的沦为了那个青年的垫脚石。

    抬头看着四面八方,在高处集结,覆满了远远近近的山头的、皑皑的白雪,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涌起无力的感觉。

    也是最后一次。

    他猜想,那个时候,木不孤最后一次,在战场上面对着这些华夏兵,面对着那个让人无法看透的青年,也是他现在这般心情吧?在第一次的大败之后,紧接着,便是不停的被刀割,在第一次的恶战之后,后面的一切仿佛都被注定了一般,所有的挣扎,都是在不断的失血中寻找着希望,等发现希望其实已经不存在的时候,唯一剩下的,就是体内的热血几乎已经流光的绝望。

    “大将!”一名蛮兵,将战马牵到他的身边,他提着长枪,翻身上马。

    这一天的雪很大……很大很大……

    在他们的外头,大军按着如同演练一般的既定套路,一层又一层的往前推进。

    名为宁江的青年,在这寒冷的天气里,手中握着可以让他显得很酷的羽扇,左手负后,站在高台上,监督着全军的前进。

    到了这一步,整个胜负早就已经注定,此刻的最后一击,其实是非常非常无聊的。就像是象棋里的连将,对手已经是无路可逃,现在不过就是将绝杀的最后一步摆出来,喊上一声“将军”,然后将对面棋子上的“帅”取下来即可。

    就当做是一场实战演习罢……他无奈的笑了一笑。

    这样的天气,其实还是适合躲在被窝里的。

    在高台的前方,集结起的兵阵,两翼张开的骑兵,按部就班地发动攻势,犹如给他们发下的教科书。

    骑兵的前方,有将领回头往高台上看去,己方的主帅,很酷……同时也显得很无聊的站在那里。

    这是一场必胜的战斗,此时此刻,几乎所有人都明白这一点。

    其实在那一次的恶战之后,并没有再发生什么出其不意、或者说是让人叹为观止的战斗又或战术,就像是一连串的组合拳,几个套路下来,就将这支残兵败将逼到了绝路。擅阵者无赫赫之兵,在主帅的带领下,这一句千古名言得到了清清楚楚的阐释,整个战局的一切变化,都是那般的水到渠成,不知不觉间,就走到了这最后一步。

    然而,明明在他们对面的,是那支在几个月前,还横扫湟河以北,战无不胜的蛮军,铁骑纵横,以一当十,甚至是以一当百,为什么此刻,在他们眼中却是如此的不堪一击?其中的道理,他们也说不明白。

    冲锋的号角开始吹起,他们如潮水一般往前杀去。

    然后这一战就结束了。

    很难说清是巧合还是其它,在蛮族大将蒙郁授首的那一日里,同一天,京城沦陷。

    即便是城高池坚的昊京外城,终究也没有能够挡住阿骨兵的不断袭击。作为先锋的阿骨兵杀上了城头,后续的蛮兵源源不断的跟上,紧接着,守城的华夏兵便开始溃败,不断的溃败。

    内城根本就没有办法守,四月里陨石天降时倒下的城墙,还没有完全修复,守城的禁军也早就已经失去了战斗的意志。蛮军冲入了内城,攻破了皇城,血与雪覆盖了京城,刀光剑影中,滚滚的人头落地,四处火起,哭嚎一片。

    躲入了御花园的天子、太后、皇后都被揪了出来,城中的大臣第一时间被屠杀,在那短短的时间里,死去的百姓和士兵不知多少。

    唯一可以算是幸运的是,随着斩杀了蒙郁的宁家军,开始往京城推进,李胡的蛮军,也无心驻守京城。毕竟,随着蒙郁部的覆灭,以及十月的逝去,在接下来的一整个冬季里,京城里的一整支蛮军,在可以预见的三两个月里,都不会再有援军。

    李胡并不打算独自面对能够全歼蒙郁部的威远军,以及其它各州还会继续赶来的华夏军。攻下京城,拿下了大周皇帝和那些大臣,对他来说已经是谁也无法夺去的大功。在屠城一日后,全军押着周朝的天子和众多的皇室成员,以及从京城里掳来的一大批达官显贵,他们沿着湟河南岸,往上游撤去。

    等威远军辛辛苦苦的赶到京城时,所面对的,就只有那一片残破的景象。而因为接下来连续不断的大雪,到处都是冰雪封山,他们也无法对北撤的蛮军进行阻截,最终,只能先行在京城驻扎,救护百姓。

    京城失陷,天子和百官蒙难的消息,以极快的速度传遍天下,华夏震动。

    这是大周立国以来,千年未有的奇耻大辱,到处一片哀嚎。

    紧接着,各州各府,更多的勤王军赶来,进驻了京城,为此也引发了相当多的混乱。失去了天子的京城,笼罩在比冰雪还要刺骨的悲凉之中,谁也不知道今后会发生一些什么,谁也不知道他们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子。这到底是灾祸的结束,还是灾难的开端?此时此刻,谁也说不清楚。

    *

    萧瑟而又悲凉的大街上,名为秦红韵的女子,撑着稍显破旧的红伞,在街道上茫然的走着。

    昨晚已经下了许久的雪,到了白日,依旧没有停歇,悲凉的哭声,在这美丽的雪景中传荡。远处,令人心碎的二胡,慢悠悠的响起,起伏的屋檐,在白雪的覆盖下银装素裹。

    她立在石桥上,转过头来,看着远处那以往总是显得热闹、此刻却是空荡荡的青晖湖,无言的沉默着。

    原本是岳湖第一花魁的秦红韵,因为岳湖天灾,失去了容身之地,后来趁着三年一度的科考盛事,进入京城,凭着一时心软,给某个少年的小小恩惠,被他回报了一首“红藕香残玉簟秋”,竟意外的成为了京城第一名妓。

    到了去年底,终于筹够钱的她,到官府赎身,原本以为会受到刁难,结果却是意外的顺利,很快的就脱离了贱籍。然后靠着才名,卖艺不卖身,又存了几个月的银子,在京城购置了一处宅院,以为能够就此过上太平安定的日子,却没有想到,这天地变得如此之快,短短的大半年间,就遭遇了滔天巨变,最终,京城失守,连太后、天子都被蛮军抓了去,被带走的文武百官和他们的家眷,竟有数千之多。

    在蛮军攻入京城的时候,秦红韵缩在她的屋中,栗栗发抖,她不知道自己会遭遇到什么。蛮军的凶残,无人不知,而城外这支蛮军的残暴,听说又比其它蛮军更甚,有人说,那个名为李胡的蛮族大将,每天都以喝人血为乐。而北方被蛮族攻下的州府,有许多都被屠得十不存一。

    好在现在看来,像他们这种底层老百姓,终究还算是幸运的。攻入了京城的蛮军,并没有在京城逗留太久,虽然有屠城,但首先倒霉的,是那些家中藏了许多财产的豪门大户,在那整整一日的屠城里,*掳掠,惨不忍睹,但因为只持续了一日,紧接着蛮军就开始押着天子和文武百官撤离,U看书( #46;uknshuc )大部分的普通老百姓,还是得以保全了下来,然后在驻入京城的宁家军的安抚下,维持了暂时的安定。

    只是,接下来,又该如何是好?秦红韵走在路上,为自己的未来赶到担忧。天下大乱,最无力的原本就是她这种无法保护自己的普通老百姓。

    而即便只是从现实的角度出发,现在蛮军退了,等他们再次南下,连天子都被掳走的京城,谁又能够阻挡住蛮军?京城恐怕还是会被蛮子夺走,到那个时候,于普通老百姓而言,恐怕才是真正的灭顶之灾。

    后悔不该在京城里买房子的她,在桥上撑着遮雪的红伞,轻轻地叹一口气。

    为了在这繁华之地能够拥有属于自己的一片土地,她已经花光了所有的积蓄,早知道,应该回江南去买房的。

    现在纵然想要把京城里的宅院换成银两,恐怕也已经是卖不出去了。

    京城是个不安全的地方,无论如何,在下一次蛮军南下前,一定要离开这里。她可不指望,京城再一次被蛮族攻陷时,她还会有这般的好运。

    只是,在这种兵荒马乱,各种物价都开始上涨的情况下,就算是想要回铜州……也就是现在的临安府,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难道还得重操旧业不成?

    红伞架在肩上,她抬起头来,长长的,叹一口气。而就是在这个时候,有人在她的身后,远远的唤道:“红韵姑娘!”

    秦红韵回过头来,紧接着,便看到了,许久不曾出现在京城里的、巡检司名捕南宫嘉佑……

    (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一章 下一章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