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儒道之天下霸主 >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52章 一字红笺叙幽情

正文 第52章 一字红笺叙幽情

    百度搜索【奇书】,移动版。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趁着小梦被秦无颜挡住,宁江与春笺丽两人赶紧往另一个屋子溜去,溜入了春笺丽的屋子,将门关紧。

    过了一会儿,外头传来小梦的叫声:“哥哥?哥哥……咦,不在么?”等了一会,这一边的门也轻轻的响了几下:“笺丽?笺丽?”

    两人在屋子里屏住呼吸,这一刻竟是不敢吭声。

    发现没有人应的小梦,很快的就离开了,两人就在昏暗的屋子里相互搂着,彼此对望。

    *

    在屋子里再次缠绵了一阵,宁江方才离开。过了一会,装作刚回来,一不小心烧掉了衣柜的春笺丽跑去向小梦借衣裳。小梦疑惑的看着她:“可是,笺丽……你身上的这件抹胸好像就是我的啊?”春笺丽:“啊?这个……这个……”一下子忘掉了。

    好不容易才找到理由,解释清楚,过了一会,宁江也什么事都没发生一般,散着步子,来到妹妹身边。妹妹抱怨道:“哥哥,你刚才跑到我的房里睡觉了时不时?把我的床弄得乱乱的。”

    青年轻咳两声,没有说话。

    当天晚上,在小梦带着小刀前去修炼的时候,宁江也与春笺丽,在外头手牵着手,一同在雪林中逛着。

    此刻的春笺丽,穿上了小梦的一件蜜合色齐胸襦裙和保暖的天青色小袄,不过因为她的发育更为成熟,胸脯仿佛要从衣襟里爆出,更为诱人。她面对着青年,双手负在身后,倒退着行走,露出嗔怪的样子:“哼、哼,你这个坏蛋……刚才那样子欺负人。”

    青年道:“喂喂,到底是谁欺负谁了?你这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啊?”

    “谁得了便宜还卖乖了?”少女气得跳脚捶他。

    青年笑了一笑,抓住她的柔荑,将她的小蛮腰轻轻搂住。少女的胸脯紧压着他的胸膛,扭过脸去,轻轻的道:“只是……只是我有点不明白……我就真的那么没有魅力吗?”

    青年讶道:“为什么这么说?”

    少女垂下头来:“因为……因为人家都那么主动了,你却宁可去碰无颜姐,你、你难道对我就这么不感兴趣?”

    青年:“啊?我对你很有兴趣啊!”

    少女气道:“一点都看不出来!”低头道:“其实……其实今晚我本来是想要离开的,反正……反正人家在你心里一点也不重要……”

    青年没好气的道:“你到底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不重要?不重要我吃饱撑的把你带在身边,

    吃饱撑的帮你研究绝……咳咳!”她还不知道他就是蝙蝠公子。

    想了想,大约也意识到两人之间有什么误会,他搂着少女道:“笺丽,你想多了,我没有碰你,只是不希望你对我太过依赖,从而影响到你的武学罢了。你难道自己没有注意到吗?你原本是一个活泼的女孩子,但是你的依赖心太重了,以前对你的母亲就是这样的吧?不管她说什么,你都无条件的听从,从来没有自己的想法,即便拜火教里的生活与你的性子根本就是格格不入。现在也是这个样子,我说什么,你就做什么,你自己的想法,自己的念头仿佛根本就不重要。反应到武学上也是一样……”

    听到这里,春笺丽不甘心了:“你又不会武功,知道什么?”

    宁江失笑道:“就算没吃过猪肉也看过猪走路,你难道自己没发现么?你知不知道你师父教给你的那招‘荧惑玄罚阴阳闪’,你为什么始终练不成?真正高深的武学,必须要契合每个人自己的理解和特点,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再厉害的高手,能够把徒弟教到‘一流’的水准,就已经算是很厉害了,宗师级的高手,也没有办法手把手的教出一个宗师级的徒弟来,高深的武学造诣,不是别人教出来的。”

    继续道:“可是你看看你,你这几天,全都在模仿你师父的绝招……没错,我说的是模仿,你根本就是在按着他老人家的姿势,一遍遍的重复,你自己的理解呢?你自己的特点呢?你这样纯粹的模仿,低浅的武功也就算了,真正高深的武功,根本就不可能学会。不客气的说,你现在还能跟上小梦的进度,纯粹是因为你小时候底子打的好,加上小梦练武迟。你如果一直这个样子,早晚会被小梦甩得远远的。”

    春笺丽抬起头来,吃惊的看着他,过了好一会,才道:“可是……可是小梦对你的依赖也很重啊?为什么我就不行?”

    宁江叹一口气:“你要是真像她一样,没心没肺、什么事都不多想的性子,我还真是不担心,偏偏你又容易想多。小梦因为不多想,所以她的剑法反而全无章法,无迹可寻,自己怎么喜欢怎么来,一本《璇玑剑舞》,练得我都有些看不懂了。但是你,在拜火教的那些日子,对你的影响还是太大了些,虽然它没有能够彻底的束缚住你的思想,但还是让你在思维上无法放开。拜火教要的是循规蹈矩,绝对不会反抗的门徒,但你要也是这个样子,你怎么可能成为真正的高手?”

    竟然是这个样子?少女睁大眼睛看着他:“那……那你为什么不对我说,你也可以把你的想法告诉我……”

    宁江笑道:“你的师父肯定也知道这个道理,他为什么没有告诉你?因为自己领悟出来的道理,永远要比别人告诉他的,更让其印象深刻。按着你现在的修行,是不可能练成你师父教你的这一杀招的,真正强大的杀招,必须要融入自身的思想、信念,必须要有代表着他自身的精气神,否则它就只是一个空壳。你的师父教你一招后,就把你扔下不管,就是要让你自己明白这些道理。当你不断的走进死胡同的时候,要么,你最后一事无成,要么,最终自己领悟出正确的道理,并找到真正适合你的武学……”

    他很无奈的道:“其实我是不应该对你说这些的,你现在是不是觉得我说得很有道理?是不是觉得,通过我这番话,你一下子领悟了很多?但这其中,其实是有很大问题的。你之所以觉得我现在说的很有道理,并不是因为你自己亲身体悟到它,而是因为我是你的男人,我和你已经是肌肤之亲,你把我当成了依靠,心里已经认定了我绝对不会骗你,但事实上,如果我现在说的是另外一番完全相反的道理,我同样能够把你说得深信不疑……你不要跳脚,觉得我是在把你当成傻瓜,等你真正明白的时候,你就知道我这番话的道理,而不是现在这样,你以为你明白了……”

    叹一口气:“其实你根本不明白!”

    少女的眸中,闪过一丝困惑,被他这般一说,她竟是不明白自己到底是应该听他的,还是不应该听他的。她的确是没有意识到他说的这些问题,而当他清清楚楚的告诉她的时候,她觉得自己一下子就懂了,但是现在,被他这般一说,她却又完全糊涂了。仔细想想,这个人明明不会武功,为什么自己总是被他带着走?偏偏他还觉得自己听他听坏了似的……

    只是,一咬牙,她蓦地扑上去,紧紧的保住他的腰来。

    宁江道:“喂喂,你在做什么?”

    春笺丽低声道:“我不管,其实我也不是那么的想要成为很厉害很厉害的高手,我只是……我只是想要开心一些,只是想好跟在你身边。所以、所以你觉得我想得太多也好,依赖心太重也好,这些我都不想去管。反正,我现在是你的女人,人家、人家连身子都给你了……反正你不能不管我,你不能丢下我。”

    宁江笑道:“谁说我不管你么?谁说我要丢下你了?我不是说了么?我只是想要培养你的性,好让你……”

    “可是,你不觉得这样子很奇怪吗?”春笺丽抬起头来,疑惑的看着他,“我也许真的不知道,要怎么样做才能成为真正的高手,但我知道……知道一个人想要另一个人时是什么样子。想要对方离不开自己,想要一直陪在对方身边,永永远远。只要跟对方有关的事,就没有办法好好的思考。可是你对我……你对我就不是这个样子,我也知道,你其实是关心我的。但是……但是你对我的关心好奇怪,只要跟小梦有关的事,你就没有办法静下来思考,碰到其他人的事,你就像无所不知一般,厉害的不得了,也冷静得不得了,对我也是这个样子。我知道……我知道你刚才说的都很有道理,可还是很奇怪啊?明知道人家这么喜欢你,明知道你只要想要,人家、人家随时都愿意给你,很想……很想很想给你……为什么你就能够这么冷静的,去想着什么样是好的,怎么做是不好的?你这个样子……你这个样子倒是有点像是……”

    抿着嘴儿看向一边:“像是把我当成了你的妹妹……小梦反而更像是你的情人。”

    宁江张了张口,突然一下子说不出话来。他觉得春笺丽的这番话很没有道理,他明明是在帮她,是在为她着想,是从最理性的角度来进行分析,来决定什么样子对她更好,怎么到头来反而是他错了?只是再一想,好像自己的确是有什么地方弄错了。

    说到底,他培养她的性,想要让她成为真正厉害的高手。但是对春笺丽来说,她原本就是一个陷入爱河的、热恋中的少女,她就是想要跟着他,陪在他的身边,成为他的女人,什么武功高手、什么性,这些根本就不是她想要的。

    从来没有真正跟少女谈过恋情的青年,发现自己从一开始好像就错了方向,他自以为是的跟她保持着适当的距离,觉得这有利于培养她的性,实际上反而是伤害了她,也许正如她所说的,理性更多的是存在于亲情之间,对于爱情来说,这种绝对的理性本是就是很奇怪的。

    他说他想要培养她的性,想要帮她找到信念、理想,如果他是以蝙蝠公子的身份,作为她的师父说这些,并没有错。但是作为一个刚刚才占有了她的男人,一个她渴望着能够一辈子陪伴着的男人,这样说的确是一件很奇怪的事。

    哪个男人不希望自己的女朋友更多的依赖自己?哪个男人不希望自己的娇妻离不开自己?谁会希望自己的情人又或妻子,拥有更多的性?少女隐隐的意识到这种不对劲的地方,但因为沉浸在初次的害羞和喜悦之中,并没有往深处想,只是身为女孩子那天生的细腻心思,让她隐约的觉察到有不对劲的地方,下意识的嗔怪起来。

    然而理智全开的青年,瞬间把握到了自己的错误,紧接着却是因为自己在这种时候,还能如此冷静的分析着两人之间的误会和矛盾,而升起一丝对怀中少女的内疚。( ..com)只是虽然如此,她说她更像是他的妹妹而不是情人,小梦反而更像是他的情人,这话好像也有点问题,妹妹和情人能有多少区别?老话说的好,女儿是前世的情人,妹妹是来世的情人……这哪里不对了?

    一提到妹妹,刚才还大道理十足的青年脑袋也有点懵懵的,没有办法静心思考。偏偏春笺丽身上穿的还是妹妹的衣裳,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她今天特别的娇艳,干脆也懒得再去管那么多,拉着春笺丽,寻了一个山洞,恩恩爱爱的要了几次,不知不觉间,少女就被他解锁了好几种姿势。

    接下来的两天里,少女也没有什么心思去练她的“荧惑玄罚”,两人暗地里背着小梦,如胶似漆,舍不得与情郎分开的春笺丽,自然也跟着他们一同离开了终南山,前往光州。路上时,她继续抽空去练绝招,宁江原本以为她是不可能练成的,谁知,虽然只是路上抽空练习,她的“荧惑玄罚”却是突飞猛进,越来越接近完美,效率比她在终南山上苦练的那段时间,高了不知多少,以至于那天晚上,她一边夹着情郎的腰起落着,一边数落他在山上时说了那么多没有的废话,结果她还不是练成了?

    青年自己也有些郁闷,这是没有道理的啊,以他的能力,难道还会看走眼?还是说热恋中的少女真的拥有常人难以理解的神秘力量,不可以常理来测度?唉,算了,过程不重要,结果完美就好……

    [感谢书友“小罗罗”的10000打赏。](未完待续。)//天蚕土豆改编的3D浮空炫斗手游《全民大主宰》公测啦,想玩的书友们




上一章 下一章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