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儒道之天下霸主 >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58章 天地烘炉:大道至简!

正文 第58章 天地烘炉:大道至简!

    黄昏,一处山寨依山而建,外头古道竹林,风景优美,内头建筑错落,古朴幽邃。

    男孩和女孩联袂来到山寨外头,男孩抬起头来:“这里就是红莲教的总舵?”

    “嗯!”善公主愉快地道,“这寨子原本唤作林家寨,其主人也算是光州一带的豪强,不过早已经被红莲教灭门,整个山庄和其产业都已被红莲教所占。慧月在西北这一带,经营颇久,也的确是招揽了不少江湖上的亡命高手。这些人,大多都是在中原难以容身的江湖败类。红莲教的发展,有蛮族邪相神册宗倍和西岭鹋哥的暗中支持,将来蛮族或者苗夷,不管是谁进入此州,红莲教的这些人都可‘为王先驱’,替这些异族占领者统治武林,从而为自己捞取更多的好处。”

    蝙蝠公子露出嘲弄的笑容:“这算盘倒是打得不错。”

    大石砌成的高墙上,十几子箭矢对准他们,发出冰冷的寒光。一名大汉喝道:“哪家的孩子?滚远点!”

    其他人也一同看着立在寨门前、那金童玉女般的男孩和女孩。男孩一身黑衣,肩头一只小黑猫,负手而立,明明只是一个孩子,却犹如王者降临,神情倨傲。女孩飞仙髻、淡紫裳,鼻腻鹅脂,冰肌莹彻,仿佛蕊宫深处飞出的小仕女,天然的美人胚子,精致无瑕,美不胜收。

    虽然为这两个孩子的装扮和神情感到惊异,但毕竟只是两个孩子,墙上的这些人一边张弓恐吓他们,一边说笑。在他们视线的交错中,男孩却是抬起头来,淡淡的道:“记住今天的日子,因为这是你们的死期!”

    “我们的死期?”墙上的大汉一个错愕,紧接着便轰然笑道,“哪里来的臭小子,莫不是得了失心疯,吃……”

    嗖!在他的眼中,

    男孩肩上的黑猫快速一跃,下一刻,男孩已经出现在他的斜上方,腾着身,勾着脚,一只手往他的额头伸来。

    以男孩为中心,周围的一切仿佛都慢了下来,这是一种玄之又玄的感觉,原本就在众人视线焦点之间的男孩,忽然位移到了城墙上,却依旧被所有人注目着。仿佛这一刻,整个空间都扭曲了,又或者说,不管出现在哪里,他都必然成为周边一切的中心点。

    在大汉的眼中,男孩往他伸来的手慢到了极致,明明被他看得清清楚楚,但他却怎么也无法躲避。这是一种自己不管逃或不逃,不管自己往哪里逃,最终都无法躲过的可怕感觉。他就这般清清楚楚的,看着男孩的手离自己越来越近,看着死亡离他越来越近。

    嘭!脑袋如同瓜果一般爆开,四散的血水与脑浆在空中有一个缓慢的停止,仿佛时间在这一整个过程被拉长了。男孩翻到了无头尸体的身后,下一刻,便如同魅影一般,闪向了第二个人。

    墙头上的混乱,快速的蔓延开来,箭矢的破空声,强行出手的大喝声。刀锋、剑影,血水,脑浆,以及在这一片混乱中收割生命的黑色的死神。

    寨门的后方,一名刀客带着十几名手下抬起头来,想要弄清楚上边发生了什么事。就是在这个时候,前方的寨门忽的出现声响,他与他身边的那些人,惊疑不定的看去,只见寨门咯咯咯的龟裂开来,刷,突然就崩成了无数的碎片。碎片往外头涌去,犹如被强大的磁场吸扯,聚成高密度的球体。嘭的一声,球体往他们这个方向爆射而来,木屑卷荡空气,激发起一道道呈螺旋状的气流。

    嗤嗤嗤的破空声中,一个个人影向后翻起,血水从他们身上突然多出的、密密麻麻的血孔中溅出。那刀客怒喝一声,全身的劲气在这一瞬间迸发出来,刀光如同狂风一般往前劈去。木屑飞溅,刀影憧憧。奋力的抵挡中,他觉察到有什么东西从自己的身边经过,他疑惑的扭过头去,然后就看到了那娇小但却美丽的残像,依稀间,他仿佛见到了传说中月宫里的嫦娥,飞仙似的发髻,淡紫色的霓裳,他看到了那如梦似幻的、唯美的残影,紧接着却什么也无法看到。

    一群人从寨子里冲了出来,他们眼睁睁看着飞仙髻、浅紫裳的女孩穿过寨门,犹如御风一般往他们飘来。在她的身后,一个个人影翻倒,血水从他们的身上不断激溅,每一个都被射得千疮百孔。

    飞射的木块,依旧在女孩身侧,呈平行嗖嗖嗖的划过,将空气激出颤音。在她身后,那刀客回首看向女孩的背影,在他回头的这一瞬间,后脑勺有脑浆飞出,和着鲜血,绽放成红白相间的地狱之花。

    女孩的身后,高墙上已经变得安静,明明安排了足够的守卫,墙头上却只剩下了一片死寂。唯有一个身穿黑衣的男孩,在方形的箭孔上负手而立。即将落山的夕阳,在男孩的身后漫出暗淡的光芒,男孩从土墙上倒下的影子显得幽长。一只黑猫跳到了他的肩上,男孩轻轻一纵,途中似乎消失了一段,下一刻,就已奇诡的落在了女孩身边,与她肩并着肩,踏着犹如在死神的琴弦上漫步般、压迫人心的无声回响,缓慢但却是令人心悸地往他们接近。

    “你们是什么人?”声嘶力竭的声音,在惊恐中响起。

    “废话,杀人的!”男孩仿佛在嘲笑着怎有人会问出这么愚蠢的问题?

    “杀了他们!”怒吼声中,众人纷纷抽出兵器往前冲去,紧接着,死亡的气息进一步漫开。

    寨子深处,幻月与慧月这拜火教的两大祭司……红莲教实际上的控制者,惊疑不定的看着外头,怒吼与惨叫声络绎不绝的传来,以一种虽然不快但却平稳的速度,往她们所在的方向接近。敌人正在杀来,没有人能够拖延对方的脚步,这是显而易见的事。这里是红莲教的总舵,被她们搜罗的高手绝对不少,到底是谁,竟然敢就这般肆无忌惮的杀上前来?

    幻月祭司的年纪其实也不能算是太大,不过就是三十多岁,虽然曾经生过一个女儿,但也算是风华正茂。冷艳的容颜,因其无坚不摧的信仰而透着阴狠,体内涌动着的圣凰血,带给她强大力量的同时,也带给她坚定不移的信念。烈火在心中燃烧,这是对每一个胆敢违逆圣凰的敌人的愤怒,她死死的盯着杀戮传来的方向,美艳的脸庞透着说不出的阴冷。

    慧月祭司比她大上一些,高高瘦瘦,披头散发,狰狞的笑声,仿佛能够渗透进周围的一切事物,让身边的每一样东西都在跟着震动。长发发散,状若恶鬼,她发出的每一个音符,都有若化作了实质的毒针,是一种深入骨髓的恶毒。

    有人跌跌撞撞的冲了进来,幻月祭司阴阴冷冷的道:“来的是什么人?”

    “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那人不知所措的应对着。

    “男孩……和女孩?”幻月祭司又惊又疑。

    “拦住他们,给我拦住他们!”慧月祭司歇斯底里的叫着,“你们这么多人,有什么好怕的?给我杀了他们!”

    “看来是蝙蝠公子和善公主!”看着那人匆匆忙忙的又出去了,幻月祭司冷然道,“我早就怀疑蝙蝠公子和宁江那小子是一伙的,看来果然如此。也不知他们到底对善女神做了什么,她现在处处跟我们作对。”

    “明明应该是我们的善女神,居然变成了墨门的所谓善公主,看来圣凰还真是在考验我们的虔诚!”慧月祭司绵里藏针,声音穿透了身边的一层层建筑,“不过这一次,他们是来找死的,他们就是来找死的!”

    她的手中握着一支赤红的羽毛,目光中透着疯狂与渴望:“他们将是我献给圣凰的,最美妙的祭品。”

    “啊~~”的一声惨叫,外头的广场上,一个人捂面而退,脸上黑血直流,一只黑猫在人群间纵来跳去,猫爪一伸……九阴白骨爪。在它的旁边,是那动作灵活的男孩,行云流水般的攻击,不需要任何杀招就已经是实实在在的威胁着敢于出现在他面前的敌人。

    三道刀光陡然间同时斩出,分上中下三路斩向男孩。持刀的凶徒面相狠辣,手中明明只有一把刀,却同时斩出了三道劈山裂地的刀光。男孩踏着奇怪的步伐,负手后退,点评道:“你这是云鹤段家的三才流星追命杀,接下来你该出剑了!”

    刷!持刀者左手电光般挚出一剑,流星般直夺男孩心口,心中却是震惊到极点。他祖传的三才流星追命杀,明刀暗剑,杀人无算,见过这一杀招的人基本上都已死尽死绝。然而这一刻,他连剑都还未拔出,男孩就已经看破。

    出其不意的杀招和被敌人一口叫破却还不得不强行送上前去的喂招,其性质完全不同,暗剑流星般击出的那一瞬间,他已经预料到了自己的下场。而结果也果然如他所料,嘭的一声,胸膛剧痛传来,胸骨往内凹去,身体向后抛飞的那一瞬间,气息便已断绝。

    “可惜,能放不能收,练得还是太差!”男孩摇头叹息,若是这人能够及时收招,自己倒不介意留他一命。“三才流星追命杀”在云鹤段家暗藏的三大杀招中排在第二位,当它练到能收能放的地步时,便可修练云鹤段家的最强杀招“天魂崩碎”,只可惜近百年来,没有一个段家后人能够将这招“三才流星追命杀”练到极致。

    身影一晃一闪一拳,顺手再解决一人,他往另一边的女孩看了过去。

    女孩看上去比他还要悠闲,飘飘的衣裳,在劲风中卷舞。她的身后,已经倒下了一大排的尸体。

    在她正前方,一名大汉怒喝声中,大铁锤抡起旋风,往女孩挥去,千军横扫,万马辟易,眼前却是残影一晃,大铁锤力道挥空,女孩却已经到了他的身后。一名持剑者拔剑疾斩,这一剑既疾且厉,剑速不可谓不快,然而不知怎的,明明是斩向女孩的剑锋,随着女孩轻柔而曼妙的旋身,嗤的一声刺入了铁锤挥空的大汉的后心,仿佛一开始就是冲着他去的。

    数朵暗器击向女孩,女孩一伸手,其中一朵贯入了持剑者的脑门,头壳掀翻,脑浆飞洒。手势再转,嗤嗤嗤嗤嗤,最接近她的五人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失去平衡,向后栽去。在他们还未倒地时,女孩的身影晃了一晃,从原地消失,下一刻,更多的人倒了下去。

    就连宁江,也无法看透她的手法,不是武学,也很难说是术法,几乎就是瞬移般的空间转换,应该是有一个延时的过程,然而几乎如同超能力般的,对身周力场的控制,与其说是武学,倒不如说是异能。双鬟的飞髻美轮美奂,( .com)衣袂的飘飞中,杀向她的那些人一个个的,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被瞬间击倒。

    从寨子深处冲出来的男子,蓦地后退一步,心惊胆寒的看着他们,说不出话来。他明明只是入内禀报了一下,出来时,在这两个孩子身后就已经倒下了成片的尸体。无法明白他们是怎么做到的,这里可是红莲教的总舵,明明留守在这里的,无一不是在江湖上排得上名的高手,无一不是杀人不眨眼的凶徒,然而此时此刻,面对着这两个孩子,竟然像是全无反手之力的弱鸡。

    这是一幅地狱般的场景,倒下的人影,爆开的脑袋,飞射的兵器,扭曲的空间,交织出惨绝人寰的可怖画面。一名他深悉其本事的高手,斩出了压箱底的杀招,黑云涌动,尘土飞扬,刀气如同喷发的火山。男孩却只是一闪一拳,喷发的火山就突然瘪了,硬生生的被中断。如此简单的动作,为什么能够击穿如此强大的杀招?他看不明白,他怎么也看不明白。

    就仿佛在这个男孩的眼中,所有的天地奥秘都已被其看穿,强大的杀招和小孩子挥舞木剑的游戏,并没有多少区别。自从《九阴真经》出世后,这人也反反复复的看过,然而,什么才是书中提到的“大道至简”,此时此刻,这男孩便在清清楚楚的向他演示着……(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